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2014-06-15 20:59:04|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6月14日(周六)。
人数:7人(黄金叶、索菲亚、宝舅、亲子驴行、Tiger、宝妹、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我有颗流浪的心,总妄想有一天去放浪天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念及此常常把自己感动的要哭,可悲剧的是,第二天早上乖乖起床去上班”。这句话忘记是谁说的了,反正挺出名,被无数无病呻吟的善男信女引用过无数次,是不是很多人都有过牙一咬、脚一跺就此浪迹天涯的想法我不知道,咱家自从过了30岁,好像就再没有这样波澜壮阔的雄伟设想了。无数个寂寥的深夜里睁大了眼睛扪心自问:人生最好的部分都快或者已经过去,我却似乎什么还没有做,是不是该撕去循规守矩安稳从容的面具,重塑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弄点大动静出来,从此改变大流裹挟而行的世界......。可经常是想着想着就糊里糊涂睡着了,瞧,说到底,咱这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平凡人。

也许能咬牙跺脚做出的、算是些许不平凡事的也就是爬长城了----这事很多人觉得不可理解,荒山野岭、破砖乱瓦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真的有把大地踩在脚下的征服快感、有走遍每一尺长城的强迫症快感?我说啊,登山的人大抵不见得都是为了征服自然而去的山顶,而是为了攀登来征服感动自我《在路上》中刘欢用他公鸭般的嘶鸣铿锵而唱: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 
听听,词写的真比唱的好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都不用解释了

本周虫虫率队前往海坨山扎营,过夜俺去不了,那就按照不虚度光阴的总体指导思想开始联络几位去不了的队友,趁机组成小分队单独活动。最终成功参“团”人员包括开头所言7人,在地点的选择上和黄金叶略微交流了一下,他本来是极力想去涞源的,但是车程太远了,我则强烈建议“航标楼”,原因是“航标楼”和“林隐楼”(包括附近这几座敌楼)远离宽敞公路,虫虫未来组队前往的可能性比较小,适合组队自驾插空前往。铛铛铛铛~~~~意识就这样迅速达成统一。

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图红圈所示,最近Google的地图被土蔷了,所以我的GPS记录无法像以前那样显示在GoogleMap中,只能利用Baidu地图中大致示意。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好在GoogleEarth还没有被土蔷~~~,下图也能示意今天活动地点的位置信息。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轨迹如下,简单来说就是南梁村下车,经航标楼到林隐楼,下撤到大台村,然后沿着水泥路重新回到南梁村登车返回。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约为11公里,总爬升不到900米,路程不算远,且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地方(虽然到处都有断崖,但我们行走的线路是远离断崖的),所以总体活动强度系数我觉得定义在1.0-是比较合适的。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一大早6:30在某点和黄教授会合,之后到某点接上索菲亚,又在某点和宝妈一家会合,京承高速上风驰电掣(又是这个词......),很快抵达司马台高速口,出高速,行至新城子右拐,又是一路高歌猛进,至吉家营后转入村路。话说这段从吉家营南梁村的水泥路质量挺好,但是并不宽敞,而且多处急弯,还常有坠石滚落,行车至此要格外小心,我们这两辆车司机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女汉子,驾驶技术钢钢的,拐大弯都不带减速~~~,跟玩极品飞车赛滴。

正随黄教授的方向盘晃悠着小心脏呢,电话铃声响起,是深海的鱼的,我原以为他今天也随着去海陀扎营了,昨天在群里喊了一声去航标楼也没见到他回应。可实际情况是他并没有去海坨,而且把我那声招呼看成明天(6月15日)的行动了,故此在电话中问我情况,我就鼓动他快马加鞭赶来。商量一番后,鱼哥还是因为怕时间来不及,其实从后来情况看,如果打电话的时候(大约9点)他从家里出发,11点就能到南梁村,这个时候我们也不过刚刚出发一个小时,估计就他的速度,在航标楼就能追上我们。

