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2016-09-26 10:11:4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年9月24日(周六)。
人数:4(宝舅、索菲亚、旭旭、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上周,一则“最美野长城被抹成水泥地”的消息被数个朋友在微信圈里传给了我。这段被抹成水泥地的照片如下图所示,真是平整如高速公路啊。传奇故事的原始地在有700年历史的国家级文保单位、辽宁绥中、被誉为“最美野长城”的小河口长城,据说长达一两公里的“城墙与地面被抹平,起伏的墙垛与野性风貌被硬化路面所取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么一个光明盛世竟然出现如此怪事,真是让人怒不可遏啊!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更让人拍案称奇的还在后面,被网友曝光之后,人家当地文保部门还蛮有效率地匆忙跳出来严肃地做出回应:此次修缮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方案的设计、批复、工程监理和验收每步都合理合法。还说:此次修缮属于“抢险工程”,部分地段的长城有险情,游客肆意蹬踏,雨水大的时候长城有倒塌的风险,意思就是说这是基于抢险的考量修缮,抹成水泥路也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安全,大伙就不要无事生非了! 呜呼哀哉!不知当年登上长城写下“秦时楼堞汉家营,匹马高秋抚旧城……且勿却胡论功绩,英雄造事令人惊 ”的康有为,在今朝目睹这番情景,会作何感慨?不知他老人家“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的豪迈胸怀,站在这水泥路上是否还能慷慨抒发出来!

能让这样的修缮工程顺利通过设计、招标、施工、监理、验收,甚至在出了事情之后还有人大言不惭地跳出来拼命澄清,原因我认为最少有两个:第一是涉及此事的一干人等对于长城根本没有感情,更谈不上爱,在他们的眼中,哪里有几百年的历史,不过是山头上一条石头墙而已;第二是利益的驱使,要知道这样的工程耗资可不是小数,随便一个地方凑合一下,漏出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哦,长城的原始设计功用已经没有了,修的质量高不高一丁点都不会影响国防建设,所以也就不存在那天那段坍塌了引发掉脑袋的危机,兴许过几天大风大雨大雪之中轰然倒塌了更是好事,那就意味着又有新的工程可赚钱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原本考虑继续接龙外线长城,走大吉祥到营盘东沟的长城,可是到周四时一看天气预报,坏了,延庆再次预报周六全天都是雷阵雨!上周我们冒着下雨的危险去走了大胜岭-天门关-北口子,途中却只遇到一阵儿雾丝雨,有惊无险地圆满完成任务,可是本周这个险还要去冒么??一直犹豫到周五的晚上,再次看天气预报----依旧是全天雷阵雨!而且中央电视台的预报也说从西北方向有一小股冷空气过来,在周末逐渐影响北京市区。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毕竟被雨淋着爬山不是一件乐事,哥几个一商量,决定临时换地。一番热闹的讨论之后,小分队中本周能出来的旭旭、宝舅、索菲亚和我决定去爬河防口东段长城,原因(除了我们几个都没有爬过这段外)还是和这雨有关----河防口东段是维修过的长城,一旦下雨, 可以很顺利的下撤。其他几位仁兄:鱼哥决定去寻上周错过的“天门关”石刻,路军说要窝家里整理照片,老王已经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多天,子闲则是家里有事不能出来。本周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活动轨迹如下,共经过24个敌楼/敌台/马面。呃,其实中间只有一个马面。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高程图如下,我只标示出了几个敌楼的位置信息。本段行程十分成熟,没有什么危险(除了景区故意制造的障碍),鉴于大部分情况下无法实现全程穿越,比较可行的就是单纯的河防口东侧到玉皇顶,距离2公里,高度上升400米,强度系数也就0.5+吧。我们今天是穿越,活动强度可定为0.8+。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我们商议此行时并没有奢望能够实现从河防口到大水峪(青龙峡景区)的穿越,因为知道山上有景区的工作人员严密看守着,虫虫曾在2012年8月25日组队来过,在景区门口费尽口舌也没能说动人家,最终只能悻悻然原路折返。但我们这次最终却大体顺利地实现了此段的完整穿越,这中间肯定有故事撒~~~留待下文分解。

因为今日行程所涉及的长城保存相对完好,在驴友圈内比较出名,网上已有无数游记攻略和美图,所以下面我所谓的游记也将会从略。在开头先给出简要总结。
1、河防口东到青龙峡景区西这段长城----准确点说应该是“河防口东经玉皇顶到大水峪西”----有至少24个敌楼/敌台/马面,其间数个标准制式敌楼保存完好,连接城墙大致保存。近些年国家投巨资进行了修葺,虽然沧桑感大为降低,但仍不失为明代残长城的代表地段。
2、河防口到玉皇顶残台这一段无人看守,可自由来往,特别是今日所走的第11、第12敌楼和第12楼之后一段墙、山顶一段墙为没有经过修葺的原始状态,附近是景色最入眼处。此段中有两处看着有些吓人的断崖,但有小路可左绕右绕而上,实际难度很小。
