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或曰半截楼、孤独台)  

2016-10-21 09:49:5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年10月16日(周日)。
人数:4(深海的鱼、十一路军、海淀老王、得意而东)。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2014年1月18日,我们小分队一行7人趾高气昂又兴致勃勃又费劲巴哈走了孤独楼(游记链接),下撤抵达当时命名的烽燧2休息时,能够远远望见北偏东方向半山腰的一座实心敌台。因为时间关系,当时并没有去挑战它,留下记录如下: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两年多以来,这座挺拔而独特的半山敌台一直在我们心头惦记着,尤其是路军兄,已经在小群里咋呼好几次了。本周六天气预报有雨,但周日预报是晴天,所以哥几个就把周六活动的惯例移到了周日,地点再几经商讨之后终于确定为这座二道沟半山楼。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这个“半山楼”的名字是我们几个给起的,后来问当地村民,一位大娘告诉我们说叫做“红(音)楼子”。路军随后问了另外一位本地人,则称其为“半截楼”。回到帝都后意犹未尽地讨论时,老王强烈建议将之命名为“孤独台”----因此,我在本片标题里才出现路“半山楼”“半截楼”“孤独台”这三个名字。

今日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程轨迹如下。因为之前从山下看感觉半山楼很难走,所以这次来之前向哥几个都在网上拼命搜罗了一番,结果除了厚德载物一篇语焉不详的游记外(游记链接),竟找不到任何只言片语,六只脚上也是找不到任何轨迹,无奈,只能揣着几丝不安就这么着地来了,没想到最后很顺利就爬了上去,所以俺们这轨迹还是蛮珍贵的也。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GPS高程,从下车点到敌台2海拔就上升了将近200米,从敌台2到半山楼又上升200米。不过前面这200米是基本有路的,也就相比起来很是悠闲,后面这200米基本是无路的,那当然就显得有些困难。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开头简单总结一下“半山楼”、或曰“半截楼”、又或曰“孤独台”的情况:
1、此台位于密云新城子镇二道沟东北,大望京楼和孤独台中间山脉的半山腰,是一座人迹罕至的孤独敌台。
2、从山下多个方向出发均可抵达敌台所在断崖下方,随后能找到一条隐约小路左右而上。羊肠小道侧断崖壁立,望之冷汗淋漓。上升过程基本是在峭壁上攀援而上,虽有树枝和凸出石块可拽可拉,但仍可谓艰险得很。活动强度系数1.0,其中有0.5是送给着峭壁上行的攀升。独行侠、少年儿童、恐高者不宜
3、半山楼南侧开门,但离开地面很高,不建议攀上。在敌楼之下也能纵览山下大美河山。
4、可将山下敌台1、敌台2和半山楼一起作为一天行程,要是和大望京楼或者孤独楼放一天就有点悬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充分考虑到本日活动的未知,加上久未参加活动的老王晚上有事,所以我们将周日早上集合的时间提前到06:30。我急急忙忙赶到惠新西街南口后正好碰到路军驱车而至,随后老王也大步流星赶到。原本叫着嚷着跳着要参加的旭旭筒靴呢?----打电话,听筒里传来睡意惺忪的音调----这小伙昨天返京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忘记定闹钟,还没有起床呢,也就只好放弃了。

一路风驰电掣,上午08:50抵达目的地二道沟村,我们沿着水泥路开到了两户“孤独”的住宅前才停车----上次来孤独楼我们是从新城子公路一直走上来的,至少3公里可真够远,这次开到了尽可能远的地方,省了不少力气。此处海拔大约570米。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紧张兮兮看门土狗的狂吠引出来一位老大爷,我们向他打听将要去的半山楼情况,老大爷很诧异地听完后只是不停摇头,言此台他年轻时去过,现在是上不去了,因为小路早就被柴火长死了。我们不死心地询问道路的大致方位,他依旧坚持说你们就冲着楼子走吧,告诉你们路也没用(我觉得是不是他自己其实也描述不清楚呢)。
 
