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2015-03-30 20:28:19|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年3月28日(周六)。
人数:43人。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两周前,准确的说是今年的3月7日,虫虫组队前往河北白家口长城,结果因为某种原因未遂,城墙都没有瞅见一眼,无奈去了沿河城。不甘心加强迫症患者的虫虫童靴不信这个邪,在某某会议彻底结束之后,穿道袍舞桃剑焚沉香,连续多日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似乎本周六是黄道节日,宜蹬山宜爬墙宜斗智斗勇,白家口的大门徐徐要打开啊这架势,随决定再组团前往。不死心的不止他,当然还有一帮墙友,号令一出,浩浩荡荡又是一大车,揣着春光明媚荡漾着的心,一路杀奔帝都正西的白家口。

结果......结果......还是没有去成白家口长城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最后再次无奈地改变目的地,去了相距并不算太远的大龙门堡。

全天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家口未遂之后,顺着省道241南下去了大龙门堡,百度地图显示为“龙门天关”。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活动的GPS卫星图在下文分为两部分给出。由于基本没有什么活动难度,所以GPS高程图也就免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全天活动的第一段是白家口段。从下车到返回登车,我的GPS轨迹如下所示----很显然:只到了第5楼,而相距不远的其他5个敌楼都是再次擦肩而过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有3月7日那次不成功的惨痛经历,所以这次虫虫提前卯足了劲头做足了功课(包括万一去不成的备选目的地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一上车就告诉大家:为了躲开可能的某某堵截,这次在某某所之前大约500米下车,然后大伙要撒丫子就跑!各位队友坚决贯彻领导指示,上午大约9:10到预定地点后,大车刚刚刹住、车门刚刚打开,嗷一嗓子各位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扎猛子沿着一条小路向山上跑开。过了下车点所在的小小村子后,才敢稍作休息。就在这个村子的头上收拾东西的时候,宝舅注意到在一户人家玻璃的后面,一位村民诡异而悄悄地躲在那里打量着我们----也许后来全队被某某赶上撵下山,最早的告密者说不定就是他哩。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上图可以看出,从村子后拔高一段之后我们还穿过一次高速公路,当然是在桥底下穿过的。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过高速,很快就来到了一条宽阔的水泥马路,大伙以为这下已经躲过了某某,后续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也就放松了心情,吃着火锅唱着小曲地一路高歌猛进,可没一会,手台里面传来前队受阻的消息:白家口村的“领导”不让继续前行了!鱼哥折返一段之后带着前队沿着一条小路开始上山,试图绕过村子。虫虫去和“领导“以及村民交涉的当儿,我看村左侧的旱沟似乎能溯源而上,于是也没管里面的垃圾,悄悄沿着沟继续前行。还真绕过了村子,大约100米之后,右拐就重新回到了水泥路。可通过手台交互,知道除了我沿着水沟过来外,其他的队友都被阻拦不准前行。无奈的大伙只好都退了回去,选择鱼哥同样的线路(下图红色)意图绕行,这条线路据说也是有路的,而且直冲第4楼而去。跑的最快的鱼哥等人一度离第4楼顶多只有20-30分钟的路程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沿着水泥路是一溜小跑,边跑边回头----担心有追兵啊!拐过一道弯,吆~!一个硕大的敌楼出现在前方山梁上,这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敌楼到底是五号楼还是六号楼,手台问虫虫怎么上去他那边只顾忙着赶路也没回复我,于是干脆就沿着山坡开始冲楼子生拔----这个决定后来看是正确的,就在我刚到山坡一半位置的时候,听见身后水泥路上有汽车响动,扭头一看,好家伙,一辆闪烁着某灯的某车沿着水泥路呼啸而至!但是里面的人似乎没有看到半山腰的我,顺着水泥路继续前行了。我在手台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虫虫,估计大伙的心这个时候凉了半截:看来某所的人已经知道我们的行踪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到敌楼的最后一段坡度还真有点大,紧前几步,上午10:15,终于来到了敌楼之前,好漂亮的一座楼子!此楼3*4眼,门开在东侧,保存相当完好。在这里使用SONY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视频上传youku之后压缩严重,凑合着看把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下部数层条石为基,花岗石门拱有雕花,门框石、压石、门槛石做工都很精细,门拱上方保存有一块长方形匾额。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匾额阴刻繁体的“龙字五号台”,文字四周还有装饰性的波浪花纹,保存如此完好的匾额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部为回型拱,中厅南北墙还各有一个储藏室(下图矮洞),左右各有一个蹬道到顶,北侧的被人用碎砖堵住,南侧的可行且保存非常完好。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箭窗之间有礌石孔,使用了特制的外四方形内圆孔花岗石构件,真是漂亮。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左右蹬道顶部各残存一石拱顶,这也是我在长城上第一次看到!真是惊喜连连啊。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网上抄来一张敌楼内部构造图(原帖地址,感谢原作者)如下。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到楼顶,今天预报中的五六级大风还真挂起来了,吹的站立不稳,匆忙拍了一张敌楼南侧城墙的照片就下来了。南侧的这段墙体保存也不错,墙高3米开外,垛口墙方向冲着我刚刚上来的哑口,下图水嘴下方据说雕刻有花纹,因时间关系没有注意到。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北侧是很大一片空地,有房屋地基痕迹,还有一副碾盘和石磙,碾盘石刻纹路还很清晰,似不是旧物。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来之后查看GoogleEarth,总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修这么一段长城呢?白家口东侧不远就是连绵而高耸的山脉,敌军把自己累得半死地从山上翻过来的可能性并没有从中间河谷中冲过来的可能性大,那么,这段防御的重点应该是下图线条所示意的红色河谷地段才是啊?!期待前辈高手来解答一下。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刚到第5楼的时候,偷摸瞅前面的水泥路,没有发现刚刚过去那某车的影子,这时候翻上对过山梁的鱼哥通过手台告诉我,那某车原来就停在第6楼前面呢!刚才因为选择了直上第5楼,错过了第6楼,所以某某反而没有看过我,要是顺着水泥路去第6楼,肯定要被人家抓个现行。下图是老王从山上拍的,可以看出第5楼和第6楼的关系,以及某某车的位置。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5楼转悠时,因为心里担心着离开我并不远的某车,所以观察的也不踏实,得,干脆继续赶路吧。