3、从玉皇顶残台到青龙峡景区需要过三关:第一关是断崖,这是一处必经之地,不但被景区堵住,而且异常歹毒地安上了钢制倒刺,左右又都是峭壁断崖,很难绕行,幸而中间有一处陡崖上的倒刺被人(大快人心地)敲掉了,我们这次就是从这个地方爬上去的,但立面很陡峭,有一定难度。第二关是铁丝网,青龙峡景区在它自己认为的势力范围最西侧围了一道铁丝网,一人多高。第三难关是看门人,进入开发完善的青龙峡景区之前的山脊上有一处门房,从河防口方向过来无法绕过,驻守在此的看门人油盐不进,据说曾成功阻击无数从河防口穿过来的驴友。
4、从山顶到大水峪最后敌楼现在在全线修葺中,路好走,但中间有数个景区工作人员把守,唧唧歪歪讨人嫌。
5、在最后一楼处向右(南向)可以很快翻上小山脊,然后有一条很宽敞的土路通到柏油马路。

关于几个地名,我从月下听萧老哥的游记中剽窃来一段介绍如下:
......
河防口村以关名命名村名,原在河道关口处刻有“河防”二字,修关处河道狭窄,关口两端为长城城堡,两楼之间建有天桥,供过往士兵通行。东来西往,通向两山长城。此关口是南来北往的重要通道,走的就是两山间的河道。关口北约100米处,设炮台一座,由巨石垒筑。1943年,此关口天桥被日寇拆毁,先拆东坤楼,后拆西坤楼,然后拆门垛,拆下的城砖被告运往百崖厂、怀北庄、邓各庄等处修筑日伪炮楼。
......
......当地人所称的玉皇台,网上帖子里也有称为北斗峰的。关于北斗峰,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是因为这里有七座长城楼,星罗棋布如北斗七星而名。另一说法是据说每到夜晚站在北斗峰上头顶就是北斗星。为此我专门咨询了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我爱虫虫,他的解释倾向于前者,但我从常识分析,一般所谓“峰”,多指一个独立的山头,而不会指一连串的山峰,所以,在没有获得更有力的解释之前,我倾向于接受后一种说法。
......
......大水峪水库,现在被开发为青龙湖景区。水库大坝的位置大约就是大水峪关的位置。 “大水峪关”,隶属蓟镇。是怀柔境内的长城东端第一关。关内原有城,设东、南、西三门,派游击一人,守备一人驻守。大水峪关为明、清两代京师同往丰宁大阁镇及热河地区的交通要塞。1933年9月,抗日将领吉鸿昌、方振武率师入关,就是由大水峪关、河防口、亓连口分三路南下,于9月23日会师怀柔,通电抗日。 
......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20从惠新西街南口出发,一路风驰电掣,08:30就抵达了河防口。天空如预料般阴沉沉不开心~~~。因为担心下雨,所以本周继续使用小相机LX3,话说不用背7D就是爽,套那句老话就是身轻如燕啊。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把车停在了河防口公路旁一家饭店门口,给人家老板打招呼说等爬山下来就在这里吃饭。后来下山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来钟,时间尚早没有吃饭必要,老板闻听很是不爽,且对旭旭试图给他的十元停车费嗤之以鼻。

沿着公路走一小段,老远看到路边竖着的大牌子,上书“未开发长城禁止攀登”,嗯,凡是立着这种牌子的地方,肯定就是蹬长城的入口,得了,走起!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欲抬步上山,就听见远远地有人高声叫喊,一看,一村妇正蹭蹭颠着跑将过来,不好,有埋伏!俺是赶紧加快步伐迅速越过铁丝网,不顾这位不知哪路神仙的女子在后面谩骂斥责,埋头咱是自顾自地迅速溜之乎也~~~。索菲亚紧紧跟在我后面,没来得及离开水泥路的旭旭和宝舅被女神仙拦住,一问,原来人家说山上是她家的果园,不让驴友通行滴!旭旭口头许诺着离开,然后往旁边走了十几米之后欺负人家弱女子眼光不好使,一个猛子带着宝舅也钻上了山林。后来在山上第12楼的时候碰到猛男京杭(先埋下一个伏笔,后文再说这位牛人),他说其实这女的就是想要点过路费而已。就上周、就那个路口,当地百姓拦下了附近国科大的一大票爬山学生,狠狠地宰了一笔。下图红色箭头所指的就是悍妇拦路的上山起始点,如果这个地方遇到强力阻拦实在没有办法,我觉得黄色箭头所指处----其实就是正关口所在位置----也能上去。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8:50,海拔158米,抵达城墙,此处也是第一楼。一看就是新修的,但修的还是蛮不错地。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段长城是2011-2012年修葺的,从晚上找到一则新闻。
......河防口长城因年久失修,损毁严重。怀柔区政府于2011年启动了河防口长城修缮工程,修缮工程将耗资4000余万元、历时16个月,2012年11月竣工,这将是北京市明长城遗迹一次性修缮距离最长的工程。 ......北京怀柔区河防口段长城修缮的工程长度大约是3.5公里,其中包括敌楼、敌台25座。河防口段东段1570米长城加固的工程已经在2011年年底完成,剩下西段的修缮工程1800米长城在2012年年底完成。......此次修缮的河防口段长城东起玉皇顶,一直向西修缮共3553米,包括敌楼敌台共25座、边墙24段。此次修缮是自古长城开展修复以来,北京段长城一次性单体修缮规模最大、投资最多的修复工程。...... 这次修缮主要是对坍塌地段进行加固、修整。所用砖块全部来自长城原有的破损砖块,修缮所用的石头也是就地取材,确保修缮后的风格与原有长城相统一。

