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2014-04-21 18:36:1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4月19日(周六)。
人数:57。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网易博客最近的关键字审查已经到了BT的地步,俺写的爬长城系列的数篇博客,歌舞升平的内容竟然都能躺枪,一度不能访问,无奈上周注册了一个新浪的博客,随时准备搬家,本周的暂时还叨叨在这里,观察观察后续形势再说。

本周虫虫队的长城之行继续河北涞源接龙,走“唐子沟-煤窑村”,接的是“乌龙沟-煤窑村”,那段已经在今年3月1日走过(我的游记链接在此),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如下: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位置信息如下,这沟、那沟的,一看附近就是尽数沟沟坎坎的大山深处,要不是有近年才修的108国道,这些地方的长城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都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哩。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路线图呈现一个倾斜的“几”字。下面这种图为啥仅仅标注了1、2、3、4、11和26楼呢?因为从5楼之后的敌楼实在太过密集了!标注的这几座敌楼是比较特殊的:第4楼是山顶楼,第5楼是午饭楼,第11楼是全程最高点楼,第26楼是下撤楼。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瞧,图钉要是全显示出来就是这样的效果,5-26,22座敌楼分布在大约2公里多点的路程之内!密集恐惧症者一定要慎入啊,否则呕血三升可别怪我没提醒。因为淅沥小雨雾气腾腾的缘故,今天我并没有对经过的所有敌楼逐一拍照和编号,26这个数字是上次队友深海的鱼走此段路线时候的计数,俺算是抄袭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回来后我在GoogleEarth上又查了查,这26个楼子少有坍塌的,所以非常好辨识,没错,26个敌楼,一个不差。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程12.7公里,总爬升1000多米,其中长城之上约6公里,从唐子沟到长城是2.5公里,下山又走了4公里多。全程一大上,高度拔升有600米,有点高,但总起来除了个别的地方略有危险之外,全程都有城墙,而且第4楼到第11楼虽然仍然是爬升,但走势还算平缓。综合起来,活动强度系数我觉得定义在1.0是比较合适的,括号:晴天情况下1.0,像今天这样的阴雨绵绵,需要再加上0.2。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次走下来,从浮图峪-乌龙沟这一大段涞源长城,大部分队友的接龙之旅还差了中间的一小节随家庄-唐子沟。有队友说这段路较短,不值得发活动,其实可不是这样,请看我画的从唐子沟到潘家铺的线路图,长度比今天的唐子沟-煤窑村还要长。而且这一带敌楼密集,将近30个哩~~~,还有,要走就走到潘家铺,因为到隋家庄垭口的下撤是一条光溜溜的防火道,没啥风景可看,走着令人昏昏欲睡。其实从随家庄垭口再向前走8个敌楼(不过数百米距离),下降到潘家铺垭口,顺着向南可就不一样了:那条山谷在4、5月份之后肯定是风光迤逦的避暑胜地。从潘家铺到108国道,中间有至少1公里左右从地图上看不到明显的小道,但绝对是可以走的,而且那段峡谷中有大片的松树林和巨石阵。----呵呵,期望虫虫能够尽快组队吧。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上周涞源的天气预报一直都是“小雨”,让这个周末的长城之行一直笼罩着一点点阴影,毕竟下雨天爬山可不比都市里打着漂亮雨伞的街头漫步,降水会使得石头变得湿滑,摔跟头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更不用说淋湿的衣裤可能会让愉快的行程很快变成一场灾难。所以俺几乎每天都要刷好几次天气预报,暗暗祈祷着周六的涞源能够雨过天晴,给我们一个惊喜~~!美国作家亨利·凡·戴克说过:对于等待者,时间太慢;对于忧惧者,时间太快;对于悲伤着,时间太长;对于欢乐着,时间太短;对于相爱的人,时间永恒。是的,我可不愿意苦苦等待了一个星期之后,候来的是一个瓢泼大雨的天。

