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2016-08-29 15:51:44|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年8月27日(周六)。
人数:6(深海的鱼、十一路军、九月、燕山子闲、旭旭、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从鸡汤上捞来几句话,是说人生成长有几个坎:第一个阶段,是有事不知道说,傻等懂自己的神仙出现,神仙不出现,这辈子就生无可恋了。第二个阶段是不敢说,挺大个人了胆小如鼠,不敢跟人说话。第三阶段是不会说,到了不说不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嘴巴,好象被人打了个结,想说说不清,根本不会说。第四个阶段是不想说,努力过,尝试过,发现有些事不说还好,一说反倒弄砸了锅,从此沉默寡言,任人蹂躏。第五个阶段是不必说----突破前几个阶段,研习人性洞察人心,学会流利顺畅的语言表达技巧,然后你就会发现,这时候许多话,你根本不用说了。

对应起来,爬长城也是如此可分为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概念,对长城的认识停留在八达岭居庸关的印象,不知道帝都周遭竟然还有近千公里的明代野长城,觉得爬山和爬长城是一回事。第二个阶段是不知道,特别是不知道去哪里爬,基本上跟着大部队混,领队去哪里咱就去哪里,这段长城在什么地方都清楚,难度多大、有什么注意事项更是俩眼一抹黑,常见的特征是一双旅游鞋、两瓶水就敢去司马台。第三个阶段是混不吝,对钻林子走石墙爬楼子产生浓厚的兴致,到周五就开始心不在焉,周六周日要是不出去就浑身长跳蚤一样的痒,到了郊外撒出去看到长城就如同瘾君子看到鸦片,浑身冒劲,一下车就杀气腾腾绝尘而去,这一段时期是不管艰难险阻,断壁深渊都敢走,天下刀子都要去。第四个阶段是理智期,说这个不是说前面就不理智,而是说爬的地方多了,慢慢开始有一些思考,不仅是一味地以站在群山之巅为傲,能够站在更广阔的历史和空间的维度去看待长城,去一个地方之前,必须提前几天做好攻略,不但是要查找路线和攻略,还特别要想方设法弄清楚这段长城的渊源和历史,去了之后也不是漫山撒野乱跑,而是珍惜每一步的风景,珍惜每个敌楼和每段墙的别致,常常有留恋往返的情况发生,这个阶段的墙友多会走出帝都迈向全国,将眼光投向更遥远的边墙,于是不惜长途跋涉,到山西、宁夏甚至甘肃去追踪帝国逝去的背影。第五个阶段是无欲刚嗯,就如同少林寺的扫地僧一样,在长久的跋涉之后突然领悟到长城的秘密,从此匿迹于江湖,不是不去探访那密林之中的故友,而是不再执着,凭念而动借缘而行,长城成为自己的精神追求和重要支撑,说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这个阶段的墙友(或曰墙神)大多已过中年,有燕山山脉一般的沉稳,有望京楼一般的视野,有样边墙一般的厚重,有鹰窝楼一般的孤傲,有北京结一般的雅致,也如孤独楼一般的芳踪难觅。