此楼之西隘口处就是原来的河防口关口所在,对面是通向夹扁楼和神堂峪方向长城,已经在去年的10月24日走过了,也是一段难忘的路程,游记《链接在此》。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8:56,海拔190,第2台。此敌台现在基本和城墙齐高,它的原始高度当然不止如此,这就让人不爽。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00,海拔190米,第3楼,位于一处拐弯处,也是簇新簇新。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一个特殊地方是各面箭窗数量不一致,其中北侧五眼、南侧四眼、西侧四眼、东侧三眼。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立在城墙上的电线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鹰飞不倒仰~!客观地说,从远处看,这城墙修复的还是很可看滴。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11,海拔204米,第4楼。马道上一丛丛的狗尾巴枯黄哀伤萋萋。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块青石板上,何年何月曾走过一位忧郁的少年,强说愁地留下只言片语,扭身离去,从此江湖上再没有他的传说。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15,海拔183米,第5台。依旧枯黄哀伤萋萋的狗尾巴草丛中间有一条被驴友们踩出的小径,从这茂盛的草来看,估计来此游玩的人并不多。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5台现在的高度是原本如此,因为其顶上还有铺房的遗迹,所以说第2台的高度不对,明显被削去了快2米。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长城虽没有八达岭的大气,没有居庸关的雄伟,没有司马台的惊险,没有金山岭的秀美,可也是曲里拐弯百转回肠别有一番风韵,倘若再晚上一个月的深秋时刻,霜叶红遍山,该是更美丽的景色。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22,海拔202,第6楼。此楼3*4,内部回型拱,没有顶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30,海拔266,第7台。和前面的敌台一模一样,就不给照片了。
09:34,海拔276,第8楼。此楼4*4眼,新旧两种砖区别格外分明,也就能显然看出维修到底做了那些事。现在的敌楼是方形箭窗,但我进楼子观察一番,觉得原来未必如此,有可能就是维修时为了省事而故意如此----做一个拱形窗顶比这么放一块木头横梁可复杂多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上望去,能看到至少5座敌楼,其中右侧远远山顶上的敌楼即为青龙峡景区最西侧敌楼。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40,海拔306米,第9楼。此楼离开主线城墙有二十来米距离,为的是更好地守住其所在的一个崖坡。规制为4*4眼,被修的地方很多,比如内部拱道基本上已经完全无存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碑已乘仙鹤去,此地空余石碑座。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空旷的----而且无顶----第9楼内,再次将视线投向山顶,能看到等一下要走的11楼和12楼。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09:49,第10台。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小马面而已,换做金山岭,也可以叫被叫做障墙。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0马面离第9楼并不远,海拔高了不过10米,战时是对第9楼的有力支援,和平年代,嗯,是第9楼戍卒们吃完饭后纳凉扯淡的好所在。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0楼到第11楼之间有一段爬升。10:02,海拔409米,第11楼。此楼3*3眼,保存完好。它和第12楼一道,是从河防口到大水峪口所有敌楼中唯二的没有被近代修葺过的敌楼,殊为不易啊。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风格中规中矩,外形四四方方,最底是碎石找平的地基,然后是10数皮条石基,之上为砖墙,逐层收窄至顶部垛墙,垛墙下有三层青砖错落砌成的装饰线。内部三横拱,有蹬道到顶。现在仍被当地人当作羊圈使用,地板上是厚厚一层的黑色物质,按照旭旭的话是“散发着新鲜的羊粪气息”,所以我们两个都掩鼻而过,没敢进去仔细观瞻。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前的城墙很快止于突兀的一座小山包之下,看着似乎无路可上。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走到最跟前一看,曲折而上的小路(如下图红色所示)异常清晰哩。