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2015-09-20 21:34:57|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年9月19日(周六)。
人数:4(深海的鱼、海淀老王、旭旭、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人过中年,看到什么都想试一试比一比的心劲江河日下,曾经年少不羁如今已经无可奈何新白发了!所以别人开奔驰我坐地铁,别人吃龙虾我嚼麻小,别人饮牛茅台我浅酌绿棒子,一样的怡然自得。物质这样,精神也是如斯,像读书,早已没有功利目的,逮着什么看什么,上午可以看东野圭吾,脑袋瓜子被转的晕晕乎乎,下午可以看科幻,沉浸在几千万光年的时空维度里荡气回肠,晚上睡觉前抓起王丽华的诗歌念上一首,在不知所云中酣然而眠。自媒体的时代,别人看过一本书之后评头论足能整出比原作者都多的文字来,叹其文字功底了得之外却也没有多少羡慕之意。

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里写道:大量的时间被用来去追求必须通过比较才可以获得的欢乐和幸福,最终获得的只有更多的痛苦。仔细琢磨觉得很对,就如爬长城一样,你不能盯着老梁和小川叶这样的强驴,人家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你非要比这去学,只会把自己带到沟里面,云里雾里找不路干著急还不算,一天只顾大汗淋淋屁颠屁颠,回头别人一问:啥也没有看到,跟围着自己客厅转3000圈一个效果,所以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走,才能不经意间止步抬头,满眼云卷云舒,装足一眸美景。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根据长城小站某前辈绘制的北X地区明长城分布图,在帝都之北、延庆境内某道山梁之上,我留意到了一段非常奇怪地、呈现“游离”状态的长城----它不在明主线和外线长城的任何一道上!就在下图黄色圆圈位置。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谷歌卫星图上看,这段城墙城墙走向非常明显,宽度可以赶上八达岭那边的了。这位前辈在一个垭口位置标注“口内侧”,可这样的名字在这幅图上多处都有,标注者想来更多是用来表示这里有一个“隘口”、且拍有图片的意思吧。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遍搜网络,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这段长城的描述,因此哥几个好奇心大增,这也就促成了今天行程。这就是“瘾”----由于中枢神经经常受到刺激而形成的习惯性,正如有人喜欢抽烟,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嘬牙花子啃指甲一样,我们这哥几个看到长城就心痒痒。

因为到今日凑和游记的当儿,还是没有找到准确名字,所以只能称之为“延庆东二道河北山未名长城”,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如下: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程示意图如下,走了一个环形穿越(ps:下图中小兵寨4的位置实际上标错了,懒得改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8KM,海拔上升660米左右,其中长城之上不到4公里。来之前以为会有断崖,看着中间一段山梁似乎还需要相当一段距离的生切,但实际走下来很是轻松,基本没什么危险路段。所以综合强度系数我觉得定在0.8-是比较合适的,是一次比较休闲的长城游。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周日早上醒来打开QQ, 就收到老王biubiu弹来的消息,称在下图这本《北京北部山区古长城遗址地理踏查报告》中,找到了我们周六所走长城的报道。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文中称为“延庆东二道河遗址”,正文写道:“(本段长城)位于永宁镇营城东南数里,东二道河与营城之间的山梁上。长城沿山脊由西北伸向东南,在此通过两山之间的隘口,今昌赤公路由此通过,长城遗址从两侧山梁下来,一直垂到公路边的沟底,呈现出一条明显的碎石带......”。根据文字和插图,确认所言就是今天我们走过的这段。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二页中还对我们今天路过的“圆城”建筑----我称之为“小兵寨”----进行了考证,言:“....应是城墙上的小型哨所,而不是戍所......”。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作者最后考证认为本段长城应该“就是北朝长城的遗存”。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呃,就这么一不小心走了一次北朝长城!北朝的长城,我听过最多的还是北齐长城,查资料:
《北史·齐本纪》载:文宣帝天保三年(公元552年)“十月乙未,次黄栌岭。仍起长城,北至社于戍,四百余里,立三十六戍”。黄栌岭即山西省汾阳西北的黄芦岭。位于戍即今山西省五寨县,这道南北四百里的长城,是北齐政权第一次修筑的长城。
《北齐书·文宣帝纪》载:天保五年(公元554年)“十二月庚申,帝行北巡至达速岭,览山川险要,将起长城”。文宣帝巡视管涔山时,决定修筑的这段长城,据载是于次年由高睿领山东兵数万所筑。

