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2015-01-11 20:12:13|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年1月3日(周六)。
人数:4(深海的鱼、子贤、老王、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今年9月6日走“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游记链接)时,留下了两个尾巴:一个是因为时间和体力问题,最后的一段----从二道关东口楼没有走,二是鹞子峪东山第一楼西北方向的问号楼,当时在现场观察不太清楚也没有去。今天哥几个一商量,得补课啊。说走就走,虽然没钱,一样任性。

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红圈位置),重装了一下系统和Holux软件,结果现在Google的地图竟然又能出现了,窃喜ing......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局部地理信息如下,嗯,为啥只有这么一个圆圈?不是说还有东口楼的么?东口楼的轨迹呢?哎....,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哈,给点面子好不好,先看图好不好!?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的活动轨迹如下图所示,诺,就是几乎一个圆圈的环形穿越:从鹞子峪上到东一楼西侧,然后到问号楼,最后折返回鹞子峪。GoogleEath上这一块的卫星图可能是拍照是大雾或者有雨的缘故,十分不清晰,这也是我们一直无法确定问号楼到底是个啥的原因之一。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2.3公里,总上升和总下降都不到300米,咋说这强度呢,0.3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元旦放假三天,前两天俺都是在战斗的气氛中度过----值班+加班!幸好在放假前就约好了,3号的时候哥几个一起去东口楼和问号楼,这对繁忙疲惫的咱家来说总算是一个期盼。
 
3号一大早,子闲、老王我们在惠新西街南口会合后,一路上风驰电掣,半路和鱼哥回合,之后一路杀气腾腾赶到鹞子峪,按照预计计划,我们将首先去探访臆想中的“问号楼”,走个热身的简单活,之后重新回到鹞子峪之后再去东口楼。
 
冬日里的鹞子峪古堡,内外静悄悄,我们轻轻走过,不带走一片云彩,然后在古堡北面100米左右停车,时为8:40,此处海拔440米(这个海拔读数是气压式手表读出来的,和GPS记录的有一定的差距,像今天就差了有100米),这里是当年的鹞子峪关口,上次过来的时候是夏天,下到垭口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关口防御工事,是到了对面山坡之后才恍然大悟的。这次来隔着一片树林照了几张照片,也没再去爬关口这段大约有200多米长的城墙和两个敌台(关口一个,山半腰应该还有一个),原本想着等下山时候再去近前详查,结果.......总之,还是远观了一把而已。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上次上城墙的路线,呼哧呼哧爬到半山腰,我特地沿着一条明显的小路“另辟蹊径”走了一阵,果然在山半腰的一个位置发现了关口东侧残存的一段石墙,然后顺着石墙继续向上爬,在一个平台位置回头,眼皮底下就是这段残墙,眼皮上面是垭口出的鹞子峪关。寒冬风潇潇,满山林枯黄,个中四野驴,没事找事忙。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鹞子峪古堡依旧睡意浓浓,突然想到丰子恺笔下的冬天,在那篇《初冬浴日漫感》中,他写初冬的街道,是安谧的萧条,也是寂寥的活泼,正如今天的古堡,街道上静悄悄的看不到行人,唯有乌黑的树干挺拔耸立,可在那些顶着烟囱的一家家屋内,是温暖的炕铺,是滋滋啦啦的电视机,白胡子的老爷爷,弯着腰的老奶奶,正“围坐话桑麻”,蹒跚学步的小孙子,拽着打瞌睡大黄狗的耳朵咿咿呀呀,丰子恺说“夏日可畏,冬日可爱”,可爱之处就在于这暖洋洋的家庭温情吧。今天有中度的灰霾,远山近水看的朦朦胧胧。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前看,东一楼就在不远处的山顶上,3*4眼,体态巨大,仪态万方。离开村庄越远,石墙保存的也越好,最宽处约有4米,高有3米,但碎石松动,走起来也需要打起十分精神。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到半截位置,那座传说中的“问号楼”已经可以隔着峡谷远远相望,远看似乎还真是一个方形敌台模样,不过明显是碎石构造,和一般的敌台基础又不太符合,这如今天天气一样的未知迷雾更增强了我们一定要去拜访的决心,问号楼问号楼,揣着问号继续走啊。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来是一直顺着墙走,墙体逐渐消失后就继续沿着山势向上生切到东口楼,这次我们在墙体消失的地方发现了一条左行的隐约小路(夏天的时候肯定看不出来,太不起眼),顺着很快就翻到了东一楼北侧的垭口,这里是宽宽的一段残墙。时为9:15,海拔650米(海拔读数的问题刚刚说过了)。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海拔并不算太高,但是也走的屁屁唧唧,满身大汗,哥几个开始脱衣服。上次已经拜访过,所以这次就没有再去东一楼。翻过垭口,回头来一张东一楼,不过这时候我想起来,这个四眼楼没进去哩。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略作休息后,沿着山脊继续向北,随后是一个小小的下降,没啥难度,但是树林很是茂密,估计是很少有人走吧。垭口处的城墙已经坍塌成一条石垅,从残存情况看,当年是较高比例的泥土石块混杂修建模式。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哑口后是一个大约70米的海拔上升,高度不高,也没有灌木丛,但是坍塌的城墙碎石很松动。奇怪的是这个垭口上方的残墙碎石散乱面积很大,而且有明显的层叠痕迹,按理说这里的防御工事不必修建得如此厚重。
 
