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2015-10-30 18:47:0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年10月24日(周六)。
人数:7人(子闲、海淀老王、老吴、旭旭、宝舅、索菲亚、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河防口-神堂峪”这段长城,早有耳闻,网上搜一搜游记一大把,但一直没去过,心有大戚戚焉。今天如愿和几个老哥们走下来,感觉这段果然是非常成熟的驴行线路,全程道路非常清晰,而且--而且--各类饮料瓶、易拉罐、塑料包装袋沿途不离左右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是今年走过长城中垃圾最多的了,真是需要再汗一个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还有就是各户外队的各色路标也是一路相随迎风招展,看下图~~~: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出发之前在网上查资料,以及听闻其他前辈谈起,都说这段长城比较艰险,比如在月下听萧前辈的博客中(链接在此)中是这样描述的:
......
虽然强度不大,但难度确乎称得上长城之最。这段长城的穿越号称“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看来不是夸大其词。
......
认真分析了这段长城为什么被称为“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感觉到最有说服力的事实在于这段长城是一般长城所不具有的“山险代城”,而所谓“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恰恰是这段山险。大家都知道,即使箭扣长城最险的鹰飞倒仰、天梯、横岭长城的火石岭口这些险要的地方,依然是修筑了长城的,而河防口至神堂峪段,中间两座山峰却没有修筑城墙。为什么?它本身太险了,天险的防御能力远远超过人工的城墙。用不着再劳民伤财地修城墙了。而天险能阻挡敌人,自然也对户外人的穿越构成了严峻的挑战!
......
河防口到神堂峪距离并没有多远,只是这段路非常艰难。陡峭的山Tou、圆滚的山脊,绝壁断崖,一步一险,鲤鱼背到东高楼之间更令人生出华山一条路之感。以本人的体会,这段路之险,最主要的在于有好几处诸如鲤鱼背、第二高峰至东高楼之间那段攀岩的路,陡还在其次,关键是手用不上劲,没有借力处。虽然本人最终没有借用绳索,但对相当部分的户外朋友来讲,没有绳索的帮助,面对这些地方恐怕只能望而却步了。
......
这样倒是更激起了我们几个的兴趣,但是感兴趣不是说铤而走险,为此各类防护的措施还是要提前准备的,比如说在临行的周五晚上又反复在谷歌地图上看了线路,以及让子闲老兄背上了绳索。


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位置信息如下。密云区长城中这一块我还差好几段没有走,包括从亓连关-神堂峪、神堂峪-河防口、河防口-青龙峡(小水峪),今天走了河防口到神堂峪,剩下的还要未来慢慢来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行程轨迹如下,共走过24座敌楼/敌台。其实在第1楼和第2楼之间还有一个独立城墙之外的烽燧,如果算上这个,这段路线其实总共有至少25座敌楼/敌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走了8.7公里,总爬升950米,因为走过的敌楼比较多,所以下图中无法给出所有的敌楼海拔高度位置(那样太过于密密麻麻了),大概给出几个标志性敌楼位置。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至于活动强度么,我觉得定义为1.0是比较合适的。但是考虑到鲤鱼背、凹槽断崖、诸多石壁陡降和小断崖,以及从21楼到23楼的陡降,所以还要用到那句老话:新手、恐高者、独行侠不宜。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30从惠新西街南口出发,一路风驰电掣(其实在高速路口堵了好长时间啊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上午9:05,抵达河防口村口。抄来一段河防口的介绍:
河防口,明长城隘口,因河设防,故名。据《方舆纪要》载:“河防口关在县北亓莲口东第二关也。口外为连云栈,又北为沙岭儿,隘窄不容马,防守较易。“又据《嘉靖蓟州志》载:“东北至大水峪关八里,西南至神堂峪关十里,水口数十丈,十马可并,内外俱宽。”《三镇边务总要》载:“河防口通大川,正关河口并东西两山墩空,俱冲。”从河防口天碑记载,明穆宗隆庆年间(1567-1572)时曾派河间三卫官军戍守。该口在清代也是通往丰宁大阁镇的口隘,关口南侧为河防口村,河东岸村中有城堡。永乐年间建关,明代属蓟镇石塘路管辖,开南门,门额上书“河防口”三字,关口及其附近长城已于1953年-1963年拆毁,城堡匾额尚存。