天保六年(公元555年)“发夫一百八十万人筑长城,自幽州北夏口(今北京昌平北)至恆州(今山西大同)九百余里”。

天保“七年(公元556年)先是,自西河(今山西汾阳)总秦戍(今山西大同西北)筑长城东至于海,前后所筑东西凡三千余里,率十里一戍,其要害置州镇,凡二十五所”。

天保八年(公元557年)“于长城内筑重城,自库洛拔(今山西朔县西南)而东至于坞紇戍(今山西繁峙县平型关东北),凡四百余里”。

干脆再贴来一遍文章,自己是认真读了一遍,谁钻进我的博客感兴趣的也可以看看,不感兴趣就跳过也罢。

北朝长城现状调查(原文链接

北朝时期长城是指从北魏开始,历北齐、北周。以至到隋朝时期修筑的长城,主要分布在今山西、河北境内,是中国万里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北朝时期长城的修筑,关系着中国历史上这段纷乱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北方民族之间的关系等等,是一段承载着大量文化信息的重要历史文物载体。同时北朝长城也是中国长城研究的薄弱环节之一。 
   
****北朝长城年代与起止沿线断定 
   
  北朝长城建筑年代及入海处的问题,学术界一直多有争论。对主体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境内,东起辽宁省绥中县墙子里,西至河北抚宁县石门寨镇车厂西南方的古长城,目前学术界有三种观点:第一种以长城专家罗哲文为主,在其所著《长城》一书中提出:“北齐天保三年(552年)自西河总秦戍(今山西大同西北)筑长城,东至于渤海(今河北山海关)”。《秦皇岛地名志》中说得更具体,“北齐长城自西河总秦戍(今山西临汾西北起),经北夏口(今南口),东达渤海(今山海关),东西长3000里。”两书的主要根据是:“北方有突厥、柔然、契丹等游牧民族的威胁,西边又有北周政权的对峙。”因而,始筑北齐长城。 

   另一种意见认为秦皇岛境内“古长城始筑于北周,隋补修。”其理由是“北周之所以修这长城,主要用于防北齐残余势力高宝宁勾结突厥的进犯”(康群《秦皇岛市境内古长城考》)。这段长城始修于北周大象元年(579年)六月,“发山东诸州民修长城。”又据《周书·于翼传》记载:“大象初,征拜大司徒,诏翼巡长城,立亭障,西自雁门,东至碣石,创新改旧,成得其要害云。”这里的“碣石”,康群认为“只能是平州濒海的碣石(今山海关外的姜女坟,或指这一带地域)”。因为,北周实际控制的东北疆域未能超出平州管辖范围。 

  第三种观点以《天津黄崖关长城志》为主的隋修长城说,执笔者韩嘉谷认为:“山海关一线长城始建于隋”。其理由是,“自北齐至北周一直任营州刺史的高宝宁作乱”“时有高宝宁者……在齐久镇黄龙(营州治,今朝阳)。及灭齐,周武帝拜为营州刺史,甚得华夷之欢心。高祖为丞相,遂连结契丹、举兵反……开皇初,又引突厥攻围北平。至是令寿(阴寿)率步骑数万,出卢龙塞以讨之。”这里的北平,就是今天的河北卢龙县。因此,隋在今燕山一带修筑了这道古长城。 

  根据各部史书记载综合分析,可得出北朝(含北齐,北周、隋)三十年间(552年~582年)确实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修筑了“由今山西汾阳至山海关人海的长城”。 

