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2014-09-23 10:09:11|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ttention:本篇所谓游记又臭又长,叙述颠三倒四,且极为变态地插入了89张照片,可能会引起浑身脑袋痛。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时间:2014年9月21日(周六)。
人员:深海的鱼、子闲、十一路军、九月、随缘 and 我,共六人。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清朝的张岱曾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数个友人在听我眉飞色舞讲长城和爬长城的故事之后,一致认为我现在爬长城已经上了干瘾,成了“癖好”。可是自己悄悄审视自己,还真没有到这个地步,查字典:“癖”释义为“对事物的偏爱成为习惯”也就是说,能成为“癖”的事物和习惯大多不是一种简单和一般的喜欢与爱好,它应该是一种深深的热爱与执迷,是年深日久的痴迷,是超越旁物的独钟,是倾心以赴的投注。俺行走长城不过三年的时间,远称不上经过了岁月的考验;老婆孩子热炕头、繁重且快乐的工作、听古典音乐、读书、冒充Geeker......,这些事平时也不能轻言舍弃,故此爬长城也并称不上“独钟”。算来算去,也不过就“倾心以赴”是可以安到头上,所以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大抵可以算是“迷”,相比“癖”还少着很多的精进、持久、力道。

曹孟德当年横槊赋诗、慷慨悲歌,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是啊,人生如白驹过隙,真是TMD的短啊!时间太瘦,指缝太宽,眼看着流沙般,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咣当咣当飞逝。都到了俺这个年纪了,真若没有个迷恋的东西,那要等到啥时候呢?有句话说的好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而且爬长城还说不上疯狂吧!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周六的时候虫虫队发的是“涞源真保镇长城继续接龙!赏四方插字号匾额 插箭岭至石城安长城穿越”,可惜我有一个不能推迟的应酬,只能再次作罢。用一周的摸爬滚打熬来一个周末,竟然无法去“迷恋”的长城,这可是要抓心挠肺的难受啊!幸运的是咱有一帮体察哥们心情的好兄弟,在网上咋呼一番,果然迎来深海的鱼子闲的同情心泛滥,答应陪我周末去走白道峪-牛盆峪。基本确定之后,鱼哥又邀请了11路军和美女九月随缘,队伍遂壮大到浩浩荡荡的六人团----瞧,现在您明白了,这老几位算是被我绑架的了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道峪牛盆峪之间的长城穿越,在网上能搜到的前辈攻略不过数篇,我将它们简要列表如下(按照时间顺序):
其一为“小僧的Blog”中的“万里长城之遇险‘白道峪-牛盆峪’”《链接在此,文章发表日期为08年12月13日,他们并没有走到最高点的三眼敌楼,历尽艰险之后总算安全下撤。

其二为乱拉瓶盖和翻山娃的,两位前辈的游记内容基本一致,乱拉瓶盖的游记名为“是一种蓦然回首的感觉——白道峪-牛盆峪延长线交叉点孤楼”《链接在此》。翻山娃的游记标题为“高岭深壑中的一次极限行走——寻访无名高楼(白道峪-牛盆峪)”(链接在此),最后的总结写到“此路艰难,有两段灌木密集程度达到无缝联接水平,枯藤更缠绕其间,只能用脚一片片地踩倒。还有很多光滑的岩石需要翻越,有危险。从强度和难度上看,均是我们所经历过的极限。我们认为,与新城子北沟高楼相比,难度与强度均在后者的的1.5倍以上。而且时间必须充裕,我们在基本没停脚、没任何错误的情况,上下达8小时(包含在折角短墙和城楼上耽搁1.5小时),冬日天短,是个必须关注的问题 ”。穿越的时间大约是2011年12月上旬,这两篇记述均非常全面,是我们此次穿越的重要参考。是次行走他们几个到达顶楼之后是原路返回的,没有继续前往牛盆峪进行穿越,但是从我们实际走的情况看,在后文要提到的独眼楼,以及独眼楼随后的下撤山沟中都发现了翻山娃的路标,故此判断他们应该不止一次走过这段长城。

其三是Alun阿伦的,游记题目为“长城[52]白道峪-大良山-牛盆峪2日重装穿越游记”《链接在此》,曾看过几次这位前辈行者的游记,写的都非常详细,但本篇对2012年12月行走本段长城的记述却非常简略,雪中的穿越估计异常艰险,要知道他是在敌楼上过了夜的。

其四是午后奶茶上传在六只脚上的轨迹,2014年3月1日发的,这位也是强驴中的战斗驴,用了将近10个小时的时间,竟然从白道峪走到了小水峪,最后备注文字是“走遍所有孤楼,部分路段完全是生切灌木,夏季无法行走,慎重参考,此线路分两次走合适,有一处是爬断崖的,沿着断崖下边直走可绕过”,他的轨迹是这次我们行走的重要参考,在此表示严重感谢!!

