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2014-03-24 11:40:1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3月22日(周六)。
人数:53。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1793年9月,初秋的一个上午,英国派来中国的使臣马嘎尔尼见到了期盼已久的长城(从文献来看,应该是古北口附近),这位勋爵记下了他的手下按照他的命令丈量的城墙、女墙、马道和敌楼的尺寸,他认为这“无可比拟”的建筑是帝国强大和英明的象征,因为它“能一劳永逸地保证未来若干世纪国家的安全”。早前数周,他一名手下曾经为到了京城却被禁止四处游玩、因而无法前往长城而一度懊恼不已,差点和守卫的士兵打了起来。看,已失去防卫作用的长城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且一直)具有那样的魅力!如同它今天继续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一样。

本周末虫虫队活动是“遥桥峪-大虫峪”穿越,接龙接的是2月15日的“大安峪-遥桥峪”(游记请猛击观看),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如下。明代长城在黑谷关拐了一个弯,所以密北狭长走廊地带的南北两侧都是长城,故此接龙计划已进行多次,活动范围却始终在新城子附近。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附近地理信息如下。全天大致线路是:遥桥峪堡下车,经大黄峪村,上遥桥峪东山哨楼,沿山谷而下再重新一路向上到走马安口,之后继续顺山谷到坡头村,挺进离开著名的一根挺挺近的扁山2号楼扁山1号楼,原路返回经大虫峪家营太古石村登车返京。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队因为最开始被护林员堵截的原因走的比较凌乱,最终按照预计线路走完的只有11人,另有6人走到了扁山2楼(比上述11人少走了扁山1楼),也就说仅有17人顺利抵达一根梃。如果走完全程,距离为20公里,总爬升约1350米。考虑到全天的三上三下,以及一根挺之前不太容易的攀爬,活动强度系数1.5是没得说了吧!其实全天强度最大的就是从坡头村到一根梃这段,海拔直上450米,路不清晰,数次密林生切和悬崖攀升,如果不走这段,难度系数可降低为1.2-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全天的行走路线图,很多队友感觉下山之后沿着水泥路走了很远,没错,就是很远很远,从大虫裕出去还有5.6公里呢!如果是从垭口算起,嘿嘿~~你懂得~~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来看,这条线路的确不宜发一天活动,还是两天最好:一天是吉家营-大虫峪-一根挺,一天是东山哨楼-扁山3楼和未名敌楼。如果要发一天活动也可以,那就不要去敌楼,直接从吉家营穿越到遥桥峪古堡,今天我们在垭口吃饭的时候就碰到一帮驴友,他们从新城子一路过来,溜腿不爬墙。像我们今天这样的,空前估计没问题,绝后咱现在还不好说。

也要先对几个楼子的名称做几句解释:今天总共走了三个楼子(东山哨楼、扁山2楼、扁山1楼),路过一个楼子(云岫谷未名楼),“近”距离打量四个楼子(扁山3楼、大虫峪关口北楼、大虫峪关口南2*4楼、关口南第三楼),但楼子的名称其实只是为了相互区别和便于记忆,在不同的驴友口中会有不同的称呼,比如“遥桥峪东山哨楼”也有人称为“遥桥峪东1楼”,至于“扁山2楼”和“扁山1楼”,在一些驴友的记述中正好是翻了个过,同是也有人称之为“一根挺东楼”和“一根挺西楼”的。

至于到底哪个是扁山,根据驴友Quetzalcoatlus的游记(链接在此),本地老乡说是指“扁山2楼”斜后方的山峰。同样根据他的记述,大虫峪也不是山下关门的名称,而是坡头村边长某个垭口。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周五晚上七点才从上海出差回来,边收拾东西边看天气预报,OMG,周六的温度将要达到22度哦!吸取上周经验,以及考虑到本周强度较大,果断决定不带灶具,果断决定带5.5L的水~~~好沉啊!最后在山上喝掉了3.5L多。