小心翼翼下敌楼前的平台,鱼哥远远地在山上替我观察着,说是没事,大胆走吧。果然很顺利重新回到水泥路,然后撒丫子继续奔第一台方向走。可刚刚出去大约有100米,手台里面传来鱼哥、黄金叶等人的消息,某某竟然沿着鱼哥他们走的路追上山,现在已经赶上了前队,要求大家必须下撤!下图红圈中的这位就是其中一个某某,身体素质很强啊,跑得这么快!从宝舅后来发的这张照片来看,穿迷彩服的这位并不是现役的某某,而应该是当地的某某。但不管咋说,看来今天是没戏了!虫虫也只好在手台里呼大家全部下撤。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我这边已经成功躲过某某,正走在去剩余几个敌台的康庄大道上,但是咱不是那种没有集体观念的人啊,服从命令听指挥,下撤(实际上我的顾虑是:车跑了,俺一个人可就完蛋了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事后分析,我们被人家发现并跟上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大车停下可能就被摄像头发现了;第二,大车还继续开过了检查站;第三,经过的第一个小村子可能有人告密;第四,白家口村的“领导”在拦住我们之后肯定打了电话(宝舅说后来某某开车下来之后,握着村里领导的手连声道谢);第五,我们的手台估计被监听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下撤倒是挺顺利,路过白家口村的时候,“领导”又出来哼哼教导了一番。我无心听他白活,悻悻然重新回到大车,甩开腮帮子把午饭给吃了。过了一会虫虫也回来了,当然免不了到某所去拍照留念一番。重新开路,目标是本来被虫虫称之为“退一万步”才去的“大龙门堡”。