其五是厚德载物的,游记名为“20140315从白道峪到牛盆峪”《链接在此》,这位强驴前辈也是最起码走过两次白道峪到牛盆峪,本篇博客中的行程是从独眼楼下撤的,我上周向他要了轨迹,所以整个行程基本以厚德载物的路线为参考,在此也要向他表示隆重感谢!!

其六(算是半个吧)是四圆作坊的,游记名为“行走长城(22)  白道峪长城 ”《链接在此》,时间是今年的09月14日,也就是刚刚上周才去过的,不过他止步于后文我计数的第3台前一座山包,如果说强度,可能是全天的四分之一左右。

上述各位前辈驴友的游记和轨迹,无不透露出一个最直观的信息:本段旅程----异常艰险,前往寻访----务必慎重!我还搜到了几个户外队伍发的活动召集帖,但是没有搜到总结帖,难道是最终未能成功穿越或者干脆就没有能成行?

胆战心惊地认真研究上述路线和游记,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从路线和轨迹上来看,本段线路全程并不远----不到10公里,山上距离最多也就8公里的样子。海拔上升不大----最高点的海拔不过750米左右。线路也不复杂,差不多就是走一个三角形的模样,一上一下而已。那么这个众口一词的“艰险”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揣着疑问,我们准备着向大山挺进了!

今天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区的位置如下图示意: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信息如下,和上周我们去的“西沙地-错长城-小水峪”离得很近,也算是接龙之旅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GPS记录的行程如下,共经过3楼3台6墙。我的小Holux记录仪再次出现问题,在第1台之后才开始出现记录信息(伴随我两年多的小家伙这一年毛病不断,前面的几次问题都是罢工不记录,这次表现则是甲亢+梦游,呼啦啦记录了十几个文件,竟然还有日期为2003年的,最完整的本日轨迹则从第1楼才开始),下图我用的是六只脚记录下来的轨迹,因为导出为KMZ文件文件后暂时无法进行编辑,所以在最高点附近有N多个漂移痕迹保留了原样未动----这段漂移应该发生在石缝当中的时候,后文会再次提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本制定的计划是从白道峪完整穿越到牛盆峪(下图红色痕迹),但走到独眼楼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所以最终实际上是从独眼楼开始下山沟经护林房出山,留下一个尾巴令人有点怅怅然。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我们行走路线的GPS高程图,全天投影距离为9.17公里,累计上升大约860米,直观说这个强度似乎不大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山,回复前文疑问的答案也自然浮现:从我们实际走过的情况来看,此段里程不远、上升不大的行程的确不是寻常线路,最大的困难是很多地段几乎或者说完全没有道路,到处需要无穷无尽、让人绝望的生切、生切、生切!!!此外还有几处略有危险的下降或攀升,而且茂密的树林和四处耸立的断崖阻断了视线,很容易干扰方向判断。总之:(1)此段穿越可谓北京周边长城最艰险和具挑战的行程,仅适合长城铁杆粉丝和户外老驴,新手、个体户、恐高者、皮肤娇嫩人士不宜;(2)不适合大团队穿越----只要有一个人拉了后腿,就麻烦大了;(3)不宜在枝叶茂盛的夏秋季节进行。

至于线路的强度系数,我觉的完全可以定义为1.5-。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仲秋季节是登山的最佳时候,不凉也不热,白昼在秋分前后正差不多有12个小时,挺适合组织一些稍微难度大一点的活动。虽然天气预报最高温度也不过25度左右,但我还是准备了差不多4.5升的水,最后全天喝掉了差不多4升,饮牛啊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对这段线路总有未知的敬畏----甚至可以说有那么一点恐惧,所以周六晚上收拾完东西后,再次在电脑上反复研读前辈攻略游记,还把厚德载物乱拉瓶盖游记中的插图专门打印了出来,在脑袋中把路程先虚拟着预演了一遍,方才昏昏睡去。

周日早上5:30起床,6:20赶到惠新西街,子闲已经到了一会儿,刚在问好,十一路军、九月的车也到了。因为出发时间较早,京承高速一点都不堵车,7点钟就赶到了西统路出口,等了一会,和深海的鱼随缘会合,风驰电掣(又用这个词!)直奔大山。先到牛盆峪,在这里先放了一辆车以方便下山之后的行程,然后再挤一辆车到白道峪

