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2014-10-29 22:37:03|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0月25日(周六)。
人数:46 。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说点和长城无关的话----你知道,咱吃喝拉撒睡都离不开的宇宙有多大么?要不先看看下面这种图?!。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所以啊,人在这浩淼的宇宙之中,说沧海一粟那都是自夸哩~~,我们每一个个体都实在是太渺小了。据说每一个航天员重返地球之后,性格都会发生一些改变,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对人生的看法更加豁达,因为当他们站在地球之外重新打量自己生存的小窝,敬畏之心是油然而生的。

对宇宙的敬畏咱不太好体会,直观简单一点的就是对自然的敬畏,这山爬的越多,敬畏的心也就越重。是啊,那高高的山沉沉地端坐哪里,当我们喧嚣叫嚷着哗啦啦而来,它不显兴奋,微微摇动树叶就算是表示欢迎,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腿脚走出深谷,它也不显寂寥,呱呱两声蛙鸣似乎就算是告别。你高兴他悲伤我兴奋,大山不因物喜不因己悲兀自岿然不动。诗人李白在《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有“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之一说,用在大山的视角来言实在是太对了!“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记东西”。老人家曾说过“人定胜天”,可实际上对于这大山,人类自古以来哪有彻底征服的胜利,豪情万丈之后,唯有一步一步埋头向前,颤颤巍巍、战战兢兢地挪到顶峰,极目四野楚天阔,巍峨群山漫无际,终能感怀大自然的造化神奇。

是的,这山,如同我们伸手可触的宇宙,都是如此神奇。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是今年暑假后第一次跟着虫虫队大部队活动,走的是“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的位置如下所示: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路程如下,共经过7楼2台,所以我才在标题中将此段路程冠以“七座楼”之名,个人独创,版权专属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城之上的路程局部放大如下。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46人的整个队伍多次打乱又多次聚合,所以各自强度系数不太好计算,我大致列了如下的图表↓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略微解释一下:
(1)全体队友走的最开始路段,田庄矿场圆形石柱山相对顺利,难度系数顶多就算是0.5。
(2)从圆形石柱山之后,全队分为三个小分队,鱼哥和我走的最为艰苦,难度系数绝对0.5,子闲、老王等算是0.2,而虫虫带着大部队的绕行反而增加了强度,算是0.3吧。
(3)抵达第7楼之后,剩下的道路几乎算是一路下撤,没有太大的难度,算0.2。
(4)从第2楼如果走第1台-第2台-第1楼,难度系数绝对0.5没商量,而如果直下龙潭西沟,那就没啥难度了,0.2算多的。
准确还是不准确,咱各自走过的兄弟姐妹自己可以照着参考一下。

我的轨迹是鱼哥俺两人单独走的,距离约15公里,海拔上升约1100米。据上图难度系数为:0.5+0.5+0.2+0.5=1.7。呵呵,算是我走长城以来最高的一次了,超过“白道峪-牛盆峪”穿越那次的的1.5!!所以我也严重的不推荐后来驴友走我的轨迹,如果想参考,可以在六只脚上搜索子闲或者老王的轨迹,才靠谱。

下图是鱼哥和我所走线路的高程图,抱歉我无法给出其他各位队友所有线路的高程图。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00不到,我就赶到了惠新西街南口老地点,话说已经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在此和大部队一起出发了,老友相见,分外眼红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闲话不表,大车一路吭吭哧哧,10:00,海拔285米,抵达目的地田庄村。这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次却没有上几次那样显得格外幽静----村头广场里,正有一个二人转小团队在表演,来自东北那疙瘩的这种民间艺术用夸张的言语和肢体动作引得围观的老人小孩一阵阵哄堂大笑。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过村子,继续沿村西的水泥路一路向大山挺进,这条道去年10月26日曾走过一次,路线是“龙潭西沟(小城、吊马寨)-龙潭北沟(七寨口、一扇门楼、仙女楼)”,我曾写过的一片游记链接在此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真是巧,去年来的时间和今年不过相差一天而已,所以山沟的景色也和去年基本一致,高窜的大杨树上,树叶随风哗啦啦漫天飞扬,打着转悠悠而下,如一群相伴而舞的蝴蝶,给人“靡靡秋已夕”的感觉。我的老家遍植杨树,所以看到这比巴掌还大的树叶分外亲切。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出发之前的连续两个晚上,都在网上和队伍里的诸位高参谋划线路。按照最初的计划是准备从田庄村沿着大桃园沟走,象去年一样,在某个地方翻山到龙潭西沟,然后从小城西侧择路上第1楼,依次拜访234567楼,最后从第7楼向西下山沟,从西台子出(下图线路所示),这样走法的最大问题是:绕行龙潭西沟需要一上一下,很耗体力,而且到了第7楼之后,即便到西台子的路好走,也将是一个漫长的下撤。还有,从第1楼到第7楼是一路上升!

