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2014-09-08 22:22:4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9月6日(周六)。
人数:6(深海的鱼、子闲、老王、宝舅、国宝姐姐 and 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从7月5日陪着宝妈Tiger宝妹一起再访司马台之后,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在长城上闲庭信步了,憋得是脑袋大脖子粗肚子鼓。最近把XXXXXX等一系列的事情搞定,眼瞅着秋也开始高、气也开始爽,户外活动季马上又要全面击鼓开工。可是一个暑假没有出去活动,裤腰带松了整整一个眼,这要是贸然跟队活动很有可能吃不消,看来进行一下恢复性锻炼很有必要正好本周六虫虫领队的原计划活动临时取消,和几位墙友一商量,得,就去二道关,走一下“鹞子峪-二道关-东口楼”,此段行程山上行走只约5个公里,两上两下的海拔也不到600米,确是一段适应恢复的好溜腿去处。而且难得的是我们几位都没有完全走通过,全有去走的愿望,缘分啊。

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的位置如下所示: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信息如下: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周六早上碰头后,我们边走边聊,最终决定把行程的起始点修订为撞道口,原因很简单:如果以鹞子峪为起点,则鹞子峪西南到西水峪长城最高点之间的一段二道边长城就错过了,距离不过1公里多一点,下次专门来一次也不太划算。而即便我们从撞道口上,根据前辈们走过的轨迹来看,到东口楼的总长度也不过8公里多,总上升1000米,尽管对于我这样休息两个足月的弱驴有些挑战,但相信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至于对深海鱼这样的,洒洒水啦~~~~。

我们想到了开头,却没有料到结尾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虽然是从撞道口上的长城,但最终由于天气闷热的缘故,在下午3:30抵达二道边后,我们决定不再继续攀爬东口楼。所以今天全程实际上走的是“撞道口-鹞子峪-二道边”,路线图如下所示。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的GPS记录是走了7.4公里,总上升不到700米,的确算是一次休闲活动,强度系数也就0.8-吧。全天共路过至少19个敌楼,我在GoogleEarth上进行了标注,下图高程图则并未详细列出,只是给出了标志性的11-三岔楼、12-三道边第一楼、16-鹞子峪北第一楼、17楼-五眼楼的相对海拔高度位置。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周五的晚上有饭局,喝的不亦乐乎,幸而对周六早上的活动牵挂不忘而有所节制,最后一瓶没有开,就这还整了差不多八两,晃晃悠悠回到宿舍,洗漱完毕还惦记着歪歪扭扭把行头整理完毕。宿醉的夜晚睡得不算踏实,早上6点就准时起床了,坐上地铁闭目养神,没想到7点多一点就已经快到天通苑,而小分队约定的集合时间是8点在天通苑北,时间尚早,干脆提前下车,到天通苑肯德基优哉游哉吃了个早饭,然后沿着公路溜溜达达到了天通苑北。不多会,国宝姐姐子闲老哥也相继赶到----子闲两个多月没有出来活动,还是神采奕奕,据说他增肥10斤,我开玩笑说一条猪前腿啊,但是看不出究竟长到哪里去了。八点整,老王和宝舅的车也到了,原本计划是我们五人坐宝舅的车,赶到前面和深海的鱼会合后调一人过去,全队两辆车就够了,但是因为地铁站前停车场全部满位,老王随决定也开车前往,6个人,3辆车,有点和八项规定不符,奢靡之风严重啊。

