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2016-10-31 10:24:0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年10月29日(周六)。
人数:5人。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二道沟半山楼,是刚刚两周前的本月16日才去过的,那次同行的队友四人,经历一番艰险磨难之后顺利抵达传说中的神秘半山敌台,回来后意犹未尽撰写的所谓游记《链接在此》。满心欢喜着去和自己高中同学暧暧味昧度周末的子闲没有参加,还有一个旭旭本来是要去的,结果周日早上睡过了头没有赶上车。这两位看了我们的照片和群里面的大鸣放之后咬牙切齿浑身抓挠着痒,一个劲地跳脚嚷嚷要去。本周鱼哥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远足,路军和老王跟着虫虫大部队走绝壁楼东山,我这当代活雷X的心琢磨了一下,决定牺牲自己的利益帮助兄弟们实现自己的愿望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于是----于是就有了本周的活动:再上二道沟半山楼!因为是故地重游,所以本篇所谓游记就不多赘言,也不用叙述那么多的背景矣。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10月中旬连续两周的灰霾天,整得人心情也如黑灰的天空一般格外郁闷。上周四晚上起,一股北方来的冷空气带着呼啸的大风呼啦而至,凉飕飕降温的同时,终于吹出湛蓝湛蓝的天。担心全帝都的老少爷们太妈小姨都趁着这个晴朗的周末去郊区玩耍,所以我们几个特地把集合时间提前到了6:30。一路风驰电掣,早上XXXX(本次没有开六只脚----因为没有必要----所以时间就忘记了)就到了二道沟,依旧在老地方停车。山中气温更低,下车觉得凉飕飕,赶紧穿上了冲锋衣。

登上山梁,嚯,怎一个爽字了得,和两周前我们那天来的雾气昭昭卡布奇诺相比,简直是直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能看清方向,自然就觉得心里踏实,脚下的路也就不觉得漫漫无际,很快就走到了山下敌台(西侧敌台)旁边,巍峨崖壁山下的这座敌台,咋看都觉得够雄伟。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仗杖四顾心茫然.....旭旭面对着的是去孤独楼的山沟。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今儿这天气,天空碧蓝如洗,半山楼后的大望京楼耸立群山之巅。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多走几步,看到了曾两次拜访的孤独楼。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苏东坡有诗云“千林扫作一番黄”,不过两周过去,这山坡上已然全部是枯黄一片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下的村庄旁,还有一些乔木没有完全进入冬眠状态,尚显郁郁葱葱。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一点端详半山楼所在的险要位置。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使用上图示意我们的上行线路,这是俺仔细辨识之后绘制的,实际偏差不超过2米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我靠,老大,往后超过两米就a-a-a-bia了!如果说正儿八经的峭壁攀登,其实垂直上升距离的确也就一百多米的样子吧(六只脚显示是200米)。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次我们是沿着上次发现的崖壁山下横切小路走的,所以没有再去敌台2,远远拍一张以作纪念,此台已经是N次路过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到一句话说“善治者无功,善教者无徒,善学者无师,善行者无迹”,这最末一句放到驴行的“行”中就不太妥当,像我们今天所走的荒郊野外,前辈驴友走过,如果能留下点痕迹,绝对是后来者的福音。上次我们四人来时,虽然能看到隐约的依稀的似乎的有人走过的路眼,但基本上仍是生切前行,为此这次我特地带上了一卷彩带,一路上在枝丫上栓了好多根,以便将来再有拜访孤独台的墙友辨识道路。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话说俺等几个打足精神,开足马力,上下求索,左右折行.....(中间省却2000字)一番辛苦之后,终于再次抵达半山楼下。下图并不是我第一时间照的----其实是在后来下敌台之后拍的,能看到绳子还在哩。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台下冷风飕飕,踅摸了半圈竟找不到避风的地方,无奈就把冲锋衣罩在头上,躲在楼子西侧大石头下迅速吃完午饭。

吃完饭,拉开架势展开一项大工程!何者?----作一副梯子也。根据上次来时的观察,半山楼的门洞离开地面足有3米多,虽然墙壁上有一些孔洞可以插些木棍作为支撑,但上去也相当的危险,所以上次我们就放弃了登台。这次从我来言是第二次探访,自然要有新的突破,那最好就是能够攀上敌楼了。如何安全上楼?我考虑的最简单方法就是作一副梯子。故此在确定本周行程后,就和子闲多次沟通,详细商议了物资准备情况,还专门去五金店买了20米的铁丝、20个铁钉和一把钳子,除此之外,我带了一个锤子和一把便携锯,子闲带了一把改锥和一个钢钎子。