我在那个阶段??嗯,这是个问题。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上周走了寺上-七座楼,很是辛苦更加开心,回来之后路军在群里和老吴聊天,问及那一代其他的长城情况,老吴建议我们继续去把小龙门口、洪水口梨园岭给走了,这样北京正西方、灵山附近一线的长城就差不多完毕了。哥几个商量了一下,鱼哥和路军本来都强烈建议在洪水口村过夜,这样利用两天时间把附近走完,但由于我的原因最后还是定为一天行程(拱手ing),就走梨园岭-黄花梁-洪水口。得,那就继续走起吧。本周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信息如下,好多森林公园撒: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轨迹如下,全天共经过4墙、1台、1燧、1楼、1关卡,也是收获满满。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接近12公里----以山顶烽燧为界一边各一半路程,总爬升超过1000米。从梨园岭到山顶烽燧以及无名敌楼全程是明晃晃的古道,虽有接近800米的海拔上升,但总体强度不大。从无名底楼到洪水口这段是计划中的难点,但走起来的强度大大小于预期----主要是全程都有驴友走出的小路,除了海拔陡降之外也无特别大难度。综合起来,全天活动强度系数可定位为1.0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读过很多驴友的游记攻略,我现在体会还是把总结放在开头最好,因为一看就一目了然。所以先简单总结一下:
1、从梨园岭经黄花梁到洪水口村总长12公里,爬升1000米,强度系数1.0----重复了哎。
2、共有4段墙、1敌楼(黄花梁西侧)、1烽燧(最高点)、1敌台(梨园岭村西北)、1关卡(土胡同卡)。
3、自驾从帝都出发的话,导航梨园岭村即可,停车点在离梨园岭村不到一公里的公路边上(不到梨园岭隧道),全程公路都很棒。
4、从梨园岭到黄花梁一直有明晃晃的古道,相当的好走。从黄花梁到洪水口有驴友走出的小路但不是很清晰,需要睁大眼睛招呼着路,整个下撤需用时2小时,此外这段下撤中有相当长一段是海拔的快速下降。
5、土胡同卡的一段墙隐匿在密林之中,夏天去的时候需要留意,别一不小心错过了。
6、黄花梁美景如画,适合俊男美女得瑟。