上午9:28,海拔805米,抵达南梁村,不过三个星期过去,田里的玉米已经窜长的这么高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三周前的5月25日我曾和队友海淀老王来过一次南梁村,当时本来设计的就是去航标楼,结果因为我计划不当而最终抵达了“林隐楼”(那次的游记在此),当时就想着一定要找个时间弥补缺憾,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可惜的是老王今天有事而没能来。

站在村口远望航标楼,吓,好远啊~~~。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小的南梁村宁静祥和,愉快地在阳光下打着盹,可在我们一番响动后,竟然从各个角落冒出来数位大爷大妈大嫂,听说我们要去山顶的“铁架子”,一位大娘一边啧啧赞叹着,一边给我们大致描述了道路。大约10点左右,根据这位大娘的描述,我们沿着村后的一条相对清晰的山路,开始向山顶进发。

天虽然没有上周虫虫组队到司马台那次那么好的通透性----很遗憾上次的夜爬司马台没能参加上,但在这些年的帝都,已经算是烧高香的天气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昨天刚刚下过雨,小路又被灌木遮蔽,一会儿工夫登山鞋和裤子就变得湿漉漉了,可让人不舒服的倒不是这个,而是这条小路竟然在进入一片松树林(还是水杉林?)后不久,于不知不觉间失去了踪影。一番商议之后,我们决定继续顺着山沟的方向一直向上,向航标楼东侧垭口攀登。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松林中的上升不算特别艰难,最起码比上周老王和我在那条幽深山谷的攀登要轻松很多。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N久以后的某刻,透过密密的树叶,我大致判断出航标楼所在的山峰已经在前进方向的右手侧,于是开始转向右继续向上攀登,当钻出一片密林来到一处空旷地时,发现已经来到了垭口的上方,黄金叶刚刚在末段和我行走方向略有不同,他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正垭口位置,告诉我们说前方是一片断崖,没错,就是下图所示的这片断崖。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眼前就是航标楼所在的山峰肯定是没错了。继续呼哧呼哧、呼哧呼哧.......。不经意间一抬头,蓝天之下,层叠的灰砖之上,尖尖的铁塔跃然眼前,航标楼到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午11:30,从刚离开南梁村一个半小时候,海拔1150米,抵达航标楼。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说是“楼”,其实上部建筑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四方的巨大基座,上部正中立着一个三角测量铁塔,作用并不确切,据说是航空测绘用的,故此被驴友们命名为“航标楼”。