整理好行装出发,话说今天是严重雾霾天,不过这白花花的应该是水蒸气为主所组成的雾气而非PM2.5颗粒为主组成的霾。原本巍峨的山险墙躲在这迷雾之后,完全是卡布奇诺。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雾气中冲着半山楼所在方向走,四周一百多米出去就是白色的帷幕,走啊走啊,终于一阵风吹散雾气,在我们左手侧,看到了曾经两度拜访过的崔家峪山坡实心敌台1。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之中根本看不到目标所在,但有了敌台1作为参照,我们知道现在需要向右横切过两个山梁,先抵达敌台2,从那里才能正式向半山楼进发。下图是冲着半山楼拍的,照片放大之后能看到半山楼。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略微走在了哥几个的前面,眼瞅着灌木丛中反正也无路可走,就选择对着敌台2的方向开始生切。鱼哥路军和老王随后看到了一条小路,就没有跟在我的后面而是循小路前行,没多远后路军就惊喜地叫着说发现了传说中的“第四座敌台”残基,但最后他们三个上下左右考察一番之后确认其为原本的梯田石墙,呃,有点小小失望。下图是三个哥们在进行认真的科学勘查。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何谓传说中的“第四座敌台”呢?----原来,在不会拐弯等墙友某次冬天雪后来崔家峪寻访孤独楼时,曾在山下草甸子中看到一座隆起的四方小台,按照他们的现场考察,觉得应是一座敌台的残基。随后路军不知道在哪里听到当地老者说,原本此处就是五座敌台,除了现在高高大大基本保存下来的敌台1、敌台2和半山楼之外,还有两座敌楼因很久前就被拆毁掉而几乎没了痕迹。故此我们本次半山楼之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试图寻觅到传说中的“第四座敌台”“第五座敌台”残基。但从我们实际走下来的情况,以及站在孤独台之上仔细鸟瞰的情况,这两个飘忽的精灵应该是根本不存在的。至于不会拐弯他们所见的,应该还是层递梯田的间隔石墙----实际上我们在下山途中就看到一个近乎四方形的石圈,占地面积和敌台相似,但其位于一片连续的梯田墙之间,且只是四周有石头堆起来的单边石垄,不可能是敌台残基。

翻过一座山梁,再翻过一个山梁,终于看到敌台2了!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午10:00,抵达敌台2,此处海拔大约730米。下图是我离开敌台时在北侧拍的,路军正挺立其上给我们拍照。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我走在最前面,所以在敌台2上等了好一阵子,趁机好好打量了一番半山楼下的山势,反复考量上去的道路究竟从何处最有可能。但由于大雾弥漫的缘故,回来检视照片,发现我竟然没有从这个敌台2之上远拍半山楼。下面这张是我在敌台2西侧山梁之上远拍的,不过正好将敌台2和半山楼都收了进来。我也本图中标出了后来的实际行走路线(绿色示意),以及哥几个最初商量的计划路线(红色示意)。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的原片是我2014年1月18日拍的----话说那天天可真好!位置是站在敌台2上,我在这张图上再次标出了我们的行走线路,可供后来者参考。从下图也能看出为什么我们曾设计有上图的“计划线路”----因为最初觉得那样反复折两次,应该能沿着较为平缓的山坡寻到(或开辟出)去半山楼的路。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或曰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说说路线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的攻略和轨迹可做参考,所以对究竟如何才能上到半山楼我们是没有底的。路军根据厚德载物博客上某墙友的跟帖,觉得在去大望京楼的那条山沟内应该有一条横切至半山楼的小路,这个听起来也是很有道理:毕竟当年修建这座敌楼不是装样子,是需要有戍卒上去守卫的,兵士们怎么上去,肯定是有路,路修在哪里方便,肯定是和去大望京楼的路有一段重合最方便。所以路军就建议我们继续向前切到去大望京楼的路上去,然后试图找到半山腰传说中的小路。但是我们几个讨论一番之后,觉得从以前走的经验来看,大望京楼那条路的左手侧一直是峭壁断崖,难以想像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半山楼,即便有估计也很难找到。

