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2016-05-02 11:06:31|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6年4月30日(周六)。
人数:5(深海的鱼、十一路军、老吴、旭旭、得意而动)。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明长城自山海关经由河北蓟县进入北X平谷县彰作关,经密云县到怀柔区转为东南方向经慕田峪在怀柔区八道河西栅子村附近分为两叉,外线长城向北经延庆四海由白河堡附近出北X进入河北赤城县境内,这一路最终奔了嘉峪关方向。内线长城是向西经八达岭、居庸关出河北怀来县,复入北X门头沟地区,再从东灵山地区出北X市,这一路最终奔了紫荆关和娘子关方向。如此,在西栅子以西四海以东这个并不大的范围内,就包含了两个著名的三岔,第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北X结”,是内外长城的分叉处,第二个是从北X结向北2公里的“九眼楼”,它似乎并没有被太多人视为长城分叉之地,但实际上,上文所提到的外线长城从九眼楼向北,在黑坨山拐向西北方向,不用细述,不为一般人注意的是还有一路石城墙从九眼楼向正西,沿着山脊起起伏伏绵延至岔石口,之后经海字口向西翻上海拔1300米高的凤凰坨最高峰,据他人考证随后继续向西和岔道城一带南山路边垣接续,也是有明一朝帝国的重要防线组成。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咱家从爬长城至今,一直还没有开始涉足外线长城,无他,内线长城还有很多段没有走哩!那位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嘛~~!最近连续几次都在四海附近活动,先后走了双界山长城和海字口长城,数次在大山之巅远远地望见黑坨山和九眼楼的英姿,巧上加巧的是某次无意中还瞧见了某前辈走过的“东北口关-九眼楼”轨迹,言道路漫长且不好走,但其中既有九眼楼,又有神秘的镇南墩,随动了心思一定要走上一道。眼瞅天气越来越热,这对于十几公里的路程来说可是不利的因素,正好五一假期第一天几位哥们无事,一商量,择日不如撞日,得了,走之~~!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咦,下图怎么没有我惯常给出的行驶路线图呢?----原来是俺的小HoluxGPS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罢工了一把,明明是开着的,结果全程却一个点都没有记录下来,这幸亏拿着六只脚哩!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程轨迹如下,从东北口关至黑坨山,共经过12个烽燧(不准确计数)。从黑坨山至九眼楼,应该还有数个烽燧,由于体力原因没有能够详细记录下来,后文会再详细解释。另,下图中“气不愤儿山”应该为“气不忿儿山”,抓图在先澄名在后,就懒得修改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行程鸟瞰图。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为使用谷歌地图制作的高程图,比HoluxGPS的难看了一些,而且无法给出总的海拔爬升,有点遗憾。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走了12公里多,总爬升应该在1000米左右。从下图可以看出,全程是连续三个大上大下,这可真要了亲命,好久没有感觉如此的累人了!加上一路石城墙,碎石松动,走起来需要格外小心,因此综合各种因素,我觉得全天强度系数应该定义为1.2+。此段长城山高林密,虽没有什么岔道,但手机长时间没有信号,因此独行侠不宜。至于线路本身,有九眼楼、威严营城、黑坨山,还有我前文以神秘二字形容的镇南墩,绝对值得铁杆墙友到此一游。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在镇南墩之后就感觉力不从心,脚下直打滑,爬个几米的坡都觉得要用尽力气,后来居然还在九眼楼前左腿抽了筋----这说明是真累,连老吴和旭旭都说累,那就是真不容易。按理说,12公里并不算长,比这长的路都走过好几次,也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啊,所以我觉得大伙都觉得辛苦的原因,第一自然是道路漫长且连续三上三下耗费体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走的比较急,午饭的时候只休息了15分钟,随后的几个山包都没有停留,即便在黑坨山顶也是略作停留就下撤了,连坐都没有坐一会。其实时间是比较充裕的,到九眼楼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半,太阳还有老高,要是想拍夕阳的话,还得一个多小时哩。如果在气不忿儿山休息15分钟、黑坨山顶休息15分钟,那样下撤也很从容,体力也会得到充分的恢复,不至于搞的后来这般狼狈。那么为什么要赶时间呢?----因为路军提前下撤在底下等着哩。----嗯,为啥路军提前下撤了呢?----且带后文分解。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6:00起床,7:00惠新南口集合。一路风驰电掣,先赶到石窑村放下鱼哥的车,然后沿着延琉路吭吭哧哧爬了一个大坡----海拔上升200米,距离4公里----幸亏我们是开车上来的。上午10:05,海拔1050米,抵达东北口关。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旁立着一块石碑,简要说明了此口的来历和结局----关门已废!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口左右两侧的山梁上,还能依稀分辨到当年城墙的土石混合残基。度娘百科上有东北口关的描述,抄来一用:
东北口关是长城的一个关口,海拔1150米,位于怀柔、延庆之间。
延庆至琉璃秒庙公路通过此处,因修公路已将原关口下挖10米(为减少公路坡度),关寨已无存,仅两边山脊有两长长的乱石堆,看不出墙型,人称“干插边”。该墙西北向至延庆北口子关和天门关一带,东南向的经黑坨山坡而达火药山结点(九眼楼),此东北口关处距火药山结点直线距离约10多公里,但山高路险,需经过1450米的气不忿山和1534米的黑坨山。东北口关山南侧是延庆郭家湾村(有925路通往永宁镇),山北侧是怀柔梁根村(以柴鸡蛋而闻名,有936路支线通往怀柔);山路蜿蜒8公里,4公里的上坡和4公里的下坡均非常陡峭,且常有落石,因而每日通行车辆极少;但由于挑战性大、景色壮绝而在国内外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中享有盛誉。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口南侧有一个地震水准点石碑,1982年立,标注海拔为1056米,度娘说是1150米,再上石碑则注明为1184米,哎,搞不准到底这里海拔是多少了,这就是“手表定理”:一个人有一块表时,可以知道现在是几点钟,而当他同时拥有两块表时却无法确定准确时间。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公路旁还有简陋小“庙”一座,想来此庙在明清时肯定是存在的,年代久远早已颓湮,不知何年何月信众们在旧地象征性复建而已。虔诚的鱼哥特地前往拜了一拜----可惜估计神仙事务繁忙,后来竟然没能照顾好鱼哥一个小问题。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眼看从东北口正关处不太好攀爬,我们就向南退回来到关口南侧拐弯处,一棵大树旁有一条明晃晃小路向山脊而去,是为全程起点。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脊上的小路依很是清晰,看来走这条穿越线路的驴友还真不少。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多远,见到一块立于1997年的分界碑,一侧为延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另一侧为怀柔。此碑背后丛林之中隐藏着今天第一个烽燧,不规则圆形碎石堆,形制和此前走过的碎石长城一致,此时10:31,海拔1063米。全天我的计数,从东北口关到黑坨山下共经过12个烽燧(包括镇南墩),其实这个只供参考,因为有些烽燧坍塌严重,已经难以分辨,还有一小部分路段我们没有完全沿着城墙走,其中落下一两个也是正常。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第1台附近往回看,一道隐约可见的石墙沿着东北口关以西的山脊起伏而行,那边可以一直走到北口子,这又是一天的活,已经列入哥几个的后续计划。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东北口关到九眼楼,总路程为10公里,其间城墙在黑坨山前后中断,扣此之后石墙总长度大约在7.5公里左右,总结起来这段城墙有如下的特点:
1、全部为毛石干砌,大部坍塌,残存最高处约2米,最宽处约5米,随地势不同而有高度和宽度的变化,走向则始终沿山脊最中行走。
2、墙上若干烽燧大部占据制高点位置,相互间距较大,除镇南墩为明显的实心敌台,第5台能看到四方基座外,其余各烽燧均坍塌为不规则圆形石堆,区别在于或大或小而已。
3、在个别地段的墙体外侧见到了怀疑是人工挖掘的平台,作用是增大坡度,提升城墙防御能力。
因为本段城墙和烽燧和以前走过的碎石城墙并无区别,所以下文不再繁琐细述,略记路而已。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处较宽的碎石墙。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两侧林木遮蔽,加上今天风力不小,走起来并不觉得太热----虽然已经是汗流浃背。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此段内侧立面1米来高,保存完好。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不断遇到怒放的山桃,感慨“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确不虚言。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多地段的外侧山势很是平缓,适合人力制胜模式下的大兵团作战,这样的简单石砌城墙能起到设想中的作用么?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2和第3烽燧之间的某处,在密密的树林中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空隙,能够远远地模模糊糊地拍到九眼楼。话说向天拍还行,蓝汪汪的很入眼,平着就不行了,远山近水尽是灰霾笼罩卡布奇诺。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一棵巨大的花树----开满了花的树,奈何这花究竟叫什么大伙都摇头不知。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心宽体胖。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00,第2台,海拔1180,拍照角度镜头冲几乎正东。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几百年的历史悄悄隐匿在荒野之间,默默守护着古老帝国久远的秘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30,第3台,海拔1130,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120度。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3烽燧后,在前方出现了一个看起来挺高的山包,以我为带头发出高兴的欢呼:气不忿儿山到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且慢继续欢呼----扭头望东南方向一看,心凉了半截----伊呀呀,气不忿儿山还远着很哩!刚刚给出了一张九眼楼的远景,从下图可以看出,其实它真的是好远好远啊。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不是气不忿儿山,但也必须咬牙翻上,吭吭哧哧一番之后,12:04,第4台,此处海拔1375,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150度。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过正午,天气炎热,浑身大汗,走得齁累,那就在此午饭吧。不过因为担心路程较远,所以哥几个吃饭的速度贼快,也就二十来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收拾行装继续前行。鱼哥一贯是带热水的,今天中午随意喝了几口凉水,结果......。
 
