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2014-06-23 00:07:21|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6月31日。
人数:36。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虫虫长城队分别在2013年11月2日和2013年11月23日组队实施了从陈家峪到东陀古从西坨古到大脑袋山四眼楼的穿越(俺的游记1游记2),但实际上并未达成东陀古西坨古之间全穿目标:从大脑袋山四眼楼东陀古之间,还有一座高高的山梁,其上有三座孤楼,前两次活动都因时间和体力因素未能抵达。留下这块小尾巴,谁都不心甘,于是乎,于是乎就有了本周的这次活动:西坨古(大脑袋山四眼楼)到东陀古之间三座敌楼的探路穿越。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抱歉,Goolge继续被土蔷着,上不了它家地图示意)。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的行走路线如下,概而言之:从黑圈村(后面会提到这个村子其实本名海泉村)下车,沿山谷小路一直向前,过大断崖后转右上山,沿小路至第1楼,之后切山梁抵达第2楼,再翻一座小山包到第3楼,之后沿第3楼北侧山沟下撤。请注意下图中第3楼之后的下撤路线是深海的鱼、随缘、黄金叶和我共走的路线,其他大部分队友实际走的和这条路线并不一致,下文会有详述。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为6.5公里,总上升不过500米左右,出发之前本以为长度不长、难度不小,结果因为全程基本上都找到了路,难度大为降低----实际上除了第3楼之前的一段相对危险之外,其他地方都算是休闲游了。所以,总体活动系数我觉得定义在0.8是比较合适的。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次穿越完成后,虫虫长城队真正实现了从西坨古东陀古的连贯穿越,按照虫虫的说法,密北长城现在剩下的硬骨头就剩西台子到龙潭西沟了!而下周就是针对这段硬骨头的活动了~~,严重期待ing。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最近又进入了多雨季节,上周几乎每天傍晚都有雷阵雨,对于周六的天气,则一直预报是雷阵雨,密云地区甚至是“雷阵雨转中雨”,估计部分队友对周末的活动心存疑虑而不敢报名,毕竟下雨天爬山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因此最后成行的队友共有36人,是一支中等规模的长城铁杆粉丝团。

担心下雨的缘故,我这次有意压缩了一下装备,主要是没有携带笨重的7D而换为小巧的LX3,这样假设下起雨来,跑起来也快,也因此今天就没怎么照相----天气也不咋地,照不出来啥效果,回来听虫虫说,他全天也就照了40来张。

省道310在琉辛路转为县道,一路沿着黄下路经过朱家峪西白莲峪下营......这些都是曾经来过的地方,印象深刻。过西坨古不久,大车在 黑圈村口停下,目的地到了,此时时间为10:00整,海拔410米从公路沿着小路下到黑圈村旁的一条干枯河道,紧前几步,就是一条新修的水泥马路,用料十足,质量钢钢的。

刚上这条村级高速公路,就碰到一位正在玉米地里劳作的大爷,大爷疑惑地看着我们,没有回答我关于这条路能不能去“楼子”的问题,而是质询我们爬山“大队知道不知道?”,在得到我们理直气壮的回复后,才说这条路可以去长城,但是“如果没有本地人带路,你们找不到的”。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GoogleEarth上,这条簇新的水泥路还没有展现出来,但是原有的山路七拐八拐的非常明显,非常疑惑为啥要在这里修建这么一条如此高质量的大马路,要知道在前面既没有村庄也没有农田啊?!