根据大门右侧铭牌介绍,下图这座看似高大上的城门其实是后修的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河防口村内有一条整修一新的主干道,两侧都是标准制式建造的村民豪宅,一水地开着农家乐,背景就是顺着绵延起伏山势蜿蜒游走的长城。河防口村南距怀柔城13.2公里,从这里向北出关,就是塞外山区了,所以被称为“口里第一村”。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簇新的城门楼附近咔嚓了几张之后,坐车穿过河防口村,在村北一处略宽敞处停车。时为9:18 ,海拔100米停车点旁边就竖着一个告示牌,根据以前的经验,凡是竖着“未开发长城禁止攀登”牌子的地方大多就是登山起点,正好旁边有位老大爷正在忙乎,询问他此牌子后面小路是否可以到长城,得到的也是肯定的回复。所以收拾停当之后,我就从告示牌下钻过,拔腿向上开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来在停车点时已经能够看到今天要走的第一楼,结果顺着告示牌后小路走了一截子,拔高至少50米了,感觉却是背对着城墙方向,不妙啊!于是果断刹车返回,随后重新择路,转悠了一圈之后,终于找到了一条还算明显的小路。这么一阵子下来,已经是小汗淋漓,子闲老哥穿着厚厚的好几层衣服,开始脱脱脱。我们走的路是下图的蓝线,正确路线应该是从停车点向南走几十米,或者干脆退回到更远一点的关口南侧,那边的一条小路更好走(下图绿色线路)。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48,海拔160米,抵达第1楼。河防口关现在已经荡然无存,第1楼下的正关口位置当年应该有高大威猛的关口敌楼,可惜现在乜都呒咗,也就只能从此楼开始编号了。此楼3*3眼,是整修过的,所以四面墙、门窗、顶上垛口都很漂亮,但是原本的楼顶盖没了。走金山岭的时候,碰到过很多这样维修过后失去楼顶的敌楼,当时我判断可能在有明一朝修建敌楼时就是这样,楼上楼下用了木楼板,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太可能,估计还是近代修葺的时候把残破的楼顶给彻底拆除了。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6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一楼前向下到关口位置的城墙修复了大约50米长,再向前什么关口痕迹都看不到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部模样,修的还是蛮不错的么。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算下来,今天大约有一半的行程是走的修过的城墙上,网上继续刨来一段资料:
河防口长城因年久失修,损毁严重。怀柔区政府于2011年启动了河防口长城修缮工程,修缮工程将耗资4000余万元、历时16个月,2012年11月竣工,这将是北京市明长城遗迹一次性修缮距离最长的工程。 
北京怀柔区河防口段长城修缮的工程长度大约是3.5公里,其中包括敌楼、敌台25座。河防口段东段1570米长城加固的工程已经在2011年年底完成,剩下西段的修缮工程1800米长城在2012年年底完成。 
此次修缮的河防口段长城东起玉皇顶,一直向西修缮共3553米,包括敌楼敌台共25座、边墙24段。此次修缮是自古长城开展修复以来,北京段长城一次性单体修缮规模最大、投资最多的修复工程。 这次修缮主要是对坍塌地段进行加固、修整。所用砖块全部来自长城原有的破损砖块,修缮所用的石头也是就地取材,确保修缮后的风格与原有长城相统一。
3553米,4000万,每米就要一万多块!