12:41,第5台,海拔1368,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150度。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5台的东侧和北侧还能看出明显的四方基座,由此判断,此台当年倒极有可能是一个明中期以后规制的实心敌台,但是我们匆忙而过的功夫并未看到城砖。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东北口关到第5烽燧,是全天的第一个大爬升,距离约3公里,爬升300米。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在第5烽燧处拐了一个90度的弯,折向正南方向,一路冲着其下的垭口而去。坡度越来越陡峭,在碎石上行走吃力且危险,好在没多远后我们就在墙体外侧找到了一条土路,虽然一样陡峭,但是有树木可以攀缘,这下子下降速度就快多了----从第5烽燧到其后垭口海拔下降150米,距离600米,我们用了大约20分钟就下来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垭口处继续向前是一个小断崖,无路直上,我们继续沿着小路走,向前几十米后绕过了断崖,再次翻上城墙的时候才发现,在刚刚绕过的断崖头上竟然是一个烽燧。有点累,我就没有再折返过去,路军和旭旭不肯落下,兴致勃勃返回去得瑟了一番。时为13:10,第6台,海拔1210米,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北,蓝衣服的路军站立位置即是烽燧所在的断崖边。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在狭窄的山脊处收拢得仅有50厘米宽。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23,第7台,海拔1260,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南。此烽燧也在一个山包制高点。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越到海拔高处,修筑者就愈发显得有那么一点不经心,墙的立面不再仔细堆放以错位咬牙,而是到处窟窟窿窿。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6烽燧到第7烽燧是一个小上升,高度约50米,之后是约75米的下降,然后接续上升,这样的起伏并不算大,但却走得俺等屁屁唧唧龇牙咧嘴。 

13:50,第8台,海拔1190,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南。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8和第9烽燧之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隙处能够回头望望来时路,3、4、5、6、7烽燧所在的位置还真是居高临下的好地方,相互之间也能形成互为警戒的效果。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20,第9台,海拔1315,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30度,碎石坍塌范围很大,使得我很是怀疑此台当年也有四方基座。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30,第10台,海拔1345,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南。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0烽燧之后又是一个小下降,然后过垭口继续上行。

14:45,第11台,海拔1355,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西。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鱼哥在刚吃过午饭不久,肚子就突感不适,吃了药后勉强又翻过8、9、10所在的山峰,抵达10和11之间的垭口时,却更感难受,觉得再接着走有点撑不住了,决定从这里下撤。此时老吴在最前面,已经呼叫不到,旭旭和我在中间位置,即将抵达气不忿儿山最高峰,离鱼哥最近的路军反复和他沟通,本来是打气让他接着前行的,但从鱼哥口气判断真有些困难,于是决定同鱼哥一同下撤,以防一个人走不安全----万一有点啥情况可就废了。他们两个从哑口处直接向西南方向下行,后来听路军说一路也很是艰难,山沟内完全没有路,落叶最深处能没到腰部,好在有惊无险,最终顺利抵达石窑村。鱼哥随即返京,路军取车之后又到九眼楼景区门口等了我们三人将近2个钟头。为了朋友果断牺牲自我,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必需得给路军双手点赞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返程途中给鱼哥电话,得知已无大碍。只是本段路程没能圆满结束,料想在他心中是种了大草,路军则已嚷嚷着要找一天和鱼哥一同来补课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鱼哥下撤点离开气不忿儿山最高峰已经不远,海拔差大约100米而已。和鱼哥路军分手后,旭旭我们两个继续向上,15:12,海拔1450,抵达气不忿儿山最高峰。老吴在此等了好大一阵,听不到我们几个动静,还纳闷着后队都干啥去了呢。