沿着水泥路缓慢上升,天空虽然阴沉沉,但湿度却很大,又没有风,所以走了一会就大汗淋漓,万千毛孔洞开,汗珠子如拧不紧的水龙头一样霹雳巴拉往外冒,爽啊!昨夜饮酒过量,正好排毒。

10:40,海拔535米,40分钟内海拔上升120米,相当于爬了40层楼了,水泥路到了尽头,全队在此合影留念(下图版权属于虫虫,肖像权属于图中各位队友)。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羊肠小路继续前行大约200米,眼瞅着过了右手侧的一个大断崖,按照当初的估计,第一楼就在大断崖的上方,所以需要择机向右了。老吴这次狡猾狡猾地,在一个疑似拐弯的地方止步休息,而前队几位强驴只顾埋头苦行,不出意料地走过了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在这个拐弯处右切,山林之中果然有明显的山路,而且很快就看到了一条翻山娃留下的路标,小路很快就消失不见,但顺着山沟的梯田向上摸索着走了几十米后,亲切的小路在右手侧再度出现。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快就翻上了山梁。深海的鱼在我前面十来米,到山梁之后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敌楼,告诉我说可能是在左手侧的山包上,摩拳擦掌准备开始密林生切,我因内急止步XX----抬眼一望----在西南方向----丛林掩映之中----不就是敌楼么!?后来在鱼哥建议下,我们决定把此楼命名为“XX楼”,以纪念这比较有意思的发现过程。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08,海拔700米第1楼。楼子东北侧墙面上的砖头风化相当严重。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原来规制是3*3眼,可惜上层建筑已经大部坍塌,也就东北侧三个箭窗尚保存完整,敌楼上长满密密麻麻的灌木,几乎无法穿行,由此也可见绝对是罕有人至。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1楼下来后重新回到XX点,然后沿着刚才的小路继续向第2楼进发,这条依稀的小路估计已经N年都没有人走过,所以被灌木封的严严实实,又大约200米后,来到一处峡谷,远古时代的挡水石坝还保存如此完好。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石坝右侧,小路突然没了痕迹,只能选择了一阵子生切,好在距离不长、难度不大,到了这道小山梁顶上之后再次寻觅到小路,之后沿着小路一阵攀登,呼哧呼哧之间猛抬头,一堵黑黢黢的残墙迎面而立,11:48,海拔780米,第2楼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2楼也是一个3*3眼楼,上层建筑坍塌了三分之一,门开在西侧,离开地面2米多高,正下方有几十厘米高的碎石烂砖堆成的“台阶”,所以攀援而上还是相对容易的。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残楼内尚存的蹬道来到楼顶,凉风习习而来,一扫黏糊糊的汗水,心情为之一振一爽,回头再看从第一楼过来的路,真是没有多远,但是这密林之中的穿行,个中辛苦只有过来人能体会啊。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刚走过的第1楼在第2楼的西北侧,马上要去拜访的第3楼则在第2楼的西南侧,远远地箕坐在一处高耸的危崖之上。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走的三个楼子和大脑袋山四眼楼的位置信息如下。虫虫本来预计的线路是先去大脑袋山四眼楼,然后顺山而下到今天的1、2、3楼,下车的时候听了大家的建议没有去四眼楼。其实如果换一个天来,走完四个楼子是完全可以的,但是考虑到今天这个天气状况,还是不能冒险。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站在第2楼顶向正北望的情形,到处都是断崖峭壁!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向东打量“陈家峪-东陀古”一代的长城,虽然天气很差,还是能够分辨出很多敌楼,包括远远的陈家峪完美楼,至于东陀古峡谷东侧的那座3*3敌楼,就更不用说了,对这座敌楼全队很多队员都印象深刻,那次深秋的穿行也绝对是一次难忘之旅。再远一些,可以看到下一周“西台子 -龙潭西沟”路线中间的僧帽山(下图写错为官帽山,这个圆鼓鼓的山峰后有一个深深的大沟,将会是下周活动的难点。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58,在第2楼边休息边吃饭整整一个多小时后全队再次开拔,临走之前特地留下一个漂流瓶,字是俺挠的,从小就写的差,实在惭愧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本来下面想学着整个素描的,还真没这功底,实在惭愧again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这个时候的天空似乎一度有转好的迹象,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下斑驳的影子。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2楼的下面始终找不到拍照的角度,离开楼子一段距离再回头,嘿,终于在丛林之中拍到了完整的第2楼模样。刚才说天似乎有转好的迹象,你看,蓝天白云都眼瞅着要出来了。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2楼到第3楼中间要爬上一个小山包,海拔上升并不太大,也就50来米吧,密林之间没有找到小路,但是比较好走,尤其是有了前队走过的痕迹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黄教授的钛合金眼chuachua的,边走边踅摸,还真让他看到了好东西----一个鸟窝,内有蓝汪汪的鸟蛋三枚(下图版权属于黄金叶,产权属于鸟妈)。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才吃饭时吹干的衣服,就这么一会功夫就又湿透了,山包顶上是一处略微平整之处,四向而望,天苍苍白茫茫,风吹草不低也见不到羊,倒是坍塌殆尽的第3楼已经近在眼前了!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之的一段路绝对是危险之极,完全就是刀锋上的穿越,两侧都是百尺断崖,根本没有什么路,就是在峭壁断崖之上一步步挪过来。最陡峭的一段,立足之地只有一掌之宽,为了确保安全,虫虫最后还是放下了一段绳子,后队依靠绳子的帮助就好过多了。用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5,海拔850米,第3楼,这里其实是一个烽燧,但因为我们在残基上发现了许多碎瓦,可以推测当年上部建有铺房,因此称之为楼也并不算错。此烽燧在长城走向内侧,其作用是利用它把第2楼以及东陀古峡谷敌楼发现的敌情迅速向南侧山谷兵营通报。这里又拍摄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再看第2楼,会对其所在的位置有更深刻的认识,果然是危楼高耸凭险而居,一夫当关万夫莫摧!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碎石干砌的烽燧能够保存至今尚未完全坍塌,真是一个奇迹。我们这小队伍登上去,还真怕给弄塌了,那可就成罪人了。全队在此逗留了一阵,奈何雾气腾腾,要是一个晴朗天,倒真是一个出片的好位置。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空放晴的趋势并没有进一步加大,太阳反而开始慢慢躲在在厚厚的云层后面,看起来不妙啊,那还是赶紧下撤吧。