  在本世纪初山海关龙头长城修复施工时,在其现在地面下确发现有夯土城墙,位置在老龙头宁海城西门北侧。老人们说那是北齐长城,故有明长城从角山至老龙头处与北朝长城相合之说。 

  现查到山海关最早的地方志书为明嘉靖十四年成书的《山海志》和清康熙八年成书的《山海关志》均载有:“旧长城在关东北,延袤西北,相传为秦将蒙恬所筑”。为此,清康熙帝诗曰:“万里经营至海涯,纷纷调发还浮夸,当时用尽平生力,天下何曾属尔家”。在清《临榆县志》(清代山海关属临榆县)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中载有:“今山海关之城,乃徐魏公所筑之城,非古长城也”。并有方舆图,标有“红墙子”贯通南北,中间画有关隘,叫“老边门”,即今“边墙子村”。在清光绪四年(1878年)成书的《临榆县志》方舆图中的“红墙了”走向,东南、西北走向,南起今山海关开发区渤海乡杨庄东,经望夫石村西,向西北延伸到现角山长城东侧的馒头山。 

  罗哲文先生存《长城》中也提到:北齐天保年间(552年~557年),自西河总秦戍(山西大同西北)筑长城,东至于渤海(河北山海关)。这条长城就是河北抚宁县铁雀关、山海关红墙子、辽宁省万家镇墙子里长城。 

  从古山海关(含临榆县)地方志记载进行综合分析,在山海关城东、北至西去抚宁,有北朝旧长城(明代以前长城)存在,即“红墙子长城”等。 

******北朝长城遗迹的自然与人文环境 

  北朝长城东部“山海关全抚宁青龙段”(秦皇岛地区)遗迹,多分布在崇山峻岭之中,少数在丘陵及山沟平原上。具体来说:山海关角山至海边段属下建筑在丘陵及山沟平原上,而里峪。长寿山石门横岭段的北朝长城都建筑在峻岭之上,充分体现了古代防御“用地形,因险制塞”的军事理论。而抚宁县境内的北朝K城遗迹铁雀关,鸭水河段也建筑于丘陵平原地带;上庄坨张赵庄段的北朝长城则建筑在山岭之上。 

  秦皇岛地区的山海关至抚宁青龙段的北朝长城地段,属燕山山脉,形成于六千万年前的古地质燕山造陆运动,多为花岗岩裸露山体,大树很少,仅生长一些喜于岩石中生存的松树、柞树、荆条等,在丘陵、平原地区则属于燕山山脉花岗岩风化后形成的沙砾,碎山石型土壤,也仅生长一些黄毛杂草及菠萝叶小灌木。 

  这一地区属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降水量600~800毫米,四季分明。春季多日照,气温回升快,降水少,相对湿度低,空气干燥,蒸发快,风速较大;夏季阴雨多,空气湿润,气温较高但少闷热,山区里雷电暴雨冰雹天气较多,特别是山脊梁处,古代没有避雷措施的长城古建筑,毁于这种恶劣天气的不在少数;这一地区秋季时间短,降温快,天高气爽;冬季长,寒冷干燥,多晴天。这种冻化交融的气候特点,对于没有防水层保护的北朝长城夯土墙体破坏性是最大的。 

  历史上的北朝长城东部(秦皇岛地区)山海关、抚宁、青龙一带,在很多年内都是战争边缘地带,唐太宗东征高丽,宋代的辽金进犯边关,特别是明代,战争无法数计,并且大修新的长城,对北朝长城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考察发现,20世纪初的直奉战争对北朝长城破坏极大,现存大量的战壕遗址均与北朝长城并存,其修筑工事也大量取材于北朝长城的石块及土方;而在丘陵、平原上建筑的北朝长城,受近现代农牧生产影响就更大了,如农民修大寨田、砌院墙,而山海关“红墙子”北朝长城现在则变成了农村公路。 