商量后的第一计划是按照上上图的线路(红色示意)开走,也就是走“之”字型线路绕上当面断崖,然后在几乎和半山楼平高的位置上平切过去。继续讨论一番后,我们觉得似乎半山楼正侧下方的山沟也并不是特别陡峭,看起来能够攀爬而上,故此我们再次修改计划,准备冲着这条山沟而去,到底下之后观察观察,能上去就上去,不能上去就折返回来开去走第一计划的“之”字线路。

开走!从敌台2下来后沿着山梁向北进发,没想到在一百米后的山根底下竟然有一条横贯的超级明显小路,就在交叉点上还有一堆空矿泉水瓶、八宝粥罐等,我们判断这条小路向东一直通达大望京楼山下,向西则可通到孤独楼所在的山谷。但因为我们确定要按照计划走半山楼侧下方山沟,所以并没有沿着这条明显小路向东走。

这条小路所在位置距离山根也就十来米远,我们继续向前几步,发现了驴友走过的痕迹,虽然称不上是小路,但灌木明显是被折断的,草丛明显是被踩过的。更关键的是,这条不明显的驴友小道看起来是冲着半山楼而去的,我们也就欣欣然循路而行。

下图是循着这条不明显小路走了一阵,到一片碎石空地上之后再次远拍半山楼,画面正中间的凹陷山沟就是我们计划的攀爬线路。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着走着,这条不明显的小路彻底没了踪迹,那就继续生切,又几十米过去,过一片碎石区后再次发现了人类活动的踪迹----当然还是垃圾:矿泉水瓶之类,而且再次出现了大量明显的被人为折断树枝。顺着这些痕迹继续攀爬,在差点拐错一个弯之后,终于摸索着来到远望的山沟之下,向上望去,啊哈哈哈~~~~很是陡峭啊!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不过这陡峭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很快就发现在山沟的右侧还有驴友活动的痕迹,继续循着前进,转过一个崖壁之后,踪迹逐渐模糊,我继续向前走了数米,前方断崖边靠着石壁的小路只十来厘米宽,下方是至少三米到四米的一个断崖,虽然能过去,但是远望对面似乎也看不到路。无奈折返,此时眼尖的鱼哥发现了一处两米高的石壁似乎可以攀上,路军挺身而出,蹭蹭蹭扭腰而上----实际可没有这么利索啊,余下我们三个也鱼贯而上。

继续向前依旧是生切,完全没有路,就是冲着半山楼所在的山顶寻找最可能的捷径左冲右突。一番折腾之后,来到下图所在的位置,从图像看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但实际上还真是全天路过的最危险的地方,因为图中石壁的左侧下方就是深不见底的断崖,要是爬上石壁不小心掉下来,可真是没遮没栏。好在有惊无险,大伙都顺利攀上。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后的路就算是正常了----虽然也是在密林中生切而上的。总体上我觉得从山下到半山楼这段路并不是危险的不得了,不用说和司马台没法同日而语,就是和白道峪也没法比,而且虽然是沿着峭壁而上,但是真正的危险的上升段海拔也就爬了100米不到。但是老王兄却有感想如下----这可不是他的风格,我琢磨还是因为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来活动的缘故。
....2013年首登绝壁楼,2015年两攀绝壁楼,分别在途中和山下遥望此半山台,感其雄踞绝壁之上,路径毫无踪迹可见。本次行前反复观察卫星图像,仍无路可寻,且未找到任何轨迹,爬长城者也极少提及,数位登临者仅言难爬,但路径描述未见具体者。今幸有几位同好者同行,得遂此愿。爬行途中之艰难,之惴惴,难以言表......。
 