刚下车看到大龙门堡,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就让我感觉这城堡真是大有来头,一天活动结束回来,赶紧上网搜。看百度是怎么说的:
大龙门城堡是明长城“内边”上的重要关隘\重要城堡之一,此地三峰品立,形势如门,原是京都通塞外的通道和兵家必争之地,有“疆域咽喉”之称。

城堡西南以山为嶂,东南、东北、西北有拒马河的支流小西河急流环绕。城堡多以条石,青砖垒砌,高约5-8 米,宽4米,上筑战台和垛口,周长4华里,建有东西二门,西门原有"镇宣威武"门额(已毁),现在所见到的为东门,门上有"屏翰都寿"四字扁额,城内原有衙门、武器库、钟楼、寺届等建筑,东面设有演武厅和上、下教场两处。

此城堡在明、清各朝均被视为军事要隘,尤以明代为甚,据万历四十八年,也就是公元 1620年重修"二圣祠记"载:"石门虽据有危峰绝壁之险,然其宣云去胡落仅数十舍"(古代行军每30里为一舍)意思是说这里虽有一人守隘,却有万夫当关之险,但距元朝贵族残余势力所处之地较近。驻守此隘,事关京都安全,为此,明朝曾多次派要职官员来此视察关防和督筑城垣,仅万历年间,就有巡抚保定副都御史内江阴世卿,都御史兵部待郎贾三进两次视察,隆庆、万历、崇祯等朝相继更迭,从无中断,在此驻守的把总有刘登洲、张文明等五十多名,皆为武进土出身。

果然!

而且以“大龙门堡”或者“龙门天关”以关键词来搜,结果分别高达5万和42万7千!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果然! 