依旧早上5:00起床,惠新西街6:45发车,到涞源唐子沟村口是差不多是09:45的样子,基本上是三个小时。

按照车上密谋,子闲、宝妈、糯米和我考虑从这里租一辆车前往随家庄,从那里翻玉帛沟,然后接续今天的行程,这样就能将随家庄垭口到唐子沟这段给接上了。结果在冷雨霏霏的村内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忙着打牌的司机却对随家庄下来的那条防火道一问三不知,对我们要去的随家庄长城垭口也是不明所里,最后我们几个只好无奈的继续追赶大部队了----现在想想倒是幸甚幸甚,要是真去了随家庄,今天的天气可把我们几个给坑了。

山中的气候毕竟略低一些,一家农舍墙边,桃花还在盛开着......。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细雨丝丝,润物无声,旷野新绿惹眼,道路泥泞烦人,沿着一条砂土路走啊走啊走,终于看到了一道山梁之上的数座敌楼,敌楼之下就是正儿八经的唐子沟村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唐子沟村紧靠着一个干涸的山沟,如回到几百年前的明代,这条山沟应该是一条流水湍急的河道,别的不说,看看满河沟里奇形怪状的大石头就知道了。跨过溪流的时候,子闲还找到了一块很漂亮的石头,可惜太重,要是带着爬山那得再加上0.2的难度,所以聪明而狡猾的子闲老哥在河滩上挖了一个深洞把石头藏起来了,号称下次虫虫发“唐子沟-潘家铺”活动的时候再来挖出背走。不但大石头美,小石头也漂亮,我们后队几个在这里东翻翻西捡捡,再度出发时,本来离开我们几十米远的虫虫已经消失在雾里,云深不知处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来在唐子沟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复拍抗战老照片的位置,因为天气下雨,大家都没有细致去找,留待下次吧。

唐子沟隘口很是狭窄,城墙从右侧山体上哗啦而下,和左侧的断崖中间不过数米间隙,当年这里应该有一个关口的,而且还应该有关口敌楼才对,可惜现在仅剩下数米高的残墙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隘口右侧的城墙修建在一道刀削般的山梁上,要说老祖宗真是会挑地方修建这万里防线。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山半腰的地方回望唐子沟隘口和对过连续三座敌楼,可谓防卫森严、固若金汤,令侵犯之敌是插翅难飞、望楼兴叹啊。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已经是四月下旬了啊,再裹着冲锋衣,汗气就往上冲,搞得眼镜上全是雾,赏个风景都不易。呼哧呼哧,终于来到第一楼。此楼3*4眼,保存基本完好,数层条石为基,内部回型拱,中厅巨大,无蹬道,旁开到顶小天井,前后楼门上方均有匾额槽(当然匾额早已没了),楼顶垛墙部分保存。今天走过的26个敌楼,和上周走过的浮图峪-随家庄一线的敌楼在形制上没有大的区别,实际上,长城上的所有敌楼也都没有太大的区别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细节略有不同而已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被雨水淋湿的石头增大了反光,照片显得发亮,虽然我兜里就揣着偏光镜,但是懒得往外掏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2号楼前一段城墙和高压线相交而过,粗粗的电缆好像距离头顶不过十来米的样子,在雨雾中发出恐怖的嗡嗡声响,吓吓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赶紧紧前几步跑了过去。

