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2014-05-18 17:07:13|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5月17日(周六)
人数:37。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最近开始读《冰与火之歌》,文中,在极寒的北疆修建有一道“绝境长城”,从临冬城主史塔克的私生子琼恩眼睛中看到的长城是这样的:太阳拨开云层,露出脸来,他转身背向太阳,将视线抬至长城,看着城墙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蓝光,虽然已经在此生活了好几个星期,可每当他目光触及这番景象,依旧不禁浑身颤抖。无数世代的风沙污泥,早在城墙上留下印痕,宛如一层覆盖的膜,以至于城墙有时候变成了浅灰色,犹如阴霾天气.....但当晴日里天光直射,长城又仿佛有了生命般闪闪发亮......长城高近七百尺.....城墙之宽,足以让十二名全副武装的骑士并肩骑行,巨大的弩炮和怪兽般的投石机守卫着城墙,行走其上的黑衣军渺小如蝼蚁......

看,要说R.R.马丁在撰写这部巨著的时候,“绝境长城”的描述没有借鉴过中国万里长城,那是不可能的。“倘若哪天绝境长城真的陷落,整个世界必将随着瓦解”,这是琼恩和黑衣军士兵们对长城作用的认识,正如有明一代时候皇帝、重臣和草民们对长城的认识一样。

本周虫虫队继续密云长城接龙,走的是“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接的是3月22日的“遥桥峪-一根挺”(游记链接在此),活动地点相对那啥的位置如下所示: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区域地理信息↓↓,这附近的地名都很有意思,比如青草顶、大树洼,还有一个叫“邦邦石”的,吼吼,叫“穿草峪”的地方经实地考证,当地人称“窜窜峪”。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GPS记录的行程路线如下图。整个轨迹有三点要说明一下,(1)是在大虫峪口的时候,一小部分队伍包括我在内向北攀爬到了关口北敌楼,所以轨迹图上在上面凸出了一小节盲肠。(2)在第10楼之后,我继续沿着茂密的树林往前走了大约100多米,所以轨迹图上又冒出一小节盲肠;(3)从大树洼再向北一小段之后,子闲、宝妈、宝舅、老丁头等我们几个没有继续沿着正常的水泥路走,所以这最后的一部分轨迹图和大部分的队友也是不一致的。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按照我的线路,全天行走距离为14.2公里,爬升1050米左右,其中长城之上的路程其实大约只有5公里左右,其余的都是水泥路上的漫长下撤,全天行程只有一上一下,但是这“一上”可真是够累,从海拔400多到海拔1100米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不过全天没有什么危险路段,综合起来,强度系数我觉得定义在1.0-是比较恰当的。另,从大树洼到吉家营如果沿着公路一直走的话,总距离要再加上1公里。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吉家营大虫峪有水泥公路相通,但是路宽不够,大车进出有困难,所以在计划中虫虫是安排大家到吉家营下车,然后步行到大虫峪,这段路可真心不近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好在后来因为人数正好够,聪明兼英明的虫虫将50座大车换乘了38座的中型车,这样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捣大虫了。10:22,车子缓缓在公路边停下,此处海拔420米。下来一看,哦,这还没有到大虫峪啊,原来司机是看中了此处的一片空地,想在这里掉头。好吧,不管咋说,已经少走了至少4公里的路了,而大虫峪其实也就在拐角那边,为啥知道?因为看到了大虫峪北敌楼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公路走了一小会,抵达大虫峪关口村,曾经的要塞军堡如今没几户人家,显空虚得落寞冷。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西侧修缮过的小城门穿村而过,除了一两声狗吠,几乎没啥动静。关口北侧当年应有一个凭据陡峭山崖修建的水关,如今河道当然是没啥水了,但断崖之下还能看到水流常年冲刷行成的水位线。崖壁上有一块四方的凹槽,水泥抹白,上面有依稀难辨的字迹。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虫峪关口北侧的一段城墙很是壮观,上次从一根挺下来已经是精疲力尽,加上天色已晚,只能远远的看过一眼,这次可不能错过啊,增加的这一点活动强度是绝对值得的。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有10来名队友爬了北段城墙,虽然看起来并不高,海拔也是上升了150多米,50层楼哩。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呼哧呼哧歇一会,向峡谷对面看,虫虫带着另外一部分队友也已经爬到山半腰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虫峪北敌楼修的位置真是险要,战略目的也非常明显:背靠百尺断崖天险,面朝大虫峪关口,纵览要塞内外一举一动。