  处在这样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中的北朝长城遗存,大多数还没有受到保护,仅在山海关长寿山景区中才有两处北朝长城遗迹受到了文物部门挂牌保护。 
    
******北朝长城遗迹的建筑特点 
   
  秦皇岛地区的山海关,抚宁,青龙段的北朝长城与明代长城建筑特点有很大区别,主要是由不同时代人们技术,文化素质和经济实力等原因决定的。 

  简单来说,北朝长城与明长城的修筑特点区别在于:“北朝长城是毛石堆砌,山皮土石夹馅;而明长城则是土筑砖包,人工条石做基础,石灰勾砌”。但具体来说,北朝长城东部遗迹现存有以下几种修筑形式特点: 
  一、崇山峻岭中的北朝长城遗迹,均为自然毛石块(无人工加工成条方石块痕迹),堆垒而成,绝无石灰勾砌。其墙底宽2米~5米,顶宽0.16米~3.0米、高1米~2.5米,如长寿山石门横岭等处的北朝长城。 
  二、丘陵地段的北朝长城多为“自然毛石垒砌,中间夹有山皮土石夯筑”,如山海关馒头山等处的北朝长城遗存。 
  三、平原地段,如山海关边墙子村一带的北朝长城为就地取材的红黏土夯筑,故名“红墙子”。 
  四、北朝长城的关隘城墙修筑是用“毛石垒砌外墙内夹夯土(夯土多为自然土或山皮土石)”砌筑。但墙体较宽厚,一般厚度在5米~8米之间。 
  五、北朝长城的修筑借助天然的山险墙“悬崖峭壁”的情况比较多,即遇到人马不可攀越的高山时,就以其为自然墙体,不再往上修筑。此点明显区别于明代长城修筑特点。 
  六、在谷口、垭口即在可通行人马的山间小路与河川各道中筑城堡设卡防御。 
  由于时间流逝、自然破坏、历朝代战争或人为破坏的原因,目前北朝长城东部遗迹保存现状恶劣,抢救保护迫在眉睫。

如此说来,我们今天走过的还真有可能就北朝长城,算一算,距今已经是2015-550=1465年左右!!我骄傲啊!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其他几位常在一起晃荡的小分队成员有事,最终拉帮结派的就我们四个。早上7:35和老王、旭旭在惠新西街南口集合,一路风驰电掣杀奔昌平县城,之后和鱼哥在十三陵汇合,再沿着昌赤路高歌猛进。话说昌赤路修的真好,而且两侧景色一级棒,拐过一道弯就是一道景,恕我孤陋寡闻,以前还真不知道哩。

