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2014-05-11 16:33:4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5月10日(周六)
人数:6(海淀老王、亲子驴行、宝舅、Tiger、宝妹, and 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在长城之上流连忘返,已经成了我的周末必修课,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眉飞色舞地同事们讲一讲,现在则不怎么说了,为啥啊?因为很多人无法理解这种“吃饱了撑的”之举动,而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说获得的快感和满足也难以简而言之,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啊!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凄苦,劳神劳心工作所带来的疲惫,往往都在经历一番艰险、大汗淋漓站在古老城墙之巅的时候,突然烟消云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带给精神上的超脱和愉悦,是在海拔40米的办公室内和PM2.5爆表的马路上永远无法体验到到的,什么功名、什么爵禄、什么私利,什么人事关系、什么人情世故、什么人模狗样,这些纷扰在宏伟的长城面前都显得如斯渺小和卑微,把它们都抛弃了吧,扔到清风习习敌楼下的荒草中去,扔到夕阳暖暖城墙边的断崖下去,扔到鸟鸣啾啾关口的沟涧里去吧!

行走长城已经成为一副安慰剂,是每个礼拜夹缝中兀自、尚且、还能生龙活虎生存着的期盼和动力,很多次我都提到:如果那个周末不能去长城,简直就会如道光年的烟民断了鸦片一样,坐立不安心神不宁辗转反侧痛哭流涕。

本周,虫虫组队前往河北涟源,整的是一个两日活动,俺这实在没有办法参加,加之五一回深圳的缘故,已经要连续第四次不能随队活动了,心里面抓挠啊~跟在肚子里养了三五只猫似的。无聊地刷屏看着其他队友在群里面呼来喝去,突然留意到原来宝妈本周也不能去涞源,这可太好了,宝妈有车啊!可以自驾啊!----请原谅这单纯的自私想法,谁让我没车呢。赶紧联系宝妈,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兴奋地我差点摔着老腰。

至于活动地点的选择,我倒是积攒了一大把,但考虑到:1天气预报周末郊区有雨;2带着宝妹和Tiger;3下山返程仍需要宝妈驾车....等诸多因素,最后确定为前往白岭关走东段,即从白岭关关口走到花石楼。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如下: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区域地理信息很简单,看看图就知道选择这里的另外一个原因了:转一圈之后能够比较容易地回到下车点。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GPS记录的全天行程如下,长城之上共经过6个敌楼/敌台,以前只有第6个烽火台被驴友们成为“花石楼”,这次我们走过之后,将第4楼命名为“鼻孔楼”,将第5楼命名为“跛腿楼”,原因参看后文。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距离可是真短----全程只有6公里,长城之上竟然只有1.5公里左右,海拔上升515米,从这点来说,绝对是0.5的休闲,但因为后来我们没有选择原路下撤,而是走了一段比较长的断崖峭壁,比较危险!所以需要加上0.2,总的强度系数我觉得定义在0.8--是比较合适的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如果要是大队伍发此线路,强驴感觉不过瘾的话,可以并孤独楼一日穿越。假设9:30到此,跑得快的驴友大约可以在11:00就下降到垭口,然后利用下午的时间去孤独楼。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30,在天通苑北准时和宝妈一家碰头,女汉子开的车那叫风车电掣,上午9:15即抵达目的地:头道沟村,此处海拔410米,是从长城内侧前往白岭关长城的必经之路。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岭关长城我是第二次来,上次是2012年5月19日,距今差不多正好是两年的时间。当时没有写博客,微博倒是写了一大堆,那天我们的车曾经坏在了半路,在高速公路上等第二辆车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上了城墙大伙就吃饭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山村中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原来是满山的洋槐花开了 ,白色的花朵挂满了一树又一树,很是漂亮,还有几棵树上竟然开的是这种红色的花,当时还怀疑它到底是不是槐花。回来在网上一查,不但是槐花,而且还挺有名,有一部电视剧就叫做《红槐花》,可惜咱孤陋寡闻,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明确获知紫红槐花的存在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老祖宗常讲:处处留心皆学问啊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少时家贫,每每到这个时节,家里都会摘洋槐花拌了面蒸熟之后当饭吃,所以今天再次看到满山槐花,分外眼红。下山的时候,还动员宝妈摘了一大袋子回家。根据度娘:“槐花味苦,性平,无毒,具有清热、凉血、止血、降压的功效。对吐血、尿血、痔疮出血、风热目赤、高血压病、高脂血症、颈淋巴结核、血管硬化、大便带血、糖尿病、视网膜炎、银屑病等有显著疗效;还可以驱虫、治咽炎。槐花能增强毛细血管的抵抗力,减少血管通透性,可使脆性血管恢复弹性的功能,从而降血脂和防止血管硬化”。啧啧,原来我们儿时都吃了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BTW: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宝妈在网上给我看了她蒸好的槐花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的这副碾和石磙,上次来时有不少队友充过“驴”拉过磨,两个小家伙自然感了兴趣,推着呼噜噜转了一圈。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岭关下,又见鱼骨山~~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水泥村路的尽头竟然遇到了一位看山大叔的阻拦,号称现在还在封山不能上去,我们用Tiger和宝妹做理由----“带着孩子转转,走不远”,总算过了这道关卡,还有后话呢......。