此外,通过厚德载物的一片游记《链接在此》,我找到了诗书前辈在长城小站发的文章《梨园岭明长城防御体系遗存搜索
》(链接在此),写得很详细,感兴趣的可以移步鉴赏。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吸取上周去寺上走七座楼的经验(十二点才到目的地),本周我们约好提前半个小时集合,早上6:15我就到了集合点,接上子闲和旭旭之后一路狂奔到军庄,下高速一看才7:10分,来早了!全队集合完毕再次出发的时间也不到7:30,一路风驰电掣,到梨园岭村(下图红框中的村子)下预定的停车点时刚刚09:15,此处海拔1000米。停车点附近还停着另外两辆车,开头我们判断也是爬长城的,后来在村子里遇到了车主,原来人家一行是来采红蘑的,不过小框里战果相当可怜。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停车点到梨园岭村是沿着一条荒废的村路而行。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条路的路基很宽,看起来足够走卡车,现在已然荒草萋萋,原因很好理解,原本它是连结大山两侧的通途,但旁边的公路修通之后就没有价值了。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路走着走着就拐到了小路上,小路到了村口竟然失去了踪迹,无奈只好生切过齐腰深的青稞子,中间生长了不少那种带刺的植物,裸露的皮肤碰到之后立马就刺啦啦的痒痛。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是从村子西头进来的,远看已然知晓近看更加分明----这个村子早就荒废了。村道长满灌木,到处残垣断壁,个别屋舍尚存,可也是摇摇欲坠勉力支撑。一堵墙上竟然还有异常清晰的红漆刷就文X标语。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房门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锁,门框上悬了一个破壁的简易铁桶,藤条编成的箩筐竖在墙角,这家的主人离开时似乎并没有多少犹豫,盘算着随时再回来吧,可藤萝爬上窗台,艾草糊满院落,这粗壮的立柱和精致的门框、窗框,如遗落在荒野的明珠,只能慢慢蒙上厚厚的尘土,然后在某一天轰然而逝。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西是一条从山下曲折而至的土路,村口还有一个看来曾高大上过的木制门楼,古装武侠片的惯用场景哦。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卫星图上看,梨园岭村大约曾有20户人家,近代在村北头似乎还办过养殖场之类。我们几个的到来惊动了一条不知藏身何处的看门狗,一阵狂吠之后出来了一位老大爷,据他说是在这里看村子的,一个人已经在这里住好多年了,询问有关后山敌楼的情形,告知有10里路哩!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村口,已经能看到半山腰(其实只有六分之一山腰啊)的一段城墙尽头的残台。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梨园岭村上山是明晃晃的小路,这是诗书所谓的“军道”,的确有相当明显的人工开凿和铺垫痕迹。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12,海拔1238米,抵达第一段长城,在前面卫星图上我标注为“墙1”,墙体为毛石干砌,大部坍塌。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南侧顶头处是一个四方残台,即我前文提到的“1台”,残台出去还有数米城墙。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城墙距离梨园岭大约2公里,海拔上升200米,墙体从南到北的长度约为200米。在这个半拉子的地方突然出这么一道墙,其用途当然还是防御这条南北贯通的古道,同时也能协防其南侧的山谷,所以我也疑惑梨园岭村所在的位置在明朝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关口呢?-----请看后文诗书的诠释,原来真有哎。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墙之后,古道继续左右折行而上,在狭窄陡峭处还筑有路基----很高很结实,这是这条古道当年重要性的力证。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道上常见平铺的宽大石板,现在都还可以让我们健步如飞,想想当年有人维护的情况,那重装的骡马队都很轻松吧。可惜年代久远,古道毁坏严重,如果不是驴友们来,恐怕早就湮灭在荒草中矣!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爬上一段之后,回头再看这道城墙。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54,海拔1462米,抵达“土胡同卡”----加红加粗是因为这名字很霸气,有没有?名字我们在山下也特地向前文提到的老人印证过,的确如此。在关卡右侧的石壁上有驴友题写的“二道长城关”字样,不知是何意思,应该有人来写个“土胡同卡”啊。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墙1至此的距离为700米,并不远,海拔上升大约也是200米。下图红色箭头所指是一条看似很清晰的小路,但从实际走的情况来看,标准的古道应该是我们所走的路线。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土胡同卡的右侧(前进方向)是几十米的绝壁,左侧也是几十米的悬崖, 正中间是这条狭窄的山路,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所在。在关口处向左
是一道斜坡,墙2----也就是关卡处的城墙就顺着斜坡修筑而成。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墙高大威猛,顶宽4米左右,总长度20米左右。我先到顶部溜达了一圈,咦,竟然还有一部分垛墙哩。顺坡下去到城墙最顶头,然后围着转了一圈,连连咋舌称赞,为老祖宗们的智慧和力量所折服。 用随身带的SONY小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原片720p,上传之后压缩严重,只能凑合着看吧。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土胡同卡处山林茂密,如果不是提前作功课,极有可能走到此处时就一晃而过了。下图摘自诗书前辈文章,是冬天拍的,能够对关口所在处的地势看得更加清楚。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放大看看----真是险要所在!请注意树林之间发白的古道,诗书是2004年来的,那个时候驴友还没有现在这么漫山遍野,这条古道当年就如此清晰啊。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土胡同卡正北侧的断壁,望之浑身发紧。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道从北向南而来至土胡同卡,从卫星图上看两侧是连续的断崖峭壁(下图黄色示意的峭壁边沿),想绕过是痴心妄想,只有这么一条小道能过,在此设卡确是良策,不服不行。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土胡同卡后紧接着就是一道狭窄峡谷(上图黑色区域),两侧都是壁立千仞,一段费劲的爬升后来到山梁之上,随后的古道出乎意料的好走,不但宽敞明亮,而且海拔只有小幅度上扬,走起来很是轻松。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特别好走的“高速路”距离还挺长,从土胡同卡北侧山梁一直延续到黄花梁下,基本是顺着走势在山梁的西侧平切,在中中间某处,我还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缝隙看到路无名敌楼的身形,可以实在是太远,也就没有拍照。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选择在一处林荫处吃饭。初秋时节,天气已经不再酷热 ,坐在林子里还真能感觉到了凉气。鱼哥和我在墙1的地方先走了一会,在土胡同卡等到路军子闲等后又先出发了一会,所以等我们在这里吃完饭,哥几个才翩然而至。吃饱了闲逛,从枝丫的缝隙中在前进方向北侧突然看到一个怀疑是敌楼的四方“建筑”,用镜头拉过来一看----呃----一块大石头,是为小插曲一个。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吃完饭继续赶路,随后在古道右侧的崖壁下发现了一个山洞,子闲的仙人眼看到里面有睡佛,随大呼小叫拉着其他一众上来瞻仰了一番,然后----然后差点被打残喽。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鼓作气,下午13:00,终于抵达黄花梁,啊,美丽的大草甸!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蓝天上白云朵朵,四望则群山如黛,更有脚下的大草甸风景秀美,忍不住是奇拉卡察拍个不停。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据说这附近的高山草甸特别多,比如灵山、黄草梁、百花山等,那几处去的人多,多少被破坏了原始模样,此处就不一样路(比如我们在草甸上没有看到任何的垃圾),明显的是原汁原味,亢奋的俺等上窜下跳就差吃药片了。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感觉这天似乎都低了许多,白云瞅着就在头顶忽悠而过。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忍不住让我想起宫崎骏电影《起风了》里面的场景......“有谁真正的见过风,我和你都不曾看见过,但是当树叶颤动时,那就是风正吹过。风啊,请展开羽翼,带着它到达你的身边”......。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高点处有坍塌的烽燧一座,此处海拔1786米(六只脚读数),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30度。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最高点四处环望,每个角度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西北方向是大名鼎鼎的灵山。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南侧打量,已经分辨不出刚才究竟是如何上来的了,你会怀疑那条隐匿在密林中古道的存在,是不是像《龙猫》中古树下的那条隐蔽树道,只有小梅这样的无邪孩童才能令其悄然打开。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得瑟的差不多了,顺着山顶草甸向东走,远远地看到了在垭口处的敌楼。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稍微近一些的标准照,看来保存是相当完好啊。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草甸下来后开始再次出现灌木,灌木中竟然出现了一堵墙,咦,原来人家这座敌楼还有城墙拱卫着哩。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城墙规制很高,顶宽4米左右,上下的台阶保存很好。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外侧(北)最高处足有4米,顶上被灌木几乎封死,走之要千万小心,内侧(南)低一些,所以走了一阵子之后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老老实实下来溜墙根走了。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墙的形态如下示意,我特地把山顶烽燧也放在了本图中。厚德载物提到说从烽燧向西还有隐约的墙,从下图来看是没有的。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鱼哥脚力好跑得快,等我到楼子底下的时候他已经翻进去了,按照他的指示,我围着敌楼转了一圈,下图是在敌楼南侧拍的近距离标准照,时为13:48,海拔1700米。同时拍了两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绕到敌楼北侧,看到了chinaxing博客中提到的掉在地面的水嘴。从外侧翻上城墙,东侧一箭窗下有墙友们堆起的一摞砖,顺着轻易翻上敌楼。来之前还请鱼哥特地带上了抓钩,这下浪费了。