上午8:15,抵达牛盆峪村,此处海拔150米,下车一看,嚯,这破天!咋跟京城的一模一样啊!雾霾那是相当的令人不爽啊。民间有话云:现在中国,能看见蓝天就是风景!真是滴。好在抬头向山上望去,还能看出第1台、第2楼和第3台的模样。不过在山下停车场的时候,我们都错误地把第3台认为成了第4楼,还觉得这路程不算啥!!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为了减轻登山的负担,本周没有背单反而带了小巧的LX3,出片效果果然如预料般一塌糊涂,只能凑合着看吧,还好咱有影像大师在,所以我在下文中就早有预谋恬不知耻毫不犹豫地剽窃了一些子闲老哥拍的靓片以弥补缺憾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百度告诉我“白道峪村受西田各庄镇管辖,人勤物丰,人杰地灵,友好好客,物华天宝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又有资料云“白道峪是村名,但山口却不叫这个名字,当地老乡说叫“流白水”。白道峪有两个古代的屯兵堡垒,一个在山口中,叫“外堡“,现只存遗迹;另一个在山口外,叫”内堡“,现白道峪村内。如今,内堡的整个轮廓还基本坚固,但规模很小,周长不过两三百米,堡子里仅住着一户人家。流白水山口里有一个小水库,过了水库就注定要在山谷中的大石头上来回的蹦蹦跳跳,再行1公里,就能看见从山峡两侧垂下来的长城边墙,前面还有一座形制巨大的镇关敌楼残迹,镇关敌楼后面是被当地百姓称为“孟良寨”的地方。有此一说:据传说,当年孟良和焦赞曾经驻守在此寨。孟良寨的山顶有条石垒砌的墙基和堆成堆的大石头,估计是用来封锁山口的古代工事。沿峡谷遗址走上去,可以到达云蒙山的主峰,但地形非常艰险,且路况不明,吉凶难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内有当年古堡遗迹,也就是上文说言的“内堡”了,一段长约100米的堡墙高大厚重,时间关系我们没有更多停留,匆匆而过。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横穿过整个村子,残破的石砌墙体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左侧,顺着小山坡扶摇而上。村道把城墙拦腰斩断,右侧墙体几乎看不出来原有痕迹,依稀是绵延到了河道边上,这里当年有没有敌楼已经无从得知。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一段城墙的上升并不大,8:36,海拔210米,来到墙顶。站在此处往北看,不远处的山谷最狭窄处,很容易就能注意到前辈驴友曾提到的关口楼残基,四方的青石基还在,上层建筑已经荡然无存,旁边相伴的还有一段残破的城墙。同样的时间关系,这段历史遗迹也只能是留待来日再来探访了。资料介绍说“此关极偏僻,旧时来往行人很少,关口则毁于洪水”。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道峪东侧山梁亦非常“狰狞”,在关口残楼东北方向一道山梁上、大约海拔400多米处有一三眼敌楼,我将之称为“东一楼”,此楼和白道峪关口敌楼城墙,以及白道峪西侧的一溜敌楼城墙,还有村内城堡,构成了此处的严密防守体系。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外回来后查Google地图,证明“东一楼”就是午后奶茶黑山寺-五座楼-梨树沟”穿越线路中的“黑山寺北2楼”,那么,我们将来肯定要走的五座楼穿越,是否可以从白道峪开始走下图绿色线路,从而绕过黑山寺北1楼、而从此东一楼开始以减少穿越难度呢(奶茶他们从黑山寺到北2楼用时3个小时)!?待论证。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道峪村北这第一段城墙长度大约为260米,城墙北侧郁郁葱葱的乔木林是农民的栗子林。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一段墙体结束到第二楼之间的道路忽左忽右、隐隐约约(下图版权属于子闲),最后大约有100多米则需要生切,以5分等级量化只能算是最轻的1级,是全天很轻松的路段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35,海拔470米,第一台,从山下到此耗时一个小时,下图拍照角度90度,即镜头冲着正西。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按理说在这么一个居高临下的重要战略位置,应该是坐着一个敌楼才对,为啥就一个干巴巴的小石砌敌台呢?我理解是不是这个原因:白道峪关据《四镇三关志》载是“永乐年建”,也就是大约在1403-1424年间修建的,而戚继光在长城上大规模兴建敌楼则是在隆庆三年(公元1568年),也就是永乐之后160多年,所以说此楼极有可能是永乐年间的旧物,因为此防线相对偏僻,还没有来得及重新加固为高大尚的敌楼,明朝就土崩瓦解了。此第一台和附近城墙我拍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用的是刚刚购入的一个小运动摄像机,胜在更加便携,但效果比前面一直用的Sony就差远了,也就是留一个记录而已,youku对上传视频压缩很厉害,凑合着看看吧。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台东北方向是一段保存比较完好的石砌城墙,尽头止于一处高高的断崖。外侧垛墙规整地基本保存,甚为难得。城墙之上灌木丛生、芳草萋萋,一看就少有人来。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第二段城墙的总长度只有大约80米。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城墙尽头往东、往北方向看,尽是巍峨挺拔、连绵不绝的“狰狞”群山,密西长城所地处的险境可窥一斑。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转头再看我们要穿越的方向,第2楼和第3台都看的比较清楚,我们到此点的时候还误认为第3台就是今天行程最高点,最终是抵达第3台后才发现最高楼(第4楼)实际上是在更远更高的那片山峰背后,在第一台的位置上根本看不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台的西侧有10来米的城墙顺山体而下,我走到尽头一看是断壁,复重新回到敌台根,然后从城墙南侧密林之中生切而下,这段生切指数为+4(5分最高),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中没有任何人类行走过的踪迹,在一处断崖上方,我们留意到水平方向右侧不远处重新出现了城墙,于是小心翼翼地披荆斩棘而过,重新上城墙,这是今天路过的第三段城墙。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06,海拔425,抵达第三段城墙的垭口位置。回头观察第三段城墙和第1台的关系,感觉最好的下降线路是沿着城墙内侧而下,我们是略有绕行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三段城墙总长约80米。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墙体之后又是基本上没有路,大致沿着轨迹向第2楼进发,这段的生切任务还不算重,生切指数+3(5分最高)。这次我随身带了一卷子的粉红色彩带,在一些关键点也栓了一些作为路标。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27,海拔495米,第2楼,从第一台到此耗时大约40分钟,此楼3*3眼,下图拍照角度120度,即北在右手侧120度。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东侧最右箭窗之下墙壁上钎了数根钢筋棍,方便了驴友们的上下,但是估计放置时间已经不短,所以都有些松动,为了安全起见,最后我们一行为了进楼子还是动用了绳子,只是辛苦了人高马大的11路军呼哧呼哧费了一番功夫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2楼内部三横拱,结构完整,未有大的损毁。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壁上也是到处都是题壁留言,竟然发现了一个1977年9月25日的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啧啧,长城驴友自古有啊,即便这几位山东小伙子那个时候只有20岁,现在也已经是快到花甲的老头,不知道他们现在人在何方,在喧嚣的都市街心花园悠闲地耍起太极十八式之时,是否会突然想起37年前的某日,曾经费劲巴哈在密云西部某个敌楼内部刻画下的印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有蹬道到顶,楼顶西侧留有一个孤零零的、长的异乎寻常的水嘴。