今天预计总体强度不大,所以小队决定在此吃午饭,牛筋鸡腿、馒头包子、萝卜黄瓜、酸梅汤绿豆汁,宝舅竟然还背着一个小西瓜!不小心又吃了一个滚肚圆,这不是爬山,快成聚餐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写意的帽子~~。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至盛夏了,可是今天的太阳却并不焦躁,反而有不停的习习微风拂过,加上难得的蓝天白云,真是一个平息静气、驻足静穆的好时刻。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北望,一大片浩淼的水面就是密云水库。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略偏北望,一个月之前走过的大虫峪西南第8楼、第10楼清晰可见(上次游记在此)。当时曾判断从第10楼走到航标楼是不可取的,实地再看,还是这个判断----两者之间的距离真的是很远,而且相隔数座起伏的山峰。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北看,数座小山村静静躺在缓缓山坡之上,离最近的就是南梁村,下图红色标示的是我们上来的线路。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的天气情况下,从卧虎山到大角峪一代的长城都能清晰分辨,蔚为壮观。俺的相机无法拍全景,等有空剽窃一张黄金叶的补来。-----说时迟那时快,补来了~~~下图是在南梁村头向北拍的(下面三图版权属于黄金叶)。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在航标楼上向北拍的。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也是在航标楼向北拍的,不过不是在楼顶,是在楼基处,Good的很啊。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判断之所以在进入松树林之后不久就找不到了小路,可能是因为原先的小路在松林之前就拐向了前进方向右侧,也就是下图所示的圆圈2,而我们是继续穿过松树林直抵垭口然后再折向西。另外在卫星图上可以看到另外一条比较清晰的小路(如下图所示的圆圈1),离开村庄之后的第二座松林处右拐,经另外一座山梁绵延而行,估计也是一条到航标楼的小路。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间很是富裕,所以我们决定按计划继续前往林隐楼,可林隐楼在哪里呢?俺这不是上上周和老王刚去过一次么,所以对林隐楼的位置所在还是有把握的,瞧,我指着远远的山顶信心满满地说,它就在那里!可掏出俺的barsak望远镜,左右扫描,还真是看不到一点点踪迹,可话说看不到就对了,要不怎么能叫做“林隐楼”呢?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南梁村的这座航标楼,用人迹罕至来描述绝不为过,估计北京的长城墙友中来过的并不太多,反正我在度娘上搜来搜去,无非就是翻山娃厚德载物等几位前辈的游记略有提及,这么难得来的地方,要不就按照咱中国人的习惯,留下“到此一游”的墨宝吧~~~,当然咱几个不会去乱涂乱画,早准备了纸笔和漂流瓶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学霸武林兼容中西德艺双馨的黄教授摇头晃脑数十分钟,吟出风华绝代的旷古打油诗一首,然后由貌若桃花京城美少女索菲亚挥毫而就,诗云:.....,........。算了,还是看照片吧↓↓。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师从抽象派大师某某某、学的一手印象派绝技的小钢琴家Tiger宝妹充分发挥积极性主动性,为我们一行七人现场素描了写意照,你别说,特点概括的很好:宝舅正手持望远镜,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黄金叶戴了一顶奇怪的帽子不苟言笑地手持酸梅汤和筷子正在大快朵颐、宝妈兴高采烈状嘴巴角都翘300度了、俺有一副拐棍(年纪大了?),带着眼镜而且个子稍高、宝妹强调了自己的长辫子、老哥Tiger在她的笔下则顽皮地斜眼睛吐着舌头,要说过于抽象的就是索菲亚了,要么就是两位孩子预测到了她几年那啥后的情形。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把纸条塞进一个空瓶子,谨慎地藏好这个“漂流瓶”后,离开航标楼林隐楼进发,此时刚好下午13:00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航标楼林隐楼,总计要经过5个垭口,也就是说总共要经过4座山峰,原本我们预计将是一个艰苦的历程,没想到却非常顺利,因为有小路在山梁北侧断断续续,即便在部分地段小路偶然“失联”,林子的生切也非常容易,再加上整体是向下方走,比较省力。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我们前行方向的左手侧就是持续的大断崖,壁立万仞、深不见底、危哉险哉,但是刚才提到了,我们走的小路一直是在山梁的北侧,离开山脊有相当远的距离,所以这些断崖存在感真的很低。下图是航标楼西南的断崖。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上上图所示垭口3处的断崖峡谷,我估计从来就没有人到过这个峡谷。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垭口3之前,黄金叶索菲亚突然发现了数株巨大的蘑菇,有多大呢?最大的体积差不多有篮球那么大的个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几个人兴高采烈地全部采集并迅速分赃完毕,随后真的被他们一路带下了山、带回了京----今天通过QQ了解到宝妈已经确认这些蘑菇可以食用----那么,味道咋样哩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说是有断续的小路,但是很狭窄,而且估计长时间没有人走过,横贯的枝桠很多,地面又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树叶,一些模糊的地段稍不留意就会失去踪迹,而且因为身处密林之中,难以观察周边形势,故此走在前面的我特别担心带错路,需要不断的停下脚步,依靠指南针的帮助修正方位和坚定信心,尤其是在从第4垭口到第3垭口的过程中,开始是要冲着几乎正北的方向走很深很远,而转过山脚又要冲着西南方向走上一大截,这种绕来绕去的走法很容易转晕。

终于在经过的第4个垭口(我标注的垭口2)处,重新见到了“熟悉”的石屋残基,长长出了一口气----上次老王和我就是从这里下撤前往大台村的,这下有谱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时是14:02,离开航标楼恰好一个小时。在垭口2处略作休息,因为确认等一下要返回此处下撤,所以黄金叶干脆把背包放在了这里,宝舅也把刚刚采集到的一大堆蘑菇留在了这里,这样就可以轻装前进了,我是喝水大户,没敢把背包放下,继续沉甸甸地前行。