早上7:45出发,车程约两个小时,9:41,海拔410米,抵达遥桥峪村云岫谷景区停车场。没想到在这里遭遇到了云岫谷管理人员以护林防火名义的堵截。下车之后,我们曾到景区打听过门票问题,估计这帮家伙心中默想: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天,今儿可是要赚一票了。可眼瞅着这帮驴友一毛不拔,吵吵嚷嚷一会,干脆整个队伍向后--转,齐步--走,跑了!那还得了,追啊!引用一段虫虫领队绘声绘色的描述:

3月22日周六【虫虫长城队】一行53人继续密东长城接龙!遥桥峪~一根挺~大虫峪口穿越!可就在活动前夕的3月21日周五,遥桥峪附近的小口城堡发生一起山火!过火面积近200亩。这使得本就很严格的春季护林防火工作更加草木皆兵!

本次行程我们的起点是密云遥桥峪。要经过、或者绕行均可的一个叫云岫谷的景区。大家到达后下车四散找卫生间惊动了这个景区的工作人员。这里已经一个冬天未见“肉香”了,这下突然空降“肥肉”怎么能不痛快地咬上一口???于是,他们分兵把守包括景区及旁边的各处道口开始刁难。门票30,最少21的开价让谈判陷入僵局。虫虫推心置腹的话语丝毫没有打动这群饿狼!雁过拔毛的思想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我们无奈,只好选择远远绕行。

可是他们还不死心,到嘴边的肉不能就这么跑了……于是他们喊来了这里的护林员开飞车对我们上山的前队追击堵截!还好前队跑得快,只将我们后队20人拦下。我带后队佯装返回,并呼唤大车接我们走,护林员才暂时悻悻离开……这几个回合下来确实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在我们即将上车时,趁护林员不在,我示意后队还愿意追赶前队的人赶紧去追,我只带11位愿意休闲游的队员离开,坐车至大虫峪口与前队汇合。这时护林员并不善罢甘休,驾车堵住我们大车从遥桥峪向东出口的去路,非要我把全队都叫回来才放行。我说:我的命令大家并不一定都服从!我们也没干什么,你无权限制我们的自由。大家只是来爬山的,不会点火……于是我们倒车调头改道遥桥峪向西的出口离开。回头未见护林员小车再追赶堵截。中途我们路过了吉家营城堡。顺便在此游玩,并拍下了我们只有11人的大合影!

因为在景区门口被反复阻拦,无奈我们只有沿着去大黄峪村(↓)的道路走,其实这条路并没错,今天的第一目的点是“遥桥峪东山哨楼”,很多前辈驴友走的就是经大黄峪村的路线。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大黄峪村东养鸡场过去不久,护林员坐车小车从后面追上了大部队,但这个时候,走的比较靠前的深海鱼、墨竹、黄金叶、小川叶、老梁和我等第一批队友大约十来人已经钻上了山。在虫虫和护林员争执的时候,中队大约又有十来人偷摸着溜了上来,这样就出现了虫虫上文所述的情况:辛苦的景区管理人员最后只“扣“住了虫虫为代表的11人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但是这么一折腾,原本一个大队伍在此时已经被切割为四个部分,即:前往东山哨楼的前队、中队和后队,以及虫虫带着的11位“休闲游队伍”----在此感谢也要他们11人为我们全队大部所作出的牺牲。前队和中队差距不大,但和后队差的比较远:后来当前队下降至景区谷底的时候,后队才刚刚离开哨楼。拉长的队伍是后续行程不统一的最直接原因。