再说这个“气不忿儿山”,原来我们一直以为是“气不愤儿山”(我在地图上就是这么标注的),我在网上却找不到什么资料,最后以“气不忿儿山”为关键词找到了有关介绍:气不忿山,位于延庆县东部四海乡石窑村附近。主峰海拔146l米。地貌类型为花岗岩中山带。有针叶林和落叶阔叶灌丛分布。在其他一些游记中也看到了“气不忿儿山”的名字,看来正确的还真是这个“忿”字,此山名的意思是这个山包对黑坨山比它略高而不服气,“气不忿儿”是也。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7烽燧至气不忿儿山最高峰为全天第二个大的爬升,总长度大约1.3公里,爬升250米。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气不忿儿山最高峰向下,我们依旧没有走石墙,而是顺其外侧在林间快速下降,快到底的时候重新爬上墙,为的是找一个合适的角度远拍一下断崖,虽然林木茂盛,但还真是找到了一个位置,能够远远地看到随后的黑坨山最高峰。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顺着石墙向前,正好碰到一个小石崖,前面没有灌木遮蔽,视野开阔,一眼就瞧见了一堵残墙的一角。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一角残墙就这样突兀地耸立在丛林之顶:镇南墩到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30,第12台,也即镇南墩,此处海拔1317米。由于其前后都是密林,竟然找不到特别合适的拍照角度,只能走到近前才有那么一个缝隙能够勉强拍到残存的西北角。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镇南墩为一个四方墩台,但因坍塌严重,看不出完整的建筑规制来。大概推断每边阔约8米左右,高5米以上。下部4米左右为不规则毛石条干砌基,其上4米左右则为砖砌,内芯为土石混合。残存的西北角高于墩台内地面将近2米,因此对于此台究竟是实心还是空心都难以判断。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墩台向东看去是一大片断崖,过去断崖是九眼楼所在的山脊,但是若想从这里直接切过去,看来是神仙见了都发愁。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镇南墩上看到的断崖是下图左上方的,在这个断崖的东南方向,还有另外一处陡峭的崖壁,这两块大断崖一起构成了难以逾越的天险,城墙到此之后确没有辛苦而筑的必要,凭险而据足矣。至于穿行难度,则远小于我们的预期,因为众多驴友来往黑坨山,已经趟出一条明晃晃的大路来~~,循路而行,这两个断崖也都在不经意间轻松绕过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镇南墩继续向前十数米,是一个哑口,此处见到一块木质指示牌,指示的是黑坨山的登山方向。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20米后,石墙逐渐停止于刚刚看到的陡峭断崖之下,恰在这里,有明显的红色路标示意一条左行山路。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红色的路标真是高大上,几十米外都能瞧得见,再近点端详,不但有红色布条,还有用塑料布包裹的打印路标哩,落款为“中X科学探险协会”,名字挺唬人,网上搜了搜,吓,竟然还真有这个组织哎。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路标走就行了,其实不要路标都没问题,因为盘旋向黑坨山顶而去的这条山路真是明晃晃,简直可以跑摩托车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好走但腿却不给力,所以这段上升走的很慢,基本上每30-50步就得停下来呼哧呼哧喘息一阵,就这么晃晃悠悠,感觉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总算来到一大片山顶平地,一块巨大的山石上红笔题写“震妖石”三字----不应该是“镇”字么?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此巨石之后是一个三叉,等一下可以从这里下撤前往九眼楼,我们将背包放在此处,轻装继续循着高速小路冲山顶进发。在快到最高点前,有一处几十米长的天然单边石墙,两侧都是数米的断崖,只中间一米来宽的石山脊可行,这样的地方真是不用修筑城墙,顺势而为就可以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看看这段天然的石墙。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黑坨山上往南看,我噻,怎么这个样子啊!九眼楼恍恍惚惚,在雾气昭昭中几乎难以分辨,郁闷啊郁闷!下图红色线路是等一下我们要走的九眼楼以北三里边墙的走向。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大片金黄色的草甸,据说很多驴友喜欢在此休息,若是一个好天气,经历了前番辛苦至此,拄杖四望,百里内远山近水清晰可辨,白云悠悠春风拂面,天地苍茫炊烟袅袅鸡鸣狗吠声相闻,著名的箭扣长城就在眼前起承转合如银蛇辗转,怎不心胸为之一阔,为这绝美的精致醉去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10,抵达黑坨山最高峰,GPS读数为1512米。下图为见诸多人游记的“军补2”标志。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高点原本还有一个木质的三脚架,如今仅剩下一根木杆勉力支撑摇摇欲坠。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镇南墩到黑坨山最高峰是全天第三段上升,距离700多米,海拔上升175米。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很是不好,视线严重受阻,极大影响我们得瑟的心情,在最高峰略作停留就开始下撤。到三叉处,又见到一个标注“九眼楼”的指示牌。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撤亦是如下图所示的明晃晃大道,驴友的力量是巨大滴。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是一段坡度很大的快速下降,在道路的右侧,可以看到连续的陡峭崖壁----那是刚刚从镇南墩上看到的断崖。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从“九眼楼”路标处开始下山的时候是16:20,16:43----23分钟以后,就重新走到石墙之上,这里是从九眼楼向北过来的墙之尽头,不过据我用钛合金双眼仔细观察,似乎在这个小断崖之上还有一小段石墙,又向前几十米后终于止步于随后的巨大的大断崖下。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前行一段后回头,视线正中的石柱山就是刚刚绕过的断崖,从这个角度看,似乎比黑坨山最高峰矮不了多少。好像看到过有驴友从这个石柱山的右侧强行而下,那该需要多强的驴力啊,只能连称佩服。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九眼楼向北的这段石墙,根据后文史料记载有云“嘉靖二十八年(西元1549年)四月,总督宣、大尚书翁万达奏:……臣往来相度,拟于镇南墩与蓟州所属火焰墩接界,塞其中空,筑墙仅三余里,可以省百数十里之戎兵”,实际在地图上测量,距离约为1.5公里,和“仅三余里”的说法是一致的。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两条腿走到此时都有些不听使唤,腿肚子总有想抽筋的感觉,所以这段边墙老吴、旭旭和我都没有再完全走石墙,而选择了紧靠着石墙的明晃晃驴友小道,连拍照也省了。写这段的时候,觉得咋说也是遗憾,看来有必要下次鱼哥路军补课的时候一同前来,把这段石墙给一步一步地走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快到九眼楼之前的一段石墙,旭旭和我商量说不能一段也不走啊,于是就挣扎着爬了上来,可就在一蹬脚用力的功夫,前面就酸痛着的左腿大腿肚子如预料中地抽筋了,哎,这可是好久都没有过的事情了----上次爬山爬的抽筋还是挂枝庵的事情哩。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7:30,再见九眼楼,“再见到”的再见,不是“byebye”的再见。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九眼楼我前面来过两次,第一次是2012年的3月,那是个晴朗的冬日,从庄户村上来的背阴面还有厚厚的积雪,九眼楼在蓝天之下显得沧桑古朴,令人一目之下终生难忘。
有照片为证。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二次是2012年的9月,天气却如今天一样的不遂人愿。对比2012年我拍的照片和现在的九眼楼,可以发现它已经被翻修过了(查资料应该是2015年完工的,附近一段的维修总耗资1000多万元),除了北侧外,其余三面竟然都已修复称为真正的“九眼”,这个修复方法引起民间墙友们众说纷纭,但我认为不管怎么说修总比不修强。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九眼楼顶上回望黑坨山和气不忿儿山,两者之间的镇南墩通过长焦拉过来也能模糊分辨,下图绿色示意的是从黑坨山过来的线路,可以看出驴友小道是如何绕过断崖的。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九眼楼远眺北X结,本来是一个绝妙的取景点,可在今天的天气状况下,只能是摇头摇头再叹息矣。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九眼楼继续向西,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不过是一条碎石的石垅,这次“惊喜”地发现竟然已经被修成宽敞的汽车道了,这个可绝对超过原来的规制,人家以前就是毛石干砌墙,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走一走。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宽敞的城墙而下,大约不到400米后就是著名的营城,如今这里也被整饬一新,下图是从东北角拍的。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2012年10月同样从东北角拍摄的照片(图片来自网上,版权属于原作者),可供做一个对比。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东南角拍的。营城内纵横的地基看来也不完全是修复时凭空乱造,因为我的确看到了数处地面有老砖漫铺的痕迹,不过从城门洞进来的那个木质栈道是几个意思呢?在营城南侧修的这两间房子有没有依据呢?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营城东边原本就有一个几十平方的平台,如今修复的更加平整,从这里远眺西大墙,正可谓风光旖旎,当年的戍卒们在结束一天的训练劳作之后,趁着夕阳的余晖,是不是曾端着饭碗箕座一片,静静咽下粗茶淡饭,然后默默遥望群山起伏,仔细倾听凉风呜咽,隐约传来对过残阳如血映红的楼子里老乡扯着喉咙叫喊的乡音问候。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营城门上的“威严”匾额,我曾建议虫虫来拓,这个拓下来绝对比施工碑好,挂客厅增庄重,挂厨房助技艺,挂书房提成绩,挂卧室----可鼓士气而强战斗力。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如今的城门已经被修的簇新簇新,简直看不出当年模样了。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8:00,离开营城开始下撤,从这里到景区大门口是1.5公里。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开始我们并没有找到真正的景区大路,沿着一条小路下行了几百米之后才走到了一条石板路上,石板路也是坑坑洼洼,我还在和旭旭嘀咕,看来这景区不咋地,竟然不舍得投资把道路好好修缮起来。