此敌楼为4*4眼,底座有4皮石基,石拱单门开西侧,离地面4米开外,内部回行供,中厅带顶,对称双蹬道。在敌楼内部拍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个门窗中,有12个保存了当年的窗框门框,殊为不易。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壁上到处有中国特色的留言,其中最早的竟然是77年!什么人哦!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有一个1978年8月29日的,其时已经是文X的末期,遗毒尽除百废待兴,来此游览的应该是正当岁的青年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在新时代中抓住机遇弥补错过的十年,这位抛去世间纷扰来此孤山老林探访孤楼残墙,不知道对他随后的生活有没有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楼顶铺房左右山墙均保存一部,其外侧是完整城砖精心修筑,几百年过去兀自齐整如刀削。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内部却使用的是碎砖,充分体现了节约干革命的思路。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敌楼顶上远眺黄花梁,恕我言辞贫寡,只能用美哉美哉来感慨一番。在敌楼顶上忘记了一件事,就是应该好好观察一番,看在这个位置是不是能够看到梨园岭后的那道城墙或者土胡同卡,如果看不到,这个孤零零的敌楼一旦遇敌,该给谁进行信息交互呢?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好不容易来一趟,必须得留下纪念标条一张哈。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就接下来是从无名敌楼穿越到洪水口,还是原路返回去梨园岭,路军和我有不同意见,我主张后者,原因是因为看到别人攻略中提到去往洪水口没有路,只能顺沟生切,有一定的难度,考虑去洪水口这一路后续反正也没有啥好看的,还不如顺溜一些原路返回。到此楼后一看时间尚早,我转而也支持继续向前穿越前往洪水口。