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向西打量将要走的路,一个孤楼万仞山啊!第2楼过后不远是今天要路过的第4段城墙,从城墙末端继续向前的路线大致如下图的红线所示意。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北侧下方是深深的山谷,Long long ago,这里曾经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如今只剩下布满鹅卵石的河道。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实在不好,忍不住插两张别人在蓝天白云大晴天拍的以此楼为背景的片子,下面这张应该是在第1台位置拍的下图版权属于恒石视觉)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张应该是在第5段城墙之后附近拍的下图版权属于恒石视觉)。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第二楼继续向前,需要先下到其前垭口,此段生切指数+2(5分最高)。一块大石板上,碰到了估计是趁着周末出来闲逛加打牙祭的一家三口大蚂蚱,体格健壮,颜色青葱,自从离开家乡,真是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蚂蚱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59,海拔455米,抵达第4段城墙的垭口位置,这段城墙也是保存很好,高有3米开外,顶部宽约2米,外侧垛墙大部分保存。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这垛墙的质量!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段石砌墙的长度大约90米。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伙纷纷停住脚步,掏出相机手机遥控器,嘁哩喀喳拍个不停,为甚?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来在这个位置往回看,是拍第二楼的最佳角度,也正是从这个地方看,才发现第二楼原来竟是一个绝壁楼,耸立万仞绝壁之顶,危哉险哉!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4段城墙顶端继续向上,又是一段生切,生切指数+2(5分最高),随后来到一处开阔地带,回头继续拍绝壁楼,下图是我的LX拍的效果,灰蒙蒙一片啊,为了取城墙,左边的山谷又照顾不到,囧rz。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子闲用刚刚买的Sony微单拍的全景图效果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Google地图上可以清晰看出游走在山脊之上的长城防御格局,墙3和墙4分别守住两个垭口,第2楼居于中间瞭敌望哨,同时和第1台以及东一楼行成呼应之势,白道峪沟内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在群山之巅一呼百应,分分钟狼烟四起却敌千里。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看看人.墙.山的对比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钻出密林,眼前是一大片倾斜度足有30-45度的裸露石板,行走其上需要小心翼翼,却也自有乐趣下图版权属于子闲,我们把这种大石板不严谨地称为“大白道”。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这段大白道斜着向上,11:47,海拔570米,抵达第5段城墙。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城墙被一丝不苟地修建得高规格高质量,但防卫意义咋看都不大,它扼守的垭口外侧下面是深邃的断崖,要说敌人能够从这里上来,那得是属猴子的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5段城墙顶端继续向上生切,生切指数+1(5分最高),12:00,海拔595米第3台。从第2楼到此耗时大约50分钟,这是一个巨大的石砌实心敌台,保存相当完好,下图拍照角度210度,即北在左手侧150度,是我过了台子之后回头拍的。我转了三面没有发现上去的方法,估计当年是必须靠梯子的。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本我们在山下,以及在第1台和第2楼的时候,一度认为第3台就是今天行程的最高点,所以到此点后我是匆忙而过,急于跑到前面去看看后续的道路。过第3台,眼前的丛林之间竟然出现一条小路,虽然小路两旁都是一人多高的灌木,枝桠已经漫在了小路上,但生切指数难得的可以是0(5分最高)了。行前数十步后止住打量,回忆对照厚德载物和乱拉瓶盖等人的攻略,果然,这并不是终点,还有一个第4楼----在远远的那片山峰背后哩,也就是说:几位前辈驴友们所提到的最艰难道路还没到!!南非黑人总统曼德拉讲过一句话:“梦想成真之前,它看上去总是那么遥不可及”,用在这里好贴切。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中巨大的白色大断崖,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著名“大白道”。
 继续向前,一段在这段路程中算是简单的下降之后,抵达又一个垭口,这里也有一段城墙,大约30来米长,已经被灌木基本遮蔽。这段城墙我疏忽了编号,所以在全天路程图中也没有体现,哎,藏于深山无人知的大白道和第3台之间的这段城墙啊,就这么样被凌乱的脚步惊扰了一次,最终还是默默的和我们轻触而过。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垭口继续向前生切,生切指数+2(5分最高),过山顶之后是一个断崖,断崖上有一块巨石,站在这块巨石之上,正好可以回头看清大白道的真容,壮哉!天地间怎么能突然蹦出如此的一块巨石,看着像主体山脉的一个外挂似的。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巨石之上西望,妈啊----离开顶峰咋还有那么远呢?!下图红色线路是等一下我们要走的大致线路示意,为什么说是大致呢,因为现在我坐在电脑面前,即便靠着轨迹的帮助,也已经无法完全回忆起在密林中东钻西钻的具体位置信息了。最远处所示的那段顶峰路段,也是在巨石断崖之间一会左一会右,以至于现在再去看,已然无法分辨具体走过哪个石头。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巨石这个绝佳的观景台,左拐后前行二十米,右侧一棵树枝上绑着黑黄胶带做的路标,前面也碰到过,根据奶茶的某篇游记,应该是他们中某位名蚂蚁的队友的典型留标志手法。在此标志的右侧,似乎有往山下行的隐约小路。我们简单讨论了一下,没有顺路而下,而是继续前行,又大约20米后,来到一处断崖上方,前左右三侧都离开地面老高,看来是下不去的,据此推测,刚才那个标志位置应该就是绕行线路。果断返回,从标志下行数米后开始横切,很快绕到断崖之下,下图是在断崖之下往回拍的。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断崖之后再次找到了翻山娃留下的路标,虽然已经很是残破,但翻山娃几个字还能看得见,我特地拍了一张。要说真的感谢前辈驴友们留下的这些标志,在苍蝇一般乱转的时候能够突然发现一个路标,那心情绝对顿时为之一振。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此路标之后不久,前后的乔木和灌木丛似乎突然都变成了铜墙铁壁,一点也看不出有人走过的痕迹,根据前辈攻略,在这里要尽量向上上图所示的“需绕行断崖山体”靠拢,然后从其崖壁下侧紧贴绕过。但是眼瞅着断崖就在前面不远处,却怎么都靠不过去,只能尝试着左右来回找路,但找到的路还是需要生切,这一段生切难度系数达到+5(5分最高),什么概念呢?那就是完全的没有道路的痕迹,纯粹是靠着人体的力量在铜墙铁壁的灌木丛中开出一条路来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总算有巨大的断崖山体作为参照物,经历一番痛苦的生切之后,我们最终精疲力尽地来到了崖底,时间已经将近下午一点,上山的时候曾计划着务必保证在中午两点之前赶到最高楼,现在看起来是没有希望了,所以全队商量后,决定就在崖底一处空地吃饭。