几百年过去了,作为军事堡垒的敌楼已经没啥作用,要是按照我的想法,倒是可以在这整个茶楼,八月中秋,桂花暗香,凉风拂面,琴声悠悠,染香品茗,谈古论今,月光如水清澈,深山孓然寂寥,怎一个爽字了得。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段城墙的初始部分估计因为离开村庄较近缘故,略有坍塌,越靠近顶部保存的就越好,但在最后一段,由于城墙上的石灰渣缘故,走起来打滑,需要加倍小心。走的是浑身冒汗,所以干脆把沉甸甸的背包放在了离敌楼还有几十米的地方,这下顿感身轻如燕,蹭蹭蹭几步上来,11:02,海拔580米,大虫峪北敌楼,此楼3*3眼,内部回型拱,北面有坍塌,内部有蹬道到顶(下图版权属于黄金叶,特此声明,如有异议,俺也不理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略微得瑟一阵后开始下撤,11:20,重新回到大虫峪口水关。从卫星图上来看,大虫峪关口并不大,但是扼守要道,战略位置非常特殊。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咬牙开始今天的“正途”,太阳批把半遮面地躲在一层薄云之后,环境温度却是够热,走的我是脑袋晕晕乎乎,没几步就得歇一下。一处平台处,回头再来一张大虫峪关口的全景照。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01,海拔625,第一楼。已经坍塌的几乎看不出什么模样了,为啥说是一个敌楼呢?因为不但有巨大的四方青石基,顶部还散落有一些碎砖破瓦。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一楼上回头再看大虫峪关,在巍峨的群山之下,霸气的城墙和敌楼竟然显得如此渺小,他老人家说过:人定胜天。其实,人哪里去胜天,豪言壮志吧了!远古造山的时候就轻轻那么一颠,一道高耸如云的天然石墙就竖那里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真是感觉快要喘不过来气了,好在楼子也终于出现在眼前,12:23,海拔715米,第二楼,此楼2*4眼,是今天全程中唯一一座保存相对完好的敌楼,下图拍照角度是150度,即北在右手侧150度,或者说镜头基本上冲着南偏西一点。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虫虫差不多应该在我们之前一个钟头就到了第二楼,竟然还在这呆着呢,算起来,他这顿午饭足足吃了一个半小时。放下背包,胡吃海喝一番,迅速地把自己的肚皮填了个滚瓜圆。

松松裤腰带四处晃悠一番,嚯,好大三个马蜂窝@一个箭窗顶上!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向,隔着深深的峡谷,巨大的石柱山就是在京城墙友中神秘莫测口口相诵时隐时现的“一根挺”,一左一右两个敌楼就是罕有人至的扁山一楼和扁山二楼。我骄傲啊,因为俺已经去过了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腿肚子隐隐作痛。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一处砖缝中,虫虫搜罗到了一张扑克牌,上写一首打油诗,大意是对在敌楼上题壁留言的做法表示了不满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吃晚饭差不多下午一点,12:52,离开第二楼继续向前,第三楼看着不太远,隐藏在几百米之后的下一个山头丛林之中。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回头来一张一根挺和第二楼的合照。我快到第三楼了,后队以子闲为首的数名队友还在楼顶得瑟哩,后来他们几个说我中午打了鸡血,下半程跑的快,我冤枉啊~~。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04,海拔770米,第三楼,此楼北侧和南侧各有两眼,西侧是一眼门洞,东侧看不到,估计是两眼箭窗,顶部已经坍塌殆尽。门洞离开地面有三四米高,没办法上去,只有默默路过。

过第三楼才发现,因为林深叶密,竟然再找不到合适的拍照角度了!无奈只能透过密林回头拍了一张,下图拍照角度320度,即北在左手侧40度。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则是黄金叶拍的一张(下图版权属于Professor黄土豪),他为啥能拍到哩?因为他上树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行程之中,随时都能看到野山杏树,有的果子已经略微变红,我试着尝了一两个,很是苦涩。暗想,如果春天来,是不是该是漫山桃红杏白啊?!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三楼到第四楼离开并不算太远,13:24,海拔850米,第四楼。此楼四方石基保存较好,顶部坍塌九成九,仅留下两个砖墙角,寥落沧桑。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层峦叠嶂掩映下的残楼,历史车轮碾过,人去楼亦空,“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下图拍照角度0度,即镜头几乎冲着正北。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的一段路海拔依旧在持续上升,但上升平缓所以走起来很是畅快,13:54,海拔935米,第五台,说它是个台,是因为没有看到条石基,但有一个大致能看出的四方结构,石灰渣散落很大的范围。