14:25,离开敌楼向洪水口进发,刚离开敌楼没多远就发现了驴友们踩出的明显小路,枝头还看到了红色的路标,这下子信心就充足了。从敌楼向南几十米后是一个小断崖,从前进方向右侧绕下后发现这个断崖是人为修筑而成的,实际上是一道结结实实的城墙。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之后一度失去了小路踪迹,我往前探了几十米路,最后来到了一处陡峭的崖壁顶上,几十米的断崖下是一道厚实的城墙,这就是我轨迹中标注的垭口墙4。后来者走到此处,一定要小心前行,找到驴友小道才是正途,说这话是有根据的:路军看到一条缝隙中有牛奶袋,于是出溜下去探路,结果发现也到了一处断崖处无法再下,只好再费劲巴哈地爬了回来。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转了一圈之后在上图右侧十几米处找到下行小路,一段陡峭的下降,但能看出有人走过的痕迹,然后很快就到了平缓处,小道再次清晰出现,跟着就迅速绕到了垭口处。下图是在垭口处拍的墙体,不怎么能分辨的清。这个时候天色竟然突然阴沉了下来,而且乌云密布,我们担心下雨,所以就没有再爬上去仔细端详。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墙的形态如下示意,作用当然很明显,就是封住其所处的垭口通道。从垭口处向西南似乎还有一小段墙(下图红色标注),因为密林遮蔽无法分辨。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之后顺着小路先大致一路向南,在某处右拐沿山沟下行,随后是1公里左右的海拔快速下降,平均坡度在30度以上,部分地段差不多得有60度了,从1550米很快就下降到了1250米左右,然后总算才开始变得平缓起来。就在即将走出海拔快速下降段之前,眼瞅着天色突然更加黯淡,耳听着树叶上突然发出沙拉拉的声响,果然开始下雨了!!!最开始是小雨毛毛,我们赶紧加快脚步,又过了一会,雨势越来越大,往远处看都成帘子了,这下只能停住脚步,把相机收拾进背包,然后马不停蹄继续赶路。好在小路走势很快就变得相当平坦,雨虽然还在哗啦啦下,我们心情却不再紧张。又走了一阵,终于走到一条很明显的平坦山道,我们干脆在路边的树下躲了一阵子雨。老天爷总算给面子,不过一会儿功夫,云散雨住,太阳也重新露出干巴巴的大笑脸。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急速下降过程中拍的一张,此时还没有开始下雨,能看出路眼么?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这场雨总体不算大,但这么一折腾,衣服基本湿透,又走了一阵子之后,土路变成路水泥路,在离开洪水口村几百米处我们停下来休息了一阵子,也是借着太阳晒晒衣服。看看时间,从无名敌楼开始下撤是14:25,到水泥路这里是16:30,差不多正好是两个钟头的时间。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洪水口村现在商业化气息浓重,家家户户都在搞农家乐。我们找了一位师傅,以100元的价格让他开着一辆叮咣作响的面包车把我们拉到了梨园岭停车点。其后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厚德载物的博客借用一张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厚德载物),来说明梨园岭敌楼的作用:是对洪水口关的补充,防止从灵山之北来犯之敌偷摸顺着这条山谷直插梨园岭,如果真的这样突破过来,就可以很顺利地顺着京西古道直逼京畿。
爬长城_梨园岭-土胡同卡-黄花梁-无名敌楼-洪水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从诗书前辈的《梨园岭明长城防御体系遗存搜索记》中摘来一段有关洪水口附近关隘以及古道的论述,其中重点部分我特意标黑:

我们分析一下明长城从沿河城到洪水口的走向和与古道的关系。  


明代,沿河城属于千户所,建于万历六年。兵士最多时达到两千多人,它管辖的区域从沿河口到洪水口,其中包括了梨园岭。而沿河城是由紫荆关管辖的。在沿河城没有建城时,使用沿河口的称呼。  


明代的《四镇三关志》,详细介绍了沿河口管辖的隘口、敌楼的情况,原文:  沿河口:隘口十七  1、沿河口 2、石港口 3、东小龙门口 4、天津关口 5、东龙门口 6、天桥关口 7、梨园岭口 8、天门关口 9、洪水口 10、西小龙门口 11、夹耳安口( 上十一口俱景泰二年建----换算为1451年)12、乾涧口 13、川里口 14、支锅石口 (上三口俱正德十年建,换算为 1515年) 15、滑车安口 嘉靖二十四年建(换算为1545年)16、毛葫芦安口 嘉靖二十八年(建换算为1549年)17、恶峪涧口 隆庆二年建设(换算为1568年)  附墙敌台五座、空心敌台十五座, 隆庆五年至万历二年节次建。  


《四镇三关志》的成书年代在万历四年,当年就有了刻本,万历六年又进行了刻印。我们要寻找的那座无编号敌楼,是在十五座编号敌楼(deardon注:沿字编号)之外,建筑年代最早也要在万历四年之后。属于补充隘口防务的继续。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大部长城隘口建筑年代在景泰年间,要比空心敌台建筑早一百多年,它的路线是:沿河口——天津关——燕家台——梨园岭村——梨园岭口——洪水口(或江水河)。  由洪水口再向西进入大地沟,就属于通往东灵山的香道了。空心敌台是戚继光任蓟镇总兵官(隆庆二年——万历十一年)管辖蓟、昌、真保镇时设计的式样,在隆庆五年至万历二年,修建在这条路的北面。  根据上述线索分析,无编号敌台的建成年代很有可能是在万历四年——万历十一年之间(deardon注:戚继光之后明政府仍不断加强对长城的修葺完善,说到万历十一年也不准确吧)。    


十七处隘口不能孤立的矗立在那里,需要有连接的道路。这就是说,从沿河口到洪水口由于没有全线连接墙体,这条四十公里长的京西古道实际上是一条连接各隘口的军道,供兵士在长城沿线换防、运送军需给养和上级阅视之用。由于沿河城辖区地势险要,到处是悬崖峭壁,只此一条古道,别无它路,因此明代修筑长城时,只要在这一带的古道上设置几处关卡,便可高枕无忧,无须建筑墙体。沿河城以西的东大台、西大台、王大台、燕家台等都是这样形成的,这也许就是书中“附墙敌台五座”的地点,不过大部分已经找不到遗迹了。  


我虽然没有全程考察过沿河口——燕家台的军道,但地图上已明确标明。我曾经在旅游网站上发现有驴友详细纪录过从沿河口——燕家台的穿越情况,包括海拔、经纬度和路过的村庄。梨园岭——燕家台的军道有老乡的介绍和我实际行走的经历为证明。  本人确定这条古道是横向连接景泰年间建立的长城隘口的军道。    


梨园岭之行总结:

 1、通过这次考察,本人完全确定沿河城——洪水口近40公里的古道属于横向连接长城隘口的明代军道。

 2、该军道四方通达,闻警可得到多路驰援。其纵向:在沿河口与斋堂相连;在天津关与川底下相连;在燕家台与清水镇(明代曾在此设有巡检司衙门)相连;在梨园岭村与齐家庄相连;在洪水口与东灵山香道相连。由此,形成了并不孤立的、四方通达的军道。 

3、梨园岭周边深沟绝壁,无修建长城的条件,但天然的绝壁,形成了阻隔长城内外的屏障。

 4、隘口和敌楼的建筑年代相差百年以上。

 5、发现了“梨园岭长城关卡”、“土胡同长城关卡”和梨园岭顶峰的烽燧。

 6、测定了无字敌楼和其他主要地点的GPS数据。 

7、无编号敌台的建成年代很有可能介于万历四年——万历十一年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