因为网上的帖子太多了,加上古堡游览也不涉及到什么路线的问题,下文我就简略记述了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在城堡活动的GPS轨迹如下图所示,可见我是围着古堡走了一个小型环穿。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有点乱乎,下图简要绘制一下整个城堡的建筑格局。网上有人言:“城堡背山面谷如龙盘,双峰对峙形如门”,大龙门----“龙门天关”的来由足见。城堡始建于明永乐八年(1410年),属真保镇马水口路管辖,由大龙门守口把总统领镇守。南依峭壁,北临小西河,城址大体呈长方形;东西长约650米,南北宽约500米。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堡的西、东、北三面城墙保存较好(南墙等会说),从实地来看,城墙是巨大条石为基,土石混合墙心,墙体宽厚坚固,基宽约4米,残高2-4米不等。城墙上部建筑损毁严重,看不到任何成形的东东。下图是东墙的一个巨大马面。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东城门,砖券门洞,保存还是相当不错的。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有青石匾额,据说所刻四字为“屏翰都寿”,可惜年久风化,再加上可能的人为破坏,字迹已经不太容易分辨了。网上某文章称此匾额上款为“明万历十年十月吉旦”,下款为“巡抚保定副都御史内江阴世卿、巡按直隶御史归安顾尔行、总理紫荆按察史三河曹子登、镇守保定总兵都督太原白福、分守马水参将金台刘允庆、直隶保定府管关通判高凌杨守介立”。诗经《大雅·板》中有云:“大邦维屏,大宗维翰”。 以“屏翰”比喻国家重臣;《明史·张翀传》云:“国家所恃为屏翰者,边镇也”。  可见“屏翰”有边镇防卫的意思。四字合起来,“屏翰都寿”意为“坚决捍卫首都和平安宁”之意思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咔嚓一番后,大家举行了隆重的入城仪式......下图从内向外看东门。古堡内屋舍俨然,外墙都被统一粉刷成古朴的青灰色,但是院墙围起来的小院内部则多破落不堪。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门拱内侧的巨大门闩石孔洞已经被磨得溜圆,无数个水气霭霭的清晨,兵城的大门徐徐打开,无数个炊烟袅袅的傍晚,它又轰隆隆吱呀呀紧紧闭上,一开一合之间,古堡陪伴着将士们淡然度过平凡岁月中的平安一天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东门继续沿着城墙向南走,这边被损毁的更加严重,石基仅留下2-3层。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堡最西南头上残存一个巨大的四方墩台遗迹,从最北到最南端,差不多有5-6个这样的马面。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前没有墙体了,我们沿着水泥路又前行几十米后向右后拐,顺着一条小道准备回到古堡,正好碰到一位大姐,她告诉我们说本来古堡还有一个南门,城门洞就在我们当下站立的位置,可惜在近代那啥时候被拆掉了。从这里向东看,果然能看到一道残存的石垅。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西也是一道残存的石垅,一直向上延伸到一处陡峭的崖壁之下。大姐说当时拆的很彻底,连基座的大青石都给扒光了,赞叹当时的人们真有劲。不禁想到当年北京城拆城墙的事情,梁思成在之前一致呼吁不能拆,为此专门写过数篇文章,论述如果拆城墙,巨大的土石方量,加上这些三四百年乃至五六百年的灰土坚硬如同岩石,炸毁和清运都是费时费力的巨大工程。可惜他没估计到在革命热情号召下的群众战斗力,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古老的北京城墙和城门被陆续拆除,梁所说的土石方量根本不是问题,工农兵学商齐上阵,轰隆隆一段一段蚂蚁搬家一般就给拆了。那么一大圈城墙尚如此,遑论这一个城堡的南门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卫星图上看残存的这道石垅非常分明。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南门进来不远有一座小小的娘娘庙,一看就是近些年才盖的。据记载,古堡内有诸多庙宇,如今则都荡然无存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寒酸的小庙门侧躺着一通石碑,似乎可以佐证此处旧时原本就有庙宇,正面朝下,后来重新溜达到此处时,虫虫和冷冰川试图将之翻个过,两人拼了吃奶的力气,石碑兀自纹丝不动,看来这家伙至少得有一吨重吧。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不单城墙拆的七零八落(好在城门保存了下来)、古庙一个不留,而且村内也没有什么老建筑了,下图的这家房屋看起来挺破旧,但是建筑样式一眼也是近代的。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大街”一直走到了古堡最北头,尽头靠着河岸又是一个巨大的墩台残迹,站在墩台上往西看,城墙是一路继续向前的,可是大部分已经被村民当成了后院山墙。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老王和我决定继续沿着北墙向西,因为被村民们处处分段割据,加上城墙外侧常年被当成垃圾场,破桌烂椅、瓶瓶罐罐,还有生活垃圾,所以这段路走起来并不太顺利,一会上一会下的。