昌赤路原来还经过内线长城的最西侧,也就是大庄科长城段,公路就从所谓的“内线长城最后一个敌楼”脚下路过。不过根据网上资料,其实从这个敌楼向西南方向,还有相当长一段残破的石墙绵延而去,据考证也有可能是北齐长城。从大庄科到西水峪这一段长城我还没有走过。哎,长城这么长,而且感觉是越走越长,只有默念山高水长路在脚下,一点一点地走下去吧。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郊区仲秋的风清爽而馨香,林荫遮蔽的公路宁静有诗意,撅着屁股蹬车的骑行者一拨接着一拨,还有摩托车队载着俊男靓女从身边呼啸而过......9:30,海拔720米,抵达目的地,就在长城所在山梁的垭口处不远择地停车。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停车点向北走五十米,在公路西侧十来米就是城墙起点,真是太好找了,因为----墙体好宽啊!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是碎石,大小不一但相对一致的碎石!要是前面没有确认过这是墙体,还真有可能会被认为是山体崩塌造成的石瀑呢。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碎石的缓坡小心翼翼上来----碎石松动,真得小心翼翼,后文有惨痛教训。9:46,海拔750米,到了一处平缓的山坡处,咦呀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这里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建筑遗存。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当时我将之称为“小兵寨”,一圈的墙体基本呈现圆环状,中间为空,按照现在已经坍塌的外边测量,周长竟然有将近80米,内侧周长40米,前文唐晓峰文章形容它的功能为“哨所”,不管是“兵寨”也好,还是“哨所”也少,总之肯定是一个能够驻扎兵士的所在,在认定这段长城是北朝长城的基础上,我们是不是可以视之为后来明代敌楼的前身呢。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兵寨后,依旧是碎石的城墙,其上很少生长灌木。分析了一下,宽达3米的墙体使得北方刮来的沙尘很难积蓄----雨水一冲刷就顺着石头缝流走了,所以鸟衔来或风吹来的种子也就难以生根发芽。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几处墙体竟然还保留那么一小段没有坍塌掉,下图所示是内侧,距离地面大约有1米多高,果然是纯毛石干砌。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也是相当给力,天蓝蓝、云白白、风凉凉,新晴原野旷,极目无尘垢。帝都的秋天啊,只要没有灰霾,那就值得长篇累牍地歌之颂之。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56,海拔770,城墙走向在此拐了一个接近90度的弯,拐弯处是一个已经坍塌了的巨大敌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还是----碎石的墙,绵延而去直抵随后的一座山包。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体上和周边没有看到任何人类活动踪迹----比如常见的塑料瓶啦、包装袋啦、利乐盒啦等等,也足见这段长城果然是罕有人知和罕有人至,一想到没有多少人来过,就幸福的我们哥几个直哼哼。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两侧是大片的红树林,现在姹紫嫣红已出现,若是再晚上一个月,该是多么一个斑斓秋色图。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北偏东方向远远望去,层峦叠嶂的群山之间,能够看到一小段城墙(不标注能看出来么?),这是上上周我们几个商量准备去的、从三司四司长城继续向东北方向接龙的下一段。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位置如下,黄色圈中的是我们看到的城墙,其右侧的城墙因为山体遮拦看不到。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南路边垣在平原地带以土墙为主,所以几百年之后已经损毁殆尽,鱼哥我们现在已经走过三段,分别是“西拔子-清水顶”、“岔道城-小张家口”和“柳沟-三司-四司”,继续向东走,土墙在“东灰岭”村附近似乎还有大约2公里的一段(下图红色线路的左段),然后继续向东就是上图可以看到的这一段了(下图红色线路右段)。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所走的东二道河北山长城位于永宁城所在平原南侧山脉最高点,把守数个狭窄的隘口,往大了说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大明帝国在防线设计上肯定考虑了“北朝长城”旧物利用的问题,那么从永宁城想要沿着如今的“昌赤路”入侵京师,就需要经过三道防线:南路边垣、东二道河北山长城、大庄科长城,极大增加了难度。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啊走啊,没费太大功夫就走到了这段石墙的尽头,此处一个隆起山包,朝向我们这侧还有点陡峭,直上有难度。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观察了一番后从前进方向左侧绕行,一小段生切,但没啥难度。过来之后我发现这个山包南侧其实很缓,就决定干脆到山包上看看,说不定有个敌楼啥的呢----嘿,说啥有啥,这个小山包的顶上还真有一个小小兵寨,我称之为第2小兵寨,规模较第1小兵寨小上一轮,其间长满灌木,已经不太能分辨得清,所以我也就不再绘图说明了。时为10:25,海拔845米。下图是站在第2兵寨处回头望刚刚上来的路。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前看,今天剩下的路程已经纵览无余,其中最接近我们的山包就是“驼峰山”。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啥是“驼峰山”呢?诺,下图是下午的时候从南侧山下公路向上拍的,连续两座突兀的石峰,是不是很形象?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的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来之前,观察谷歌地图,从两块巨石北侧投射阴影判断应该挺高,所以很是担心如何绕行的问题,为预防万一,还特地让鱼哥带了绳索。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2小兵寨下来,接续到驼峰山前,依旧是碎石的城墙。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驼峰山下回望这段石墙,能看出第2小兵寨所在山包的北侧就是一片断崖。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驼峰山下后左右仔细打量,觉得左侧绕行相比右侧更不可行,于是鱼哥一鱼当先从右侧灌木丛中深切而下,难度也不是很大,大约二十米过来,路过一株野生梨树,树上已经没啥了,但地上却掉了很多黄黄的果实,鱼哥尝了一个,触电了一番呸呸乱吐,嘶嘶地倒抽着冷气,连声叫嚷太酸。老王和旭旭不信邪,也各自尝了一个,然后就如鱼哥一般抽筋了。三位强烈建议我也来一个,嗯,俺老实但俺还不傻~~~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随后鱼哥隆重地批评我:不能同甘共苦。大哥,我这叫同甘不同酸也~~。