后来我仔细研究了阿伦踏遍青山人未老前辈的游记,建议虫虫修改线路方案为:从大桃园山沟之上第7楼,然后经654321楼下龙潭西沟,最后从之万山庄出。正好虫虫领队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提前说动了之万山庄的看门人,允许我们当天晚上从山庄大门出(但是不答应我们从大门进),这下可是姓何的嫁给姓郑的----正合适了。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桃园沟内的大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宽敞明亮,铺满黄澄澄的落叶,早起满阶黄不扫,秋容一片憔悴。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霜降都过了,可是却还有这样的小皱菊,开得如此标致,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把菊花的淡雅和人际关系扯在一起,还真有点感觉哩。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恰好是队友国宝姐姐的生日,早在一个月前,远在瑞典的亲子驴行(民间俗称宝妈)就给我们几个打招呼,要在长城之上给国宝姐姐过一个特殊生日,分配给我的任务是准备贺卡。上周专门买了一张,还提前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可是周五的时候却忘记带上了!哎,果然是岁月不饶人啊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惠新西街南口集合的时候,宝舅提着一个大大的红色手提袋上来,告诉我们这是他准备的蛋糕,这是我才想起贺卡竟然给落下了,宝舅又专门跑去旁边的小卖部打听,可惜人家没这东东卖,话说现在节日送贺卡的估计的确少了,短信、微信、飞信太方便了。

大车一路奔驰上了高速之后,国宝姐姐拿着巧克力给大家分发,我眼睛一亮,向她索要了巧克力的包装盒,撕下一面纸板,用剪刀略作修整,中间一折,嘿,虽然有点山寨,但也算是一张贺卡啊!随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子闲老哥挽起袖子亲自泼墨,画了一幅略显写意的长城图,然后又满车游荡了一圈,征集来了20来名驴友的签名(下图版权属于索菲亚)。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宝舅辛苦地拎着蛋糕盒子,按计划要拿到第七楼开Party,可是眼瞅着道路越来越不好走,到第七楼还遥遥无期呢!正好看到路旁有一个人工修葺的水池,边沿挺平整,得,就这了!蛋糕、蜡烛、帽子、生日歌,虽然环境简陋了点,可程序一样都不能少(下图版权属于宝舅),虽然我们高昂的歌声国宝听不到,但是每个人脸上真挚而灿烂的笑容相信会把她的心化成一滩蜡。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提拉米苏蛋糕果然好吃又长劲,重新上路之后浑身充满力量啊那是,蹭蹭蹭蹭一段路之后,来到了一个所谓的“一线天”下----其实并没有那么狭窄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一线天”之后不久,是全程一个标志性的地点:废弃矿场。细碎的石头堆成了小山,在卫星图上都能看的很清楚。前面ms在某个前辈的游记中看过,这是一座小型金矿,似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私下开采,近些年才被政府强行封闭。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矿场之后,小路变得更加狭窄,但还是能看的很清楚,据前队说一直是冲着正前方的大山垭口而去了(下图红色线路),但是根据我们提前的功课,以及现场的GPS地图判断,第7楼应该在正面山峰的背侧,那么如果到垭口去的话,是不是就不好到第7楼了呢?边走边四处打量,在这条红色示意小路的中间某段,真给发现了一条拐向右侧的非常隐蔽的小路(下图绿色),鱼哥和我前去探了一番,发现小路很好走,后队后来就跟着我们两个走了这条线路,而以老吴为首的前队也被呼了回来。就这么一下子,本来走在几乎最后面的鱼哥和我就变成前队了。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这条隐蔽的小路一直向前,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山梁上,回头看,视野左侧圆鼓鼓山峰就是所谓的“僧帽山”了。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山梁顶上继续向前,小路却很快就失去了踪迹,只好接着指南针的帮助冲着大概的第7楼方向横切,林子以乔木居多,灌木比较稀疏,走起来还不算费劲。在某处小歇的时候,透过落光了树叶但依然枝桠纵横的丛林,在对过的山顶终于看到了第7楼的侧影。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山坡平切一阵之后,来到了第7楼所在山峰下的峡谷,从这里横切过去,绕过一个石壁开始向上行,大约几十米后来到一个垭口,垭口右侧是一个挺高的圆柱形石柱,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得到,我将之称为“圆柱山”,可算有一个标志点。