因为有人在后面追,所以前队跑的都贼快,弄得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那叫一个激烈,喘气休息时,正好拍到一朵“大灵芝”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发财啦啦啦啦。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下车一个小时,10:57,海拔765米,抵达“遥桥峪东山哨楼”,从停车点到此海拔一路上升350米,累!下图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着正西。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是一个2*2的挺拔独楼,门开在东侧,离开地面有2米多高。从楼顶垛墙等外部特征看有维修过的痕迹。门框之下有驴友们踏出的几个浅浅脚窝,身手敏捷的几位队友上去后放下了一根绳子,这下方便了大家都纷纷登楼参观。敌楼内部保存基本完好,空间狭窄局促,双拱道结构,无蹬道,墙壁上有秋生安平等人题字。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西北方向看,遥桥峪水库似乎近在眼前,碧水和蓝天齐色,恰如一棵温润的宝玉,悄然镶嵌在密北的群山之间,傍山依水的北侧,有数栋颜色鲜艳的大别墅,据说其中有我队某位大人物的私宅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远方的层峦叠嶂之上,时断时续游走着白岭关-孤独楼-绝壁楼-倒班岭的长城。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西偏南方向看,扁山3号楼在眼前深邃的峡谷对过高山之上。等一会,我们将沿着下图的绿色线路下撤,到达峡谷后一路先上去走马安口,也即云岫谷所在峡谷的末端垭口部位。在峡谷中段某处小山包顶上,我们都注意到了一个和哨楼模样相似的挺拔小楼,这个楼子ms被一些驴友称为“遥桥峪6号楼”,未见其他特色称呼。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得瑟一番之后,为了赶路,11:11,前队开始离开东山哨楼。从哨楼东侧的平坦垭口处向下(南向),有一条不算清晰的小路,走上大约100米之后,小路失去踪迹,那就开始向左手侧(西方)向下生切吧,下图是生切之前回头拍的哨楼。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是冬天,所以生切比较容易,灌木丛也就不过20米左右,再向下就相对好走了。走到平坦处回头再来一张哨楼,可见其所在的位置正是一片断崖之上,从楼台沟过来至此的敌楼所司基本是“瞭望”职能,也就很好理解这些孤零零的敌楼为啥选点全部都在易守难攻的悬崖峭壁边上。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峡谷对面的扁山3楼也是修建在巅峰,和东山哨楼遥相呼应。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冲着而去的峡谷其实就是云岫谷景区的末端,为了防止可能潜伏在此的护林员阻拦,我们全队屏息静气悄悄而迅速地前行,山林之间隐约传出的只有脚踩落叶的沙沙声响。从哨楼往下走大约1公里之后,来到一处废弃的房舍,残墙前有一碾盘和石磙。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次回望东山哨楼,看起来好远啊~~~。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碾盘石磙处前行数米,左侧有一明显小路顺山梁走一段后折下,眼前是景区修建的数间房屋和一个小亭子。11:49,海拔515米,抵达云岫谷景区谷底。

其实即便云岫谷景区让我们经过且不收门票,从地图上看也没有发现能够从云岫谷内直接抵达哨楼的路线,所以我认为要想去东山哨楼,最理想的线路还就是我们今天所走的这条。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亭子过来,云岫谷景区走向了东侧山谷,我们则要走西侧的山谷,方向非常明显、道路格外清晰,而且两旁时有颜色鲜艳的路标。路很好走但却是一路向上,我还得说:好累人啊~~~。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快就经过了未名敌楼,它隐于深山幽谷,在网上少有提及。时间关系,今天我们也未能前往拜访。前文提到,如果从遥桥峪东山哨楼--扁山3号楼发一天活动,倒是有时间去这个敌楼。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为2*2眼,不过南侧只有一眼,保存比较完好,最起码墙上未见明显的裂缝,楼顶垛墙已经坍塌。立于一片悬崖峭壁之上,扼守其下峡谷要道,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我们目前所在的峡谷在过去也被称为“走马安口”,据资料“遥桥峪堡是明代守卫曹家路所辖走马安口的驻军营堡,南距走马安口5里”,由此可见,“走马安口”在明代还是一个重要关口哩。不知道这个有着令人遐思名称的关口,是在此楼之下,还是在随后我们即将抵达的垭口位置?----我是想当然地把垭口位置当成走马安口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条一路向上的小路基本上是在一片松树林的边沿,所以走起来倒是不咋晒太阳。风吹过,响起松涛阵阵,阳光明媚,穿过摇曳的松针,在枯黄的林间投下斑驳摇曳的影子,真想躺在地上美美的睡上一大觉......可是不能,你看,这路旁的大石头都在提醒:加油!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峡谷中的路程总共不到1.5公里,海拔上升250米,80层楼啊~~~耗时大约1个小时~~~12:44,海拔760米,气喘吁吁地抵达垭口。下图是站在垭口往回看的情形,东山哨楼已经变成一个几不可辨的小麻豆点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南侧是一处背风的平缓草坡,春风习习、阳光明媚、肚子咕咕,正好在此吃饭。刚摆好姿势,就看到一队驴友从迎面的山谷底下上来,上文已经提到过,他们是从新城子徒步到遥桥峪的。我们给他们开玩笑让其做好准备:也许遥桥峪看门的正提高警惕、加强战备、摩拳擦掌地在山下等着抓我们,这十来个驴友过去会不会恰巧撞到枪口上?!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经过一上午的上下奔波,真想躺在这暖意浓浓的山坡上眯一会,可是下午的一根挺路程才是全天的重点、更是难点,所以匆忙吃过午饭,13:13,咬牙离开垭口继续赶路。
 