一路风驰电掣,宝舅开车的水平原来毫不逊色女汉子宝妈,嗖嗖的!上午9:27,抵达撞道口村,此处海拔200米。远离喧嚣的城市,再次看到宁静祥和的田园风光,浑身上下都是爽歪歪的感觉。可惜老天不给力,雾霾比较严重,山上的城墙只能算是隐约可见。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曾经的古老关口村现在几乎家家都在经营农家乐,铜臭弥漫的现代化水泥钢筋建筑群中,村口竟能留下了据说已经有300年历史的两棵古松,当地人称“龙凤松“,妙也哉!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通向撞道口关口的古道曲曲折折, 看似随意铺就的石块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其上行走过步履坚定的将士、形色匆匆的商贩、心思沉重的农户,还有今天我们这帮得意洋洋的驴友,岁月经年,石头的小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任世道沧桑变化,慢慢磨平曾经的棱角。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午10:00,海拔255米,抵达撞道口关口,这里离开撞道口村很近,一到周末,城内涌来不少的闲散人等,在农家乐住下,几步功夫就能抵达古关,也挺好。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路军的博客扒来一张图片(下图),是《四镇三关志》中关于撞道口、鹞子峪和二道边描述的,可见撞道口修建于永乐二年(1404年),比鹞子峪的嘉靖二十三年(1544)早了整整140年,“通步、缓”也证明了此处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而二道关原来名本镇口嘉靖十七年建二道关,通四海冶,来骑由三道关往西南,道路宽漫,通众骑,极冲”。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口曾被重新翻修过,所以看起来很完整,内侧的撞道口匾额是旧物件,三字清晰可辨、苍劲有力。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外侧题写的是“镇虏关”。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两年多以前的2012年3月17日,曾经跟着虫虫走过一次“黄花城-撞道口-西水峪”穿越,下图是当时撰写的微博之一。那天大雾弥漫,异常寒冷,所以印象特别深刻。从黄花城到西水峪的穿越难度不大,但线路景色优美,有机会的话要找个春天或者秋天再来一次。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撞道口向东的城墙是略加修葺过的,而我们今天要走的东向则基本保持了破败的原样。10:09,海拔285米,抵达全天第一楼。需要指出的是,今天全程19个敌楼的计数并不完全准确,只是供参考而已,比如撞道口关肯定就有一个敌楼,但因为现在已经无从寻觅任何痕迹,所以我也就没有计入。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站在第一楼后向东看的情形,那边已经走过一次了。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16,海拔320,抵达第2楼,3*3眼楼,内部回型拱,中间已大部坍塌。此楼特吸引我的是东向中间的箭窗,竟然是一块条石的横顶,而不是常见的圆形砖拱顶。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23,海拔355米,第3楼,同样3*3眼,同样是半坍塌。刚才还在给子闲说第一次看到横顶的箭窗,结果在第3楼上竟然有两个箭窗都是如斯模样!长城的建造者们就是这样调皮,不断地给我们以惊喜,即便已经走了N多公里见过N多的楼子。设想如果这些城墙和敌楼都是千篇一律的刻板,好像北京郊区那一片片统一图纸施工出来的别墅,那走起来可真的就没有啥意思了,由此再想到河北涞源的长城,敌楼保存完好且高度一致,但就少了密云长城段的趣味。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33,海拔345,第4楼,只剩下基座。
10:39,海拔365,第5楼,内部坍塌。

撞道口西水峪顶的三岔之间共有11座敌楼,而距离不到2公里,可见敌楼的密集程度。不过虽然每座敌楼我都留下了照片,但是由于没有数字标牌辅助,回来导出照片后很快就混淆了,故此下文除了几个标志性的敌楼外,不再帖出中间路过的其他敌楼照片,而且----这段长城上的敌楼大多破损严重,天气又不好,出片效果一般一般。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嗯,无题但有意境。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47,海拔390,第6楼,顶部已经完全坍塌,几乎看不到任何上层建筑的痕迹,基座东向侧有一巨大裂隙,西侧却保存的相当好,几如新建,惹得我们一众赞叹不已。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是连绵很长一段距离的高规格城墙,修葺的质量放在现在,完全可以得鲁班奖。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这城墙,别忘了这是快600年的建筑啊!!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闲半认真地说:当年长城的设计者,把一个战争工程建成这样模样,似乎不完全是为了防御的需要,而成了肆意的艺术创作。的确,从撞道口到西水峪,城墙顺势而为蜿蜒曲折,敌楼风格迥异仪态万千,内外植被茂盛互相映衬,这更坚定了我一定要找一个春天或者秋天,甚至是冬天也行,再来拜访的决心。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56,海拔420米,第7楼,基本坍塌。
11:04,海拔430米,第8楼,基本坍塌。
11:21,海拔465米,第9楼,可能是个马面而非敌楼。