上次老王我们从垭口1走到垭口2,是有一条很清晰小路的,虽然只过去了三周,但是我还是给记错了方向,上来就开始往下走,一阵子之后开始向垭口1的方向切,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那条印象中的小路。呼叫黄金叶带着其他几位停下来等着,我则继续向下又走了十几米,还是找不到小路,而黄金叶决定向上走,过了一会,喊我说找到了一条小路。找到路的位置离开垭口1已经非常近了,我也就没有再去和黄金叶会和,而是继续冲着垭口1而上。从航标楼林隐楼,也就在这个地方折腾了一阵,耽搁了不少时间,浪费了不少气力。后来返程的时候,顺着正确的小路走,很轻松就回到了垭口2。后来者如果要参考我的路线,请记住垭口2的位置要比垭口1低,所以到垭口1的路线是先沿着山林向上走一节,大约50米之后就能够找到这条横切的小路。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垭口1处大家再度会合,略作休息后,开始今天最后一段攀升,从垭口1到林隐楼所在的山梁的海拔上升小于我的印象,估计也就不到30米吧,但是因为垭口1两侧都是断崖峭壁,所以无论是还是下,都必须小心翼翼,远离断崖。

15:00,海拔1100,“又”见林隐楼!瞧,走错了一段路真是耽搁了不少时间。虽然有剧透在前,但是大家还是要走到敌楼之前几米的地方才突然发现“原来在这里啊”!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那句说怎么说的来着?----林深不知处,鸟鸣花自开。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的小山峰位于垭口3和垭口2之间,我们就是从其左侧山腰处绕过来的。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张图,右侧昂头向上的崖头就是上图山峰,左侧崖头则是垭口2和垭口1之间的山峰。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博客的图片要压缩的比较厉害才能到指定的大小范围,所以下图中如果不加以标志,很难分辨出“航标楼”的位置了,我也就故意没有标示。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顶四望,心旷神怡,爽!歪!歪!“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南方向数座起伏的山包之后,是2*2眼“未名楼”。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再次拿出望远镜打量了一番,未名楼后的大桥楼南护岭楼鹰窝楼都能看到,再后的一棵台高官道因为鹰窝楼所在的山峰遮蔽就看不到了。今天通透性还行,远远地可以看到黄岩口东南的两座实心楼(去年9月份的游记在此),修葺敌楼所用的脚手架通道尚未撤除。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考虑到前往未名楼的道路风险未知,我们几个决定就此停步,回来后又略有后悔,因为只要再向前一段,就能抵达几位驴行前辈曾提到的一段石墙,这道并不长的石墙修建原因令人费解:如此的高山绝壁,还需要特地去封堵一个垭口?至于前往的路线,应该是从林隐楼东南50米左右的翻山娃路标处继续沿着小路向前,随后右拐下行大约150米就可以了。哎~~遗憾只能留给不可知的下次来弥补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林隐楼”同样是人迹罕至,上次老王和我曾在这里看到过动感金州厚德载物前辈留下的漂流瓶,这次我们如法炮制,也留下了我们小分队的漂流瓶。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得瑟了许久以后,15:40,全队离开林隐楼,15:52,回到垭口1,16:05,回到垭口2。

