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2015-03-08 15:49:41|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年3月7日(周六)。
人数:46.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缘分二字,为啥这么说呢?听我絮叨说来......

上次去沿河口沿河城是2013年的12月21日,也是跟着虫虫大部队,在蓝天白云黄草萋萋的暖意融融深秋,休闲惬意地围着古老敌楼和兵城转了一个够,回来写过一篇游记《链接在此》。但那次留有两个遗憾,一个是回来之后才发现在三号楼和四号五号楼之间的山梁顶上有一段石墙,二是没有能去探访“沿字一号台”和“沿字二号台”。在当初博客中关于这道城墙的记述如下: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对于这道墙和这两个楼,我是一直长着草,但是也一直未能成行,心里还琢磨着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矣!没承想,机会这么久来了!

3月7日的活动,虫虫发的是河北的白家口长城穿越,新路线吸引了一帮老墙友,早上一见面,嚯,一车都是熟悉的面孔,正好刚出十五,免不了互相寒暄问好,道一声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早上6:30准时从惠新西街发车,7:10到五棵松第二会合点,上来的又一批老脸,过了一个春节,一个个吃的扎扎实实。三个小时呜呜呜呜地风驰电掣,大约不到10:30的样子就到了河北白家口附近,可是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遇到了河北省的一个军警民联合检查岗,虫虫下去交涉了好大一会,悄没声息重新上车,还以为这就过去了呢,可是大车一发动,后面竟然紧跟着一个群灯闪烁的警车!虫虫这才说:人家说封山不让爬,咋说都不行,最后只能称我们穿过这段公路总行吧,得,同意了,可是得警车“押解出境”,我晕啊!

警车一路尾随,我们则在大车里商量着对策,大约得有20公里出去,赫然出现第二个检查站,虫虫又下去交涉一番,签字画押之后放行,警车却继续尾随,一直跟到某条省道和109国道交叉口才折返,一溜烟跑回去了。我们继续沿着省道晃荡向前,围绕去不去白水口,或者不去白水口再去哪的问题热热闹闹吵了好大一阵,最后还是服从领导意图,承认今天去不了白水口长城的事实,将本日行程调整为去离得不算太远而且肯定不会封山的沿河城和沿河口。

瞧,就这么着,就第二次拜访了沿河口和沿河城!不是缘分是啥?