两条腿还是痛,走的有些辛苦,很快到了平地这才好了许多,又不远,见到了一块阴刻“火焰山”三字的大清石。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又大约300米,不知不觉就走出了景区大门,吆,原来此处景区早已荒废,简陋的售票处如今是空空如也成了一个摆设而已。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陪鱼哥提前下撤的路军在此等候良久,真是辛苦他了,隆重表示感谢。

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晚上弄完完照片倒头就睡,两条腿在睡梦之中还隐隐作痛,真是走大发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在网上找到了诗书前辈创作于2006年9月的文章《镇南、火焰二墩辨析》(原文链接),长了不少见识,更对诗书前辈的求实论证精神深感敬佩,特地转抄如下以备忘,版权属于原作者。注意:文后还有我写的一段话,说明诗书并未见到镇南墩(最起码本文撰写的时候他没有实地看到)。

(一) 
自古中X以制夷狄者,盖设险守要,亭障列堠、塞垣烽燧而已。 
每临秋深草衰,北马便控弦南牧,凌犯中X。此律恒古未变。 
北魏高闾曾言:“狄散居野泽,随逐水草,战则与室家并至,奔则与畜牧俱逃,不赍资粮而饮食足”。(见《请于六镇北筑长城表》)上文形象描绘,与农耕文化形成鲜明反差。 
至于明,北虏侵扰杀戮愈甚。虏骑深入,残害军民,虏掠人口,抢劫财物,每每血腥狼藉,满载而归。 
嘉靖“二十四年,巡按山西御史陈豪言:敌三犯山西,伤残百万”(见《明史"兵志"边防》),由此可见当年之惨状。 
兵部尚书翁万达曾明言:“盖虏之为患犹泛滥之水,中X设守犹障水之堤”。(见《明实录北X史料》嘉靖二十八年) 
太祖高皇帝北逐元君,建立帝业,纳淮安侯华云龙、北平都司等人言,于北平以北及周边设关防守,置隘口三百三十处(散见于《明实录北X史料》洪武年)。仅古北、居庸、喜峰、松亭四关,便“烽堠相望者一百九十六处”。(见《明实录北X史料》洪武九年) 
永乐七年(西元1409年),成祖文皇帝自南京还,北平遂为京师,直面北方大虏。成祖自八年始,五出居庸,深入朔漠,曾三犁虏庭。 
成祖出击之余,仍于京畿之北设置关隘以限隔内外,缘边筑立烟墩以为传警。兵部尚书霍冀言墩台之用:“墩台为烽火耳目之寄”。(见《明实录北X史料》隆庆四年) 
自洪武、永乐始,其墩台之筑未曾间断。 