原本按照最初的计划,有两种下撤方案,一是向南,一是向东,但从实际情况看,向南下撤有几处断崖不太好走,往东倒是能远远看到东陀古的水泥路,但是也有一两处断崖。最后前队以老吴为开路先锋,从第3楼往回走了一小段,在左侧垭口处选择向北生切而下,过了一阵从手台中传来消息,说到了一大片石瀑,已经可以远远看到刚才我们上山走过的水泥路了。于是我们后队将近二十名队友循前队足迹,也开始沿垭口向北下撤。海的方向臭臭等几人则另辟蹊径,从第3楼向南再向东,最后是成功下撤到东陀古(下图红色线路),我从网上看,驴友阿伦曾从海的方向下撤的线路反道而上,那可是一个艰难的上升。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20离开第3楼,15分钟后(大约14:35)已经离开垭口而下大约200米,来到老吴提到的石瀑,其实就是由于各种地质灾害引发山体滑坡之后崩塌的大片碎石带,真如一条碎石的瀑布。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这条古老的石瀑缓慢下降,因为碎石非常松动,可不敢大踏步前行,但只要小心谨慎,走起来比密林穿越还是轻松一些的,最保险的姿势就是猿猴状降低重心、手脚并用。下图是走到中间部分时候向上看的情形,虫虫几个刚刚出现在石瀑的尽头。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在上图照相的位置右侧,深海的鱼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条明显的横切山路,虽然往下顺着石瀑走已经可以看到水泥路了,但看看时间尚早,天空上的云层也还不怎么厚,深海的鱼、随缘、黄金叶和我决定沿着这条横切路走,只要有路,肯定最后就能下山。这条绕山而行的山路估计也得一百年都没人走过了,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路段被密密的灌木封死,有时候需要侧着身子硬生生挤过去。不过小路一直很明显,而且基本上是平切向下,走起来并不觉得累。途中还经过了两个山洞,下图是第二个,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挺深。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路在山梁上绕啊绕啊,好像没个头似的,当我们抵达某处垭口位置时,已经可以看到村庄就在我们右手侧两三百米的谷底,但小路依旧在向前延伸,如果冲着村子去就要生切一大片秘密的灌木,正在犹豫间,天空响起连续的沉闷雷声,这促使我们下决心继续沿着小路前行,这样即便下雨,顺着小路也会更好走一些。