匆忙吃完午饭,我们抓紧时间继续背上行囊赶路。沿着崖底的绕行非常好走,轻松而过后是一个小山口,继续从此山口直上,也就大约二三十米的拔高之后,透过密密树枝的缝隙,我瞥见了一角城墙的踪迹。13:38,海拔675,抵达第6段城墙。随后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从我们午饭点到此城墙不过用时10来分钟,所以我们一直感到遗憾:早知道应该赶到这个地方吃饭的。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翻山娃的游记中,她写到“(这段)城墙的每一块砖石都洁净如洗,当时真想躺在这里睡上一小觉,享受一下冬日的暖阳”。的确,这段保存相当完整的城墙,和后面要到的第4楼一样,来过的驴友少之又少(按照十一路军的说法,新中国以后估计没有一百人,呵呵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但是我倒是不太同意乱拉瓶盖砖石干净得没有一丝人迹”的描述,就在乱石中间的一个木棍上,赫赫然插着一个矿泉水瓶哩。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第5段城墙的总长度大约50米,从下图黑色的阴影可以看出,它也是扼守着一个深深的峡谷隘口。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四野空旷寂静,唯有凉爽的风从城墙上轻轻掠过,长在片石间的狗尾巴草无声地东摇西晃,任午后的秋阳暧昧地撒在它们身上,散着暖洋洋的泛光,如一位慵懒却婀娜的少女,回眸一笑长发飘飘,忍不住就要醉了。我也同翻山娃一样,好想在此睡上一大头觉,纳兰词云:“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重睡,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到是寻常”。