(二) 
京师以北,宣府所属隆庆、永宁二卫地方,(今北X延庆县)常有虏骑深入侵扰。其东、北亦有蒙古朵颜三卫支部驻牧,而过四海冶,便可通明皇陵及禁山。 
《延庆州志"边防》称四海冶“边外宝山寺、天乞力等处尽为敌人驻巢”。 
《宣府镇总图说》亦云:“周四沟、黑汉岭、刘斌堡皆逼临虏穴,隔唯一墙”。 
于宣府东路隆庆、永宁等卫地方筑立烟墩、设哨守瞭,当为要务。 
永乐八年(西元1410年)正月 “筑北X至居庸关铺舍,关内关外每三十里筑烟墩一所”。 
永乐十五年(西元1417年)七月“筑口北黑峪南墩、中墩、苗乡岭外墩、高岭口墩、白河口墩”。口北即居庸关口以北。上述所说烟墩均在延庆东部要冲。 
永乐二十一年(西元1423年)八月“敕怀来、隆庆二卫将士增守黑峪、车坊诸处。大烟墩军士十人,小烟墩五人”。 
(上述文献散见于《明实录北X史料》永乐年) 
至嘉靖年间,虏骑寇边愈加频繁,守瞭墩台愈加密集。 
《隆庆志"武备"烽燧》载:“境内南、北山岭隘口可通人马处,悉用砖石砌塞。山峰塞峨可以瞭望者,各置烟墩。墩口各拨军三名,夜不收一名,专一守瞭,卫委指挥以专提调。又各差千百户以细领之。遇警则举火以相告,昼则燔燧,夜则举烽”。 
永宁卫官军守瞭东南部边墩,计墩三十五,亦包括四海冶边墩,具体为: 
“独山墩 千家店墩 梁家墩 黄柏寺墩 古城河墩 苗乡岭西顶墩 苗乡岭西墩 苗乡岭中墩 苗岭乡顶墩 苗岭乡墩 黑峪口接墩 澁石岭墩 黑峪口墩 缙阳寺墩 缙阳寺东山墩 缙阳寺东山口墩 缙阳寺东墩 鲍峪冲新墩 荆子村东墩 关北口接墩 蕨菜冲墩 关北口墩 镇北墩 宁川墩 大石岭墩 长生口墩 长生口外山墩 长城岭墩 高山墩 四海冶口墩 镇南口接墩 镇东北口接墩 镇南口墩 镇南口新墩 缙阳寺东山墩 ”(见 《隆庆志"武备"烽燧》) 
“嘉靖二十八年(西元1549年)四月,总督宣、大尚书翁万达奏:……(宣府)东路起四海冶镇南墩,而西至永宁画界……”(见《明实录X京史料》嘉靖二十八年) 
由万达所言得知,宣府东路之边,自四海冶向东至镇南墩止。镇南墩,便为永宁卫官军守瞭之镇南口墩简称亦为东路尽头之标志。 
宣德二年(西元1427年)十二月“徙永宁荆子村东墩于东北山顶,自镇南口至宁川墩增置二墩,又置长生口墩。从指挥吕信所奏也”。(见《明实录北X史料》宣德二年) 
由上文可知,镇南口墩最迟筑于宣德二年,即西元1427年,为墩军守瞭山下之用。 
《宣府镇志"亭障考"塞垣》:“(嘉靖)二十八年,万达请筑内塞,从之。疏略曰……东路镇南墩与蓟州火焰墩中空未塞,镇南而北而西至永宁新宁墩,亦原未议塞垣,俱宜补筑成全险也”。 
内塞可理解为内边、内险。宣府东路、北路面临大虏,可称为外塞、外险、外边、大边、极边等。由上文得知,镇南墩至新宁墩外边,于嘉靖二十八年连接(西元1549年)。 
镇南墩早于该地边墙一百二十二年出现。 
笔者将至黑陀山实地探查,搜寻东路尽头之镇南墩。 

(三) 
四海冶东来之石边,坍塌久远,其墙止于黑陀山。 
黑陀山东、西、北三面悬崖沟壑,其南只一小路可盘旋攀上。海拔为1536米。山上崖壁嶙峋,乱石丛生,顶部左右空间狭小,虽未筑墙,却有铲坡削崖为墙之痕迹。 
宣府东路边墙,自四海冶沿山脊东来,止于黑陀山顶西部崖下。笔者卧于崖上俯视,崖高估约二十米,边墙由西稍北,至崖下约五米处停止,有乱石堆坍于崖下,此便为昔日之镇南墩。 
该墩台南半部石块裸露,料想此处坍塌时间并不长久,再南有近百米深崖。墩台北半部被荒草乱树遮掩,无法判断墩台规模,坍塌时日明显早于南半部。该墩介于东部黑陀山、西部“气不愤儿”山之间。 
立于崖上向南瞭望,火焰山顶九眼楼遥遥在目,相距估约两公里。由于无路可进,只可原路退回。 
笔者在火焰山北部山下石窑、涝洼子村访问七十余岁老者三名,老者均对“镇南墩”十分熟悉。当地称镇南墩为大花楼、花楼子,根据老者描绘,笔者判断其形制属实心墩台,与砖砌空心敌台完全不同。十年前,该墩尚存一角未塌,此与笔者现场目击坍塌痕迹相仿。老者介绍,边墙通向四海冶,其间再无墩台。只在山下九眼楼景区售票处山坡半腰,有一坍塌墩台。笔者判断,此墩应为镇南口与四海冶、永宁连接传警之墩。可称为镇南口接墩或新墩。 
几种证据相加,表明该墩为镇南墩无疑。 
边墙止于黑陀山镇南墩,而笔者遍阅古籍,却未发现有关黑陀山记载,感觉颇为蹊跷。墩台建于黑陀山,当称黑陀墩方才对称,另称镇南墩却为何故?笔者对“镇南”二字大惑之。 
《隆庆志"地理"山川"峰》载:“镇南峰在永宁城东南九十里四海冶”。此语应理解为镇南峰属四海冶治下,不可理解为四海冶位于镇南峰上。 
《宣府镇志"山川考》表明该峰位置:“镇南峰,四海冶堡南三十里”。 
上述两书为明代介绍宣府之古籍,只载镇南峰,未载火焰山。 
清代乾隆《直隶延庆州志"边防》曰:“四海冶在州东一百一十里,东至火焰山三十里”。州指延庆州,即明代隆庆州、隆庆卫。山区地形较为复杂,古人记载地名方向,只能大致,无法十分具体。火焰山实际在四海冶东南。 
由上可知,四海冶而东而南三十里,有火焰山与镇南峰,两山相距极近。 
九眼楼为今人称呼,其楼建于火焰山之上。 
清光绪《延庆州志"舆地志"山川》载“明吴礼嘉登火焰山楼诗:白云层里插危台,俯首穷荒亦壮哉。万叠关山皆北向,九天灵采自东来。风清鼓角龙沙净,光闪旌旗海曙开。仗剑登高霜气肃,欲凭火焰暖霞怀。”。 
2000年6月,此处开发旅游,原地出土、整理出“登火焰山楼”等众多石碑。笔者将该文献与出土石碑文字相参照,并无半点虚假,落款为“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拆鄞吴礼嘉题”。吴礼嘉,万历十九年(西元1591年)宣、大巡按御史,做诗时为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此诗需于任上所作,方可树碑立传。 
现该石碑仍矗立于楼下,此可为实物证据。 
隆庆二年(西元1568年),谭纶、戚继光请建空心敌台,原火焰山墩随后改造为空心敌台,如此方可称为火焰山楼。 
九眼楼之山即为火焰山,现已成定论,不复赘言。 
《隆庆志》将山与峰分类记载,自有其理。峰,意为山之突出尖顶。距火焰山较近之山峰,方圆十数里只有一处高点,此便为黑陀山。 
上文已谈到,笔者在古籍中并未查到黑陀山之名,镇南墩又建于黑陀山,因此,黑陀山便为镇南峰。 
镇南峰下地势自然低矮,成为可通行之镇南口。于峰上建墩守瞭,当称为镇南口墩,或简称为镇南墩。此惑解开,豁然开朗,其他一切顺理成章。 
如此,真相大白矣。 