垭口处略微休息后,沿左侧石壁顺垭口下行,又大约50来米后,留意到左手侧有一道山沟冲着山顶而去,而右手侧是大片裸露的山岩,看起来似乎也能到山顶但坡度够大。鱼哥和我原地观察了一番之后,感觉左侧山沟上面似乎就是一道山脊,随即决定顺沟而上。

踩着松动的石渣子靠近这道沟,发现迎面就是一个断崖,差不多有3米高,斜度足有80度左右,几乎直上直下,宽度却只有一米多点,两侧都是直壁,从这实际情况看,这条山沟就是一条流水沟。到这里只能硬上了!石块还挺松动,树枝又不怎么敢太依靠,真有点费神,不管咋说吧,小心谨慎下还是顺利上来了。

刚能放下脚,发现眼前又是一个小崖,比刚刚上来的还显得直溜溜光秃秃,连抓手的地方都没有,鱼哥前面费劲巴哈爬了上去,我实际一伸手,才发现真是不好上,差点卡在那里不上不下了!也就在这个地方,因为忙着找抓手的地方,把手杖放在了一旁,后来一直到断崖4的时候才发觉忘带了,这可是一根Leki的杖啊,陪我走了那么多段的长城,竟然在今天给这么痛痛快快的丢了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不但丢了一根杖,同样在这个地方,一扭身借力的当儿,挂在胸前的一瓶矿泉水也咣当掉了下去,乒乒乓乓翻转着顺沟而下,许久才听到砸在最下面地面的声音~~~~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断崖1和断崖2的情况看,一般的队友如果不借助绳子的帮忙,估计上来绝对够呛,加上对继续向前的路不是很有信心,所以我们通过手台呼叫已经抵达圆柱山垭口的虫虫原地等待,在我们继续探路一段之后再做决定。

接续向前的坡度依旧很大,数米之后遇到了第3个断崖,虽然看起来并不陡峭,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两个选择了从左手侧绕行,绕行必须切过一块巨大的石头,下方就是刚刚爬上来的断崖2、1,一失足可不是好玩的!又是没有啥抓手,好在鱼哥先上去,之后压下来几棵结实的树枝,我有了抓手后上来就好多了。

之后略微有一小段好走的路,但是坡度还是很大,继续向上切了一阵,崩溃啊!又遇到一个断崖-断崖4,足有3米来高,表面看起来有似乎挺好上,有错落的石窝,还有灌木丛,可是近前一看,立面很直,而灌木很脆,硬上风险是很大的。我们两个在此略微休息,同时通过手台告诉后队所遇到的困境,告诫虫虫这条路很不好走,不建议大家跟着我们过来。这个时候,子闲老王带着另外8名队友,从我们刚才上水沟的地方选择向右手侧山体直上,似乎进行的比较顺利。因为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虫虫犹豫一阵后,决定带着余下的36人后队从圆柱山处顺沟下撤,试图直接去龙潭西沟,然后从那里重新上山,能走几个楼子是几个楼子。

这边鱼哥和我简单尝试之后放弃了直上第4个断崖的想法,从左手侧绕行了一小段,从一处略平缓处上了断崖立面。随后是全天最危险的一处上切,站着的地方脚下立足处只有几公分长宽,下一步的预期落脚点也只有这么巴掌大,而且覆盖着一层泥土,看不出来究竟是否结实,断崖立面几乎是90度的垂直,脸几乎紧贴上了石壁。我用两只手死劲扣住石壁上的石头,吸两口气,呈跪姿,小心翼翼的迈出右脚,缓缓落下,待确定立足点稳固之后,慢慢起身,继续先用双手扣紧石壁,然后拼命伸长胳膊向上拽灌木树枝,卡巴吧几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让我的神经绷得也要断裂,但总算抓住了两根粗壮的树枝,再一用劲,借力翻上!这关键的两步实在过于凶险,我上来之后,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放了鱼哥随身携带的绳子下去,借助绳子的帮助,鱼哥随后上来就轻松多了。