11:26,海拔480米,第10楼。上层建筑毁塌殆尽,仅留下一角的砖拱和两个箭窗。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忘记说闷热的天气了!虽然今天环境温度并不高,但是山野间没有一丝的风,所以显得异常闷热,从上城墙刚开始,浑身的毛孔就没歇着,打开了水龙头拼命向外冒汗,衣服很快就湿透了,而且后面就一直没能彻底干。我还有额外的两大不舒服,一是昨天晚上喝了差不多八两的白酒,二是一个星期前摔了一屁蹲,尾椎骨痛到现在还没好。再加上我这歇了这么久的腿脚,和一身的赘肉,走起来还真是有点累啊,恨不得是三步一喘、五步一歇啊。

终于,吭哧吭哧,11:32,海拔510,抵达第11楼,这是撞道口到西水峪之间的最高点,也是二道边和主线长城的连接点,故也可称为“三岔楼”,可惜这个标志性的敌楼如今已经坍塌了足有三分之二,雄风不再,令人不禁扼腕叹息。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三岔楼继续沿长城拐向西南就是西水峪长城段,略险,但是城墙和两侧景色都经常漂亮。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略作休息后全队继续开路,我们已决定走到鹞子峪之后再吃午饭。拐二道边之后城墙的质量立马直线下降,完全就是毛石干插边!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在几处较平缓的隘口,城墙还是用石灰构筑,高度也足有2米开外。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看西水峪的城墙,垛口保存的非常完好,又见拉链。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连续的小幅度下降后抵达一个隘口,第12楼就在隘口之后的山峰顶上。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52,海拔500米,抵达第12楼,从西水峪三岔过来的二道边第一楼,此楼3*4,保存却很完好,比撞道口那边的整齐多了,可能是因为远离主线来人较少的缘故吧。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查看别人的攻略,有不少前辈墙友是从12楼选择向右切下直抵鹞子峪,我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走,因为二道边可是继续绵延向前的啊?我们这帮少走一米城墙都会觉得不舒服的家伙,肯定是要继续沿着城墙走的了。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关外望去,虽然白蒙蒙一片,但也可以看到那层峦叠嶂的山势布局。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2楼之后的城墙是游走在山脊之上,大部分地段主要是居险而为,所以愈发难以寻觅,中间还有数个小断崖(下图为其中一处),但总体难度不算大,而且一直有比较清晰的小路。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12,海拔435,抵达第13台,此台用大石砌成四方形,每边大约10米左右,不过已经看不出上层建筑模样。

过13台之后的城墙依旧是断断续续,有城墙的路段少于没城墙的,树林也更加密集,确实是人迹罕至之处。到下图所示的垭口处后,城墙向上止于一个巨石阵小山包。看着垭口右手侧有一条隐约的小路向下,我们决定从此右拐下山。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小路很快就到了一大片古老的榛子林,透过林子向左前方看,能够看到一个残台和城墙,距离我们所在位置并不远也不高,但是我们几个都没有过去,最终留下了今日行程的一大遗憾(后文再说)。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榛子林边上有几个水泥修葺的小桌子,正好在此吃午饭。我算了算,从撞道口到这里,已经足足喝下去2升多水了!幸亏昨天盘算一番,还是冲着5L准备的。