迅速锯下五根XXX树的枝干(惭愧,不知道这种树叫什么名。又涉嫌破坏生态,只能口诵阿弥陀佛祈求山神原谅则个)----没有锯桃木,因为感觉桃木没有这种木头结实,而且附近也没有找到超过2米的粗壮桃木树干。选择其中四根两两配对,用铁丝捆绑起来,作为梯子的左肩右臂(用两根并作一根还是担心不结实),余下一根锯作四段作为梯子的横档。这个时候子闲再次发挥其优秀木匠师傅的潜质,使用改锥迅速地完成铁丝捆绑工作,看得我等眼花缭乱佩服不已,如果换做我,就是最简单的铁丝绕圈然后用钳子收紧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旭旭筒靴负责把捆绑好的木棍运到楼前。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敌楼下开始捆绑横档。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为确保牢固期间,梯子的四个横档都采用了两次双股铁丝呈十字交叉捆绑,然后子闲又在梯子上方选择三处和插入石缝的桃木棍紧紧绑在一起。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友之中就我最重,基本就绪后,我先蹬上去试试,嗨,别说,还挺结实。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式上人之前,再次收集并使用附近的碎砖和石块对梯子最底支撑平台进行加固。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切就绪,纯天然材料纯手工打造木梯靓照如下!----哎,我说,旁边那个十字架状的木棍是干啥的呢?----待续。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Jeff体重最轻,果敢地充当先行者,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把子闲带着的绳子带到楼上。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作的这架梯子高度大概是2米多,最顶端距离门洞还有1米的距离,因此最后一步还必须要借助插在石缝上的桃木作为支撑点,嘿嘿哈哈,jeff即将进入门洞。----这时候能明白刚才的十字架有何用途了吧!----是为了能够在背后提供额外的支撑,不过这个支撑聊胜于无,心理安慰作用大于实际作用。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Jeff进入门洞。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门洞内没有可固定绳子的地方,所以随后我们从下面给Jeff递上去两根桃木棍,并排卡在门洞口,将绳子固定其上。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借助木梯和绳子的帮助,余下我等四人依此成功登上敌台。

其实我们早已揣测到,现场也验证果然,孤独台的规制和山下敌台1、敌台2是完全一样的。但因为孤独台所在位置山高路险,保存的也就最为完整。下图是从敌台东北角向西南角拍的。请留意西南角上堆的大量碎砖烂瓦,可以证明此台上方原本是建有铺房的。上来没背包,而我的SONY小运动摄像机正放在包内,所以只能使用Canon7D的摄像功能拍摄了一段录像(这里本来有链接的,不知道网易抽什么疯,只要加上就会被屏蔽,郁闷,想看的到youku搜索半山楼吧),术业有专攻,7D拍出来的效果和AS15拍出的就是不一样,凑合着看吧。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侧水嘴,不知原本就如此小巧玲珑还是断掉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侧水嘴,经历无数霜风雪雨,更显沧桑古朴。山下缓坡上的是残破的敌台2。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是日蓝汪汪的天,而且通透性极佳,站在楼上轻松看到几十里开外,楼台沟大安峪方向的敌楼隐约可见。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西南角向东南角拍的,可见敌楼内室北侧已有坍塌。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正北向正南拍,可见敌楼内室的建造规制,东侧有一个用碎砖人为垒砌的圈,不知是何用途。从图中也能够看出此内室的北侧原本有一个上楼蹬道。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角坍塌的砖制门拱,岌岌乎危哉。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东远眺大望京楼。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西远眺孤独楼。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北.....远眺没啥看得,就是一堵大山,狰狞的崖壁如刀削般耸立,上次提到过,在厚德载物的博客中有驴友提到从去往大望京楼的山路中间有小路能切到此半山楼,我们观察了一阵(后来还专门过去走了走),至少这条传说中的小路不应该是从半山楼后山过来的。下图是半山楼北侧紧挨着的百尺断崖,黝黑黑不见底。孤独台的四面,尤其是东侧和北侧,其下都是吓死人不偿命的断崖,我这不咋恐高的站在边上都觉得汗毛直立冷汗淋漓。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么费劲巴哈地上来,那可得留点纪念----字条一张。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门洞内发现了动感金州前辈留下的漂流瓶,小心翼翼掏出已经变软的纸张,一张纸上是一首不怎么看得懂的打油诗,字写的不错哈,另外一张上是描述附近几个敌楼敌台位置信息和攀爬路线的简易地图。拍照瞻仰完毕,依旧装入原来的漂流瓶放回旧处。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后左右好一番得瑟后,开始下楼。有了上去的经验,下来就比上去还顺利。最后一个下楼的子闲需要将原本固定死的绳子改为活扣,因此需要Jeff将绳子捆在腰里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到楼下,忽悠忽悠从北方刮过来块块云团,赶紧再给大望京楼来一张靓照特写。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可惜山色枯黄,要是柳色新新时节,就更美了。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为了再次验证后山到底有没有从大望京楼方向横切过来的小路,我特地又跑到孤独台后山坡上,随手回拍一张。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来孤独台时,无意之中竟然在沿路捡到数块崖柏,当时我们判断是附近村民来山上采崖柏,大块的带走,一些小块的不入眼的就随手丢弃了。这次再次撞了大运----在敌楼后赫然发现一块巨大的崖柏,分量足有十几斤。好家伙,当时把它丢下的老兄究竟是挖到另外一块多大的家伙啊!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于崖柏还有故事,同行的旭旭听说了上次我们捡崖柏的经历,这次也信心满满而来,路上没有捡到,但是费了一番工具把我们上次看到的一小块崖柏给弄了下来。在后山又看到一块更大的,用锯子锯了一阵子进展不大,干脆捡起一块大石头猛砸,你别说,还真给他砸下来了,代价是----不小心砸到了手指头,下山的时候已经肿了一大圈。 

准备下撤,最后再看一眼俺们辛辛苦苦作的梯子,我们原封不动留了下来以利后来者。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撤没啥可说的,很顺利。中间哥几个又咋呼着到处看崖柏,其中比较大的一块如下图所示,在依旧旺盛生长的柏树旁边一段白色的,是枯萎死掉的另外一枝,也挺大的,但是位置很险,我们几个没敢去动手动脚。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这么一个敌台,竟然用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等我们下撤到崖壁山下方时,红日已西坠矣!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借着夕阳的余辉,最后再来一张半山楼,瞧,和我们挥手道别之后,它落寞地蹲在半山腰上,还真是足够孤独。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夕阳下山鸟~~~,起伏的远山上,能看到白岭关到王八楼一线数座敌楼的剪影。
爬长城_再上密云二道沟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