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攀爬途中回首再给第10楼来一张特写,刚才忘记说了,这个敌楼没有修过,但是其后的城墙还是修过的。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呼哧呼哧爬到小山包顶上,回头一看,嚯,原来顺陡峭山坡向下还一直有墙的,古人一丝不苟的精神就是如此任性。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山脊再向前走那么几十米,10:23,海拔488米,第12楼,好俊俏标志的敌楼!此楼亦保存很好,4*3眼,内部三横拱。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敌楼也独立于城墙之外,中间隔着一块面积不小的平整开阔地,中间大石块上有一个旗杆洞。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楼内地板也积着厚厚羊粪,亦“散发着新鲜的气息”,赶紧摒住呼吸顺蹬道爬到楼顶。铺房残迹尚存,让我感兴趣的是蹬道顶上还有一个“掩体”,当然这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不过保存如此良好的并不多见。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北望去,马上就要到本次行程的最高点了,话说左侧的断崖可真是够令人望而生怯滴!!请注意垭口处的城墙,能看出来这是没有修葺过的原生态城墙,今天全程也就两段墙是完全没有修复过的,这是其一,第二段在随后的玉皇顶上。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北方向望去,是标志性的青龙峡景区内敌楼,从那里到这里隔着两道深深的峡谷。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目前为止,预报中的雷阵雨是一点都没有滴下,但是天天空却一直是阴沉沉的,加上灰霾严重,没多远距离的河防口西段长城都看不分明。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12楼后先略下降到哑口,刚才远远望着哑口后的绝壁还觉得有点困难,可走到近前一看,话说那小路可真是足够清晰宽敞啊,于是----并没费多大功夫就到了刚才远望的山顶。10:56,海拔554,第13敌台,此敌台原本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标准实心敌台,现在唯有南侧立面还部分保存,其他三面都已垮塌,北侧和西侧走上不远就是万丈深渊,战略位置十分险要。此敌台位置也是全天的海拔最高点。存在疑惑的是不知道这里,还是随后要到的第14敌楼是真正的玉皇顶。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第12敌楼,顺着视线直直走过去是不行的,中间可就是吓死人不偿命的断崖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东望第14敌楼。下图红圈是什么意思?----那是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后来证实就是景区看门大叔!这哥们就坐在那里静悄悄观察了我们这一行好久,说不定我们刚上山他就发现了哩。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顺便从卫星图上瞧瞧第13敌台附近的山势。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玉皇顶继续向前,最初一段并没有石墙,因为完全没有必要,北侧就是断崖峭壁,鸟儿飞上来都费劲。拐过一个似乎是突然锲入的一道深沟后,在峭壁顶上再次出现城墙,一直绵延到一个断崖下为止。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14敌台下面的缓坡看对过的石墙。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石墙是今天经过的第二段“原生态”城墙,没有大的垮塌,希望在短期内不要被“抢救性修缮”了。下图红框处即为刚刚提到的断崖,是通向青龙峡景区的必由之路。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可就是这道必由之路,被青龙峡景区一方给堵上了,你说用点带刺的灌木枝桠就算了,竟然歹毒地安装上了带倒刺的铁钩,钩头尖尖,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光,什么心态的人能想出如此变态的主意啊!这样心肠的货色他老爹当年真应该把他甩在洗手间的墙上。大山是自然的造化,长城是祖宗的遗产,景区凭什么就画个圈据为己有?如果不愿意让这边爬山的驴友进入,立个告示牌警告一下就可以了,整这么一个对付深仇大恨宿敌的玩意,要是真出了人命,从法律和道义上来说,你景区能脱得了干系么?!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要说一下本文开头埋下的那个伏笔了:在第12楼的时候,从我们身后追上来一个哥们,靠近了一看,嚯,真个一猛男,倒三角体型,浑身腱子肉,从里到外透着练家子气。几百米海拔上来,竟然一副若等闲神色,气都不咋大口喘滴。一问,人家原来是特种兵出身,虽然已经转业了好多年,但军营练就的功夫没有丢,按他的说法:3000米以下的山爬起来跟玩似的。不由得让我们几个顿生敬仰之心啊!