简单吃完午饭,溜达着去看鹞子峪古堡。看看这古堡的城墙,真是令人震撼啊,每块巨石估计都得一吨以上,真不知道就凭当年的器械水平,修建这么一个城堡需要多少的工作量!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鹞子峪堡的得名据说是因为古时候这个地方总有猛禽鹞鹰出现,嗯,这个挺达意的。明朝时怀柔地界长城关口下有20多个古城或古堡,鹞子峪堡算是规模较小的一个,但却可能是怀柔乃至北京地区长城脚下“惟一保存较完好的古堡”。城堡外墙用大而整齐的石条砌成,堡墙内填有3米宽黄土为主的填料,宽厚结实,经几百年风雨而几无一处损坏。城墙一圈大约400米,只在南侧开一不足两米宽的城门,城门保存也是相当完好。城门上的汉白玉匾额刻有“鹞子峪堡”四字,不过已经是模糊不清。据说城堡的石墙上面原有双垛口走道防御墙,城门上还有一间防卫房,上世纪40年代初被日本鬼子强迫拆除用作修炮楼。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古堡内现在只有十来户人家,除了据说是“水利局长”家的豪宅外,其他房屋均较为破落,但也不失原始风貌。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晃悠一圈之后,我们从村后的榛子林开始向上继续今日行程。到山间开阔处一回头,呀!原来鹞子峪关口左侧有一段城墙没有爬!这段城墙就是刚才我们在对过榛子林中扫见的那个敌台和城墙,这下只能是遗憾了。如果我们刚才是翻过石头阵而不是右拐下撤,应该能顺着山梁走到城墙。此段城墙不长,但上下最起码有两个敌楼,其中西方的敌楼基座异常巨大,应该就是当年的关口楼所在,我将之编号为第14、15楼。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5楼和鹞子峪堡北侧城墙之间是一条并不仄逼的峡谷,如果放在头道边,肯定是两侧都要建立关口楼的。但由于城堡离开关口大约只有100多米,军力增援非常方便,也就省略了建造第二个关口楼。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鹞子峪向北的城墙同样是干插边,沿着平缓的山脊游走,走起来倒是非常方便。到了第16楼之下的密林中最后一段,城墙逐渐失去了影踪,需要冲着敌楼的方向生切一小段,但是难度不大。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01,海拔510米,第16楼,3*4眼,保存基本完好,但楼门离开地面很高,我们就没有进入。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6楼是鹞子峪堡北侧的最高点敌楼,同行的海淀老王曾走过这段,据他说从此楼向西北还有城墙,而且应该还有一个敌楼。到此楼的时候,我已经又是精疲力尽,实在不愿意再去西北方向打探,同行其他队友也没有过去。回来后在电脑上仔细查看Google地图,还真是,沿着山脊的确有依稀可辨的城墙,几个小幅度上下之后,止于一座明显的残楼。这段奇特的盲肠城墙是次也没能去拜访,只能算是一个遗憾,留待来日补偿吧。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16楼继续向前,两侧山势均仍较为平缓,城墙继续沿着山脊时隐时现,不过有城墙的地方很少,大部分地段都没有明显墙体,或者说是仅有几乎看不出线条走势的碎石带而已,此处少人有来,估计当初就是如此模样。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不经意间,翻过一个小小山包后,一座巨大的敌楼就以令人吃惊的姿态跃然眼前。14:34,海拔465,抵达第17楼,此楼3*5眼,保存算是完整,中间天井坍塌。请注意此楼的箭窗格外的小,完全的和其体态不对应。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敌楼的门离开地面也有两米多高,但是不知什么人在条石缝内牢牢地打进了数根钢钎,这下上下可就方便多了,不进白不进啊!敌楼内天井顶部已经坍塌,或者当年就是木天花。内部是比较奇特的日字拱,可是是为了减少中央天井的跨度而为。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时候我们还是盘算着一定要走到东口楼,所以在17楼只是略微休息就继续赶路,城墙本来是在17楼之前向东南拐走了(下图白色示意),但是我们在17楼正南方向也发现了一条明显的小路(下图绿色示意),顺着走了几十米,小路果然如预测般又重新和城墙连上了。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小路的尽头回望了一下第17楼,如果再晚一点的好天气,远处山峦重重,近处秋色绚烂,该多漂亮啊。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路过了一个废弃的小房子,瓦是近代水泥预制的,所以肯定不是明代戍卒营房。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破房子后一条小路一直隐约向前,我用手机查看了一下卫星地图,这条小路的确可行(下图绿色示意),但是最后是通向鹞子峪东侧马路,和眼瞅着就要到了的二道关之间有一段距离。