全天行走路线如下图所示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没错,这次把一直惦记着的一段墙和两个楼都给走到了!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前年的博客中关于沿河口和沿河城已经说了很多,所以本次游记从简,只说说那段墙和两座楼,呃,或者说是那段墙和1.001座楼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因为经历了上文所述的检查站拦截事件,等我们最终抵达沿河口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2:30了,也就是说从早上6:30发车,到现在已经在车上坐了6个小时!整的不止我一个感觉到四肢麻木、头晕脑胀。时过正午,肚子咕咕乱叫,赶紧麻溜开饭,狼吞虎咽用膳地点就在沿字四号台的正下方。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刚到沿河口的时候大车开过了一点,所以下车就能远远地看到了山梁上那道石墙(红色箭头所指,下图版权属于海淀老王),但如果不特别留意,还看不太清楚。吃饭前已经约好了几位老友,决定一起去爬墙,正好在村内遇到一位老大爷,按照他的说法,在四号台的后面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上去,后来也给我们找到了(下图的绿色线路是大致示意)。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四号台到城墙的道路果然不复杂,为了轻便起见我没有背包,GPS也就没带,因此下图的路线实际上是回来来之后手绘的,但大致路线是没有问题的。下图红线是陆军、九月、老王等几位走的路线,本来他们几个是跟着走在前面的子贤和我的,不知道咋搞的,走着走着他们几个就在一个岔口拐向了右侧,最后是从不太密的灌木丛中硬生生切到城墙上去的,而我们走的路线线路则基本上始终有小路,虽然需要攀一段崖壁,但总体上很好走。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贤和我走在前面,过4号台拐向右,过几间村民的破败房屋,开始沿着一条不是特别明显的小路往山上爬,过一条山洪行程的水沟之后,果然找到了一个向右上方的“羊肠小道”,很窄但也是很清晰,走上大约100米后,来到了一处斜坡,此处下方就是沿河口的关口,两座守关敌楼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眼皮再向下的灌木丛中是一堆碎石,仔细分辨,原来这堆碎石是一道石墙的遗迹啊!这显然就是当年关口右侧的城墙了。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上图之后不久有一个分叉,子贤我们继续沿着向左,路军等后队在这里选择了向右,所以出现了前面所提的两条线路问题。我们这条小路再走一阵后,在一处平台处痕迹更显模糊,总觉得方向是冲着另外一道山梁而去了,因此我决定直接沿着一道缓坡向山顶攀上去。上行难度并不大,而且羊粪球一直伴随左右,证明山羊是经常走的,下图是爬到半腰时候回望山下的模样,右下角的是墨竹,他跟着我们两个后面,却没有见到后面的队友,正在那里休息加等候。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过一段不算陡的崖壁,一眼就瞧见了横亘在哑口的城墙,激动着紧几步到更高处,哈,城墙撒!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前打量,古城墙的尽头保存的还算可以,地面周围未见较多碎石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没有急着顺墙走,而是继续沿着一条明显的羊道向西北方向顺山脊走了一段,在一个山包顶上回头拍一张哑口城墙照。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的拍照点如下图所示。其实我跑到这个地方还有一个目的:看看这边上头上有没有烽燧,或者有没有可能直接望到“沿字三号台”。结果是:没有烽燧,而且这连续几个山tou都无法看到“沿字三号台”。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来下到城墙时候发现,从城墙西南尽头下行20米之后就可以目视三号台了,那么原来我判断的信息中转点在城墙西南尽头或者山梁上的判断就不准确,可能的烽燧位置或信息中转点应该在下图城墙上红色所框范围内。这样,一旦扼守山谷要道的三号台发现敌情,烽火可被其后山梁上的观察哨及时发现,并传送至沿河口的五号台,再发往沿河城。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城墙的长度有200米左右。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在西南尽头处拍的全景,可见城墙还是有一定的宽度的,但是破损也较为严重。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的东北方向尽头后,就是高高的绝壁大山!刀切斧劈般的一堵巨大山险墙,飞鸟至此也要哀鸣。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城墙走下来,看到至少三处上兵道遗迹,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存在烽燧的证据,有点小小失望啊。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墙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呢?当年的建设者们并不是吃闲饭闹着玩的,从下图可以看出,从城墙到三号台之间是一条坡度不大的山谷,而且山谷南侧山梁正好阻挡住了沿河口关的视线。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为此,假设中的从山谷来犯的蒙古铁骑要想攻击沿河口进而逼进沿河城,存在两条突击路线(下图白色示意),首先的选择当然是顺着宽敞的山谷(当年是河道)直抵沿河口,为此防御者们在关口修建了两座巨大的敌楼,加上当年的其他辅助防御措施,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惆怅的敌军可能选择的第二条路线就是顺上面提到的这道缓坡峡谷抵达垭口后居高临下冲击沿河口,防御者们肯定也观察到了这一点,因此将三号台放在了缓坡入口和河道交叉点位置,同时又在垭口处修筑了一道200米的石墙。三道防线(下图红色示意)分层设置堵住两条进攻线路,也就彻底断绝了敌军的念想。写到此处,不仅为老祖宗们的绝妙设计击案叫好!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此处古墙罕有人知也罕有人至,所以我们一帮激动的墙友大呼小叫着摆出各种pose拍照留念,得瑟一番后,顺着缓坡峡谷向三号楼下撤,上来有路,没有想到下撤的小路更明显。