修葺前的模样没有见过,其实我们不能总是想看那种坍塌着的沧桑味道,政**能出钱维修,对于长城的保护来说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好事。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1楼之后大约100米,城墙有一个豁口,有小路(下图绿色示意)向右通往独立在城墙北侧的一个烽燧,旭旭一个人跑了过去,所以今天全天他就计数了25个敌楼/敌台,比我们其他人都多了一个。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04,海拔260米,抵达第2楼。规制和第一楼几乎一样,3*3眼,回型拱,没有顶盖,西侧只有两个箭窗。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6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原本的中厅四角还残留有两根木头支柱。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门外有一个巨大石碑座,刚刚路过的第1楼内也有一个,可惜上面以前的石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这里向北看,隔峡谷相望,是所谓的“玉皇顶”,玉皇顶再过去就是青龙峡景区了。玉皇顶过来的城墙也经过修葺,远观非常漂亮,最顶山峰上能清楚地看到一个烽燧,想来爬上去吹吹风也是极爽的事哎!那边也还没有走过,有机会一定带着茶具去补课。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修缮完成后的河防口长城是雁栖湖配套景观,游人进入雁栖湖游览时,抬头即可见雄伟的明长城遗址----前提是没有灰霾。我看有报道称:“河防口长城是APEC的一道背景墙”,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这里可以远远地望到下午后半程的路,包括鲤鱼背和第19、20楼。今天天气还算是不错滴,最起码这个时候的通透性还算说得过去,下午2:00以后就越来越差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21,海拔315,抵达第3台。这是一个小巧精致的四方实心敌台,或者就是当年的一个烽燧。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冲正西。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3台所处位置的北侧是一片断崖,居高临下,相当险要。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3台之后的垛墙使用泥土为粘合剂,而不是水泥,后来看前辈照片,似乎当年就是如此,而非维修者们偷工减料。同时从这里开始,原本宽大的城墙开始变窄----刚才有4米,现在只有2米了。

10:27,海拔330米,抵达第4楼。规制同前面1、2楼大致一样,3*3眼,内部三横拱,顶没有塌哎。敌楼左侧看似松树那货其实是一根避雷针,你说要么不要搞这样的掩饰,要么你就弄得更真一点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一角原本有到顶的开头天井,现在被石板封住了。敌楼内墙壁上到处是题壁留言,实在令人不爽。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山下峡谷是一处什么滑雪场,似乎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扩建,张家口的冬奥会申办下来了,估计未来几年内,冰雪项目会持续升温,人家老板也是有眼光的人。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38,海拔340米,抵达第5台。此台离开第4楼非常近,大约只有50米的距离,和下一个小敌台离开更是只有30米。维修前估计坍塌严重,所以只是修到了和前后城墙一般的高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41----3分钟从第5台走到第6台,所以说很近----海拔335,抵达第6台。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30度。是一个非常迷你的小敌台,我严重怀疑要么以前根本没有,要么就是一个小小小小烽燧。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6台之后,城墙外出现了木头栈道,分为两段,第一段如下图红色示意,从山下景区经两座小亭子上来,止于一个四方平台(非敌楼),第二段如下图褐红色示意,从第7楼开始,止于山下垭口处第9楼。这段栈道的介绍详见后文。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44,海拔330米,抵达第7楼。保存比较完好,门框使用了花岗石构件,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30度。旭旭和老王钻进去看了看,说上楼的蹬道也被封住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7楼位置远望前方游走城墙,雄伟也哉!河防口长城“北以悬崖为屏,南以峭壁为依,东连大水峪关,西接亓连关。明代永乐年间建关,属蓟镇石塘路管辖”,据说是戚继光亲自督建的,所以规制齐整、高大威猛。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示意。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7楼右侧有栈道可以绕下,不过就错过了城墙,我们不愿意这么简单而下,于是从左边绕过敌楼去走城墙。过来到敌楼西侧一看,嚯,基座鼓了一个大包包,巨大的条石喷薄欲出状,近年维修时为什么不想办法加固一下呢?打个箍也行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城墙从第7楼向下还真不好走,一个一个的大台阶,连续十几个,每个落差都在1米以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吭哧吭哧一个大台阶一个大台阶蹦跳了下来,可是费了膝盖了。快到垭口处的一段垛墙应该是保留了原貌,是碎石块混合泥土修筑而成,城墙外侧紧挨着的就是刚刚提到的栈道。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于紧挨着城墙的这道栈道,网上也搜罗来一段报道,还挺长,介绍了修建索道的初衷和过程,不感兴趣可以直接跳过。
2014年11月7日 北京  APEC盛会来到会都。怀柔雁栖湖畔,不仅能感受到主会场的汉唐气度,东方日出酒店的新奇精致,欧式小镇的异域风情,雁栖新八景的田园风光,举目远眺,还能领略明代长城的巍峨壮丽。

据怀柔区文物管理所所长张彤介绍,继完成河防口长城这一北京段长城一次性单体修缮规模最大、投资最多的修缮工程后,为保护修缮后的河防口长城不再受到人为破坏,今年在河防口长城37号至39号敌楼之间,专门架设了一条全长960米的木栈道,方便游客近距离领略长城的魅力。据了解,栈道上离长城最近的地方,只有两米远。