可是时间紧迫啊,连声赞叹一番,仍要埋头向前。站在这段城墙的末端回头望来时的路,除了隐约可见的第3台、大白道等标志性地点外,路线竟然已经无法分辨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五段城墙继续前行,绕过一个小小山包,在右手侧的一个狭窄石缝下,我们再次留意到了绑在树上的胶带路标,随后沿着这个石缝开始攀缘而上,石缝狭窄且陡峭,最顶部更是一段几乎90度、2米多高的小“断崖”,十一路军先行上去,然后放下绳索,后面我们几个鱼贯而上就轻松多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石缝空间狭窄,使得手机的GPS信号发生了很大的漂移,Holux的GPS也同样漂移了很远,后续如有走此段路的驴友,参考轨迹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点。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缝上来之后又简单休息了一下,算了算,我带的水到此已经喝了一半多。之后左拐,再行十来米,从一块大石后左拐,过一处难得的略平坦空地,又下行十来步,突然就在右手侧看到了第四楼的踪影!!引得一众齐声欢呼。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种图不知道子闲是在什么位置拍摄的,应在上图附近,倒是能够看出今天行走的线路情况。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能看到敌楼的这个地方前后都是深沟,所以前去第四楼的道路肯定需要后退多一点,果然在刚刚歇脚的平台处右侧,再次发现路标,钻过几丛灌木,又是一道石缝,轻松攀上,沿着齐腰深的松散灌木生切数米,生切指数+1(5分最高),终于可以看到完整的第4楼了!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敌楼近在咫尺,眼前却又是一道断崖,左右找了一阵,终于在断崖之间几丛灌木之间找到了一条宽仅容一人的石缝,为安全起见,再次使用了绳索,全队小心而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随后一个垭口向前,临到敌楼之前还需要一段生切,生切指数+2(5分最高),之后终于来到第4楼之前的城墙,下图拍照角度90度,即镜头冲着正西。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网上并没有找到此楼是不是有确切的绰号下图版权属于子闲,似乎有人曾称之为“高尖楼”、“五道楼”。如此孤独独隐藏深山老林,正襟危坐,一丝不苟,俨然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举手投足间仙骨道风尽显,“际夜转西壑, 隔山望南斗。潭烟飞溶溶, 林月低向后”----何不美其名曰“隐士楼”呢?闲哥,你咋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翻山娃冬天拍的隐士楼模样下图版权属于翻山娃,和现在的景致相比还是有很大区别滴。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4楼之前的这段城墙外侧高2米有余,顶宽不到2米,垛墙零星保存,墙体上部有基础坍塌,走起来晃晃荡荡。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城墙的总长大约只有50米左右。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从墙5到墙6之间的这段征程了。在来之前,反复研读乱拉瓶盖的描述,原以为这段实在是复杂,应是全天最困难的地段,其实到了实地发现难度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我觉得走对路的关键是要找到分别在A段和B段后的两个上升石缝 ,至于C段后的下行石缝以及D段的生切,在今天的行程中都算是Easy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54,海拔740米,抵达第4楼,从第3台至此耗时将近3个小时!!此楼3*3眼,整体保存完好,墙皮风化的坑坑洼洼。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门洞开在南侧,门洞前有石砌的拐角楼梯,楼梯下一块巨石上,钻了一个巨大的旗杆石洞,好家伙,这当年得竖着多粗的一个旗杆,旗杆上要飘着多大一面旗帜啊。巨大的旗帜哗啦啦滴在巨大的敌楼旁迎风飘展,可谓豪气万丈!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敌楼内部三横拱,楼面干干净净,几如新造。此楼内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转悠了一圈,正在说这里没有人题壁呢,深海的鱼就在一处隐蔽角落发现了积雪庐主的题壁诗,时为2011年11月29日,比乱拉瓶盖他们还早来了数日。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楼内转角有一个极隐蔽的蹬道,到楼顶继续西望,连绵的山脊依旧以犬牙交错状延伸出去,那边的山顶,应该从来就没有人去过的吧。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铺房的砖墙还残存1米多高,也是殊为不易,如果靠近村庄,早就拆的一穷二白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门栓洞内发现了前辈驴友留下了一个漂流瓶,我们也留下小纸条一张以作纪念。我留意到厚德载物等强驴到此的时间不过中午十二点,实在佩服他们的体力。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早上8:30出发,到此已经6个半小时,超过我们的预期一个多小时,故此我们未敢在“隐士楼”更多停留,15:15,全队离开最高楼,开始今日下半程。