这个时候,手台里传来好消息,子闲老王等人已经翻上山梁,而且看到了一条明晃晃的小路。我和鱼哥惊魂甫定的当儿,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几个已经欢快地窜到第7楼了。而这时候的虫虫,已经带着大部队下了山沟,且正在冲着他们判断的“第四楼”跋涉而去。事后诸葛亮:如果虫虫在垭口多等5-10分钟,子闲老王等人的路也就完全探明,后队也就可以跟着上去,省掉随后要提到的一大圈折腾。

这厢鱼哥我们两个继续向前,又几十米后,我靠,又是断崖,这个断崖5是高度最小的一个,站在最底下头能伸到断崖顶上,也就1米6高的样子,但是难点有2,一是断崖下很难立足,一堆碎石子;二是断崖正上方被灌木封死,错乱的树枝毫无章法,虽然已经没有树叶了,但是几十根枝条快要编成一张网,我试着硬顶了两次,感觉真是过不去。

无奈之下,我们通过手台呼叫已经抵达第7楼的几位,希望过来接应一下我们。子闲老王循声而来,用人声辨位找到了我们所在的山沟,子闲正摸索着往下走,休息了一小会的我还是想办法从密密麻麻的树枝最下面突破重围,终于爬上了断崖。

灰头土脸摇摇晃晃来到山顶,是几乎精疲力尽的感觉!鼻涕一把泪一把啊!下图是我手绘的本段路程简单示意,其中过程之艰辛,只有鱼哥我们两个才能体会了。后来说起丢掉的杖子,大家说我们走的这条水沟线路,估计十年内也没有人走。我看不是十年,五十年也不会有人走。今年5月25日,老王我们两个曾顺一条大沟直上林隐楼,那也是一条估计几十年都不会有人走的线路,但是难度可要比今天低上一截。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想起来,能顺利上来,除了鱼哥我们两个互相帮助以及长期户外活动积累的一些所谓经验外,还真有凑巧的原因:昨天晚上看天气预报说今天是重度灰霾,所以我干脆就没有带大相机,如果脖子前面挂着我的7D,这几个断崖可就再要增加难度了。另外还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雨衣、一个头灯、一把锯子、一个充电宝,也节省了不少重量。 

下图是老王在山顶处给刚刚从山沟爬上来的我拍的,你能看到俺在哪么?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下图版权属于老王)!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可以用卫星图来示意一下从矿场经圆柱山垭口到第7楼的路线了,下图中虚线黄色线路是矿场之后,老吴等前队走的线路(后面有错误,懒得修改了),绿色线路是子闲老王等8名强驴从另一侧走的正确路线大概示意,实线黄色线路是虫虫带队下撤线路大概示意。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如刚刚子闲在手台里激动地唧哩哇啦说的一样,正山顶之上沿着山梁走向是一条很清晰的小路,当时的我看起来简直就是高速公路!虽然几乎累的要瘫坐在地,但仍拼着力气速度一鼓作气向前。14:19,抵达第七楼,海拔读数忘记了。下图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正东。此楼3*3眼,基座保存比较完好,上部建筑坍塌一大半,空余几节子残墙勉力支撑。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7楼楼顶开始吃午饭。手台里,绕行的虫虫等人也在频繁交互,似乎走的并不太顺利。回望刚刚上来的路,雾气沼沼,已经无从分辨究竟是如何绕行上来的了。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7楼正前方(东向)就是僧帽山,好一坨大山下图版权属于老王。此山的名字大约只在本地村民中如此称呼,网上搜僧帽山的结果是承德的那座。今年盛夏的时候,虫虫曾发了“西台子-僧帽山”的活动,当日巨热,最后只有寥寥数名强驴抵达了僧帽山南侧最后一楼。那次活动我因故没有参加,真心希望尽快能够完成补课啊。虫虫最初曾试图在一天之后走完“龙潭西沟-西台子”,当时我是满怀疑问,现在看来,想一天走完本段路程,那还真的是强驴中的强驴才有可能。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很担心接下来的路程,因此只用了十分钟的功夫就草草吃完了饭。下到敌楼的东南侧拍了一张,原来敌楼的门洞就开在这面啊。随手抄一段子闲的话:“烽烟已过,斯人已逝。其实长城于今对于我们而言,所剩的也就是其建筑的奇迹和美,行走其间,感触的也只是臆想当年。回味往昔,所附加的不过是无痛无痒的啧啧声叹!亢奋其间所得的,也不过是一山一岭的走过,一楼一墙的观瞻,兴致所及任山高势险,无冬历夏纵横来去尽情包揽。颇有携一隅之山河,卷一画之山川,春风化雨,秋染斑斓。冬卧白雪,夏涌云烟。登楼问顶,舒展眉目,看尽沧桑的历史残垣”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7楼到第6楼的道路一大半刚才是走过的,是相当的好走。经过刚刚爬上来的垭口时,忍不住扭头多扫了两眼,对这片茂盛的密林来说,我们不过是匆匆过客,不消几天,落叶就将悄悄湮灭摇摆的足迹,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段密林之中的艰难穿越,是对心理和生理的一次挑战,定将终生难忘。