短短的960米木栈道,修建工程费尽周折。参与工程建造的怀建集团的工程师程永茂告诉记者,运料是工程的一大难点。施工现场为山地,还有局部是陡峭的山崖。6米长的槽钢重200公斤,4个人在500米的山道上,运送一根就得花费半天的时间。“工作量太大了,工人们走几步就得休息半天,为了保证工人的安全,还需要有一个人身上栓着绳子在前边拽着引路。这样一来,不仅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也很难满足工程工期的要求。”因此,这个方案在尝试了一天之后就被否决了。

那怎么办?工程的项目部组织了攻关小组进行研制后,决定为槽钢专门架设一条400米长的简易索道。搭建索道同样困难重重:用粗绳子?太重,未免会对沿途植被造成损坏,要知道,在此次施工过程中,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生态,直径大于2厘米的乔木都属于必须保留的范围;用细绳子?承重力又堪忧,拉那么重的钢材,绳子断了怎么办?最后工程队采取折中方案:用细绳子来拉粗绳子,再用粗绳子运钢材。

整料的问题解决了,骡子们担当起了运送散料的重担。程永茂说,驮料道路有一处紧贴山崖,下边就是5米深的陡坡。第一次驮料,一头骡子就因为驼料筐刮到山崖跌了下去,所幸只是皮外伤。惊悚过后,项目部及时用方钢和圆木加宽了驮料通道,保证了施工的顺利进行。

张彤说,由于河防口长城的修缮属于“抢险加固工程”,不具体对外开放条件,按照《长城保护条例》等相关规定,此段长城属于未开发长城,是禁止攀登的;但是未来条件成熟后,栈道有望对游客开放,让游客可近距离地领略长城美景,传递出中国传统的长城文化。 

10:57,海拔275米,抵达第8台。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连续五座敌楼,鱼贯而前。其实今天大伙来这里,意图之一还有红叶,原本在网上看到别人的照片,红叶那是绚烂多彩惹人眼馋,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和上周去过的西白莲峪那边根本无法相比。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拍拍大台阶。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04,海拔235米,抵达第9楼。此楼位于垭口位置,3*4眼,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3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随意扔着数个石构件,包括柱基、望孔等。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9楼过来,傲气十足端坐一处石崖之上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夹扁楼了。老吴蹭蹭跑的飞快,这个时候正在敌楼一处箭窗处休息。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2011年时没有修葺过的夹扁楼模样(下图版权属于北溟),能够看出维修前后的连接城墙有较大改变,而敌楼本身除了修补风化外墙砖之外几乎没有大的改动。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边一棵杏树上挂着一块木头牌,上书“夹扁楼”三字,这指示牌也太简陋了吧----毕竟不是正规的景区,有这么一个提示已经是不错的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15,海拔250,抵达第10楼----夹扁楼,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3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夹扁楼的得名是因为其形状,由于在山顶上受地形所限,只好建成狭窄的长方形,故称“夹扁”,其实这样的2*4眼敌楼在长城沿线并不少见,说“独一无二”有点过了,但是此楼四墙紧挨悬崖,位置险要,十分壮丽,这倒是独特的。据说修建夹扁楼时搭不了脚手架,工匠们就在敌楼里面一点点砌筑起来。还据说当年这里楼下还有一块石碑,有人依稀记得上面有“斩杀六员军将”、“大将蒙恬悼”等字样。史载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大将蒙恬征讨匈奴,并下诏令,停守北疆,修筑长城,或许这里就是秦长城的遗迹哎。

在夹扁楼使用小摄像机拍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上传youku之后压缩严重,凑合着看吧。 