随后我们四个和这位仁兄(网名京杭)一道前行,到了上图断崖处,我们几个正在胆战心惊发愁呢,京杭老弟已经在断崖右侧发现了一处“漏洞”,这里原本也有铁钩----请看下图右下角的两根固定用膨胀螺钉,估计是被愤怒的驴友们给拆掉了,但是从这里爬上去并不容易,一则高二则陡。肌肉特种兵打眼瞅了瞅然后笑着对我们几个说:这个太容易了。话音未落,蹭蹭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还没有看清楚动作,人家就上去了,没错,大约也就5、6秒钟的时间,这么一个让我们掂量了好一阵子的断崖,就----上----去----了!这下子我们的敬仰之心更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矣。

来之前听了陆军兄的建议,特地带上了几十米的登山绳,这下派上用场了。京杭兄在上面固定好绳子后,旭旭第一个尝试,看着人家京杭爬起来小Case,可旭旭这么一爬,就发现还真不行,特别是开头的第一步,咋地都找不到地方放脚,出溜了好几次之后决定放弃,让索菲亚先爬。体重轻,再靠着绳子的帮助,还有京杭连拉带拽,小锁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成功上去,中间足够惊险刺激,小姑娘是滋哇乱叫啊那是。随后,休息一阵的旭旭脱了手套,再次尝试,这次总算顺利上来。第三个是我,借鉴前两个的经验,完全依靠绳索,身体后仰迈出第一步,随后登上中间平台,随后就可以够着树枝为援手了。最后一个上来的是宝舅。等全体四个都上来了,我们长吁短叹感慨一番,一致认为如果没有京杭老弟在,就这个断崖,我们几个就绝对要费好一番周折。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刚爬上来的这道断崖是潜入青龙峡景区的第一关。接下来,我们几个悄没声顺着一条小路继续向前,很快遇到了第二关----铁丝网,上文提到过“青龙峡景区在它自己认为的势力范围最西侧围了一道铁丝网”,这道铁丝网还挺结实,高度足有2米。人家自己当然是有门出入的,不过对我们几个是铁将军紧锁。旭旭和京杭绕着铁丝网向左侧探路,过了一阵子,我听到旭旭压低了声音的轻轻呼唤,随和宝舅索菲亚一道迅速跟进。原来他们两个走了一阵也没有发现缺口,但是却发现了一棵靠近铁丝网的大树,又是京杭,爬上大树之后直接纵身一跃,没错,就这样跳进铁丝网了。我们四个没有这般身手,京杭想出办法,压弯铁丝网顶部,然后用两根木棍在铁丝网和大树之间架一个简易“木桥”,靠着这两根木棍为支撑,旭旭、我、索菲亚、宝舅依次顺利翻过了铁丝网,真是惊险刺激啊。下图是索菲亚拍的我正在翻越时的情形。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部过来之后,我拍了一张铁丝网和大树的合影。第一如果不是京杭,第二如果不是这棵大树,这道铁丝网还不知道要绕多远哩。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示意了这道铁丝网的大致走向,从网上看别人攻略,似乎从刚才前进方向的右侧更好绕行一些。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铁丝网之后,我们虽然已经能够透过密林影影绰绰看到第14楼身影,但是担心刚才看到的那位白衣服景区工作人员就在附近,所以还是小心翼翼地顺着铁丝网继续先前生切了一阵,耳朵已经能听到景区内的游客喧嚣了,还是却没能找到明显上去的小路。正在犹豫到底是继续生切还是直接去敌楼,走在最前面探路的京杭又折返回来,说敌楼附近并没有人。于是,我们一行五个光明正大地钻出密林。11:53,海拔533,第14敌楼。此楼3*4眼,被景区别出心裁地修了一个上楼的高大上楼梯,但是楼梯上堆满了障碍物,我们也只能摇头而过。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山脊继续向前走不到200米,远远地就看到了刚才那位白衣服工作人员,是位中年大叔,见到我们五个,还一脸高兴,说:怎么才过来啊!然后客客气气聊了一阵,对我们提出进景区之请求断言拒绝,说只能原路返回。我们几个拉下面子拼命说好话,又用索菲亚打人情牌,说这孩子刚刚扭住脚了走不动,原路返回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纠缠一番后,大叔总算同意每人补一张景区门票(54元)后放行。Ohyeah,掏钱不是大事,能让我们过去才是真理。