天气预报说本日下午14:00之后会下雨,还是阵雨到中雨,现在老天爷已经开始酝酿感情,天空阴沉沉的,通透性很差,严重影响今天的出片效果(小样,好像你照的多好似的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另外,请注意山体的白色岩石,白岭关嘛,故名思议。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水泥路到长城的小路非常清晰好走,去年来的时候感觉很漫长,今天走起来倒是感觉非常轻松,老驴识途。路边的那汪小小清泉依旧在,依旧长了一丛芦苇,这可是在海拔几百米的大山上啊,竟然能见到河道边才有的青青芦苇,实乃奇遇。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14,海拔670上了城墙,下图是回头看刚刚上来的路。就在城墙下面一点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海淀老王的车徐徐开来停在水泥公路的尽头。老王今天也没能去成涞源,昨天晚上在群里看到宝妈和我的讨论,商量好了也一起同行,但是因有点小事,比我们晚了大约30分钟才从市内出发,他也遇到了另一位看山大娘的阻拦,但比我们有经验多了,称自己只是转转而已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轻松避过。我们踏上城墙的时候老王正好开始上山,因为今天路途比较短,所以我们也并没有特意等他,一直到花石楼才最终碰头。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梯田里还有几位农民在辛勤劳作,从关外到白岭关口,海拔上升要小很多。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白岭关口向西,是虫虫队的经典线路“白岭关-王八楼”,这个路线中白岭关段长城只走两个敌楼,我在前面的路线图中标注为“西1楼”和“西2楼”,其中西1楼很特别,相当于在一个马面上直接修建铺房,这是在长城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建筑形态。西2楼后不远城墙就终止了,沿着山坡上去,最末端是一个四五米高、垂直90度的断崖,每次来,这个断崖都是惊心动魄的地方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过断崖之后的长城被称为“西高地长城”,没有连续城墙,只有数座敌楼遥相呼应。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间充裕,我们往西段略走了几步,远远地瞻仰了一下著名的断崖,然后开始掉头向东。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28,海拔675,第1楼,下图拍照角度300度,即北在左手侧60度。此楼是一个关口楼,白岭关的关口就紧挨着敌楼东侧,敌楼的基座还在,但是上层建筑已经基本荡然无存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沟通长城内外的关门今犹在,不过是岌岌乎危哉,尤其是顶拱仅剩下两层砖,经不住太多的驴友踩踏和风雨侵袭了。用SONY运动摄像机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口两侧的墙体均为砖砌,高5米宽3米以上,有垛墙和宇墙。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东打量,今天要走的全程一目了然,其中第3楼因为之前正好有个小山包挡了一下所以看不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38,海拔690米,第2楼,拍照角度300度,即北在左手侧60度。此楼原来是3*3眼,可惜顶部已经大部坍塌。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远远看看这宽大的城墙,白岭关长城的防御有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关外山势平缓关内陡峭,所以防御才更显重要----一旦突破,剩下的就是密北走廊的一马平川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一段墙体上的垛墙保存相对完好,只是封顶砖不知道是当时就没有,还是后来被拆掉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45,海拔695米,第3楼,拍照角度270,即镜头冲着几乎正东。此楼和西1楼很相似,相当于在马面上直接修建了一个铺房,但是又有区别,西1楼的铺房山墙直接齐着基座而起,而此楼的铺房则位于基座的中央,马面四周修建有垛墙,简单来描述,相当于一个标准的空心敌楼,咔嚓从城墙平齐处砍掉了到楼顶中间的部分,真是奇怪啊奇怪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57,海拔685米,第四楼,拍照角度300度,即北在左手侧60度。此楼上部坍塌有四分之三,东北方向残存一部分。因为两个箭窗远远望去像两个大鼻孔,所以经宝妹提议,大家一直赞同将此楼命名为“鼻孔楼”。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残破的敌楼,还是黑白照更显苍凉啊~~~~。