拐向几乎正南方向进发,从这里走到等一下要抵达的第5台下断崖不过约600米的直线距离。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是几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路可循,五十米出去就开始了生切,就这600米的距离却是今天全程最为艰险的生切段落,总体生切指数为+4(5分最高),其中有最少2段则完全达到+5(5分最高),又是完全的靠着准确的大方向指引,用身体强行撞开层层的密林、荆棘、枯枝、老藤,个中辛苦,一把鼻涕一把泪啊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尽管是一路缓慢下降,艰难的生切还是把大家整得浑身大汗、精疲力尽,终于抵达一处高耸的断崖之下,断崖顶上是一个四方的敌台----第5台。这个敌台最开始我们的判断是不需要上去,想办法绕过即可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断崖前回头向正北方向望去,第4楼在灰霾的空气里已经有些模糊了。密林在微风中轻轻摇动,把我们走过的踪迹再度悄无声息地掩盖,这个时候再让我们走一遍,估计也难以完全找到刚刚过来的足迹。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断崖处左拐,再次看到连续两个路标,然后下切下降约10来米,后横切约10来米,接着重新向山梁上升,又约20米后到山脊。在这我们出现了一次较大失误,正确的线路应该是在此山脊处右拐向山顶进发(下图绿色示意),我们却沿着一条隐约的“小路”向南下切数米后拐向西(下图红色轨迹),大约几十米后发现不对,开始向山顶生切,这段生切指数也是+5(5分最高),完全是没路啊!!完全是荆棘的墙壁啊!!子闲走在最前面,哎,想起来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啊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返回的路上我们坐在车内检讨:其实发现走错路之后应该立即返回,也比我们继续向上生切要快和省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么一小段的生切,却耗去了差不多30分钟的时间,17:03,海拔695米,顶着一头的树叶来到第5台,从第4楼到此耗时1小时50分钟,平均每小时的移动距离大约300米。这原本是一个四方的墩台,但是西侧已经完全坍塌,碎石滚落成坡状下图版权属于子闲)。下一个目标----独眼楼,就在前方100米处了。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如此精致,如此完好,如果是深秋季节来,满山红叶斑斓,这独眼楼可是绝佳的风景点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5台到独眼楼依旧需要生切,生切指数+1(5分最高),是相当容易了。17:15,海拔640米,抵达第6楼----独眼楼,下图拍照角度150度,即北在右手侧150,镜头差不多几乎冲着正南。独眼楼独眼楼,四墙皆一箭窗/门洞也,其中门洞开在东侧,离开地面四米有余,我们没有攀爬上去。一段绕着敌楼转一周的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的天文日落时间是6:20左右,在一个钟头的时间内继续沿着山脊循着未知的线路向前,经牛盆峪山沟东侧最后一段墙体走完规划的全程,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了,因此全队决定从此独眼楼开始下撤,因为从这里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山谷中的那座护林房,而且山势看来也非常平缓,更重要的是,来之前我们查看Google地图和前辈轨迹,从独眼楼到护林房应该有一条小路。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独眼楼不到三十米,果然找到了一条很明显的小路,沿着小路畅快而下,大约下午5:45的时候,也就是离开独眼楼大约不到20分钟,抵达一大片裸露的石岩,这里离开护林房不过50来米的距离,正好又是一个开阔处,大家就地有休息了一小会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独眼楼,暮色苍苍中倔然耸立下图版权属于九月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石板前行一会,17:53,到达森林防火道山路,亲人啊,明晃晃的大路啊,激动的我们是喜大普奔。小路前行约50米,到护林房,小屋子盖得不错,但目前没有人居住。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独眼楼的时候,就能听到山谷中的狗叫,过护林房之后那斯吼得更凶,这也意味着不远处肯定有人家居住,果然,行走间,转角就看到了红瓦青砖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户人家没有院落,三四座小房子呈一字型紧凑地摆在一处隆起的山脊上,厨房厕所牲畜圈一应俱全,房子和房子之间的空地则被用来种庄稼和蔬菜,过冬用的木柴垛码的的老高,旁边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枣树,果儿红了大半,满树喜庆的小灯笼般压弯了数梢,和枣树隔院相对的是一片板栗林,已变成褐色的毛球也是挂满树头。一位老大爷正在院子里侍弄东西,看见我们过来也很惊奇,聊了一阵子之后推荐我们买他的自产蜂蜜,他带着我们走过小院,挥舞着一根木棍喝住依旧怒发冲冠的一只柴犬,打开尽头的房间,从床底下拿出几瓶用可乐瓶子装着的蜂蜜来,蜂蜜颜色不错,闻起来也很香甜,本来想买一小瓶的,结果被老人家反复劝说,加之他用的老称我们几个都看不明白,最后干脆以80元的价格抱了一瓶,守在这孤僻的深山老林,老人家不至于勾兑这么多糖稀天天等着不一定哪天才碰到的登山驴友吧。  