在白石山长城的时候就注意到,涞源长城沿线的各色石头真是漂亮,体态巨大,“神色”各异,下面这块,像不像一位花白睫毛的人侧像啊。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个,是不是ms一位酒足饭饱挺着肚皮躺在半山坡又被山林间动静吸引而抬头观望的小伙伴。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像不像一个眯缝着眼睛的狗狗(其实从侧面看更像)?----嘿,别忘了右下角的我,一只趴着的小哈八狗哩,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3楼(下图)其实离开第4楼很近,一个在山顶一个在山腰而已,但是因为大雾的缘故,看不见山顶,所以也就看不到第4楼的仙踪。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第3楼后往山上看,一片嶙峋的怪石左右错落着扶摇而上,在这些突兀的巨石之上,还有断续的城墙东一块西一块分布着,大明帝国的防线不容一丝一毫的松懈。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由于山势不像北京密云北部那边样的陡峭,所以河北涞源一代的长城防线敌楼非常密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看第4楼外的山体,看起来到处都是大石头,但是山势其实很平缓,而且那些大石头在作战的时候,都可以作为敌人的藏身所,可以躲着biu-biu-biu向城墙上放冷箭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3楼到第4楼,很多队友走的是下图的红色线路,即从第3楼右拐,沿着一条非常清晰的山路绕上,子闲、宝妈等我们几个还是本着傻大无畏、没有困难也要创造困难,以及不放过一米城墙的心态,选择了从第3楼直接向上。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才在山下的时候,好歹能见度还有那么二三百米,等我们过了第3楼接着向上的时候,雾气变得愈发厚重,山下的的城墙已经消失在一片朦胧的云雾之中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3楼向上几十米,又是一块形状奇特的巨石,前期何老师曾在这个地方给春雨拍过一张靓照,所以大家印象深刻,也都纷纷拍照留念,号称“巨人之舌”的这块巨石倾斜着伸了出去,似乎随时都会倾倒,站立其顶,石头一直在不停的微微颤动,细想,原来是自己的脚在打颤啊!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后继续兴致盎然地在乱石阵中钻来爬去,总体难度并不是很大,但是还是必须小心下雨所带来的湿滑。绕过最后一块巨石形成的断崖,第4楼到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4楼在一个山头略下位置,是开头这段长城的制高点,旁边立着一个巨大的输电铁塔,跟刚刚经过的那个一样,嗡嗡的恐怖声音就在头顶响个不停,阴雨天,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决定继续向前赶路,到第5楼之后吃午饭。

由于大雾弥漫,辨不清四周的地势,更看不到第五楼的身形所在,后来有队友在第3楼处冲着铁塔走,那方向就反了。从第4楼向北30米后是一个小断崖,直下不可能,往后退了几步,在前进方向右侧看到了前队留下的脚印,顺着脚印很快就从山崖的右侧饶了过来,刚刚的断崖之下是一个垭口,修有城墙。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如果是晴天,从第4楼是可以直接看到第5楼的,那样就有一个距离远近的估计。今天因为看不到,所以就感觉这两个敌楼之间挺远的,咋老是不到哩。路线来说其实也很简单,过第4楼之后断崖,沿着城墙继续走,从城墙中断处继续向上爬上一个小山顶(这个山顶上全是羊粪,故被我命名为羊粪顶),再沿着小路走上50米左右,再次遇到一个小断崖,退回十几米,从前进方向右侧有销小路绕过,断崖之下又是一段不长的墙体,墙体尽头选择左侧绕行,小路很清晰,转过山体,第5楼就在眼前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山崖小路绕到第5楼少走了两段共大约200米左右的山顶城墙。前队跑得挺快,我们到这个敌楼的时候,小川叶等强驴早已不见了踪影,时间尚早,不着急,就在此吃饭吧。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老天开恩睁了一会眼,云雾在山前山后突然荡开,城墙和敌楼缓缓现出身形,飘渺的云海在山谷中瞬息万变,好美啊!关键时候我还是犯了错误----我把这暂时的云开雾散判断为即将大放晴的前兆,只是随手拍了几张就赶紧接着吃饭去了,琢磨着等会风景会更美,再拍也不误事。可是,饭还吃吃完,已经又是一片白茫茫了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也就那么不到十分钟的功夫,一度能够看到今天剩余路程的密集敌楼。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是人家子闲聪明,嘁哩喀喳就没停,估计拍出N多的好片来。虫虫也没闲着,他拍的几张云海图片在户外网总结帖子里面有,我在这里就不转了。也就在这个间隙,我们终于看到了刚刚走过的第4楼,和现在站的位置其实离开真心不远,下图山洼垭口位置的这段城墙,我们在雾中路过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放下背包,一股凉气从底而生,冻得直打哆嗦,一上午断续的小雨把衣服几乎给浸湿了,走着不觉得,脚步一停立马就感觉到了冷。正好看到敌楼里有前人留下的几根木棍,那就生堆火吧,红红的火焰燃起,顿时感觉到温暖了许多,湿漉漉的裤子被烤的腾起两道热气,快成一个小云海了。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吃完饭,烤罢火,再度出发。小雨依旧淅沥,雨滴打在冲锋衣的帽子上,发出轻微的滴答声响,雾气把前后的路遮蔽的严严实实,只能跟着前队走过的脚印摸索着前行。已经长出叶子的灌木丛上全是水珠,几步趟过去,刚刚有些烘干了裤子就立马湿了半截。

