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2014-05-26 22:33:01|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5月25日(周日)
人数:2(老王、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以下各图中的“林楼”均应为“林楼”,因这几天有事,无法更正原图,只能暂时这么放着了。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24日是周六,本打算随虫虫去河北涞源,走“唐子沟-随家庄-潘家铺”,那是数次涞源之行落下的一个小尾巴,强度不大且景色漂亮,向往已久!可惜临到周五的晚上,突然接到领导要我参加周六某活动的通知,顿时两行热泪无语流啊。

本着不浪费周末的思想,开始琢磨周日能不能出去找个地活动下筋骨,自然就想到了上周“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游记链接在此)之行中远眺可见的“航标楼”,此楼位于一座锥峰之顶,是新城子以南长城的最高楼,地处深山,路途艰险,少有驴友问津,网上能够搜到的攻略很少(有一篇厚德载物的在此),且因大车无法直抵,估计虫虫今后发活动的可能性不大,何不利用这个周日时间去一下哩?打定主意后,开始联系队友,海淀老王正好已经去过唐子沟,周六也没有出去活动,一拍即合。

今日活动的区域还是新城子附近,具体地点相对帝都位置如下: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上周“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活动后,我在GoogleEarth上标注了航标楼的位置(↓),并得出了从大台村上去会非常近的推断,还试想能不能从大台村上去后,直接走到高官道楼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是非常悲催的是,我把“航标楼”的地点给标错了----从“大台村”上去的这个敌楼其实是“林隐楼”,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出发原本瞄准就根本不是“航标楼”,所以最终抵达的也就当然不是“航标楼”----而是“林隐楼”。抱歉啊,老王,这个原点错误把你也给顺带沟里了----真正的航标楼”和“林隐楼”相对北侧几个村庄的位置如下图所示。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更正了“林隐楼”之后的这一带敌楼位置信息如下图,按照厚德载物的记录,在林隐楼和航标楼之间还应有一个残台。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除了这个悲催,还有另外一件悲催,俺的小GPS轨迹记录仪再次出现问题,在爬到“林隐楼”之后不久,大约在过了第一个垭口后,突然没了记录信息。我判断的原因可能又是被树枝挂了一下,底部被摔的那个旧伤复发引起供电中断。幸好,上山过程的轨迹还在----从下图曲曲折折的轨迹记录可以看出,我们向上攀爬过程的艰辛!末端GPS记录出现了相当距离的偏差,也说明了山沟的深邃----影响了GPS信号的接收,老王的GPS记录在这条大沟里也一度找不到信号。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所以,我只能再次手绘一张路线图了,不过这个手绘路线图的上山过程是没有问题的,下撤也没有大问题----后面会提到:下撤的道路非常清晰,所以要想从大台村前往“林隐楼”,后来者可以从大台村沿着我们下撤的道路前往,非常非常非常的好走,抵达断崖2后向右(西侧)拐,很快即可抵达,全程除最后一段小断崖外无其他危险。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30,在惠新西街南口和老王会合,一路风驰电掣(这个成语我用了好多次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其实我没咋体会到----昨晚上有点喝多了,所以路上眯了一会。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司马台高速出口。

新城子右拐到吉家营,之后的道路转为村村通公路,到大台村的水泥路上周很多队友走过,那叫一个九曲十八弯啊,走起来可能还不太觉得,开车走真心觉得危险,N多个急弯,有的就是180度的反折,旁边可就是断崖峭壁啊!也就只能私家车或者三蹦子能上来,38座的大车就甭想了,考斯特也玄。

上午9:50左右,抵达大台村,这是一个很小的村落,和大树洼、南梁、东梁、西梁之间隔着“青草顶”这座大山,原本我还以为他们之间可目视哩。村子显得有些破败不堪,很多房屋看起来已经荒废很久,石砌的墙壁已坍塌,院子被开成田地种上玉米,破碎的窗户像古怪而空洞的眼睛......还有人居住的院落估计也就七八户吧,房屋就光鲜多了,现代化的设施也很齐全。真个村落看不到什么人,只有村头的两只柴犬看到我们的小车,兴奋地摇着尾巴凑了过来。

吉家营的海拔大约在420米左右,而这里是800多,距离大约在6公里以上,也就是说,如果不自驾而是从吉家营顺着公路走过来,将会是一个很漫长的爬升,一般的驴,走到这里已经快要崩溃了。后来我们在“林隐楼”看到了动感金州前辈留下的纸条,他说从吉家营经3.5小时到大树洼~~~哇哇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所以我必须再次感谢一下老王童靴。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车四望,在南侧的山上却寻觅不到预料中“航标楼”的踪迹,总感觉不太对啊~~~。看到有一位老大娘在推着石磙碾小米,赶紧过去打听,大娘听说我们要去长城楼子,先是告诉了我们位置所在,声称有路可去,然后就告诫我们不可前往。讲去年就有几个爬山的来(不是两个,她特地强调),到了敌楼之后下不来了,在山上过了一夜,第二天才被救了下来,村里面还有人参与了搜救。而且----大娘认真地凑着很近充满担忧地给我们说----山上还有野猪,能咬人地哦。“你们两个千万别去哦”,在热情大娘反复的叮咛声中,老王和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收拾好行囊,沿着村口的小路开始向大山进发。