到这侧山顶之后,城墙顺着山势折向西南方向并且似乎要逐渐消失的样子,可是,走过一片小树林,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石头残台,当年应该是一个圆形的烽燧,现在长满灌木丛,远看根本无法发现。时为9:58,海拔665米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此烽燧下行大约50米,一道石墙嗖一声在密林之中跳将出来。啊,江湖中久已没有故事的“问号楼”到了!时为10:04,海拔655米。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事实摆在眼前:这当然不是一个敌楼的残基,残存建筑是一个有四道墙的小院,整体呈长方形,宽边是南北侧,长约20米,窄边是东西侧,长约10米,现在最高处有接近2米,因坍塌严重所以无法估算当年的实际高度和宽度,从碎石坍塌面来看,应该不小。整个建筑格局显示,这应--该--是--一--个--兵寨!!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这里所谓的“兵寨”,指的是屯兵的小型兵城,北京地区类似的兵城并不少见,但是如此小巧且就在长城防线之上(虽然是二道边),不知道别人,我是从没有见到过。这个小兵寨内部最起码可以搭建100平方米的房子,驻防一二十人是一点没有问题的。在此使用小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原始画质很好,youku压缩严重,凑合着看。
 
门开在西侧,宽度仅有一米多点,应该也是为了防御的需要而故意设计这么逼仄的。从门这里也能看出西侧墙的厚度----2米左右,真是结实啊。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体上还能够看到灰泥填缝的痕迹,这证明此小小兵寨可不是一个临时建筑,而是特意为之的长期驻防工程。
爬长城_鹞子峪-东一楼-问号楼(小兵寨)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至于它的作用,其实很好理解,鹞子峪守卫的垭口再向外,有东西两条峡谷伸展出去,其中西侧峡谷两侧高山巍峨,且有二道边可以守护,突破难度很大,而东侧虽然有东一楼这个高大上的前哨,但是兵寨所在的山脊外走势相对平缓而又视线不佳,且兵寨后侧就是一条更为平缓的峡谷,来犯之敌一旦偷摸渗透过来,很容易通过这道平缓峡谷如天降神兵一般直扑鹞子峪关口或进犯东一楼西南的低矮城墙,为此,在这道山脉上设一个烽燧和一个能够驻军的小型堡垒,无疑可以通过加强鹞子峪的侧卫从而形成更为坚固的防线。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刚刚抵达小兵寨,手机哗啦啦响起----单位让我下午去开一个会,哎,我擦,东口楼就这样给报废了!哎,计划没有变化快!哎,为了工作有时候还要牺牲点个人滴,谁让咱是党国的工作模范呢~~~~。无奈,只好迅疾下山,让老王开车将我送到昌平31路的起点站,然后在南邵倒腾地铁,总算在下午2点赶回单位,没有耽误下午的会议。话说这也正好是今天赶巧,换做别的地段,还真没法赶回来了。

当我在地铁上昏昏欲睡的时候,深海的鱼、子闲和老王意气风发地登上了东口楼,之后略经艰险地向东南探路,探访了之后的城墙和残楼,看他们发来的陡峭山脊上之矫健身影,听他们似乎故意为之的绘声绘色之描述,都让我心痒痒不止牙根咬得嘎吱嘎吱作响.......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剩下的一段,也只能等后续再补课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