但可以看出北墙并没有明显的中断,还有数段保存相当不错,甚至有三段地方,约四五米高的青石墙体完全保存了下来。还有一处,城墙顶上似乎还出现了一段流水槽(下图),应为近代所为吧。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墙下面就是河道,墙体顶部和河岸的高差足有15米左右,可见当时城堡的选址非常好:此处平台原来就高于河岸,稍加修整后磊起城墙,行成了居高临下的对河道良好防卫能力。春天不知不觉间到了,墙下的垂柳泛着鹅黄,小鸟在树枝间叽叽喳喳跳个不停,岸上的堡墙淡然寂寥岿然不动,虽残缕破衣却目光如炯,似乎还在牢牢守护着身后的古堡和黎民。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依河道走势而前,然后突然拐了一个之字弯,西门就在这个弯弯处。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里向外看西门,拱洞保存很好,可是顶部已经坍塌的不忍卒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特地钻到拱顶下转了转,整个门洞保存相当完好,外侧被村民用石块堵上了,这样下面就成了一个小仓库,扔了许多编织袋,不知装的什么东西。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外侧看西门的样子,西门曾有匾额曰“镇宣威武”,早已不知所终。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前行100米,墙在一处沟壑处分了个三叉,主体左拐奔山而去,向前的支墙则横沟行成一个水关。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想到过了水关还不算完,城墙一侧傍着陡峭的山体,一侧沿着河道继续前行又约几十米才戛然而止。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尽头处回望水关和古堡墙体,下图左侧箭头所指可见从西门而出的一条羊肠小道,应为古道。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老王和我特地转到水关底的门洞去“考察”了一番 ,水关底部用大条石纵横铺砌,上部用大块碎石并灰泥勾缝,水门洞呈方形,内侧高约2米宽约1米5,洞顶则横架2米长巨大条石。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门洞外侧显然要比内侧高出不少,从下图可以看出,左侧利用了原本的天然石崖。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门洞内距底部约1米高处,左右对称各凿有一个方形凹槽,应为当年放木栅栏横向固定木栓所用。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门洞顶部的巨大条石呈阶梯状下行,数块已经断裂,大裂缝看着挺吓人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请注意左侧还有一小块木桩。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关上来开始向山上爬,这段墙依山而建凭险而据,是古堡的重要屏障,所以修得一丝不苟。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外侧通体使用大条石,高3米顶宽3米左右,几百年过去还保存的如此之好,真是开了眼界。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古堡,西门附近靠山一侧现在是大片的桃树林,如果再晚点来,“三月桃花笑春风”的景色该有多美!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关向西是两岸耸立高山夹逼的一处咽喉,最窄处估计仅有大约20来米,此即为龙门峡谷口了。请先留意下图红圈位置。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拍照的位置和角度。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上世纪的30到40年代,德国籍女摄影家赫达.莫里逊(Hedda Morrison,1908-1911)来到中国北京。她正式的工作是德国人开设的哈同照相馆摄影师。工余时间则带上自己的禄来福来双镜头反光照相机,跑遍北京的大街胡同,四六九城。也还有北京周边山东、热河、河北、山西、陕西等省,拍摄了大量照片。下图是她标注为“河边峭壁上的城堡 (Fortress at the base of a cliff along a river in the Lost Tribe country) ”的一张。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来经过考证,此楼是大龙门堡“北楼”,位置就在刚刚我们走过的水关斜西北。其实和“北楼”隔河相对还有一座“南楼”。南北二楼正如大龙门堡的前哨,守护峡谷两侧。莫里逊照片上的北楼保存十分完好,事实上它曾一直完好保存到70年代,最后在修沿河公路时被彻底摧毁~~~无语泪流啊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来之后分析我拍的照片,北楼的位置应该就在上上上图的红圈位置。据说南楼现在还有残基,可惜这次没能去寻访,后来QQ群中芒肯大叔留言,说他似乎找到了南楼的遗迹。