在吃饭的垭口位置向西(前进方向右侧)有一条清晰的小路蜿蜒向前,不知道究竟通往何方,后续有队友组成小分队冲着这条小路而去,少数人抵达某个位置之后重新折返,还有一部分(据并不可考的消息)传说抵达了扁3楼,大约下午四点多之后其中一部分跟着随后赶到垭口的虫虫去了大虫峪,一部分则随后沿着峡谷折回遥桥峪了,后来包车去的太古石村。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下行不远是一个废弃的村庄,保存完好的房舍仅有一间,其余的都只有地基和高地不一的碎石残墙。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大约500米,抵达第二处有房屋的村落,从残存的房屋看,以前大约有十来户人家,现在还住人的不过两户而已。枯黄焦渴的梯田之下,有两间朝阳的正屋,其中一间保存尚好,另外一间已经坍塌了一半。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位大爷正在田间劳作,据他说,大部分的本地百姓已经迁居出去,但是到了山外边----“地就没有了“!所以他和他的家人选择了留下(或返回),过着靠天吃饭的生活。好在有电、有水,现在种地也不用交税,温饱是不用发愁的,只是忒清苦寂寞。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层峦叠嶂下的这两户人家,恰是中国农民坚忍奋力的缩影,我们躺在沙发上读莫言《透明的红萝卜》,体会农民角色主人公所折射的中国农村,踩着棉拖吹着暖风听着交响吃着提子喝着普洱,永远不如你步行至此----亲眼看看他们紫红着脸膛,弓下腰去一锄一锄挖开蛰伏整个严冬的土地,充满希望而小心翼翼地为即将到来的春天做好一天准备----来得真实。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只有两户人家的村落虽然破落,但是有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比如电,比如太阳能热水器,还有更重要的:水泥铺设的三米宽的道路。路旁有一间古意盎然、石块为墙的小屋子。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脚踏在现代化的水泥路上,走的自然飞快,我们且走且注意右侧山梁,在一处拐弯的地方,终于看到了一根挺的挺拔身形,还有它右侧那个几乎不起眼的扁山2楼。说老实话,第一眼看到一根挺,我的激动不是因为其雄伟、奇特,而是:怎么这么远啊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这个地方,要选择从前行方向右侧拐下水泥路,顺着梯田直插坡头村,如果要是继续沿着水泥路走,当然也能到,但是请看看下图(绿色为水泥路路线),那可就绕大发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下午13:50,顺利抵达坡头村拐向一根挺的山谷末端。来一张鸟瞰图,看一下一根挺、扁山三座敌楼附近的地势情况。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感谢11路军的提前充足准备带了一个驴友的一根挺穿越轨迹,这个可是好东西,在攀爬的中段帮助大家及时向左切找到了正确的上山小路,而且更重要的是引导着我们顺利完成从扁山2到扁山1的穿越,要知道,那是一段完全的生切,如果没有轨迹的指引,我们最起码要多上半个小时以上的摸索----还不一定能顺利抵达哩。下图是我的GPS记录的从坡头村到一根挺以及扁山1、2楼的轨迹图。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进入峡谷之后就是一路向上、向上、再向上,远远望去,一根挺似乎在遥不可及的天际。因为前面的路程,所以现在走在前队的我们几个都觉得疲惫,走的相对平时要缓慢许多,但是心里琢磨着,反正后队还多着呢,慢点也无所谓,正好等等大家----到最后才发现,除了跟在我们后面大约30分钟的黄金叶等6人,竟然没有跟进的后队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峡谷中的起始大约1.5公里线路很是清晰,之后开始逐渐变得模糊,往上看也找不到楼子了。下图是在抵达这段模糊路段之前我拍的一根挺“近照”。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海拔大约780米的地方,前行路线分为左右两条小山谷,因为看着都有隐约的小路,我们选择了右侧,最后证明虽然也能到一根挺,但正确的线路还是应该在左侧,下撤的时候我们走的左侧,好走多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后的道路现在回想起来,也说不上有多艰难:上了一段断崖,但相比较白岭关的断崖只能算是一段陡坡;切了一段密林,但相比较龙潭北的荆棘丛只能算是几棵灌木。不过因为已经两上两下耗费了很多体力,所以这第三上就显得异常疲惫。不管咋说,三步一停、五步一晃的,15:54,海拔980米,抵达扁山2楼,整整用时2个小时,基本符合我的预期。