好不容易来一趟,再来一张换个角度的夹扁楼。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随后的第11楼返拍夹扁楼,也能看出,从第7楼到第9楼还真是一个挺大的下降,100米是有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32,海拔270米,抵达第11楼。此楼3*4眼,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1楼之后是一溜裸露的岩石山脊,城墙可是一丝不苟地不放过一处平地,下图就是一段修筑在岩石上的墙体,我是从左侧绕过去的,老王试着想爬上去,未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XX,海拔XXX米,抵达第12楼。写XXX是因为当时忘记记录了,汗一个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此楼3*4眼,南侧楼门离开城墙有一段高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56,海拔350米,抵达第13楼。此楼3*3眼,拍照角度镜头冲正西,楼门和前面基座敌楼不一样地开在了南侧,也就是说敌楼顺城墙方向只开了一个西门。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此楼之后的城墙宽度进一步收窄,仅能容一人通过,但是垛墙却难能可贵地保存相当完好。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00,海拔355米,抵达第14楼。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冲正西。这是今天路过的第一座没有维修过的敌楼,的确也无法修复,那工程量可就大了。剩下的残破建筑上有北侧一堵墙、东侧半幅门框、顶上一个出水嘴和一个望孔。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才是原汁原味的残长城,可是岌岌乎危哉!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4楼之后的墙体没有进行修复,顿时格调就变了,坍塌的城墙在灌木丛中偶尔闪现,不过终于可以看到一些红叶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下图箭头处开始(第14楼过后),城墙都是原本的残墙,虽然没有经过维修,但是从卫星图上依旧清晰可辨。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又在一个向山下的小路边看到一个“银河谷”的标牌,大约是指滑雪场所在的山谷吧。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4楼的北侧残墙,虽然老态龙钟垂垂暮年,但腰板却依旧这样挺直,人和物都一样,一旦被赋予了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其姿态立刻也就变得不同,这种影响不仅是出于观察者的主观视野,也同样来自被观察者的客观内心。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返拍的第14楼,正好有姹紫嫣红的秋色相伴。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12,海拔390米,抵达第15台。一个四方的残台,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的第16楼前,杂草丛中静静躺着当年的门拱石。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另外一块门拱石躺在敌楼顶上,悄无声息地享受着太阳的温暖。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17,海拔395米,抵达第16楼。此楼3*3或者3*4,下部的条石基有12层之多,可见当年规制之大。下图是过了敌楼之后返拍的,拍照角度镜头冲正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镜头前这棵树一样,大多数的长城正在逐渐死去,这是无可避免的,很庆幸能够生活在距离明朝并不算太远得离谱的年代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还能看见这些伟大的建筑,嘿嘿,再过一千年,我们的后代可就没这福气了~~~嗯,ms有点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23,海拔400米,抵达第17楼,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冲正西。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城墙顶宽不大,但是外侧距离地面还有有一定高度的,下图可以看出,城墙垛墙顶几乎和外边的树一样高。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8楼上的石制望孔构件。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32,海拔435米,抵达第18楼。敌楼的上部建筑只剩下西北一角残墙勉力支撑,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3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鲤鱼背之前第15、16、17、18四座敌楼是没有维修过的,因此都非常残破,在谷歌地图上根本无法辨识,如果不是实地走过,你根本无法知道这里竟然还有它们的存在。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完第18楼,山势开始上升,下图这块巨石上原本也是修建有墙体的,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防御死角,让敌人不能有任何侥幸突破之机会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40,抵达一处宽敞平台,此处海拔495米,老吴已经这这里歇了20分钟了,时过正午,就在这里吃午饭吧。回头拍一张,正好将16、17、18楼收入镜头,更巧的是这个时候旭旭在18楼、老王在17楼、子闲在16楼。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面几位队友陆续抵达,走在最后面的宝舅过来是已经是13:10了。