既然掏了钱,现在就心安理得了,在景区索道旁的石桌上开开心心吃了午饭,然后和京杭道别----他跑的太快,跟着我们慢慢腾腾走不过瘾 。之后接着顺城墙向前。

12:29,海拔518,第15敌台。这家伙修得!霸气!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灰霾严重,山下的青龙峡水库也土头土脸,失去了往日靓丽风光。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35,海拔475,第16敌楼。此楼3*3眼,也修了一个上楼的高大上楼梯,同样堆满障碍物,不让进入。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青龙峡景区内的城墙和敌楼都在进行修缮,虽然总体来说是能够说得上“修旧如旧”的,但是心里总觉得别扭着不舒服,连相片都懒得照。下图是一段小支墙,其作用类似于马面,但这个体态可比马面小巧多了,不知道原本如此还是景区修缮时压缩了规制。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支墙后没多远,遇到了又一位景区工作人员,一脸横肉态度恶劣,不允许我们继续顺着城墙向前,无奈,只好从墙下沿着一条土路绕行而下,其实城墙已经修缮完毕,为啥不让走呢?下图为远观第17楼,前后两棵巨大的信号树----伪装成松树的信号塔----甚是扎眼。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7楼之前的一段墙上,有明显的夹层痕迹。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10,海拔284米,第17敌楼。有一位负责焊栏杆的施工队负责人坐在楼前休息,倒是客气的很,招呼我们几个说敌楼内好看,让我们可以登顶瞧瞧风景。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内侧一道漂亮的崖壁,远望如瀑布流。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14,海拔239米,第18敌台。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17,海拔234米,第19敌楼。围着铁架子在进行施工,不上图片了。
13:31,海拔242米,第20敌台。过此敌台后下行几十米有一缺口,此处通向青龙峡景区,铁皮屋内坐着又一位白衣服工作人员,不过这哥们态度好多了,告诉我们继续向前走不了,只能折返到第20敌台才能下城墙继续向前,随后似乎是怕我们几个搞破坏,还跟着我们一直返回到第20敌台。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到第20敌台翻下城墙,继续顺着内侧一段快速下降,13:30,海拔229,第21敌楼。同样也是搭着一圈脚手架正在进行施工。紧前几步的旭旭和几位大爷促膝而坐谈起了人生理想。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也过来凑热闹,人家施工队的还真是很客气,很痛快地和我们扯了一会淡。原来这个施工队是来自延庆的,离这里100多里地,白天在这里干一天,中午管一顿饭,每天晚上都回家住,工资是每天150元。他们告诉我们说修长城的砖头,运到工地之后折合每块60块钱,吓吓!!真是够贵的了,可另一方面看,这些工人每天的工资竟然还不到3块砖头钱,汗一个。下图中间这位大爷问我们有没有去过九眼楼,在得到肯定答复后自豪地说:九眼楼也是俺们修的。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紧靠着第21敌楼不过十来米有一个碎石砌就的四方底座,一看就是旧物,南侧最高处有2米多,维修队的师傅们说这原本是一个练兵场。我看未必,不过几十个平方而已,这么小的练兵场要来何用?要我说最有可能是实心敌台残基,估计是戚继光总督蓟镇防务大修空心敌楼的时候,把这个用处被弱化的敌台石头给拆掉建城墙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几位师傅挥手道别,接下来是一个起伏不大的小山包,其间有小路但怪石嶙峋,北侧则是断崖绝壁,借助这天险故此也就没有了城墙,翻上山头,13:41,海拔232,抵达第22敌台。也搭了脚手架在进行维修,前后连接石墙已经修葺完毕,四周到处扔着施工器械和蛇皮袋。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这个敌台向青龙峡景区东侧长城望去,能看到很明显的施工痕迹,看来那边也在同步进行维修。