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中一个箭窗顶拱已经开裂,数块砖头完全是靠着横向的撑力勉强顶在那里,看着都惊出一身冷汗。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四楼之后,墙体由砖墙变为石砌,高度和宽度也都有降低。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第4楼,正好宝妹在墙下走过,对比一下,可以推断此楼当年的高大雄壮。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可惜如此雄壮的一个敌楼现今已是这么一个惨状,如果不加以保护,估计这样勉力支撑也挺不过多少年月了,可是如此漫长的长城,都期望得到如八达岭、居庸关一样的政府投入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样壮丽的祖宗遗产日渐毁塌而无可奈何,痛哉惜哉。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即将抵达第5楼之前,在碎石的城墙外侧能看到一条明显的山间小路。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条小路我来之前就在GoogleEarth上已经留意到,似乎能够一直通行到等一下要走的下撤“垭口”位置,所以我还计划着,如果到花石楼之后向南不好下撤,就回到第5楼之前,从这条小路绕行到垭口,因此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特地沿着小路往前走了几十米去探路(在下图的轨迹上就是拐了一个弯),最后发现小路很快终止与峡谷边沿,怎么看也找不到前往垭口的道路,我分析,如果要真从这条路去垭口,必须先下到谷底,而谷底山林繁茂,小路辨析不清。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22,海拔745米,第五楼,3*3眼楼,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着正东。这个敌楼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被Tiger和宝妹都看出来了:楼顶的水嘴竟然在敌楼的北侧,这可不符合一般的常识啊。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侧门洞离开地面那叫一个高啊,只能从边上绕过,原来修建者早有准备,看,墙边的石头上竟然开凿有台阶哦。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5楼基座的东南角坍塌了一个大洞,故此我们几个再次一致同意将本楼称为“跛腿楼”。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整体保存基本完好,是今天路过的唯一一座保存完好敌楼,也是白岭关长城中保存完好的两座敌楼之一(另一个是西2楼),内部三横拱。在一处箭窗空隙内,我们意外看到了动感金州留下的一个漂流瓶,里面塞有两张纸,第一张是动感金州留下的,画有从司马台望京楼到此的线路图,另外一张是一个后来者驴友留下的,主要是在抒发来到白岭关“望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情怀,背面还有驴友前辈墙友厚德载物在2013年的签字,可惜俺几个没有带笔,要不然我们几个也搭车留下“到此一游”的墨宝。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上一角有任树垠在96年9月21日留下的名号,距今有快20年了~~对这位老前辈倒是早有耳闻。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今日路线确实是短,我们已经走得很慢了,也已经快要溜达完今天的城墙。过第5楼之后的石墙继续收窄,一小段保存有低矮的垛墙。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墙很快终止与一处小山包,但是继续向上的小路很清晰,不费太大的功夫就来到了花石楼所在的山梁之上,从这里回头再看第五楼,漂亮撒~~~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这里,正好把白岭关长城纵览无余,长城游走的这道山梁是一道内外相隔的天然屏障,防线修建在这里,绝对是祖宗们仔细勘察后的最佳选择。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56,海拔820米,第6台,驴友们口中所谓的花石楼”,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正东。名称的缘由显而易见:此楼基座使用的不是条石,而是颜色各异的大块巨石。"花石楼"有点四不像,说它是个楼吧,明显不符合一般的敌楼规制,说它是个台吧,它又是中空的,其实干脆简单点:它就是一个烽燧。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本来就是冲着此楼而来,所以虽然门离开地面很高,但除了宝妈之外,刚刚和会合的老王,还有宝舅和我都还是克服困难爬了上来,然后又连拉带拽地把宝妹和Tiger也提溜了上来。