终于见到楼子一角了......咦,鱼哥怎么似乎在下行呢?嘿嘿,因为这张照片是我下撤时候补拍的,刚才上行的时候只顾找路,而且天气状况的确不佳,就没怎么掏相机。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45,海拔910米,抵达半山楼。从敌台2至此,用时1个钟头45分钟,海拔上升大约200米。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半山楼正如老王所言是“雄踞绝壁之上”,其东南西三侧都是断崖,尤其其东侧,完全是直上直下的峭壁,我们几个甚至没敢走到最边上去欣赏美景,我小心翼翼地顺着其北侧山梁又前行数米,再来一张标准照。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继续向前数米,行至敌楼北侧崖壁之下,再次拍一张,就这么二十米的距离,雾气如轻纱般已然悄然笼住它了。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使用SONY小摄像机拍摄了两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请猛击观看》,原片是720p的,上传youku后压缩严重,凑合着看吧。

半山楼因为难以抵达,所以保存状况要大大好于山下敌台,其规制和山下的敌台1、敌台2一致:不规则石砌,正四方形,底部每边宽约5米,墙高约5米,自底向上逐渐收窄,顶部有砖砌装饰线,判断其上原应有垛墙和铺房,一侧墙壁半腰开砖砌券门,石条门槛距地面近3米。以前来过的驴友曾锯下数根桃木棍插在门洞下方的墙壁缝隙中,估计有人曾借着攀援而上,我试了试,发现这几根桃木棍均已经腐朽,一碰就断掉了----由此可见已经很久没人来过此地了。我不甘心,借了鱼哥的锯也斩了数根棍子,把以前的枯朽木棍抽出换掉后,再次试图借力爬上,结果刚迈上一步,伸手抓最上方没换掉的一根桃木棍时,它就如预料般地应声而折,还是吓了我一跳。哥几个强烈建议我不要冒险,毕竟出来玩不是玩命的,我也就无奈地断了念想,慢慢缩身下来,门洞正下方原来有以前来的驴友堆起的数层碎石破砖,结果我下来时把这个支撑台也给踩踏了,幸好路军眼力高,及时撑住了最大的一块石头,要不非得摔一跟头不可。看来,要想上此台还有点费劲,我琢磨着要是再来,就带捆铁丝和锯,现场作一个简易梯子才是正道。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不了敌楼顶上,就在下面欣赏欣赏风景吧,这是从敌楼往南偏西看,能瞅见敌台1和敌台2。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向西打量孤独楼。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向东打量大望京楼。可惜了这美景,一片大雾之中大打折扣。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孤独楼和大望京楼的时候,都曾远望过半山楼,亲临其境,更能明白这作独特敌楼的独特作用,在2014年1月18日游记中,我曾经引用过前辈的文章进行过诠释,现在再转录如下:
第一次爬绝壁楼的时候,我就对三个烽火台的作用产生了兴趣,当时也看到了有人分析其“传信”作用的文章,并不太认同,但是今天实地看完这两个烽火台和孤独楼,倒是觉得的确很有道理。积雪庐有一篇文章《
链接在此》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我转抄如下:

孤独楼是坐落在白岭关东山的一座孤楼,此楼就像一个藏在深山的高人,要想看见他的真面目极其不容易。无论是站在白岭关东面的第一个石头墩台上,还是在山的南坡,以及在蔡家甸大望京楼上,都看不见孤独楼。山下面只有沿着四道沟北行,快到达山根的这个位置才能远远的望见此楼。但是,一旦到达了山根,一进沟口,就再也看不见这座楼子了。

望京楼西侧南坡的半山腰有一个实心墩台,再往西,南山根的山坡上还有两个实心墩台。我一直不理解这三座墩台为什么要修建在南山坡?因为敌情在山的北面,修建在南山坡怎么瞭望敌情?几次从东西两侧上山探访孤独楼后,才使得我把这个疑问搞明白。