13:20,吃完午饭继续出发。几步之后就是一面斜坡石板,原本我们以为这就是鲤鱼背,子闲还拿出来预备的绳子,但是我走了一下,发现其实很容易,根本不用绳子,因此也判断这肯定不是鲤鱼背,否则也太对不起它的名号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通过下图(在之前某位置拍的),我标出了从18楼经午饭点到鲤鱼背的行走线路(绿色示意),鲤鱼背在距离海拔最高点并不太远的地方,远观是一大片光溜溜的石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小路又走了一阵子之后,终于翻上了鲤鱼背。“鲤鱼背”的得名是因为这处上升段的山体犹如鱼背裸露出来,最危险的部分长4米左右,非常狭窄且表面光滑。两边----尤其是左侧是一溜光坡,一旦滚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右侧还好一些,没那么高,而且长有灌木。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老吴正在用最稳妥的姿势通过鲤鱼背。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鲤鱼背拍了两段视频,第一段《请猛击观看》第二段《请猛击观看》回来之后看前辈游记,发现由于我们一直沿着栓有路标的清晰小路前行,其实是从鲤鱼背的中间部分切上去的,整个鲤鱼背的长度要比我们走的一段长很大一节,下图所示的是鲤鱼背的前大半截,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老王在远处给我们拍的,当时我们站立的位置就是鲤鱼背中段。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通过谷歌地图标注一下鲤鱼背的位置,其中白色的就是大片光溜溜的斜坡石壁。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过鲤鱼背,又遇到一个斜度很大的石坡,如果是下雨下雪天那可绝对是一个险境,即便是现在这样的大晴天也要小心翼翼,因为西侧下方就是挺深的断崖嚯。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8,海拔580米,抵达今日行程的海拔最高点,山顶是一块巨大的石头。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最高点处Look Forward----注意前方高能,一大片红叶林啊,右上方已经能够看到神堂峪村,看来曙光在前了啊。旭旭撒丫子已经跑到了对过一处平台,在那边扯着嗓子撵狼哩~~~!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角度和位置示意: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资料介绍说神堂峪到河防口之间的长城是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而成的,如果说在前面还看不太明显的话,从海拔最高点继续向前的干砌墙体则很好地证明了此点。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看刚刚走过的鲤鱼背,你别说,这一坨岩石山还真像一条跃出水面的大鲤鱼。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方又是一座石头山,原本我以为要顺着山脊一直上去,看起来是一个不轻松的大活。实际上走起来才发现在这座山峰的左侧有一条清晰的小路,正如前面提过的,五颜六色的路标栓一路,顺着七拐八拐就把这座突兀的山峰给绕过去了,只是不知道原来这山包顶上会不会有烽燧啥滴。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上图拍照位置之后是一处陡峭的下降,又是石板壁,不过有灌木可供攀援,不算太艰险。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这段典型下降处也拍了一段录像《请猛击观看》 ,不过从录像上其实并不太能看出其险要,下图是下到垭口处返拍的,嗯,也看不太出有多险。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处躺着一块巨石,小路从其一侧绕过,过来一看,嚯,巨石上当年竟然也修筑有城墙!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就是顺着小路循迹绕过前文提到的这个大山包,这段路还真是漫长,走的是吭吭哧哧,总体上从海拔最高点到第19楼可以分为5段,如下图示意,的确是上上下下的绕圈子,而且这几个下降都很陡峭,需要格外小心。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转过山Tou后某个位置远拍的第19楼,拍照地点和敌楼之间还有一个大的下降和上升。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55,海拔470米,抵达第19楼。此楼规制和本日所走其他敌楼基本一致,墙体开了很多裂缝,保存状态一般,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冲正北。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有蹬道可上顶,但是有一段仅剩下了一层转,透过缝隙可以直接看见地板,还真是危险!旭旭和我是小心翼翼地扶着两侧的砖墙、尽量幻想着减轻自重爬上楼顶的。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敌楼上往前看,已经能清晰地看到第21楼,从那里可以拐弯抵达神堂峪村。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回看刚刚绕过的大山包,似乎还真是没有路上去啊,但是从第19楼并不能直接目视海拔最高点,更不用说再前的第18楼离开,所以我怀疑在这座山包的顶上应该有一个烽燧,起到在18楼和19楼之间传递讯息的作用,时间关系是无法验证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楼顶等了一阵,子闲老王宝舅索菲亚四人还没有过来,小风吹的浑身发冷,我们三个决定继续赶路,慢点走在前面等着,这是走过一段之后往回拍的第19楼和其后大山包,刚刚最后一段是如何下降过来的,竟然无从分辨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看月下听萧老哥的博客,看到有一处很陡峭的凹槽断崖,心里惦记着一定要看看到底是啥模样,可是一直没看到,我还以为给不小心绕过了呢,正嘀咕着,老吴在前面喊说到了。嘿,原来它位于第19楼和第20楼差不多正中间路程的地方。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别人描述的这个断崖甚是凶险,心里还有一些忐忑,可蹭蹭爬上去之后才发现也就那么回事,尤其是有好心人在此栓了一根铁芯绳子,更是大大降低了难度。在此拍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凹槽断崖之后又歇了一阵,这个时候终于看到了后队四人的身影影影绰绰出现了大山包一侧的平台上。通过手台告知后续行程注意事项后,我们三个前队继续赶路。从现在的位置已经可以全方位无遗漏地看清楚神堂峪村,满村的各色石棉瓦顶甚是丑陋,不瞅也罢,但是神堂峪村南的二道城墙防御体系倒是瞧的端详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示意。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还没有到山下关口,不妨碍先从网上抄来一段有关神堂峪的介绍(原文链接):
......
修建神堂峪关城前,战事吃紧,圣旨有令,限期完成。督修官为难,这方圆十里,山恶形险,水流滔滔,何处施工?期限日近,心急如焚。此时,山谷中忽来个疯子,口中念念有词:“神是仙,堂在天。山谷宽,关不严。修条边,城在南。”督修官生气道:“前言不搭后语,真乃疯癫之徒。”疯子不走,反复叨念。督修官下令将其赶走,之后心烦,干不下事情,顺手提笔,无意中将疯言书于纸上,当把句头联起来念时,竟是“神、堂、峪、关、修、城”,立时大悟道:“此乃点化修关建城之地呀,神仙助我!”于是在神堂峪建关,并在关南修筑屯兵之堡。如此看来,神堂峪很古老,有此之名,也就有了产生传说的基础。