柳暗花明,小路平切着转过又一个小山包,开始快速向下,又是七拐八拐几下,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出发时候的“黑圈”南侧村口。时间是15:30,也就是说从第3楼开始下撤到此总共用时70分钟。

头顶又轰隆隆几声雷鸣,不过现在咱家几个已经没有啥担心的了,晃悠悠沿着水泥路向前走,哎,这不是刚才上山时候碰到那位老大爷么?!老大爷和他老伴看到我们几个也感到很吃惊意外,听说我们已经转完三个楼子,更是连声称赞。手台联系虫虫,得知他还刚刚下到石瀑布底,时间尚早,就坐在这位彭姓大爷的家门口唠了一会。大爷告诉我们这个村子原名“海泉”,不知道咋回事念着念着就被登记成“黑圈”了,村子原来的位置更靠西南,197X年修建村南侧的水库搬迁至此。村内现有十来户人家,大都是老人家的堂亲,不过这些年年轻人都出去了,留下的几乎也只有老人小孩了。一边闲聊,老大爷一边让我们摘路边的一棵桑树上的桑葚吃,纯天然无污染,甜滋滋美极。

彭大爷家小院收拾的很干净利落,墙头摆了一溜的各色酒瓶,很是吸引眼球,原来大爷喜欢喝两口,按他的说法是每顿一两,早中晚都不落下。至于门牌上为啥写“桃园”而非“黑圈”,是因为离开这里不远的“桃园”村更大,“黑圈”村算它下属的一个村民小组。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聊着呢,天上又是连续几声轰隆隆闷雷,空气中的凉气也明显加重,真是要下雨了。继续手台呼叫虫虫,让他们赶紧到村子里以防突然下雨。正说着呢,雨点就突然霹雳吧嗒而至,我们几个赶紧撒丫子跑到了彭大爷的房子里,前脚进屋,后脚就是哗啦啦的瓢泼大雨。除了我们四个的其他队友就略微惨了一些,虽然已经跑到了村中,但多少还是挨了雨淋(下图版权属于宝妈)。幸亏全队这个时候都已经在山下,要是这个时候还在山上,那只能用崩溃来形容了。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来通过手台呼大家到彭大爷家躲雨的,可是可能是因为不知道位置的原因,没有见到有人过来,彭大爷赶紧又披上雨衣出去,一会儿工夫就跟着大爷跑进来了好几个队友,宽敞的正屋因为大家的到来显得顿时拥挤起来,大爷大妈热情地搬出十来个板凳给大家坐,又打开厢房让淋湿的几位女童靴雅座专享。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来干净整洁的地面被我们弄得脏乎乎湿漉漉的,但是68岁的老大爷估计很久没有在家里接待过这么多客人了,兴致很高,并不在意我们的叨扰,还和大家是山南海北一通闲扯,屋外大雨磅礴,屋内其乐融融,我差点都躺在大爷的沙发上睡着了 

又过了许久,雨终于慢慢停了,正好虫虫把大车带了回来。真是辛苦他了,我们都舒舒服服躲雨去了,他一个人淋了个半截凉,沿着公路向前走了很远去找车。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告别彭大爷大娘,全队登车返回,在途中短暂停车到一个“独秀峰”景区边上瞧了瞧,虫虫最近正在兴致勃勃地拍“小苹果“的MV,少不了在独秀峰下秀了秀他曼妙的舞姿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西驼古-东坨古之间三座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