此楼2*3眼,但很奇特的是西南侧竟然没有箭窗,内部回型拱,无中厅,中间就是一巨大砖柱,内开蹬道到顶。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看不见扁山2楼的位置向上总共有三条沟,正确的路线是靠左的那条(如下图绿色线路),基本上一直有一条不算特别清晰的小路。红色线路示意的我们走的一段中间沟路线,最后也可以重新切回到绿色线路,但是小川叶以及后队的黄金叶等强驴可是一直沿着中间沟左侧的山梁硬生生切到扁山2的。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楼上打量一根挺,真是名副其实,可惜俺的相机广角端不够,所以没法照全貌,分成两部分吧,这是一根挺的右侧部分,侧面是一个直溜溜的百米断崖,其下不远处有一处个人工修葺的凉亭模样东东,看来北侧也属于某个景区势力范围。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则是一根挺的左侧,亦是光溜溜的峭壁。天工造物,咋地就巧设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大石头,孤零零矗在这里,令人咂舌。迎面虽有一定的坡度,但估计也只有攀岩爱好者才能登顶一览众山小了。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从山下一路而来的艰险征程,书面语那叫:自豪感油然而生啊!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西南方向看,远远的可见扁山1号楼了。因为其所处位置的关系,在坡头村的时候,咋都寻觅不到它的踪影。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辛苦而至,但天光已经不早,所以略作休息,四面八方上上下下咔咔一番后(后来后悔照的还是不够多,比如缺一张合适的从楼子向东北方向的视角),16:14,我们开始离开扁山2楼,前往扁山1楼。

从网上看前辈攻略,两个敌楼之间的道路是从山梁和一根挺的南侧绕行切过,果然,丛林之间时而闪现红色的路标,但因为山林茂密,几步出去就又找不到了方向,好在11路军带着轨迹图,我们基本上是循着轨迹前行,大大节省了探路的气力。现在草木尚凋零,尽管满地的落叶搞得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没有准头,但也非常便于前后观察形势,换做夏天来,估计找路的难度又要加上不小。

直线距离不过500米的路程,我们却用了40分钟的时间,16:52,海拔880米,终于抵达全天的最后一站--扁山1楼。此楼又是一个异型,两侧两眼,一侧一眼,一侧没眼。整个造型朴素简约,保存状况尚可。内部双拱,中间柱子内开蹬道上顶。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西南侧拍的,这边才是它的正门。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扁山1到扁山2之间,不但有一根挺,还有另外一个从中间分为两片的巨石阵,在扁山2楼时远远的看起来似乎不怎么起眼,近前来看,才觉也是难以逾越的天险。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时候,后队6人正在扁山2楼摆出各种造型得瑟,离得太远看不清楚,蓝衣服黄金叶这时候是航母Style。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扁山2楼的时候伸长了脖子张望,也看不到扁山3楼,而在扁山1楼继续伸长脖子,但是也看不到大虫峪,所以在扁山2-扁山3之间,以及扁山1到大虫峪之间,当年应该分别有一个中继信号用的敌台或烽火台,不过在地图上无从寻觅。