神堂峪在怀柔北20公里,为京畿要塞,是石塘路长城由西向东的第二个关口,古代兵家必争之地。明朝初年,在这里修长城,建关城。关口两边山势陡然直上,也就难怪当年修筑者犯难。东侧顶峰名荞麦山,最高处建的敌楼叫东高楼;西面的山势看上去没有东边险,但高了很多,最高的山峰称羊鼻山,敌楼叫西高楼,过了山那边,就是莲花池村的亓连口。

关城有些特殊,为了牢固,在相距100多米的地方,修起两道关口。内关口在下官地村南。外关口上有“神堂峪关”匾额。如今关城早已不在,沿着旧道修起公路。路两边盖满旅游接待客房,生意很好。两面山上的长城都保存着,有的马道城堞还在,敌楼也较完好,每年都有不少驴友在此攀爬长城,充满野趣。听说“神堂峪关”匾额尚存,特意询问了当地人,确有此匾,就连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见过,只是一时找不到放在谁家。

两面山上长城基础都是巨形条石,看着就极为结实。城墙砖有残碎,而石却完整。登上两面的山,分别体会,皆能感受到地形的重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三镇边务总要》记述:“神堂峪、串条子墩空,通连骑,极冲,通步。”假设当年没有公路,官军屯守,水口十余丈,出口道路狭窄,乱石巉岩,山间溪水湍急,只能步行,要想过关,通行也是极为困难。

关口向南1里,建有城堡。自路边看,很惊奇,几百年过去,怎能有如此完整的城堡呢。近看才知,是依据遗址基础新修建的,规模如前。古城堡为正方形,每边长83米,南向开一门。城墙高约2米。这在当时是较大城堡,因关口要地,所屯官兵人数也相对较多。

城堡内一直有人家居住,至1980年后,因生活不便,陆续迁往邻近的村子。城墙也逐渐拆除。1991年以后,随着旅游热,又把城堡重新建起,辟为度假区。如今为一商家买断,做公司经营。几经变动,城堡的旧物皆无,全是新盖的房屋。此时里面还在施工。问了民工,不知要建什么,更不知有无遗址痕迹。

城堡建在山前平地。城堡东侧路边有溪水,那便是知名的雁栖河,下游那片美丽湖水便因此而名。曾经的山势险恶,水流不绝,而今则是山清水秀,风光亮丽之地。当地人依据大自然的赐与和古人的智慧创造,搞起了各种形式的旅游,多年来,名气不小,以致邻近的村子也改名神堂峪村,那旧有的窑子峪村已淡出人们的视听。
                ......