关于“北楼”还有另外一幅老照片,说是八路军记者沙飞拍摄,拍摄时间是38年至40年期间,画面上有四位八路军战士在河边休息。从这副更靠近一点的图可以看出,现在的沿河公路正从敌楼经过,所以估计是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于“南楼”和“北楼”的考证,推荐感兴趣的童靴去看一篇前辈驴友老普的博客《链接在此》。

根据前辈博客以及资料记载,大龙门堡北侧山名“明阳山”,明朝时山上曾有三处炮台,考虑到那个时代火炮射程和俯角问题,我判断炮台应该在下图的绿色圆圈所示位置,红圈是更高一点的制高点,但距离河谷地带太远了,可能性不大。另外,下图中右侧古堡城墙东侧的平地是当年的练兵场。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再来看一下龙门堡的防卫格局,进犯之敌只能沿着河道过来,首先将受到“锁咽喉”之处南北敌楼近距离夹击,即便侥幸突破,接下来还要迎战500米长、悬于河道上方10米的城堡北墙十八般兵器,以及北侧明阳山上红衣大炮的重火力打击,要是我是蒙古首领,趁早打消念头,还是回蒙古包喝酒泡妞逍遥自在去吧。长城小站有文写道:“城西北龙门峡内建有绊马索、敌楼各一处(已毁)以及边城三道。城北明阳山上建有炮台三处,构成一个完整的古代关隘防御体系”,是然。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龙门峡有一摩崖石刻写的是一首诗,云:“万山深处见龙门,石壁嵯峨俯塞垣。下有清流常不竭,上无丛蔓可能援。鸾翔绝顶青霄近,豹隐重岩紫雾繁。应是宝符曾无秋,金城千里壮京原。” 也是对此完美防御格局的文学诗意描述。

 回过神来继续走墙,到一处平缓处后墙体由南向拐弯折向东南。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处海拔已经很高了,但是墙体规制却毫不降低,依旧是大条石,依旧是差不多3米的顶宽。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止于此!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虽然没有了,但是看着小路还能继续向上,我们几个也就不甘心地继续向上爬了一段。在下一处陡峭的断崖处停住脚步,再向前据说还可以走,后来听说还曾有人一直翻到山顶,然后从对过下撤的。下图是返回的时候,宝舅和小索的合影,他们站立的位置,左侧是陡峭的断崖,看着挺危险,其实没关系。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今日行程最高点歇脚休息了一阵,初春的风乍暖还寒,今日又挟裹着黄沙漫漫,配上这狰狞大山和古老城墙,顿时有一种独处塞外的苍凉感觉。录唐太宗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行》如下以应景: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
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
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
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
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本考虑是原道返回的,后来下行走没多远,就看到右手侧有一条明显的羊肠小道,老王宝舅小索我们几个也就没有犹豫顺道而下。除了最后快到村子之前半山腰有一段比较陡之外,这条羊道(真的是羊道,山羊们踩出的浮土上满是羊粪球,酸枣枝上还挂着不少羊毛)还是挺好走的,而且下撤时间要比沿着城墙走节省很多。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虫虫来过古堡,我们满城转悠的时候,他和鱼哥土豪等队友躺在河边蚊蝇嗡嗡的草丛中用了午饭,据说还喝了点小酒,之后似乎是为了验证酒壮怂人胆不假地大步流星一路沿着城墙也爬到了最高点.....呃......附近,然后顺着一条和我们不同的羊道同样很快下撤到古堡。当他和文茹姐等无意中路过一家村民院落时,竟意外地发现了一块“重修二圣祠记”碑刻(下图),这可真是又一个意外收获!要知道这块碑可是大有来头,在众多旅友人的游记中都被纷纷引用,但是估计真正看过此碑的人没有几个吧!幸甚幸甚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可惜是字迹风化严重,已经无从分辨全文了,惜哉惜哉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仔细分辨碑文,问题来了:此碑落款日期为“万历三年孟冬之吉日....”,而能查到的有关大龙门堡的网上文章,提到“重修二圣祠”碑,都说是“万历四十八年”,这中间差着四十五年哩!揣摩原因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有两块“重修二圣祠”碑,万历三年修过一次之后,四十五年后,蹦,质量不好塌掉了,只好再次重修,又立碑一通;二是近代考据之人记载有误,后人以讹传讹,随即闹了乌龙。如果是第二种情况,这次我们几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眼圆瞪地实地见实物,如果算是纠正了一桩误传,也可谓大功一件矣。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来重新又转悠到东门,到城门楼顶上看了看,地面竟然被水泥硬化了, 也好,可以防止雨水的侵蚀。北侧有一明显后人修建的门拱洞,证明此楼顶在不多年前还曾被当地村民占用,估计还曾在上面修了房屋之类。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其实大龙门堡附近是一连片的风景区,紧靠着古堡的就是赫赫有名的“龙门天关摩崖石刻”,长城协会会长董耀会在他的博客中称:“长城沿线只有两处规模较大的摩崖石刻群,一处是陕西镇北台西红石峡的摩崖石刻,另一处就是河北涞水的大龙门堡了”(链接在此)。可惜这次因为提前准备功课不足,竟然擦肩错过了!