从村口开始,沿着梯田之间有条小路,拐到村子左侧山沟之后,过一个机井泵房不久,小路很快就失去了踪迹,我们只能顺着水沟的走向一路向前。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沟中的林子越来越密,已经是生切的程度了,一边披荆斩棘,一边还要观察周边的地势,这要是走错了方向可就麻烦了,根据刚才那位大娘的意思,我们可以沿着楼子之下的大沟上去,但是这条大沟到底是哪条呢?她没说特别清楚,我们也实在没有理解清楚。又走了一段路,透过密密麻麻的丛林间隙,我们注意到似乎是已经错过了大沟的边沿,于是赶紧折返回来,掉头向正南的大沟进发。


开头就是令人恐怖的密林,尽管我们的脚下是人工打造的梯田,但是这些梯田估计已经两百年都没有人来种庄稼了,所以各类乔木、灌木、荆棘混在一起,密不透风,眼前是一片绿墙,眼睛的视野几乎只有几十厘米,脚下是什么情况都看不太清楚,数度就完全靠着身体硬生生地挤过去。


崩溃地钻过一丛又一丛密林,几十分钟以后,我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松林中,巨大的松树遮蔽了光亮,所以这里就几乎没有什么灌木,好走多了,但是脚下也是密密的伏地生草本植物,层叠的巨大石头长满厚厚青苔,一看就很长时间几乎没有人类活动过的踪迹。老王和我都对继续向前的道路发出了疑问:这哪里有路啊!但是大方向是没有错的,而且从地图上看,只要顺着这条大沟走到顶,就是楼子所在。那就发扬大无畏精神,继续走吧。


松树林很快再度转为灌木林,但因为我们是沿着大沟而上,灌木倒不密,现在换成了另外的问题,一是石头松动,二是树木枯朽,三是坡度很大。这三个问题交织在一起,让我们的攀升异常艰险,最后算起来,短短的二百五十米距离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尽管看不太清楚,也能留意到两侧都是高耸的断崖,心中一直在打鼓----这要是走到头还是断崖,可就彻底废了!大沟越来越狭窄,越来越陡峭,越来越湿滑,每一步的迈出都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和身体准备,就这样,老王和我还都数次失手或失足,幸而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头顶上方的天越来越亮了,眼瞅着是到了一片山顶的下方,可是,可是,当我们爬过一个湿漉漉的山坡,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堵高耸的石壁!眼瞅着山顶就在石壁上方,但是直接攀爬而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可是玩命的大活啊。我试着沿着石壁向右手方向走了一段,哈,原来真的可以绕过来。赶紧招呼老王,小心翼翼过一个危险的石壁拐弯,再过来的石壁边沿很宽敞也很安全,大约五十米后,我们在一个巨石缝隙处轻松上了一层石壁,又向前走了几十米,再次选择一个缝隙略微费劲地再上一层石壁,终于,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平缓的山林,山顶!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我们在大沟顶部遇到的那个危险石壁拐弯,崖壁可供绕过的最窄处不过二三十厘米,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断崖!还有,过了这个崖壁之后前行约三十米处,看到了很长一串新鲜的偶蹄类动物脚印,还挺深。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可以用一张图片来说明我们攀升的路线了(下图是返程之后在大台村口拍的),红色是艰辛上升线路,褐色的是相对轻松的下撤线路。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顶树林(啥树种来着?)依旧密集,地上是厚厚的腐土和落叶,走起来很是松软,约略向上走了一阵子,我们发现其实已经绕到了大山的西南侧,继续沿山梁向上,密密的树林阻挡住视野,怎么也找不到楼子的所在。再绕过一棵大树,扒开一片树枝,嚯,原来近在眼前!同时,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座敌楼,就发现今天的目标是错了,这绝对不是航标楼,因为从别人的游记中曾看到,航标楼已经仅剩下石基,上部是几乎没有砖结构了,而且在石基上还有一个标志性的铁三脚架哩!

下图是这座敌楼的北面。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抱着疑问进入楼内,此楼3*3眼,保存基本完好,内部二横拱,有蹬道到顶。墙壁上有秋生安平2011年题壁诗,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从诗中可以看出,当时他们本来是准备继续向西的,但是路不好走只能退回此楼,而且欣赏了“使人愁”的夕阳美景。 用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墙壁一空隙内,我们看到了动感金州前辈留下的漂流瓶,大致描述了他们几个在2012年11月从南梁上山,经航标楼到此的路线,并将此楼命名为“林隐楼”----现在知道了,原来它叫做“林隐楼”----为啥老王和我把此楼成为“林隐楼”----得名于此。老王说“这名字非常贴切:隐在林中,踪迹难寻”,然也。这张纸的北面还有厚德载物前辈的留言。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海拔1110米,楼顶,大风呼啸,松涛阵阵,四野葱茏,显得格外寂寥冷清,不禁感慨,这倒真是一个欣赏落日流金的好地方。