下撤的小路“宽敞明亮”,走的开心快乐,不到15分钟,就到了山脚下,大家收住脚步,开始拍拍花花草草,顺便探讨生命的意义、宇宙的归宿。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倒悬的白色花,不知道啥名字。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是山丹,见过多次了。据百度:“山丹百合,别名山丹、山丹花、山丹丹、山丹丹花、山丹子、细叶百合,耐寒,喜阳光充足,略耐阴,喜微酸性土,忌硬粘土,生于石质山坡、草地、灌丛及疏林下。山丹百合的抗病、抗热、抗寒性及耐盐碱能力强,可食用、观赏和药用”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轻松惬意地在17:00抵达大山之下的大台村。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对于宝妹Tiger而言,也许在若干年后,长城的绚烂色彩在他们的脑海中将会逐渐淡化成为一个古老中国的象征符号,但是我相信,艰辛攀爬给体力和意志方面带来的锤炼将会陪伴他们终生,不管在红色或者黄蓝的国旗下成长,坚韧、自立、乐观、协同的为人之本是一脉相通的,祝福他们永远健康、快乐!假若有一天从这条路上再次走过,请记得今天我们一道飘扬的快乐。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台村北是名为“青草顶”的山峰,南侧山体怪石嶙峋。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再望林隐楼,已然又隐匿的无影无踪了。红色箭头所示的是5月25日老王俺俩艰难的攀升线路,请恕我再次絮叨,因为那次太TMD令人难忘了。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水泥路绕行青草顶,向南梁村溜达,路边还偶然看到了一只小松鼠,瞪着乌黑溜圆的眼睛足足打量着我们好一阵,估计在这山野之间,生人见得不多吧。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路中间要经过一个据说已经废弃的电视转播塔,旁边又是一个已经荒废的小村庄,隔着宽阔的密北走廊,对过的山峦之上远远可见司马台望京楼的身影。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过涛声阵阵的松树林,沐浴着下午的暖暖斜阳(这里今天的阳光真的不让人觉得太热),继续溜溜达达,17:57,重新回到南梁村,这个村子真是一个宝山福地,坐落在这么一个巨大的缓坡上,视野开阔的一塌糊涂~~,而且既不困顿也不闭塞,我们在村口闲聊的时候,大喇叭轰然发声,朗声放出密云人广电台的新闻,通报了家领的繁忙行程,宣讲了密云水库生态保护的政策,还念了好几篇小学生的优秀作文,最后是叫不出名字歌手情深深雨蒙蒙的爱情表白。
爬长城_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一直带着刚刚到手的心率表,从上山到下山平均心跳是137,最高是181,平均心跳是达到锻炼效果了,可是上升途中只要略微用力,一下子就能飙升到160以上,这算不算有问题啊?!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爬长城的意义在于什么?是什么让我们披头散发、浑身泥垢、精疲力尽却兀自乐此不疲?扣掉已经说过无数次的对于古老历史的敬重畏惧之外,我总觉得行走群山之岭、古墙之巅,最起码可以带给我们有关苦乐、远近、大小、上下、快慢、高低、取舍、生死的对比思考。所谓苦乐----不经历一番大汗漓淋的痛苦,如何能够挺立山巅领略微风带来的甘甜?远近----当我们仰望山顶,常常会觉得它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可当队友们互相扶协,上气不接下气地作出密林,会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走过离这么远;快慢----十公里还是二十公里,一天的路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咬牙而上,不考虑承受能力的快是要不得的,且慢悠悠边走边欣赏变幻的景色,收获的幸福和走的快的队友并不完全相同;大小----当孤寂的身影淹没在密林之中的时候,你才会真正发现个体之渺小,很伟岸的群山比较,人永远要保持谦卑的心态,和社会的洪流相比较,我自然也要常怀惊栗之心;上下----只要方向正确,不管行程如何上下起伏,最终总能抵达目标,往上走你会付出更多的气力,但会换来更宽广的视野,往下走你会节省体力,但眼界只能更加逼仄;高低----站的高看的远是斯释,高处着眼低处着手是斯释,还有,如黄教授路上说的,爬山队友之间的友谊最为纯真,因为没有社会属性的高低作祟,亦是斯释;取舍----爬山的人最懂得量力而行,能前行绝不退缩,但该舍弃的时候也绝不逞能,若以是种态度对待生活中的纷争,岂不太平许多啊;生死----600年前的明长城乃至1500年前的北齐长城今犹在,可那些曾经在高堂庙宇上行走、器宇轩昂的王爷将相们呢?还不是和风沙弥漫边塞上那些寒冰铁甲们一样,早已化为久远的传说了,古老的城墙,不会因你来而喜,亦不会因你走而悲,日升月落,无生命的方块粘土却有着生命无法企及的度量,"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积极而乐观地度过属于自己和家人的每一天,才是活着的最大意义

所以我会坚持走下去,坚持着对大山、对长城的膜拜和虔诚走下去,这,不啻为一种修炼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