(四) 
“嘉靖二十八年(西元1549年)四月,总督宣、大尚书翁万达奏:……臣往来相度,拟于镇南墩与蓟州所属火焰墩接界,塞其中空,筑墙仅三余里,可以省百数十里之戎兵”。(见《明实录北X史料》嘉靖二十八年)此语又为火焰、镇南二墩之关系提供不争之证据。 
火焰山楼顶,海拔1190米。笔者立于其上,可见有坍塌石边一道,自火焰山楼蜿蜒东北,止于黑陀山半腰崖下。笔者实际行走,使用GPS测量,测得距离1540米。 
明代里程,按蓟镇总督刘焘所说“每三百六十步为一里”。(见《明经世文编"刘带川边防议"修边》) 
小站alun友根据万历年间 “七千六百九十三丈八尺四寸计四十二里七分四厘零六尺四寸”、 “一百三十三丈二尺五寸计七分四厘零五寸” 等若干史料,考证出一里等于一百八十丈,两步等于一丈(步为长度单位)。此与刘焘所言完全吻合。 
3里=540丈等=1620米。由于GPS只能测量甲乙之间水平距离,而不能包括两点之间上下起伏距离,因此GPS所测距离小于实际距离。 
笔者实地行走距离,与万达所言“筑墙仅三余里”相吻合。 
许多人认为,九眼楼于嘉靖二十二年(西元1543年)由宣府都御史王仪所建。一些专家文章、宣传册和相关网站,亦采用此说。 
笔者予以强烈质疑。 
其一、上文介绍,宣、大总督翁万达明确道:火焰墩为“蓟州所属”,两者相距“仅三余里”。 
《宣府镇志"亭障考"塞垣》亦载:“东自四海冶镇南墩,接顺天蓟州火焰墩界”。 
《宣府镇志》、《隆庆志》等书,记载嘉靖三十年前情况,只收录镇南峰,未收录火焰山。其原因只一点:火焰山当时非宣府治下。 
明代边墙画地而守,责任分工明确。宣镇都御史王仪,如何上疏请旨,越界至蓟镇所属火焰山上为宣镇建筑墩台?匪夷所思。 
其二、九眼楼为城砖砌筑,属空心敌台。其形制出现于隆庆二年(西元1568年)之后,由蓟辽总督谭纶上疏,上准施行,并首先于蓟、昌二镇筑台。(散见于《明实录北X史料》隆庆、万历年及《延庆县志"请建空心敌台疏》)宣镇都御史王仪如何先于谭纶二十五年,便发明空心敌台?仍然匪夷所思。 
其三、《隆庆志"武备"烽燧》载,嘉靖二十二年,都御史王仪于“红门左右修墩十四座”,现无任何考古证据表明该十四墩,或其中某墩为空心敌台。 
其四、根据下述史料得出结论:火焰墩最迟筑成于成化二年,(西元1466年)较之嘉靖二十二年早七十七年。 
查《明实录"大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三十二》:“成化二年(西元1466年)秋七月壬午 翰林院提督四夷馆吏部郎中刘文陈边务便益四事:(一、二、三事予以省略) 
四、永宁四海冶旧设马营哨瞭一堡。此堡东南山上,一小墩名镇南墩,南接腹里又一小墩,旁有平谷,山低涧浅,略填薪刍,可度人马。上墩一目,直见京畿。今宜相度紧要隘口,修垒高监,则于守御之沟不为无备。奏上,上命兵部参酌行之”。 
该段意思:永宁所辖四海冶,曾建有一小堡,称为马营,官军在此设哨瞭望敌情。该堡东南山上有一小墩,名镇南墩。镇南墩向南还有一小墩,该小墩两旁山势较低,大股人马只需稍多携带粮草,便可以由此通过。站在该墩之上,一眼便可看到京畿。现应立即巡视研究地形,在该地区并其他地区重要隘口高处,修造烟墩监视敌情。如此,能够通过人马的隘口深沟,便都有官军瞭望防备了。上奏皇帝,皇帝命令兵部研究施行。 
刘文奏疏中之描绘,与镇南、火焰二墩周边地形完全相符,其只能为火焰墩,再无其他。镇南墩呼出墩名,而却未称呼火焰墩墩名。其原因为该墩不归属宣镇,不必要称呼其名,当属蓟镇守瞭。 
个别“专家”认为火焰山之墩为镇南墩,西南部庄户之火石山为火焰墩。此说无视万达所说双方“筑墙仅三余里”之文字,无视现场碑文、墙体、地形地貌等实物证据,宣镇越界至蓟镇修筑墩台,匪夷所思。 