那段说了很多次,但是还一直没有去过,真是遗憾!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2015年11月28日,大雪后,鱼哥和路军曾来此(青龙峡景区长城)仙游过,路军的游记《链接在此》。根据他的记述,当时正有施工队在顶风冒雪玩命刨墙(下图版权属于路军),路军拍照的位置就在第22敌台之后,这次我们过来一看,石墙已经被翻砌一新,没有了路军来时的沧桑模样矣。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59,海拔176米,第23敌台。大约有10来个师傅正在脚手架上施工。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将近一年前,路军拍摄的此敌楼原貌。施工队的师傅说,他们是要砌外边的一圈墙,内部原有的遗存不会动,希望如此。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向前,城墙是完全贴着断崖边,最后一座敌楼上也是施工队忙碌的身影。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还是路军在去年拍的,从这张照片来看,现在的情形变化不大。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工人们正在原来的石砌墙上增加青砖面,这个是方便了游客,但符合原来的风格么?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年走西白莲峪的时候,就曾遇到过骡子拉砖,这次又见到了。 骡子们辛苦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05,海拔148米,第24敌楼。走在前面的旭旭继续和师傅们套近乎。从现场来看,这次维修工程不会对对24号敌楼再进行大的修葺,重点是对游走在断崖边缘的城墙进行修补。为什么不修敌楼本身呢?我们在敌楼一块砖头上找到了答案,这块现代文字砖侧面打着印戳:公元二00七年----原来是刚刚修过不到10年哎。嗯,那就说说,鱼哥和路军去年看到的,其实已经也是修过的了。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17敌楼一直到第24敌楼,敌楼/敌台和城墙都是修筑在山脊正中,其北侧直面陡峭的断崖,断崖下方则是青龙峡景区的道路,这道防线绝对是凭险而居易守难攻。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离开24敌楼,沿着施工队专门为骡子拉砖开出的一条宽敞小道很快翻到了南侧山梁,这里有一条宽敞的土路,直通山下公路,从前人攻略看也是非常有名的一条青龙峡逃票路线。晚上在QQ上给几位队友说今天的行程,路军提到说其实在这条山梁上继续向东,还有一条更早期的废弃石墙,中间岔出一道支线还能通到一个残石台,大致走向如下图红色线路示意。这次没有做好功课而匆匆错过,不过现在依旧是枝繁叶茂,估计即便去找也得费劲生切,那就干脆留待来日再来吧。
爬长城_河防口-玉皇顶-大水峪(青龙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到公路,溜达着又走了至少两公里,其间在路边农家小摊上买了2斤大枣(8元每斤)2斤板栗(8元每斤),其后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针对辽宁的被磨平长城,董耀会抨击说:“我们修复长城的原则是尽量减少干预,你用的砂浆还是水泥并不重要。像这样进行修缮,已经把文化和历史统统都抹去了”。的确如此,这让我联想到了帝都甚至国家很多地方的文物修缮,最NB的一种是文物“异地搬迁重建”,可一般这些重建的所谓“遗迹”都难以体现原来的风貌,砖瓦木石都是簇新簇新,典型的一个就是帝都朝阳公园南门靠东侧的郡王府,无论内外,打眼一看,谁要是能看出人家是明代一个王府“异地重建”的,我陪你公园里跑三圈去。现在的很多文物修葺,宛如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大卸八块,粉饰一番再用螺丝拧巴在一起,然后告诉大伙,看,现在的肉体多漂亮----没有了灰尘没有了伤疤,可那人的思想,就在这第一刀下去的时刻,就已死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