在快要抵达第6楼的一个平缓山梁处,突然听到了右手侧缓坡下树林之中传来阵阵喧哗声,互相呼唤一阵,蓬头垢面地钻出数人,其中带头的正是队友燃灯佛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仔细一问,还真是咱自己的大队伍,可是刚才虫虫带着后队30来人从圆柱山垭口下撤的时候,原本可是计划是顺着山沟一路向下,直抵龙潭西沟的啊(下图绿色线路示意)?!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仔细询问,原来是下撤一段路程,绕过一道山弯后,他们发现在不远处的垭口处有一个敌楼,误以为这就是“第四楼”,于是决定直上第四楼,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敌楼其实是第6楼!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也即是说:这只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实际上往下走了一阵子之后就重新向上走山沟了(下图版权属于老王),我估计大致的线路是下图的绿色所示意。这条路是难还是容易我没有走不好说,但从时间上来说肯定是曲折了,可是从进度上来说却正好和我们这10个人在第六楼“胜利会师”,几家欢喜家家愁,有的队友庆幸自己总算没有错过第6楼,有的则在发愁原来还有那么一大段的路要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42,海拔765米,抵达第7楼。我们是14:30离开的第七楼,也就是两者之间只是12分钟的路程,因此我一个劲的劝说会师后的其他队友赶去第7楼看看,否则是遗憾啊。下图拍照角度0度,即镜头几乎冲着正北。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6楼3*3眼,整体保存完好,但是墙壁上有数条令人心惊的巨大裂缝。从外表看敌楼低矮平淡,但进入楼内却别有洞天:此楼内建有两个火炕,还有两个灶台!因为来之前做过功课,我们倒并不感惊诧----此楼在很久以前,曾是淘金人的住宿之地。敌楼所处的山势较为平缓,两侧都有大片的平整空地,我估计当时的淘金人不但把敌楼做成了住房,估计还在旁边种了菜、养了猪哩。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保存挺完整的一个灶台,当然其本身是对长城的破坏,因为肯定是拆了墙砖修的。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有火炕和灶台,所以此楼也被一些驴友称为“炕楼”。墙壁上的留言并不多,下图中的这个字迹已经看不太清楚,留言的日期竟然是1963年5月15日!50年前了!当年如果是20出头的毛头小伙,如今依然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矣!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门口台阶下扔着一个破铁盆。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炕楼得瑟的时候,大部队队友也陆续抵达,眼瞅着从此楼到第5楼还有一段挺高的爬升下图版权属于老王,而且道路情况未知,第5楼之下的山势看起来还挺吓人,所以我们几个抓紧时间继续向前赶路。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承想,从第6楼到第5楼之间的道路也是相当的好走,虽然不能说是明晃晃,那也是清晰可辨,一路沿着溜达就是了。走到山腰半截,抬头一看,我赛,竟然是如此蓝汪汪的天?!!要知道,这个时候北京市区的PM2.5差不多要爆表了!由此可见,生活在郊区深山老林,即便华北地区上面盖着灰霾大锅盖,这里的空气质量依旧要好上许多。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25,海拔880米,抵达第5楼,此楼3*3眼,保存相当完好。门洞上方赫然挂着一个巨大的蚂蜂窝,还是在用堡垒,有黑黄相间的蜂式战斗机嗡嗡嗡在前后左右盘旋,害得我等进出此楼必须匍匐而过。此楼原本在驴友中有外号曰“馅饼楼”,原因据说是是驴友长城猛将曾在此楼吃过馅饼。我们几个则决定将其称为“蜂窝楼”----瞧,我们起的名字多么高大上啊!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蜂窝楼内墙壁上有某著名人士的题词。楼门内侧有拐弯蹬道到顶,蹬道把门口右侧箭窗圈在了里面,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结构,看实不可取,严重影响了此箭窗的守望、防御功能。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刚刚走过的第7楼和第6楼,烟波浩渺,宛如仙境,卡布奇诺。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蹬道到顶,等一下要走的4、3、2、1楼都已经清晰在望----事实上,因为灰霾太重,第1楼还是需要仔细分辨一下才瞧得到。这要是一个大晴天,该是多美好的景致啊,还是那句老话: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既来之则安之,好好欣赏雾中的斑斓秋色吧。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用俺有点对不起观众的字迹留小纸条一张,以纪念本次难忘之旅,后来知道人数写错了,全队今天是46人。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次赶在大部队到之前离开第5楼,顺手一张侧面照,可见此楼之高大巍峨,以及建筑质量之一丝不苟。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林间小路宽敞明亮,蹦跳着欢歌而下。15:48,海拔800米,抵达第4楼。此楼3*3眼,保存非常完整,连楼顶的垛墙都几乎没有什么毁坏,楼内也有蹬道,但因为时间关系我并没有上楼顶。下图拍照角度270,即镜头几乎冲着正东。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林间小路继续宽敞明亮,蹦跳着继续欢歌而下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15:57,海拔720米,抵达第3楼,此楼3*3眼,保存略逊于第4楼,为了赶时间,此楼干脆没有进去。下图拍照角度300度,即北在左手侧60度。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根据队友不会拐弯的记录(下图版权属于不会拐弯),第3楼也有一个挺大的马蜂窝,那么此楼是不是可以命名为蚂蜂窝2楼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赶往第2楼的路上,回头拍照一张,5、4、3楼隐匿在“薄纱”一般的雾霾之中,亦幻亦仙了!近期星爷的《大话西游》正在重播,看下图我这张的效果,有没有最后悟空顶着漫漫黄沙缓缓西行的效果啊!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林间小路继续宽敞明亮,蹦跳着继续欢歌而下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again,16:08,海拔615,抵达第2楼,此楼3*3眼,已经坍塌了差不多一半。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右手侧30度。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前看第2楼有些颓废,可是远观的时候还真是漂亮啊下图版权属于老王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根据前辈驴友的攻略,第2楼前有一条小路下撤龙潭西沟,而且在小路的半截能够找到一条横切前往第1楼的小路。因为提前看过驴友阿伦的游记(链接在此),我们知道在第1楼和第2楼之间的连绵山脊上还有两座残破的墩台,刚才边走边商量,以鱼哥为代表的我们数人已经决定:沿着山脊前往第1楼,要去寻访那两座隐匿的墩台。