下图拍照角度330度,即北在左手侧30度。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五台开始,又开始出现断续石墙。年代久远,这道曾经的帝国防线如今坍塌的实在有点不入眼。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残破的石墙很快来到一处断崖边,墙体在这里从偏南拐向偏东。拐角的地方当年也应该有一个敌台,14:05,海拔965米,第六台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的城墙断续向前,就紧沿着悬崖修筑,几十米的落差下去,是一个挺大的缓坡平地,其上有一个已经废弃的小村落,仅存几间残破的旧房子。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20,海拔990米,第七台,此台也非常明显,和第五台一样,周边散落了大量石灰渣,下图拍照角度0度,镜头冲正北。很奇怪的一个问题是:这边的城墙也算是远离村庄,为啥敌台都如此惨兮兮呢?!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七楼过来大约五十米是一个垭口,垭口处有一条横穿的土路,如果不去随后的第八、九、十楼,就可以从这里右拐,过上文提到的废弃小村落,大约1公里后可以到大树洼东梁村。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废弃小村庄的下撤应该靠北,似乎有一条明显的小路下去,队友清水是穿松林下去的,听说不太好走,后来黄金叶因故也从这里提前下车,但是我不太确定他走的具体线路。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友中估计有不到十人从此下撤(包括虫虫,偷懒溜了),其余大部分选择继续向前。过垭口不久,密林中重新出现了残破的石墙。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石墙一直向前,14:47,海拔1075米,第八楼。此楼上部已经完全坍塌,四周全是碎砖破瓦,在敌台的南侧,还有一个用石头砌成的挺大平台,估计是当年守军所为,用以盖个小储物间啊,种个菜,养个鸡啥的。下图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几乎冲着正东。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市内的丁香花一个月前已经销声匿迹,而在海拔近乎1000米的密林中,竟还在如斯怒放,真是幸会幸会。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05,海拔1065米,第九台,此台的四方基座模样能够分辨,但周边并没有太多的碎石,就是一个马面也说不定。下图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着正东。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八楼开始,城墙虽然一直都在,但由于人迹罕至的缘故,林子非常的密,走起来略费点劲,城墙上到处都是蚂蚁窝,红褐色的蚂蚁体态巨大,行动迅速,脚步踏过的刹那功夫,就会有数个蚂蚁顺着裤腿矫健地爬将上来。更遇到几个巨大的蚂蚁窝,直径足有一米的隆起黄土丘,上面有无数的小洞,细长腿的巨型蚂蚁如三环上的小轿车一般蜂拥着进进出出,看着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21,海拔1125米,第十楼。终于到今天的行程最终点了!此楼上部也已完全坍塌,剩下部分的砖芯。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十楼等子闲、宝妈、宝舅和索菲亚上来的时间,我沿着山梁继续向西走了大约100多米,前面树木茂密,但是道路倒是比较清晰,走到下一个山峰顶是没有问题的,没有队友同行,深山老林之中走着心里发毛,所以还是匆忙撤回来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来再看GoogleEarth,第10楼后面的山峰最高点处,有一处空地,估计可能大概或者也许有一个残台遗迹。这次差那么一点的功夫没有走到,这样的地方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来,只能留下一个谜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第十楼楼顶往西看,遥远的山的那边,能看到著名的“航标楼“上的三角铁架。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是从第10楼要想走到“航标楼”,路漫漫其修远兮!还有跟今天城墙上走过的路几乎一样长的距离哩,最起码4公里吧。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航标楼继续向西南方向,将是一系列著名的敌楼,比如鹰窝楼、一棵台楼等,虫虫原来试图发路线“大虫峪-姜毛峪”,哼哼,那真得带铺盖卷才行。