在密林中生钻,还遇到了几株红叶树,霜叶红于二月花,秋色,一天美过一天地扑面而来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20分钟后,钻出林子,重新来到了碎石墙之上,没想到竟然跑过了----上来的地点距离驼峰山西侧有50米~!那不能错过啊,于是我们几个又重新沿着石墙往东走到驼峰山前,原本以为石墙到驼峰山前一块大石头就完了,上了大石头才发现,石墙在大石头后还一丝不苟接了有10来米。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鱼哥提出疑问:两座驼峰之间有没有可能也有一段墙呢?眼瞅着今天的路程难度不大,我们几个愉快地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去驼峰中间探个究竟。直接从山包上爬过去太过危险,那就从南侧绕行吧。下图是绕行过程中拍的一张,老王旭旭正在和从另一条路过来的鱼哥打招呼。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费了一番功夫----关键是有酸枣枝扎人----之后,终于抵达两座驼峰之间的隘口,鱼哥的猜测被证实:小小的隘口果然被一一堵石墙封住了!真是一丝不苟啊。话说也要给哥几个点个赞,为了这堵墙,也真是够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西向东拍的,我们在这里来回窜了几次之后----中间还紧挨着石壁拍照留念----才突然发现崖壁下一个小洞内竟然藏着一群大马蜂,巡逻机已经围着我们开始侦察,好在没有惹着它们,要不可就不好玩了----突然想起了走黄门子-北水峪穿越那天的子闲老哥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东向西拍的,三位强驴正在一本正经第考察这段快1500年的古墙。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个驼峰山的绕行线路,以及从西侧探路垭口墙的路线如下。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老路重新回到驼峰山西侧,继续向前。一个小小的下降上升之后,在即将抵达随后小山包时,回头再来一张。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随后的山包顶上,赫然发现第3小兵寨,时为12:00,海拔835米。下图是小兵寨的南墙残基。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侧墙已经全部坍塌,一溜碎石坡,跟刚才一直走着的石墙赛滴~~。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利用谷歌卫星大致绘出第3小兵寨的模样:基本呈现标准鸭蛋形,对称轴从西南到东北,周长大约80米。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第3小兵寨上向前打量,依旧石墙,前方50米的垭口处,立着一个高压线杆,真是大煞风景!对过的山顶位置有一棵大树,我们商量到那里吃饭。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估计听到要吃饭,消化器官们兴奋起来做预报活动,导致司令部大脑缺氧,就在刚刚离开第3小兵寨向下走的当儿,突然被草绊了一家伙,我赶紧用登山杖支住身体,可是脚下石头松动,还是哗啦摔了一个华丽丽的屁墩,身体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登山杖被我压在身下,竟然,弯了!后来用了各种方法想要弄直都不行,前半截就只能这么挺着收不回去矣。下图红圈位置就是我摔跤的地方,阿弥陀佛,出来活动,安全第一。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随后立着电线塔的垭口,吭哧吭哧翻上山梁,拐过一片灌木,看到一个巨大的墩台残迹,虽然已经坍塌地一塌糊涂,但是南侧还能看出一些立面墙的痕迹,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左手侧20度。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才提到的大树就紧挨着这个墩台,开饭喽~~!附近机场训练的战机嗯嗯嗯嗯在头顶绕着圈子,山下公路上有改造过的摩托车发出轰轰巨响,吃饭还带伴奏,好爽。