本日的太阳落山时间是17:28,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可供利用了,还是很紧迫的,所以鱼哥和我没再多停留,匆匆离开第2楼。在其后垭口回望这座敌楼,暮色苍苍天色流黄。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2楼东北侧大约50米远的垭口处,我们看到了翻山娃前辈的路标(下图红色箭头指示位置),路标处向右,有一条很清晰的林间小路蜿蜒而下,在手台中向虫虫带着的后队做了通报,我们则继续埋头向前。后来大部分的队友(46-9=37人)就是沿着这条小路下撤的,虽然不是特别好走,但是保证了天黑之前全部顺利下撤山谷。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向前,山脊起起伏伏一直向前抵达第1楼,开始攀爬的一段上升并不大,离开垭口不到100米后抵达第一个山顶,此处有明显的人工修葺墙体,围着山顶部位大致行成一个圆形,我们判断这就是阿伦所称的残墩台之一了,但实事求是说如果称之为墩台似乎有点牵强,不过不是墩台又算是啥呢?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向前,山脊两侧都是断崖,尤其是左手侧更是吓人----完全是百尺峭壁,所以走起来需要格外小心。眼前和脚下并没有路,或者说曾经的小路已经被树木长死,只能是一路摸索着生切。而且这段路上小断崖很多,一会儿就要一头冷汗地四处打量一番,再寻找合适的位置下脚,还有数个地方干脆需要屁股着地而下。总体的难度就不细说了,我在最前面的图中说走这一小段路的强度系数为0.5,绝不夸张,谁走谁知道。