第7楼内,竟然有一个炕----高端奢华的配置啊!是近代所为还是自古有之,我倾向于以前就有,因为炕角封住了中厅的一堵门,封墙使用的砖头、石灰和敌楼砖柱所用的一致。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5楼之后的城墙就少有中断,马道宽阔,使用大块的石板漫顶。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部分路段还有完整的垛墙遗留,高足有2米,片石干砌。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瞧瞧这密集的敌楼分布,可惜今天无法看到这壮观的景色。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虫虫发的活动召集帖里面剽窃一张(下图版权暂时属于虫虫,好像是何老师拍的),过过眼瘾。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诺....和今天的情形比对一下!下图位置是第9楼----这段长城的一个出头楼。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一个敌楼楼顶有一副旗杆石,这也是头一次在长城敌楼上看到,所以说尽管长城上的敌楼形状大同小异,但几乎每处都有一些独特的景致。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半程我几乎没有怎么拿相机出来,实在是卡布奇诺啊-----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某个敌楼内,蹬道修的如此陡峭,皇上知道么?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某个敌楼内,拱道内有一纯天然实木北欧风格豪华双人床。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午16:20,抵达第26楼,这是上次“乌龙沟-煤窑村”之行的下撤点,来之前本打算一直走到煤窑村沟去,可是看今天这情形,算了,还是从这里沿着上次的下撤路下山吧。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如果继续沿着第26楼向前,再走9个敌楼之后即可抵达煤窑村北的大沟(应该叫做下碾子沟),然后循沟出去就行了,大致是下图的红色路线示意。从26楼下撤,则是基本沿着山梁的一条小路,很好走,也最快捷。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山途中,有那么一阵子,云雾似乎又吹开了些许,依稀能看到乌龙沟那边的城墙和敌楼。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东侧看,遥远的山巅,巨大的电线塔旁,乌云压顶处是第3楼的黑黝黝身影。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的天也就这样了,无奈地最后瞥一眼蜿蜒游走的长城,全速下撤吧。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到山脚的时候,东方竟然已有大片蓝汪汪的天露出,看来明日肯定是个好天气哦。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公路之后,沿着108国道去找车,我顺便去看了煤窑村正村口对过的小观音庙,占地不大,庙内设施也非常简陋,倒是院内一株古松傲立挺拔。
爬长城_涞源:唐子沟-煤窑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村口略微休息,和一位本地大哥闲扯,他说煤窑村过去也是一个小兵堡,四周修有城墙,现在以城门为标志的一部分还基本保存完好。他还略显炫耀和神秘地告诉我说,他家有一块巨大的宝石,曾有帝都的富豪来看了,要高价收买,他没有卖,下次要是我们再来,他可以带着我们去看看。对于他世代所居的这个小村落今后的发展,这位大哥充满信心,声称已经有一家公司拟在本地投入重资进行开发,建宾馆就不说了,据说还要修一条索道直达长城。我无法想象一个现代化设施围拢着的长城模样,又联想到帝都那边数个长城主题旅游点的没落景象,只能呵呵几声应对。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写到这里,才觉得此片游记,可能是数周来最短的一篇了,无奈,谁让白茫茫的雾阻碍了视野,看不清路,也无法照相啊。但是,只要我的脚踏在古老的城墙上,心就是满满的,所以尽管没有看到壮观的连绵敌楼,也没有拍到几张亦幻亦仙的云海,可是内心却并无多少的遗憾,依旧感到一贯地甜蜜蜜的踏实。自然界的四季更迭、风雪雷电,本就不是微小的人类个体所能干涉的,真不是咱几个挥舞着桃木剑烧柱高香就能让哗啦啦的雨变成暖洋洋的晴,碰到啥天气,咱就看啥风景,人生不可复来,随机而就的每一天,都是造物主为你精心打造的舞台,在风雨中踏唱而行,就是今天我们要扮演的角色。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过往,每段过往都是上帝的恩赐,且行且珍惜吧。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