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于是我们决定继续沿着城墙走,因为城墙肯定是通往二道关的。随后的林子更加茂盛,东钻西钻还真有点费劲,一番周折之后,来到了一幅电视天线跟前,既然有人能将天线竖在这里,证明附近就肯定有路下去,有戏!山对面的东口楼现在看的更加清楚了,东口楼方向的城墙是至于一个山包之下,如何绕过山包抵东口楼,需要到了近前再查看才行。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电视天线处右拐,又是一番费劲巴哈的----谁钻谁知道的----密林生切之后,下午3:35,抵达二道关村口的小广场。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要说累吧,还真没感到累,就是汗出的太多,加上前文提到过的尾椎骨一直不舒服,所以到了二道关之后,那真是长出一口大气。全队在村口一棵大树下休息片刻后一致同意不去东口楼了----依我们现在的体力,上去是没有问题,但上去的时间最起码需要1个半小时左右,从对过山上下去肯定得要走夜路了,这样匆忙赶路就不能好好欣赏风景,干脆把这最后一小段留做后续念想吧。从我来言,这样倒是真心好,本来是想着休闲活动,先恢复一下体力的,结果要是给整成1.0以上的强度,还不给累傻了。对老王兄可有点不公平,从撞道口到东口楼,他恰好走过中间的鹞子峪-二道边,今天补了撞道口到鹞子峪的课,二道边到东口楼却又擦肩而过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卫星图上看,二道边经东口楼之后,还有断续的城墙继续,然后在山脊上突然下折向东南,经过一座残楼到二道边东的山谷,之后重新跃上东南山脉,又延伸了差不多几百米后才终于中止,那里才真正是二道边的末端,距离主线长城(黄花城段)已经很近了。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便也把下次再来的路线规划了一番:从鹞子峪上,到16楼后去西北方向寻访问号楼,然后经五眼楼下撤二道边,再上东口楼,经残楼去二道边末端。预计全程8公里,总上升800米左右,强度系数1.0。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既然不去东口楼,现在的时间就相当的富裕,我们在二道边村子里面好好转悠了一番,某某美院的许多俊男靓女学生正在这个小村庄里写生,看着画布上抽象派的艺术表现,感觉咱有个相机真叫好啊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内有三座敌楼,我们去了其中两个,第一个是河边修葺一新的“镇边楼",连接它的还有几十米长的城墙。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二道边村旁的小河是一条宽阔笔直的柏油马路,马路东侧的断崖上残墙戛然而止。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镇河楼修建在河道西侧,镇河二字恰如其份。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镇河楼相对的是一座位置矮了不少的残楼,同样紧靠河岸,仅剩下差不多一半的样子,不知道是原本如此,还是为了修建公路而人为损坏了。
爬长城_撞道口-鹞子峪-二道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返程途中,鱼哥请客吃驴肉,味道极佳,肆无忌惮大快朵颐一番,只是可能又把今天掉的油水给补回来了。吃晚饭,山间凉风已起,气温微凉,有一轮快要圆了的明月低悬西山,此景正应李大师的《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设若在一个皎洁的月夜,秋色朦胧在起伏的长城上,叹息还真闲不下来,不为孤单与清寂,只因沧桑和壮观。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奋笔疾书这篇所谓游记的时候(9月8日),窗外是出乎意外的、令人怦然心动的、湛蓝湛蓝的明媚天,和周六周日的灰蒙蒙比起来恍如隔世,月当圆,秋风起,桂花香,配上今天这难得的好天气,今个中秋之夜肯定是美极了!我要找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和孩子一起细细品尝。恰如初恋人儿把情人间的恋恋私语用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过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扑面一股热流,足以使我们老怀堪慰。这样的目的,不也正是我啰啰嗦嗦写以上文字的原因啊。

最后,再次感谢鱼哥的盛情款待,感谢三位司机的滴滴滴滴。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