插图:无意中发现遥远的山之对面,有一大片漂亮的什么树林。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夕阳西斜,昏鸦归巢,山下已是炊烟袅袅,17:20左右,开始下撤。从扁山下撤到山下坡头村,网上有好几种走法。还是考虑到时间因素,我们没有选择直接向南(回来后我看到另外一位的游记,其实向南也是可以下撤的),也没有选择直接向东(ms下方有多处断崖),而是沿着从扁山2过来的路,往回走了200多米,然后向右下生切几十米,回到了上山小路所在的山沟。大致的线路示意如下: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到山谷,看到萋萋黄草中驴友踏出的狭窄小径,心情顿时大为放松,其后的道路就没啥可说了。

18:21,返回到坡头村旁的水泥路。也就是说,从扁山1下撤到坡头村,正好是1个小时的时间。

在山谷下撤的时候,眼瞅着夕阳将最后一抹余晖涂抹在一根挺上。等我们沿着水泥路走到大虫峪,天色已经开始昏暗起来,离开扁山1的时候,考虑到面临的生切问题把相机收了起来,所以这会儿也正好不用照相了。

据说此处山谷连同东西近百里曾是原始森林,虎豹狼虫出没,故此得名“大虫峪”。关口两侧各有相当长的一段城墙残余,尤其是关口北段,最顶端靠着高耸的危崖之下,竟然还修建有一座漂亮的三眼楼,而且居然保存相当完好。关口南侧城墙看起来维修过,有一段长长的虎皮墙。从地图上看,南侧城墙止于一处山顶,其后再向南约1公里后,有一个2*4眼的扁楼(大虫峪关口南2楼),其后更高处距离300米处,有另一个2眼小楼(大虫峪关口南3楼)。如果继续向南,还可以走最起码7个残楼,然后接下去就是黄岩口方向,那边有著名的航标楼、鹰窝楼、一颗台等等~~~也是一个又一个的硬骨头,虫虫已经准备发活动了,期待中还有一点点的小激动哦。

大虫峪正关口位于峡谷相峙之处,还有一些城墙残存,似乎又新修了一些建筑,没有时间细看,只能留待下次再来探访。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取几张虫虫所拍摄的大虫峪照片充数(下面三张照片版权均属于虫虫)
图一:大虫峪关口北侧敌楼。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二:大虫峪关门。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三:从东侧看大虫峪关口北敌楼和维修过的城墙。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大虫峪之后不久,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晴朗的天空之上,亮晶晶的群星俏皮地眨着眼睛,我又找到了熟悉的猎户星座,这真是一种生活在帝都市内整日被雾霾所笼罩着的芸芸众生所不能体会到的幸福。

漆黑的夜色下,差点在吉家营村走错了路,吉家营是一个屯兵堡,这次也是无缘拜访了,再次借用虫虫的照片来过把干瘾,下面几张照片版权均属于虫虫。

图一:吉家营全貌。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二:营门。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三:“镇远门”,据说是古物。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9:36,从坡头村开始算,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后,返回到停靠在太古石村口的大车。又等了不到30分钟,最后的五、六名队友也到了。总结起来,全天53人的队伍分成了8支规模不等、线路迥异的小分队~~~~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路无话(某人因幸福而话很多爬长城_遥桥峪-大黄峪-东山哨楼-走马安口-一根挺-大虫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当年的马嘎尔尼使团随行人员见到长城之后,都想带一些纪念物回家,“他们捡起破烂的砖块,像金条一样滴珍贵的收藏起来”。其实长城的根在绵延的群山之巅,也许已经很残破,并将继续残破下去,但是它所代表的精神亘古不朽。你能扒掉它的砖墙,你能拆去它的敌楼,但将永远无法摧毁它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