又翻上一个山tou,一大堆碎石呈现在眼前,这倒是一个标准的墩台,垮塌的碎石分布在最起码20个平方的范围内。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墩台离开第1楼水平距离不超过100米,从位置判断当年应该是第1楼的辅助防御设施(注:下图并非在墩台上拍的)。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夕阳已沉寂西山,趁着最后的光亮我们抓紧时间赶往第1楼,这最后的一小段却依旧艰难凶险,真疑惑难道当年的兵士就是如此上下的?!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7:21,海拔518米,抵达第1楼。此楼3*3眼,保存基本完整。下图拍照角度240度,即北在左手侧240度。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墙壁上有秋生安平在2012年11月17日的留言,打着手电转悠了一圈,没有发现其他的题壁作。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不久,子闲、祥叔、臭臭、11路军、老王、墨竹、不会拐弯也顺利抵达,也即抵达第1楼的队友总共9人。其中子闲可了不得,鱼哥我们到第2楼的时候,他大约还在第4楼的后队,后面是硬生生追上来的。大伙在敌楼门口合影一张,是啊,跋山涉水来到此楼,容易么!?

夜色逐渐黑下来,没敢再多停留。17:40,我们一行开始离开第1楼下撤。根据阿伦的游记,第1楼到龙潭西沟是有一条小路的,我们也的确在敌楼的门前看到一条小路向南切下,可是沿着走上不到50米,竟然突然失去了痕迹,上下左右都再无接续。无奈重新回到敌楼前,墨竹沿着山脊向东,祥叔直接从楼子向下,各自探了一番,还是找不到下撤的路。我们几个聚拢商量了一番,决定直接顺着刚才走的小路末端向下生切,我仔细回忆了一番,从卫星图上看,从这里往下没有看到大的“褶皱”,证明此处不会有大的断崖。

此后的一段生切完全是密林生钻啊,难度堪比我们上次去“白道峪-牛盆峪”,而且坡度还很大,跐溜跐溜滴。天色已然黑透,前方情形完全不能目视,只能靠着强光手电的帮助走一段、观察一段。就这样过了许久,终于切到了一条水沟,这里的灌木丛少了许多,只要小心碎石就可以了,又大约10来分钟后,水沟似乎在突然之间变得平缓和宽敞起来,果不其然,十来米后,我们的脚丫子终于踏上了一条藏匿在荒草之中的小路之上。之后的道路就越走越清晰、越平整。18:25,离开第1楼45分钟后,涓涓溪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前方就是龙潭西沟了。在这里还出现了一个插曲,我过了溪流之后直接开始向左手拐,而且下意识里判断这就是冲着之万山庄的方向,虽然看了指南针,脑子里却没有转过弯来。后来看着GPS地图才恍然大悟,户外摸黑就怕这个!老王也厉害,伸手在溪流中判断流向,竟然反了180度。

回来之后查看地图,我们切到龙潭西沟的位置对面,就是小城的正门所在,只是当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所以竟然没有注意到。 此外在卫星图上也能看到我们一直寻觅的那条小路,第1楼附近看不到,但在山谷中的初始段则很容易看出来。
爬长城_田庄-僧帽山-七座楼-龙潭西沟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楼往下的生切几乎全程都是祥叔和子闲一马当先,我们后面的就是跟着走,密林生切开过路的都知道这“先锋”的痛苦,实际上,在惠新西街下车的时候我们才注意到祥叔的脸上被树枝拉了一个长长的伤痕,所以在这里要由衷地对祥叔道一声:辛苦了!

从小城到之万山庄的路很好走,但是也很漫长,19:15,拖着疲惫的双脚抵达之万山庄大门口,也就是说走了整整50分钟啊!看门的大爷这次果然给足虫虫面子,笑呵呵地将我们送出大门。

19:30,全队登车,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莱蒙托夫的一句话结束本篇游记:“一座神庙,即使荒芜,仍然是祭坛。一座雕像,即使坍塌,仍然是神”,在我心中,长城就是这样,是亘古的祭坛,如神一般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