神堂峪的两道关口,在卫星图上看的很是分明,东侧城墙从第21楼分叉,沿着两道山梁向前延伸到峡谷,之后分别经过已经湮灭的南北两个关口后爬上对过山梁,在西侧某个敌楼重新合拢。大致走向如下图白色虚线所表示。从21楼向前的黄色线路是分叉楼之后今天我们没有走的线路,看网上轨迹很多队伍都走过,不过似乎不能直接从末端断崖下到关口。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研究完毕,继续赶路。15:50,海拔470,抵达第20楼。此楼只剩下块石基座,上部结构仅存两个砖拱。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15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距离敌楼不远,有一个旗杆基座石,硕大的圆咕隆咚洞。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20楼继续向前的城墙依旧是毛石干砌,其中一段的石头竟然是灰黑色的,不知道原本如此还是风化至斯。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墙体在陡峭的山崖边就变得窄溜,在平缓的垭口位置则变得宽高,确实是因地制宜毫不死板。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相比上午行程,神堂峪这边的城墙两侧还是有不少的红叶,可惜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昏暗,效果出不来了。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21,海拔330,抵达第21楼。此楼基本上只剩下基座了。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15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暮色苍苍心茫茫,不识来时路。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在第20楼分为两股,一道继续顺着“主体山梁”向前,墙体是毛石石砌,逐渐收窄变成一道石垅。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拐90度弯向下的这道城墙看来是明代中后期修建的,乃标准的条石基砖墙,其中外侧的垛墙保存相当完好。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降坡度很大,而且砖石十分松动。离开村庄这么近,城墙却保存如此的好,真是殊为不易啊。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43,海拔220米,抵达第22楼。此楼3*4眼,内外结构都有部分坍塌,但顶上竟然还保存了一面铺房的山墙。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120度。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一张,可惜叶子不够红。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残破的中厅。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本以为第22楼就是最后一楼了,可是没走多远,发现脚下站立之处竟然又是一个敌楼,下来之后看的更是分明----因为有庞大的条石基底座。16:53,海拔160,抵达第23楼,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几乎冲正东。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23楼下来之后是一个挺大的院子,建有数座屋舍,还养着一匹健硕的马,旁若无人悠闲啃草,河道中荷叶已经枯萎,可惜了中间那么多硕大莲蓬,水泥桥头太阳伞下拴着一条土狗,冲着我们瓷牙咧嘴呜呜怪叫。从虚掩着的大门出去就是水泥公路,比旭旭我们两个提早30分钟下来的老吴正叼着烟看人在水塘边钓鱼。我们也准备放下包袱悠哉悠哉,不经意间往池塘对过一看,嗯,林木掩映之中,俨然屋舍之旁,不是一座敌楼么??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后队几个离着还远,于是我们三个决定一定要追求圆满:去这个无意中发现的敌楼----第24楼----瞧瞧,下图是前往第24楼的路线,有点乱哈。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那就整个清晰一点的,下图中黄色额线路是我们第一次下来的路线,红色线路是返回前往第24楼的路线,绿色线路是从第24楼再次往村内公路的路线,白色示意的是墙体的走向,粉色的方框示意下方的一座别墅群,粉色的不规则形状示意我们行走其间的有狗有马有荷塘的“私人属地”,我们刚刚沿着红线在此进入院子的时候,从一个房间走出一位年轻后生,高声质问我们是干啥的,然后告诉我们说这里不让进入,正确的出口在北面----也就是后来我们走的绿色路线。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重新返回到第23楼后,拐90度弯顺着接续的城墙,冲破重重灌木的羁绊,挨了酸枣汁的无数针扎之后,17:22,海拔149米,抵达第24楼,就是刚刚在公路上远远看到的敌楼,果然是非常残破,上部建筑已经荡然无存,但是基座保存的还行,最起码没有被拆光光。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色很是昏暗,ISO开到6400,勉强拍了几张照片,下图是从23楼道24楼之间的连接城墙,中间被挖断好几处,但整体尚存。
爬长城_河防口-神堂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重新经过“私人领地”,这次我们没有从他家大门出去,而是根据小伙子的说法找到了另外一条路上得公路。

17:35,结束全天行程。

子闲老王宝舅索菲亚四人比我们又晚了差不多30分钟才下来,他们走到拐弯楼之后已经天色昏暗,是打着头灯下撤的,因为时间已经很晚,所以这几位也就没有办法去最后一楼了。

在一户农家找到一位愿意拉我们去河防口的小伙,开价100,本来觉得还真有点宰人,可跑下来才发现,从神堂峪到河防口还真不近,地图显示是22.4公里,一来一去50公里,这价格也算公道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霜降,本来是期望着看到红于二月花的霜叶的,可却有点扫兴,不过又走了一段心仪很久的密北长城,而且是很有代表的路段,加上天气也算给力,实在是爽啊爽啊爽歪歪。下周的活动如果不能再碰到西白莲峪那样的美景,今年的红叶也就要落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