楼内墙壁上果然还有任树垠的墨宝,旁边有另位前辈驴友的一首打油诗。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一次感到了耸立大山之巅的畅快感觉,白岭关长城一线蜿蜒而来,满山绿意掩映之下分外妖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花石楼再向东,一路的高山峭壁,山势实地看起来并不那么险,当初为啥没有继续修建长城,估计还是因为因地制宜用天险的缘故,这面的山体到处都是断崖峭壁,北侧如果没有垭口,上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上来,从阳坡找不到垭口下去还是要抓瞎,所以守军只要把持住重要的垭口、低地就可以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东南方向的山下望,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烽火台,那里我们刚刚在今年的1月18日孤独楼之行中去过(游记链接在此)。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那篇崔家峪孤独楼游记中,我对三个烽燧的作用进行过描述,今天看来,原来这一带的传信机制不仅是三个烽火台,而是四个才对。把上次写的转抄如下:

第一次爬绝壁楼的时候,我就对三个烽火台的作用产生了兴趣,当时也看到了有人分析其“传信”作用的文章,并不太认同,但是今天实地看完这两个烽火台和孤独楼,倒是觉得的确很有道理。积雪庐有一篇文章《链接在此》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我转抄如下:

孤独楼是坐落在白岭关东山的一座孤楼,此楼就像一个藏在深山的高人,要想看见他的真面目极其不容易。无论是站在白岭关东面的第一个石头墩台上,还是在山的南坡,以及在蔡家甸大望京楼上,都看不见孤独楼。山下面只有沿着四道沟北行,快到达山根的这个位置才能远远的望见此楼。但是,一旦到达了山根,一进沟口,就再也看不见这座楼子了。

望京楼西侧南坡的半山腰有一个实心墩台,再往西,南山根的山坡上还有两个实心墩台。我一直不理解这三座墩台为什么要修建在南山坡?因为敌情在山的北面,修建在南山坡怎么瞭望敌情?几次从东西两侧上山探访孤独楼后,才使得我把这个疑问搞明白。

当你站在孤独楼上时,首先向西看,根本就看不到白岭关和白岭关西面的敌楼,向正南的山下看,由于山沟是斜向东南的,还有一座山tou遮挡着,也看不到山下正南的那座实心墩台。向东也看不到蔡家甸望京楼,只能看到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实心墩台。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南山坡修这三座墩台的意义就在这里了:当北山那边遇有敌情时,这里把消息首先传给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墩台,半山腰的这座墩台再把敌情分别传给蔡家甸望京楼和山下的第二座墩台,第二座墩台再向西将敌情传给第三座墩台,第三座墩台再传向白岭关东山上的第一座实心台,实心台那里再继续向西传至白岭关一线。这样,东西两边长城线上的预警消息就联通了。

那么,大家又要问了,为什么古人非要把此楼建在一个两头都看不见的山上?还自找麻烦要让传烽线拐一个弯,还要在南山坡再多建造三个墩台,为什么?我站在楼上往东西两边观察了一下,都是高大险峻的高山和壁立的悬崖,只有楼子的西边有一个山凹,从山凹处向北是一个大缓坡,下了大缓坡有两条沟可以通到山下,那么这里就是一条唯一可以上来的通道,要守住这条通道那就必须要在这里修建一座敌楼来设防。但由于东西两边的高大山峰又都挡住了与两边传烽的视线,且这里又往北偏出了许多,所以,古人不得不在东南的半山腰建一座墩台,另在南山坡上向西再建立两座墩台,通过这三座墩台与东西两侧的长城线传递烽火消息。

这里由于北坡缓,南坡陡,形成了易攻难守的特殊地形。东西两边山势高大险峻,又向北偏出,所以,我们站在孤独楼的南面山下,是根本就看不到敌楼的,东面的望京楼,西面的白岭关都有高山阻挡视线,也都看不到此楼。所以,特殊的地形,和特殊的山势,才有了这座孤独楼,还有这座孤独楼与南山坡的三座墩台的特殊传烽的方式。 