离开蜂蜜人家,小路基本变成了省道一级,走起来爽快的很。天越来越暗,我们不得不打起了头等和手电。正兴致勃勃地边走边聊呢,眼前突然冒出一头黑黢黢的家伙,原来是刚才那位大爷家的大娘赶着一头驴子驮着粮食从山下上来。

黑麻麻的19:00,终于抵达牛盆峪村,宁静的小山村因为我们的到来惊起一阵阵的犬吠。考虑到六个人挤一辆车有点累,子闲和我便让深海的鱼几个先走,我们则溜达着到牛盆峪村南公路上的牌楼处等。没想到从村口到牌楼可不近,一个多公里的距离,这样全天在大伙行走9.2公里的基础上,子闲和我又自己加压,难度系数多挣了0.1。 
 爬长城_白道峪-牛盆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车返京,一路上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我们骄傲啊----在秋天的季节,完成是次艰难穿越!!要知道,本文最初提到的诸位前辈,最起码游记中的时间可都是冬季来的啊,baidu全网,也没有找到他人拍摄的满树绿叶情况下穿越照片,我们骄傲啊!

隆重感谢深海的鱼、十一路军,一整天艰难的密林生切后还得驱车走夜路,谢谢!
隆重感谢今天的小分队所有成员,是我绑架了大家,极少情况下地周日出来活动,抱歉啊,谢谢!!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洗去一身尘土,平心静气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回想全天的行程,毫无疑问必须首先承认今天的艰难复杂,但也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越来越体会,这爬山的历程像极了我们的人生:世界为了让你臣服,于是想出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你觉得世界很复杂。从第一次睁开眼睛,展现在前面的就是一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高深莫测、处处陷阱,我们蹒跚着脚步长大,越来越善于用复杂的方式去解决复杂的问题,从1+1=2学到1+1=10,从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学到Sweet are the uses of adversity,和同事斗心,和家人斗嘴,甚至尝试着欲与天公试比高......可当你最后一次闭上眼睛之前,你会忽然发现,唯有时间不会犯下任何错误,就那么一秒一秒乒乓走过,如此简单,却度过万千苦厄。所以说,人生其实完全就可以如爬山一般,最简单的步伐、最简单的呼吸、最简单的动作,结果却可以换来最美丽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