下次要是继续接龙,我的建议是从吉家营下车,找村子里的三蹦子或者小车,花点钱把大家拉到大树洼更西南的“大台”村,从这里再去航标楼,海拔和路程都是相对轻松的,到了航标楼,剩下的路就是沿着山梁基本一路起伏地向下,估计一天工夫经过鹰窝楼、一棵台到高官道楼是没有问题的,然后从那边直接下撤前往姜毛峪。如果从大黄岩口那边上,当然也可以,不过是海拔一路向上,能不能走到航标楼就难说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47,离开第十楼开始下撤。来之前我看地图,在8、9、10之间看不到向北下撤的小路,但实际上走过才发现,在第9台过后大约30米处,就有一个明显的下撤小路(下图绿色示意),后来深海的鱼、老彭等人就是从这里下撤的。我们刚到第十楼的时候,发现老梁带着一拨人并没有沿长城回到深海的鱼下撤点,而是顺着山坡直接向下了。后来最后队的我们几个也是基本沿着老梁他们的路线走的,山林以松树为主,所以没啥灌木,比较好走,很快就到了一条小路,而这条小路又很快就和绿色线条示意线路重合。再向下是越来越宽敞,钻出松树林之后,干脆就成了能走拖拉机的防火道。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吹着口哨唱着歌,一路小跑下山来,16:10,海拔730米,大树洼东梁村,村庄也是静悄悄的,连狗叫声都没有,原本想着看能不能在这里找个小车,把我们送到吉家营去,看来是没戏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村口坐了一阵子,后队全部到齐后继续向前,向东面的山梁之上遥望,可以看到刚刚走到第6台所在的城墙。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梁村过后很快就是大树洼村,大树洼后不久,我们在水泥路拐弯的地方注意到了一条土路岔道,问一位正在给玉米地锄草的大娘,她说可以走,我们以为这条路可以绕点近道,可是往下走了一阵子就发现错了:这是顺着山沟使劲往下,和水泥路的走向隔开了一座山梁,咋办,已经走了一大段路了,那就继续向前吧!顺着水沟走向一路生切而下,还好,没啥特别危险的地方,很快到了一片果树林,也终于看到了一条小路,同志们重新露出笑容,欢歌而下。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谷的尽头是一个叫做“窜窜峪”的精致小村,剩余的住户不过2、3家而已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山谷出来,我们发现现在的位置其实是“吉家营-大虫峪”公路的中段,这闹得。回来再看地图,其实我们这样走,不要说没有比沿着公路省多少,气力花了更多,而且还心有恐惧,但是好处是没有沿着硬邦邦的水泥路走,多看了一阵子的山间秀色,强度系数增加0.1,总体来说是赚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窜窜峪的公路边,正好遇到一个三蹦子,开车的大叔倒愿意把我们拉到吉家营,不过够黑够狠,直接宰我们60块,要知道就这点路,油钱估计烧不了两块钱,但是从我们几个来说,能够少走这么一大截子,宰了就宰了吧。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大车停在吉家营村口的公路边,趁着最后几位队友还没有过来,赶紧跑到吉家营溜达了一圈,下图是东门。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西门,两道门都能看出有近代修葺的痕迹。资料记载,明代以前该村称吉家庄,明代万历年间在该地建戍边营城。据雾灵山大字石记载:明崇祯年吉家营曾驻守备武官。东西两门头上分别题有“镇远门”和“吉家营门”,城墙为砖石结构,中间加夯土砌成。城周长一千米,城高七米,顶宽四米。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门外,是著名的“里仁为美”砖拱牌坊门,吉家营现在历史的遗存建筑并不多,资料说原本的古庙有城北小岭梁头的真武庙,城东的七神庙,城内中轴线上由南至北分别是玉皇庙、菩萨庙、城隍庙,城西门里关帝庙,西门外马王庙,城西北小河边药王庙,所供奉的神灵近20位。但今天我看到的就只有这座古牌坊了。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口还有两座古槐,挺拔傲立可参天,这可真是一个村落古老历史的最充分体现,少小离家老大回时,数里开外看到村头的老槐树,怎能不无语泪流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依小城堡内外,村民们竟然把村子划分为“城内”“城东”“城西”三个部分,院落上都有红底白字的名牌,一看就是大户村落,气派!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家的院门虽小,可门前石阶却足够苍老,几百年前,住过将军也不定啊。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处古老的影壁墙。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啥东东,有点搞不明白,难道是传说中的石沙发?
爬长城_大虫峪-大树洼-吉家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夕阳兀自挂在西山欲罢还休,我们已坐车返程,又是酣畅淋漓、痛快舒服的一天。

人说现代人有四大俗:“从小有个音乐梦,辞职开间咖啡馆,改变世界要创业,放下一切去旅行”,嗯,从脚步离开古老的城墙、再次踏上现代化的柏油路的时刻起,我知道,轻松的一天也就结束了,回到现实,洗洗睡吧,准备迎接接下来一周的千头万绪。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