视线下方是一带平川,略靠右上方屋舍俨然所在就是永宁古堡,是当年有明一朝的前哨要塞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所示。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简单的午饭完毕接着赶路,上来就又是一个小山包,翻上山包一看,嚯,又是一个环状的小兵寨----12:50,海拔895米,第4小兵寨。下图为这个小兵寨南侧碎石墙,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60度。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依旧利用谷歌地图绘制出这个兵寨残基大致模样。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兵寨所在的位置基本上接近全天的海拔最高点,石墙在随后十来米后失去了踪迹。来之前我们判断的全程第二个难点就是随后向前的山梁横切,也就是下图中两个箭头中间红色不规则多边形圈住地段,虽然距离不远,如果要是彻底没路,那走起来可就费劲了。----BTW:下图中小兵寨4的位置标错了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想到山脊之上还真很好走,虽然没有路,但是灌木并不深,也没有断崖和曲里拐弯的险路,加上有鱼哥在前面趟路,可谓一路欢歌而前。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这么很快就过了前面一直担心的这段。13:30,抵达今日全程第二段城墙,尽头处是一个完全坍塌了的敌台,从这里向前看,下方不远处有一枚巨石,其下是一明显隘口,这,就是本文最开始时提到的“口内侧”了----当然我们现在还在疑惑这个“口”到底是什么口。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拉近点看看这个不知名的“口”,能看到隘口对过的残墙。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在那枚巨石左侧林子间,鱼哥发现并采摘了一袋子野蘑菇,鱼哥走过的路比我吃过的盐多----见多识广啊, 说这种蘑菇是可以食用的,村子里面摆出来卖的野蘑菇就是这种。后来我们在山下请教了路边卖山核桃的两位小哥小小嫂,他们确证了鱼哥的说法,不过建议吃的时候要小心,因为吃多了坏肚子。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隘口右侧是一处平台,平台上有残墙痕迹,这就相当于关口敌楼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千五百年要过去,隘口右侧石壁上的碎石墙依然保存,没有钢筋水泥,完全靠当年工匠们的细心堆砌,点个赞。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4,海拔815米,抵达隘口。下图拍照角度北在右手侧30度。天工造物就是这般神奇,宛如刀劈般地打开这么一道缺口,最窄处不过一米有余。哎,回来之后突然想起来,咋忘记从隘口外侧向内拍一张了呢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长城小站一根筋前辈拍摄的,不知道具体拍摄时间,两张对比可见此隘口的状况没啥变化,另外这张图更能看出右侧原本有用简易凿刻条石垒砌的“关口墙”。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隘口的视线朝向就是永宁城,足见所在位置之重要。至于永宁堡的介绍,就免了吧,等有机会前去探访的时候再说。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隘口前方是一道相对平缓的山谷,在左右两侧的山梁上各有一个烽燧,都已坍塌成一片碎石。下图是右侧烽燧。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左侧烽燧。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没有前去拜访,从实际情况看,沿着山梁过去问题不大。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相比上午走的宽大石墙,过隘口之后的碎石墙突然收窄了很多,所以也更能聚拢泥土,因此上面生长的植被就比较茂盛,底下的碎石被隐蔽起来看不清楚,走起来需要更加谨慎。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10分,抵达本段城墙终止处,也就是我标注的“第5小兵寨/巨大烽燧”,有多大呢?辛苦老王摆上去做个对比,这还是其中的圆芯部分,两边我的镜头都收不进来。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小兵寨呢,因为从卫星图上看,这个东东的周围应该是有一道圆环状石墙,和前面遇到的几个小兵寨类似。为什么又说是一个巨大烽燧呢?因为中间坍塌的石堆应该是一个烽燧或者敌台。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几个都踩着坍塌的碎石,毕恭毕敬地绕场一周,旭旭说周长最起码得有50米,我在谷歌地球上量了量,是90米!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碎石坡北面长有一棵山里红,红彤彤的果子惹人直流哈喇子,尝了尝,酸中带甜,甜中透苦,宛若初恋。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首来时路,呃,除了从第4小兵寨过来的山梁,以及起点处公路东侧的(还没有走过)城墙外,上午走过的路其实从这里是看不太完整的的,不过能看到驼峰山的山包包,还能分辨出第4小兵寨所处的位置。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休息一阵后,绑上护膝开始下撤。14:45重新回到隘口,然后向东沿着山谷探路而下,大部分路程中都没有路眼可循,就是顺着水沟生切,人刚走过,踪迹立马就重新被杂草和灌木糊上,真是起码得有10年没人来过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啊走啊走啊,尽管没有路,但总算比较顺利,15:15,下撤到一处废弃了的庄园,回头看看下撤的路,为什么看起来没有那么高呢?---估计是因为视角的问题,这段下撤的海拔下降有200米哩!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快就到了公路,然后就是沿着盘山公路向我们停车的地方走。下图是走到途中某点拍的一张,可以看出我们下撤走过的峡谷情形。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道弯弯,还挺长,超过预期的长。快到隘口的时候,靠着公路边远拍了一张东段城墙所在山梁的pp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地点和角度如下。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午站在全程最高点观察的情况看,石墙是一直通到山峰最高点的----下图红圈中的白色部分就是城墙,顶上会不会又有一个小兵寨??
爬长城_延庆东二道河村北山未名长城西侧段(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00,重新回到停车点,在公路上整整走了40分钟,海拔上升将近200米,距离大约3KM。预先计划有失策的地方:应该在山下放一辆车的、应该在山下放一辆车的、应该在山下放一辆车的----重要的话要说三遍。从山下走上来可还真是有点累,而且时间也有点浪费,如果开车上来,5分钟就够了,我们这样溜达上来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