路上特别留意了一下两侧的梯田石坝,我判断应该不是建国后所谓,说是明代守军所为恐怕并不为过。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留意一下三号楼所处的位置,高居河道一侧,且扼守咽喉要道,别忘了当年它还附带了一个小城哩,所以它的防御力绝对是钢钢滴~~,蒙古探子偷眼瞅到,恐怕只能是胆战心惊一番,勒马怏怏而去。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三号楼顶回望这道峡谷,古墙已经看不太明晰了。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来此忘记拍照四角穹顶了,这次补一张,看看这穹顶中心的花砖,经久岁月之后沉淀着的美,如几十年的陈酿茅台,沁香扑面。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从三号台下来,接着去寻访沿字一号台和二号台。这段路线大致如下图所示。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号台很好找,上次来沿河城的时候已经远远看到了,就在沿河城的西北方向、永定河北岸的山坡上,残台下面是一片果树林,果树林四周有铁丝网围着。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一个敞开着的破门进入果树林,几位正在剪枝的大哥并未阻拦,倒是对我们要去看这个破台子很觉诧异。顺斜坡很快就到了残台下面,抬眼一看,嚯,这条石,按照路军的说法:赶上人民啥子纪念碑的质量了,而且立面齐整宛如新建,施工工艺之高令人乍舌。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巨大的一号台残基上四处打量,遍寻二号台可能的踪迹,却一无所获。根据长城一贯的防卫格局设计,我们推测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河对面、紧靠公路的山梁平台处(下图红色箭头所示)。而且我们也留意到那个平台的右侧不远处有一条明显的上山小道,随即决定等一下一定要上去近前考证一番。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号台北侧是一段石墙,冲着山顶扶摇而上,挺宽但不长。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顶上还有啥呢?怀揣疑问我们继续沿墙向山顶进发,回望一号台,和三号四号五号是一样的巨大体态。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翻上来一看,吆,还真有墙继续向前,其中有那么一小段石灰抹缝的石墙保存还挺好。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墙继续曲折而前,一侧就是永定河道北岸的断崖,再大约100米后,在一处略缓的平坡处戛然而止,尽头处的残墙约宽1米,高0.5米,周围没有散落碎石,看来当初也是如此体制。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墙的下方就是永定河道,现在看起来是温文尔雅的小溪,当年那可是波涛汹涌的大河,和周围的大山一道,是拱卫沿河城的重要自然屏障。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仔细打量河西岸,从关口处向西北方向,沿岸依次还有三四个凸出的平台,虽然上面没有看到什么遗迹,但从后来去二号台遗迹时脚下的小路判断,似乎有一条人为修葺的小路沿着河岸上方大约不到20米处一直贯通,如果真有这么一条小路,则就能更好地分析沿河城西北一号台和二号台的防卫设计:通过两个敌台扼守关口,同时通过河道东岸城墙和西岸“小道”联通的----可能位于平台上的防御工事----行成夹击阵型。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离开一号台,我们沿着刚才已经看好的小路,很快来到了紧靠公路的这侧平台,宽敞处是一个当地老乡修的、已经废弃的羊圈。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羊圈石墙上、再向前的空地上、断崖边上,我们发现了许多残砖,这种砖头是典型的城砖。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军仔细扒拉,还找到了两片残瓦片。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么一个三面断崖的半山腰,残砖和残瓦在一起出现,无疑只能证明一件事情:这里附近当年有一座敌楼,也即是说,传说中的“沿字二号台”就在这个平台方圆10来米的范围内。另外一个发现更佐证了我们的判断:在平台斜上方有一小节明显是人工修葺的石墙!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平台所处的断崖立面是明显的近代施工痕迹,由此来看,二号台应该是因为近代修公路的需求,劈山开路给毁掉了,它当年估计在下图红色方框的位置,而不是在现存的平台处,否则不可能连一块条石也没能留下来。古老的城墙面对现代经济社会的发展,总是被迫选择默默让步,无可奈何之中,只能悲呼一声惜哉!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文开头我说到:“......游记从简,只说说那段墙和两座楼,呃,或者说是那段墙和1.001座楼......”,列位看客现在明白了吧----因为这“沿字二号台”不过只剩下了几块破砖碎瓦,所以只能算是0.001座敌楼了

重新下到公路,沿着河道去集合地点。周五是二十四节气的惊蛰,惊蛰分为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也就是说从惊蛰开始,北方大地要进入仲春,是桃花红、李花白,黄莺呜叫、燕飞来的时节。看这河畔的垂柳,果然已经开始泛着一层鹅黄,春天,正在向我们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爬长城_沿河口一段墙_沿河城两残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不到五点上车,一路无话,平安返京。

最后必须要对虫虫和司机点一个赞。其实,今天最辛苦的是大巴司机,去程本来是3个小时的,硬生生开了6个小时,我们一个个坐着还精疲力尽,遑论在曲曲折折山道上绷着神经的他了,最终安全把大家送回北京,这绝对得道一声“谢谢”!。至于虫虫,没能把一帮捧场的老墙友带到白水口,还绕着北京河北转了几百公里,心情看来是极度郁闷,一个劲地道歉加发五一之后的期货保票,其实没关系,我们这帮人,即便在车上憋得脑袋大脖子粗,只要能找到一截子城墙出一身汗,浑身的不爽也就烟消云散了,比如我,就觉得今天的活动很合心意啊,为此,也要对虫虫道一声“谢谢”,谢谢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