当你站在孤独楼上时,首先向西看,根本就看不到白岭关和白岭关西面的敌楼,向正南的山下看,由于山沟是斜向东南的,还有一座山包遮挡着,也看不到山下正南的那座实心墩台。向东也看不到蔡家甸望京楼,只能看到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实心墩台。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南山坡修这三座墩台的意义就在这里了:当北山那边遇有敌情时,这里把消息首先传给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墩台,半山腰的这座墩台再把敌情分别传给蔡家甸望京楼和山下的第二座墩台,第二座墩台再向西将敌情传给第三座墩台,第三座墩台再传向白岭关东山上的第一座实心台,实心台那里再继续向西传至白岭关一线。这样,东西两边长城线上的预警消息就联通了。

那么,大家又要问了,为什么古人非要把此楼建在一个两头都看不见的山上?还自找麻烦要让传烽线拐一个弯,还要在南山坡再多建造三个墩台,为什么?我站在楼上往东西两边观察了一下,都是高大险峻的高山和壁立的悬崖,只有楼子的西边有一个山凹,从山凹处向北是一个大缓坡,下了大缓坡有两条沟可以通到山下,那么这里就是一条唯一可以上来的通道,要守住这条通道那就必须要在这里修建一座敌楼来设防。但由于东西两边的高大山峰又都挡住了与两边传烽的视线,且这里又往北偏出了许多,所以,古人不得不在东南的半山腰建一座墩台,另在南山坡上向西再建立两座墩台,通过这三座墩台与东西两侧的长城线传递烽火消息。

这里由于北坡缓,南坡陡,形成了易攻难守的特殊地形。东西两边山势高大险峻,又向北偏出,所以,我们站在孤独楼的南面山下,是根本就看不到敌楼的,东面的望京楼,西面的白岭关都有高山阻挡视线,也都看不到此楼。所以,特殊的地形,和特殊的山势,才有了这座孤独楼,还有这座孤独楼与南山坡的三座墩台的特殊传烽的方式。 

下图是对以上文字的直观示意,不由赞叹:古人的“因地制宜”和“周密无疏”设计思想多么精妙啊。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老王给我拍的一张,说可以起名《寻觅》,意境很好啊。敌楼孤独,阳光惨淡,秋色惆怅,行者疲惫,胆怯地伸手触摸这几百年的墙,跨越时空的冰冷之后,未尝不藏着一丝暗红色的温暖。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或曰半截楼、孤独台)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敌楼下吃了午饭,又左右得瑟一阵后开始下撤,经过讨论,大伙一致觉得最佳下撤路线就是原路返回。还真是这样,刚才上来时觉得挺艰难的地段,下撤时反而不觉得什么了,总之并没有费多大功夫就顺利下撤山脚。要说这个下撤过程有什么值得说的就是一路捡到了数块崖柏,明显是人为锯掉的,看来最起码是有本地人经常到此的。

这一带红叶树种并不多,而且今天雾霾很重,但是还是挣扎着勉强拍了几张红叶,凑合着应应景。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楼下冷峻的山崖。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台山色相映红。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芳草萋萋行者迷。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阳刚的台。
爬长城_二道关半山楼(半截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顺利回到停车点,这次狗叫声唤出来的是一位慈眉善目老大娘----这不是三打白骨精的场景----她是上午那位不愿意告诉我们道路的老大爷的老伴。我向她打听有没有苹果卖,大娘很热情地从屋子里拿出来四个有疤痕的苹果让我们尝尝,随后又坐在我们车上带着到二道沟村委会,看了他家存在这里的苹果。不知道是她儿媳妇还是女儿的正在这里,态度极其差,但冲大娘的份上我们还是买了三箱苹果,每箱80元(大约20斤),并不便宜,就是图吃个新鲜。

其后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