(五) 
导致专家误判,定论王仪建筑九眼楼之因有二。 
其一、源于如何判断《隆庆志·武备·烽燧》一段文字。 
其二、源于南山筑墩与宣府南山防线相混淆。 
《隆庆志·武备·烽燧》:“嘉靖二十二年,巡抚都御史王仪奏讨内帑银若干,欲于金陵之后筑墙修墩为拱护计。诏下礼部,行钦天监,差官来相之。相之者谓在九节之外,无伤龙脉,可筑也。礼部以闻于上,允其请。仪乃委佥事程绶董工役墙。自红门东至四海冶,西至羊头山,红门左右修墩十四座,墩墙相连。谓四海若有警,举炮火顷刻可以达居庸。其在红门守瞭者,自北而入墙之南而瞭北,诚拱护之切务也。愚民不知,以为美观焉”。 
嘉靖二十二年前后,宣府东路隘口、山顶、要道,均已遍布墩台。 
《宣府镇志·亭障考·塞垣》载:“东路边墩共一百一十七座,腹里墩共二百四座,新添墩共二十六座”。 
查《隆庆志·武备·烽燧》:隆庆卫官军守瞭七墩、隆庆右卫官军守瞭六墩、隆庆左卫官军守瞭八墩、怀来卫官军守瞭十墩、永宁卫官军守瞭三十五墩、四海冶备御官军守瞭四墩,共计七十墩。(各墩名称省略) 
嘉靖二十二年,“十四墩都御史王仪添筑,永宁卫后千户所官军守瞭”。该十四墩为: 
“将台墩 大红门口墩 小红门口墩 张家口墩 川口墩 虎皮墩 东二墩 东三墩 东四墩 东五墩 东六墩 桅杆山墩 桃木冲墩 老虎窑墩”。 
上文表明,都御史王仪所添十四墩,被收入于宣府东路墩台之列。 
王仪于七十墩之外,又“添筑”十四墩。说明七十墩均早于王仪之添墩出现。 
王仪所添十四墩,只围绕大、小红门、张家口一带,所列墩台名单中,并未涉及四海冶一带地方名称,更无火焰墩。何谈火焰墩或九眼楼为其所筑? 
大红门在隆庆州城南,州城距四海冶一百一十里,四海冶距火焰山三十里,计一百四十里(里数见上文),间隔山川。如无东路、居庸其他之腹里墩、接墩,仅十四墩如何能够传警至居庸? 
查《明实录北X史料》:嘉靖二十二年“五月甲子 命修筑永宁大小红门并柳沟口” ,与“红门左右修墩十四座”相合。并无羊头山至四海冶火焰山修墙之记载。 
我们可做如下理解:1、自红门一带隘口入内,可通陵寝,王仪于此补添墩台十四座,隘口墩墙相连。2、以红门为中心,东至四海冶,西至羊头山,连年经营,业已形成预警防线。四海若有警,举炮火顷刻可以达居庸。 
延庆二铺、营城以南二三里处,有东西山脊,山脊之上有石墙,此出隘口现称为金石口,西部山梁现称为晃坡,亦有隘口,《畿辅通志》称之为晃坡梁,图上画有长城。该长约五公里,兼有石制墩台,山下(北)平川为南山防线(夯土墙体)。在火焰山西北通往四海冶山沟内,亦发现石制隘口墙体。笔者以为,此应为嘉靖二十二年都御史王仪所建烟墩及隘口墙。如此,即不与南山防线相冲突,又可解释南山防线以南山脊之上不连贯墙体。 
火焰墩为蓟镇防区,距四海冶尚有三十里路程,书中只提四海冶,未涉及火焰墩。筑火焰墩或九眼楼之举,不可寄挂于王仪功劳簿上。 
嘉靖二十九年(西元1550年)“庚戌之变”,虏骑杀奔京城,由古北、镇边、白羊等口出边,京畿震动。嘉靖三十年(西元551年),蓟镇分为蓟、昌二镇,以昌镇直接守护陵寝,《四镇三关志·建置考》:“嘉靖三十年分蓟、昌为二镇,设提督都督一员护视陵寝,防守边关,遂为昌镇”。 
南山在陵寝之北。宣府遂筹划建立宣府南山防线,以阻止虏骑由隆庆南山各隘口进入陵、京。 
延庆地形为一条东西大川,南北山岭习惯称之为南山、北山。古籍中多处出现“南山”一词,但不可与嘉靖三十六年南山防线相混淆。 
“三十五年,兵部侍郎江东疏请修筑南山联墩,从之”,防线东段“自岔道东抵四海冶镇南墩止”。(见《宣府镇志·亭障考》)此为南山防线最初形态。 
《明实录》亦载:“嘉靖三十五年(西元1556年)三月乙丑 总督宣大侍郎江东言:怀来南山隘口逼近京师,请修筑墩台御虏,添设守备一员于岔道城,而以口北道参议张镐升兵备副使,无事则屯隆庆,防秋则移岔道提调守备官军。兵部复奏报可”。(见《明实录北X史料》嘉靖三十五年) 
三十六年(西元1557年)世宗根据奏报,“赐山西按察副使张镐兵备怀隆”(见《宣府镇志·诏命考》),宣府南山正式于嘉靖三十六年成立,归属怀隆兵备道。 
《山西宣大三镇图说》将南山防线延伸,谓南山“东起火焰山,西抵合河口”。此为最初南山防线之延伸。 
“自岔道东抵四海冶镇南墩止”,必须经过火焰山。而万达已于嘉靖二十八年将宣府镇南墩、蓟镇火焰墩连接(嘉靖三十年已归属昌),因南山防线需要,此时火焰山正式划归宣府。蓟镇防区退至北X结一带。(见小站alun友考证“接次墩”具体位置一文) 
嘉靖二十二年,隆庆州虽有南山地名,然南山防线十四年后方才出现。王仪所添筑之墩台,只参与防守大小红门一带,非南山防线“东起火焰山”之含义。 
如此,导致误入歧途。 