再去爬东侧余下一段城墙的信心和决心受到严重损伤, 哥几个一商量,算了,留给下次做念想吧。

打道回府,一路无话,平安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所行山野,到处都是艳丽的花儿,趁着这最后的韶光,努力绽放着今年最后的美丽----为什么说是今年?因为对花儿来说,即将来的残秋严冬并非生命的终结,等到来年春日,蛰伏的身体轻轻探出臂膀,挥手重撒出满山缤纷。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油画一般的质感。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again,几乎能看到风吹起的褶皱。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againandagain。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狗尾巴草。
那些红的野花。
紫的野花。
蓝的野花,
都没有了。
这儿,只剩下一片青草。
别人都采到了花儿,
老师,我呢?
怎么,您就给我揪一把狗尾草?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山菊花,味道好闻地狠哩。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争上游的架势哈。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谁家的贵宾犬跑来了??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不止一次赞叹着石板上生命的顽强。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有暗香盈袖。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插花,紫气东来。
爬长城_大庄科北山未名长城(或曰口内侧?)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上学的时候,一位同学曾经说过句让领导点头称赞了若干年的话----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其实是另一位更有名的名人说的----“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这要有的精神之一就是永不言败或者永远追求进步的精神,跟人比较大抵应该是算这种积极态度之一,不过我还是觉得适当的刺激固然无可厚非,但很多把持不住的人却会在比较的过程跑了题,把外在的形式当做衡量的标准。还来这爬长城举例,看着别的驴友走这里走那里,朋友圈里晒地古墙古堡一摞一摞,相比之下,你才刚刚把脚伸出来,于是忍不住下定决心,要捯饬装备,要锻炼身体,要制定规划,要用X年的功夫走遍XX长城。一年下来,你终于走完了某某、走到了某某,说起来某某也不再一头雾水,可是这种隐藏着功利性的走,真是应该所追求的么?于是我也反思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去走着城墙。想来想去,溯源追踪的根子还要回到这种热爱上去,而爱,是最忌讳比较的。所以,我还是慢悠悠按着自己的节奏去溜达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