转抄一段介绍:
龙门天关摩崖石刻为明清时期驻守关隘的将士留下的真迹,刻字达二十余处,尤以“千峰拱立”、“万仞天关”最为醒目,字高2·15米,宽1·8米,其余大小不等。内容分为两类:一是描写山河壮美,以激发将士的爱国之情,如“两山壁立青霄近,一水中分白练飞”、“翠壁奇峰”等;一是描写山势险要,如“峰环万叠、险胜重围”、“疆域咽喉”等。这些石刻运笔自如,笔力遒劲,是难得的书法珍品。另有古代和节氏漫赋:“万山深处见龙门,石壁嵯峨俯塞垣。下有清流常不竭,上无丛蔓可能援,鸾翔绝顶青霄近,豹隐重岩紫雾繁。应是宝符曾无秋,金城千里壮京原”。对龙门天关大好河山和大龙门城堡要塞进行了高度的艺术概括。题书者有明代万历年间的巡抚保定都御史兵部侍郎峰贾三进,万历武进士钦依大龙门把总指挥史都门何继文等。这些刻字为研究明代书法艺术提供了可靠的科考价值。

再从古迹寻游的博客<链接在此>抄来几张图片过过眼瘾,据他的记载此处共有十八处石刻,上文说是二十余处,看来还有他没有找到的。下为“崇山浩水”: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为“金汤万仞,玉垒千寻”。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为“疆域咽喉”。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为“万仞天关”。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为“峰舞天中,云收眼底”。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摩崖石刻所在的“龙门峡”,还曾引发谢逢松诗兴大发,写了一篇挺长的《龙门峡抒情》,也录下以志。
从前,
你是山;
从前,
你是关。
三崖品立,
都慨叹走投无路;
一涧之行,
有谁闻流水潺潺?
多少战争岁月,
多少历史险滩,
长城内外,
人叫,
马叫;
长城上下,
狼烟,
硝烟。
谁守?谁攻?
谁忠?谁奸?
一场厮杀过后,
天漏残阳,
万仞石壁上,
只见血迹斑斑……
如今,
你还是山;
如今,
你不是关。
长城上,
蓝天飞云,
有空中航道;
长城下,
山谷生风,
有公路蜿蜒。
乘坐吉普车,
我们来了:
没有荷枪,
没有执戟,
没有握剑。
打开我们的行囊:
是纸,
是笔,
是墨。
敞开我们的胸怀:
是情的长风
画的流云,
诗的涌澜。
看我们挥动铁笔,
把中文、英文、
俄文、日文……
深刻在这褐色的石壁;
看我们高扬健臂,
将和平、友谊、
团结、大同……
广撒在这绿色的峰峦。
谁说是:
万仞天关?
我看见:
路满人间!
1984.8于河北省涞水县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下午3:30,全队集合,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跟上次一样,虫虫为被阻拦的事情一整天都懊恼不已,但于我来说,只要能找到一段墙走走,看远山朦胧近水淙淙,情绪跟着闲散,身体跟着愉悦,一周的憋闷和期盼总归有个说法,这就结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白家口再次未遂没啥了不得的,而且有缘去看了闻名遐迩(惭愧,我是刚刚知道)的大龙门堡,也是巨大的收获!

最后来几张花花草草吧。“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山中的桃花花蕾撑得快要爆掉,春天的脚步已经在不远处叮当作响了。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二:桃花帘外春意暖, 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 人与桃花隔不远。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三: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爬长城_白家口“龙字五号台”-大龙门堡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