(六) 
火焰山楼西一里许,有一小堡,当地称营城子,石砌。有石边一道与其相连。间有空心敌台三座,一为单眼楼,另两座被摧毁,只余台基,城砖遍布其间。小堡单门,西向,砖砌门洞,上方石匾额书有“威严”二字,前题为:“钦差怀隆兵备按察使胡立”,落款为:“万历戊午□秋吉旦”(笔者认为应为:戊午年)。 
由该堡向西,仍有石边相接。笔者走至堡西约四百米高点,发现一敌台被树木隐蔽甚严。敌台顶层坍塌,由上至下全部砖砌,无基础条石,较为少见,判断应为空心敌台。由该敌台继续向西,石边在茂密树丛中无休止向西延伸。坍塌石边之上,则城砖大量出现,估计为石边垛口使用之城砖。 
笔者判断,该石边向西走海子口、凤陀梁、偏坡峪、营城,与南山之头司、四司、柳沟城、张家口等处相连。该石边证明笔者判断,此为南山防线。 
万历戊午年即万历四十五年(西元1617年)。从匾额文字判断,1、该城堡及石边确属怀隆兵备下辖之南山。2、时间落后南山建立六十年,应为营城修缮后重新题刻之匾额。 
蓟昌二镇空心敌台于隆庆五年修筑完毕,“隆庆五年八月庚午 蓟昌筑敌台工成”。(见《明实录北X史料》隆庆五年) 
万历元年至三年,蓟昌二镇增筑敌台工完,“万历三年正月辛酉 钦赏总督蓟辽侍郎杨兆、巡抚都御史杨一鹗、都督戚继光、总兵杨四畏、兵备宋守约等,副总兵陈勋,都司刘德温等银币各有差,叙增建蓟、昌敌台功也”。(见《明实录北X史料》万历三年) 
上文已述,谭纶《请建空心敌台疏》称空心敌台当先由蓟昌二镇开始。宣府建筑空心敌台应由万历三年开始。因此,火焰山楼(九眼楼)、石边敌台应于万历三年后出现。 
经访问老者及实地行走,此地有一条老路由此通过下山,向南进入腹里。笔者认为,镇南墩守瞭之镇南口,便以此为主。 
石边虽全部坍塌,然感觉高大,墙体所用石块较大,上部及两侧树木稀少,又建有空心敌台,与万达所筑之三里边有显著之不同,建筑年代略后。 
笔者判断,此墙及小堡当为嘉靖三十六年前后宣府南山所筑。 
嘉靖二十九年(西元1550年)“庚戌之变”后,宣府采取“护关缩守之计”(见《山西宣大三镇图说》),放弃镇南墩等东路大边,于南山建立另一防线。万达所筑三里边墙随之放弃。火焰山墩(火焰山楼)便为南山防守尽头。如此,便可解释,三里边墙无空心敌台,而营城子仅一里之边,却两座敌台之现象。 
明杜齐名《南山志总论》云:“南山者东路之南也。东路之南则腹里矣……各路不守而后急东路,东路失据而后急南山。南山急则本城何为哉?”。(见清光绪《延庆州志"城堡》) 
《山西宣大三镇图说》云:“南山内拱京陵,为藩篱重地。……东起火焰山,西抵合河口,蜿蜒一带,势若龙盘。故为营城二十五,为寨九,为楼百有六十,为台又二百六十六”。 
于此判断,营城子乃“为营城二十五”之一。 
至于清,镇南、火焰二墩名称发生变化。 
清代《畿辅通志"疆域图说"延庆州》图中,火焰山之火焰墩被明确标为御靖北台;镇南墩被标为镇塞墩。 
《畿辅通志"舆地略"关隘》亦明确道:“四海冶堡,在州东一百一十里。东至火焰山三十里……弘治七年,徙永宁左卫千户所屯守……东南自古北口黄花路边界御靖北台起,自至周四沟边界花楼子止”。 
清光绪《延庆州志"城堡》附图中,也于相同位置标明为御靖北台和镇塞墩。 

综合结论: 
一、 黑陀山即镇南峰,镇南墩在镇南峰西崖下。 
二、 火焰墩在火焰山。火焰墩往镇南墩之边墙,止于镇南峰东南崖下,墙体三余里。镇南峰为天然山险墙。 
三、火焰山至营城子石边,为嘉靖三十六年前后南山防线所建立。空心敌台之筑应为万历三年之后,与九眼楼同期。 
四、镇南墩最晚出现于宣德二年;火焰墩最晚出现于成化二年。万历三年之后,火焰山墩改建为火焰山空心敌楼。 
五、三里边墙连接于嘉靖二十八年,与宣府东路边墙相通。 
六、宣府南山防线于嘉靖三十六年前后连接至火焰山,火焰山于此时归属宣镇。东路大边、镇南墩、三里边墙同时放弃。火焰墩、营城子为宣府南山防守东尽头。 
七、都御史王仪“红门左右修墩十四座”,与火焰墩无关。 
八、清代火焰墩称为为御靖北台,镇南墩称为镇塞墩。 

国家御敌,四时不撤,战守相济,不惟墩墙。昔武帝扫匈奴,强虏湮灭;成祖出居庸,三犁虏庭。惟亭障塞垣之功是哉? 
“(嘉靖)二十五年,曾铣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上疏言:臣请以锐卒六万,益以山东枪手二千,每当春夏交,携五十日饷,水陆交进,直捣其巢,材官驺发,炮火雷激,则寇不能支。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遂条八议以进。帝壮其言,命诸边臣议之,铣复条上十八事,降旨优奖者再。寻为严嵩谗构,竟弃市。自是,无敢言边事者”。(见《明会要"兵六"边防》) 
水陆交进,直捣其巢,炮火雷激,寇不能支。壮矣哉!大明竟如此英勇豪杰之士,何愁中X不固!然严嵩等苟且鼠辈多矣,虽有军镇之设,边墙之险,不我仍为鱼肉,人为刀俎乎? 

此文中写道“......笔者卧于崖上俯视,崖高估约二十米,边墙由西稍北,至崖下约五米处停止,有乱石堆坍于崖下,此便为昔日之镇南墩。 该墩台南半部石块裸露,料想此处坍塌时间并不长久,再南有近百米深崖。墩台北半部被荒草乱树遮掩,无法判断墩台规模,坍塌时日明显早于南半部。该墩介于东部黑陀山、西部“气不愤儿”山之间......笔者在火焰山北部山下石窑、涝洼子村访问七十余岁老者三名,老者均对“镇南墩”十分熟悉。当地称镇南墩为大花楼、花楼子,根据老者描绘,笔者判断其形制属实心墩台,与砖砌空心敌台完全不同。十年前,该墩尚存一角未塌,此与笔者现场目击坍塌痕迹相仿......”,据此判断,诗书其实并未亲自抵达镇南墩边上实地查看,而是趴在黑坨山断崖上远远打量的,因为季节的缘故,他同老吴一样并没有看到隐藏在密林之中的镇南墩,乡村老者言“十年前,该墩尚存一角未塌”,这个倒正和我们今日所见一致,如今又是十年过去,庆幸这一角依旧尚未坍塌。在百度上以镇南墩为关键字搜索,竟然搜不到一张我们今天所见到墩台的模样----不过这不代表没人路过和看过,因为这条线路走过的驴友还是很多的,如此看来,旭旭和我今天能够登临此墩,幸之大矣!

以下四张图为诗书前辈原作插图,一并附上,当时看到觉得天气好差,想着一定要拍通透性更好的图片来为弥补,可没想到我们今天的天气更差!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张图再次证明诗书并未见到镇南墩真容。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东北口关-气不忿儿山-镇南墩-九眼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