用一张图略微辅助示意一下,四个烽燧的关系图在我孤独楼的游记中有,就不赘述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值正午,我们一行就在花石楼前的一片空地上吃饭,身后就是百尺断崖,所以这个膳用的也是小心翼翼。

尽管天空依旧敞亮,甚至太阳公公也羞羞答答地在云层中露出了惨白的大饼脸,可是还是担心预报中的雨,12:56,全队开始离开花石楼,准备下撤。

我事先的分析,从花石楼的下撤路线可有三条选择。路线一是最简单的,原路返回;路线二是向东南,顺着山梁下到一处垭口,其后就是明显的山路;路线三是向东南直下,地图上看似乎也能下到一处山谷之后和路线2重合(下图红色示意)。 但是我们在实地观察之后,发现路线三不太可能的----直接向南的峭壁几乎是垂直的!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还是走路线2,大致的方向如下图所示,具体来说要从花石楼往回走大约三十米,然后向左沿着山梁向下,过几处危险的峭壁危崖之后抵达垭口,随后就简单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降的坡度很是陡峭,看着都眼晕啊~~~!!!但是只要脚下用心,手中用力,关键是脑中用神,危险程度对于有一定经验的驴友还是可以接受的,新手和恐高者可就绝对不宜了!我们这一伙主要是担心Tiger和宝妹,结果两个小家伙那是目不斜视,雄赳赳气昂昂地一点没拉队。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在我到一处略微平整处之后回头望的情形,花石楼在右上方路出了一角。从照片来看,似乎坡度还是没有太大问题,可实际的困难,谁走谁知道。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一张宝妈远远给我拍的照片,不过我站立的位置其实没有图片中显现的那么危险,因为从宝妹站立的地方到Tiger的地方是从右侧沿着石壁走的。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宝妹!这可是在悬崖边上的行走啊。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眼看着就要到垭口了,前方直行又是一个断崖,观察一番之后决定从前进方向的右手绕下,我走在最前面,试图从一处石壁直下,到离开地面还有三四米高的地方时,两边都再找不到下脚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山石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风化所引起的松动,我攀手用的几块和脚下几处小石头都是颤颤巍巍的。犹豫很久,还是没敢冒最后这一把险,最终重新往上返回,再向右侧从小树林中饶了下来。----下图宝舅手扶着的峭壁就是我所言的这个石壁。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个下撤到垭口的过程我共拍摄了5段视频:第一段《请猛击观看》、第二段《请猛击观看》、第三段《请猛击观看》、第四段《请猛击观看》、第五段《请猛击观看》。这个摄像机的原始规格是720P的,在本地计算机上看的非常清晰,可惜传到youku之后被压缩的很厉害。

13:48,经历这番高强度的精神和体力双重折磨之后,全队有惊无险平安抵达垭口,阿弥陀佛!如果要是下雨,那可真是要有大麻烦,到了这里,真是下起雨也没有啥大碍了。再来一张白岭关长城全景图(其实不是全景了,第5楼和第6楼都看不到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略微休息之后,我们沿着一条清晰的小路下撤,很快就到了较为平整的山梁上。回头再仔细观察花石楼南侧的山势,还真是看不到可以直下的地方,看来我们走的路线是完全正确的,事实上在刚才下降过程中的一处断崖,我们确实看到了人工开凿的阶梯痕迹,证明当年的守军可能也是从这里上去的。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00,重新回到头道沟村,桥头休息的小嫂大娘看到Tiger和宝妹很是惊奇,连连称赞。这倒是真该的,就今天我们下撤的这一段,两个小家伙毫无惧色但又听从指挥、细心谨慎地走了下来,不恐惧、不撒娇更不冒险,充分显露出了资深小驴友的经验和胆识,连我都要佩服啊。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返程的路上正好路过“柏神公园”,对于这棵古老的柏树我是早有敬拜之意,上次王八楼下来天色已经完全昏暗,只能隐约看见几杆粗壮的树枝,后来虽然多次路过这次,但也都是透过车窗一晃而过,今天终于有机会来了!