西南望去,连绵的山梁起起伏伏,还能看到两座孤零零的敌楼,其中右侧的那个就是著名的“鹰窝楼”了!好远啊,我还曾想着从这里走到更远的高官道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左侧的敌楼是2*2眼,可能是我本文开始部分图片中所示的“未名楼”,其他几个著名的敌楼则都隐匿在丛林之中,完全觅不到踪迹。李白有首《夏日山中》正应景:“懒摇白羽扇,裸体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仔细读读,是不是写的就是一帮驴友费劲巴哈爬到山顶的情形,热的衣服都脱了!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那么,真正的“航标楼”在哪呢?在楼顶向东北方望,看到了,在遥远的山的那端!崩溃啊,离开我们实在是太远了,而且道路真的是足够艰险,看起来,最起码是有两个大的起伏才能抵达“航标楼”之后的山巅,这和动感金州的路线是完全吻合的。航标楼的海拔大约在1150米左右,的确是附近最高楼。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抵达楼子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中午12:00,老王和我决定先吃饭,然后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动。一上午的攀爬和生切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但是肚子却不怎么觉得饿,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们决定还是继续朝航标楼走一走看看,有时间就过去,没有时间就从后面的垭口下撤----想想要是从我们上来的大沟下撤,都觉得有些头晕。

下图是“林隐楼”的东面,真是林深不知处啊。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林隐楼往东似乎有一条隐约的小路,而且不远处还看到了一条“翻山娃”的路标,这一度让我们感到非常欣喜,可是这条小路看看看着就拐向了南,而航标楼是在东面,这条路路显然是不对的,我又向前走了一段,小路最终还是消失在密林之中了,只能悻悻而归。重新回到翻山娃路标处,向东看,对面是雄壮的峭壁,脚下则是深深的断壁。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试探着从翻山娃路标的地方向垭口下行,困难比看起来要小很多,除了因为紧靠断崖、下降迅速,所以需要格外小心外,没有更大的危险,很快就到了林隐楼东侧第一个垭口,也即下图所示的垭口1。垭口1前面向东就是刚刚看到的峭壁,本来老王和我决定就从这个垭口下撤算了,可是竟然在向东的密林中看到了一条小路,实实在在的的小路哦。顺着这条几乎是水平方向横切的小路,一会儿工夫,竟然绕过了断崖,到了断崖之后的第二个垭口,也即下图的垭口2位置。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2正中间有一段不知是城墙还是旧房屋的石基,这是后来者辨识这个垭口的重要标志。老王和我又不甘心地向前东走了一段,刚才那么清晰的小路竟然消失了!看看眼前密密麻麻的丛林和陡峭的攀升,再看看形单和影孤,又考虑到老王和我晚上都有事情,那就算了,从这个垭口下撤吧,时间13:10。今日山上之行,至于此地。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2往下走了不到50米,一条清晰的小路“逐渐”出现在我们眼前,太爽了!相对让我们付出血汗的生切,这简直就是高速公路啊。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路蜿蜒曲折,越来越宽敞,很快就来到了山下,回来后我从GoogleEarth上看,出了山沟之后,这条路在卫星图上也已经是清晰可辨的。如果以后有驴友要单独去林隐楼,可以走我们下撤的这条线路。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午13:45,从下撤开始到此花了不到40分钟时间,重新回到大台村,在这个山间蜗居小村的背景上,远远地可以看到司马台长城的雄姿。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车返程,在村村通水泥公路最高点(一处电视转播塔)处,我们停车,踏实欣赏了一下祖国的壮丽河山,下图中右侧如果略加分辨,可以看到大虫峪口北侧长城和敌楼,以及其后高山之上的一根挺和扁山2号敌楼。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一根挺隔密云北走廊相持的,是白岭关-花石楼-绝壁楼-倒班岭的长城,还没有这么远远的看过,气势那叫一个磅礴,那叫一个雄伟,那叫一个壮丽,“景长天气好,竟日和且清”。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西北方向则是迤逦的司马台长城,虫虫下个月准备发夜爬活动,期待中......。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没有抵达“航标楼”,那后面就必须再来,车子开到南梁村口的时候,老王和我再次下车,遥望一下“航标楼”,谋划了下次再来航标楼的攀爬路线。
爬长城_大台村-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看来,从南梁村前往航标楼是最佳选择,路线非常轻松,下次再来,考虑时间充裕的话,还是要从航标楼往林隐楼走一走,到垭口2之前是一路缓慢下坡,垭口1和垭口2之后的平切又很容易,相对比较容易就能抵达林隐楼,之后返回到垭口2下撤到大台村,从大台村走到南梁村取车,顺便路上还能遥望密云北部走廊的绝妙风景,至于经鹰窝楼走到高官道楼 ,最起码依照我的体力是不奢望了~~~啧啧,要给某些童靴种草了!
爬长城_大台村-林荫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返程途中,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京承高速异常堵车,而且至少遇到了6起交通事故,回到惠新西街南口,已经是将近下午五点了。

最后,再次严重感谢老王!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