北京的古树见了许多,但是如这么巨大的柏树,再次恕我孤陋寡闻,真是第一次看到!给跪了!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旁边还放有一块石碑,根据介绍,此棵柏树竟然有3000岁了,药药切克要~~~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3000岁是什么概念,西周年代(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771年)!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来之后上网查询,百度百科说此树“苍老奇特、雄伟壮观。主干高20余米,粗九搂有余,为唐代所植,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是北京的‘古柏之最’。 粗大的树干上,18个一搂多粗的枝杈,像同时钻出树身一样,几乎一般粗细、一般长短,倔强挺拔的伸向四面八方;树冠极大,犹如一把擎天巨伞,覆盖300多平方米的地面,故俗称之为‘天棚柏’,又称之为‘九搂十八杈’”,3000年和1300年,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过我的心中,倒是更愿意它是3000年的,几乎和有记载的中华文明史一样长,想想都觉得神奇和神秘。
 
柏神公园的后面立有一块抗日纪念碑,两侧“缅怀抗战英烈,勿忘日寇暴行”的题字格外醒目。碑文如下:

雾灵山北麓抗日斗争记   巍巍雾灵,绵巨百里。北麓抗战,青史流芳。

一九三三年古北口抗战失利,雾灵山北麓人民逐沦为日本侵略者的殖民统治下。亡国仇、民族恨,驱使人们不屈地与侵略者不懈斗争。全国抗战爆发后,一九三八年六月,执行毛泽东同志关于“红军可出一部于敌后的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的指示,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至此,点燃了抗日烈火。冀东大暴动,北麓人民踊跃参加,许多青年加入八路军,后又不畏白色恐怖支持八路军第三支队李满盈部开展游击活动。一九四一年,冀东抗日根据地北扩至木河川,始为平密兴联合县第三区六分区,后为承兴密联合县第五区。至此建立中共党组织及其领导的村政权及民兵、报国会、儿童团等抗日组织。组织抗日游击队,党政军民鱼水相亲,协力抗敌,武装斗争如火如荼。

一九四二年初,日寇为摧毁抗日根据地,开始在北麓地区制造“无人区”。集家并村,修建曹家路、新城子、花园、大角峪、蔡家甸、大树洼、大沟等部落,强行驱民进住。部落百姓失去一切自由,终日挣扎在病饿与屈辱之中,只能象牛马一样任敌役使宰割。故又称部落为人圈!对部落外实施野蛮烧光、杀光、抢光政策。烧山焚房、毁地割苗、杀人掠物、奸淫妇女,暴行累累罄竹难书。其血腥屠戮尤令人发指:血洗东庄禾,残杀村民十四人;鸡冠崖惨案,残杀村民十八人。据不完全统计,全区有七百余人被杀害,近万间房屋被焚毁,百万公斤粮食及大量牲畜、财物被掠走。

然而,抗日军民没有屈服,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定勇敢、前仆后继,进行山地游击战,进行反扫荡、扫人圈、反经济封锁等一系列英勇卓绝的斗争。一九四四年复组建北进武工队以雾灵山为依托,深入伪满洲国境内,袭日寇、除汉奸,开辟新区,给日伪以沉重打击并最终赢得胜利。在残酷艰苦的斗争中,平密兴三区区长王裕民、刘长城,承密兴五区副区长张振东,公安助理韩亚如等诸多优秀儿女血洒雾灵为国捐躯。北麓人民与共产党八路军同心同德、甘苦与共,屠刀临头而不惧、家产毁尽而无悔,尽心竭力支前、舍生忘死参战,为抗日胜利作出重要贡献。

国耻永世铭刻,先烈伟业长存。特勒石刻为记,以存史迹,缅英烈励后人,垂永远。
 
密云县新城子乡人民政府关心下一代协会立   密云县房屋土地管理局援建     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
爬长城_白岭关(向东)-花石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让后人不忘日寇暴行的纪念碑立在数千岁的古柏之旁,非常恰当,寓意深刻。岁月昭昭,耻辱和悲壮的历史永不应被遗忘!小鬼子带给中国人民的伤痛也永不会被遗忘!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这个周末终于没有白过,了了白岭关东段的期盼,见了著名的“花石楼”,更直接抚摸到了3000年长寿的帝都第一柏,爽也哉!

最后,再次感谢宝妈一家和老王!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