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2014-12-29 11:11:47|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2月27日。
人数:3人(深海的鱼、随缘、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对今天的行程起兴趣,源自今年11月16日跟着鱼哥一起走“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游记链接在此》,清水顶二道边上远眺到远方的一条模糊游走城墙,心有戚戚焉。当日活动回来后,仔细在GoogleEarth上搜寻了这道边墙的走向---哦不,有个学名叫做“南山路边垣”(对这个奇怪名字的解释请滚至本文末),觉得从岔道城小张家口正好是一天的行程,从此心中就种下一把草。正好今天鱼哥和我都没有其他活动,一拍即可,策马扬鞭驾驾驾驾则个。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帝都的位置如下。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GPS记录的行程如下----请注意左下角那段短短的绿色线段。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绿色也是一段明代土边,详情后面再说,扣除这段,全天从岔道村到小张家口的行程如下图。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海淀老王发下图的时候,他惊讶我们竟然在不到6个小时的时间内走了10公里。其实原因很简单,虽然行程约10公里,但总上升却只有不到600米----That is:路程中几乎没有大的海拔上升,可实际上谁走谁知道----全天先后遇到了十来个大沟,上上下下也是挺费劲的。综合各种因素,我觉得全天的活动强度系数定义在0.8是比较合适的。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六点起床,赶地铁一路逛吃逛吃到了南邵,出来和鱼哥随缘会合后一路风驰电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到了青龙桥隧道外侧,过一个红旗猎猎的军营,就是今天第一站:上次我们在西拔子二道边看到的土墙,它的具体位置在一座军营围墙的西侧,S216和西残路交叉的路口右侧。其实这道残墙本来就是和上次所爬的二道边相连,不过因为修建S216公路的缘故而给人为切断了。
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把车停在公路旁,很快就上了土墙,先向南走,来到了第一个墩台。此台四四方方,底宽足有10米,高有5米,粘土分层夯成,顶上长满荒草。 上次远观这道土墙,一段气势犹存的城墙中点缀着四个巨大的墩台,觉得很是壮观。今日终得近前打量,还是如斯感觉。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台紧靠着军营的围墙,岗楼里站岗的士兵探头看了几眼并未做声,可是当我们沿着城墙走到二个敌台时,军营围墙上的大喇叭却突然发声----大意是“你们已进入管制区,请迅速离开”云云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看来是请示了领导,领导有点生气啊。虽然眼瞅着这城墙似乎并不是军营的势力范围,但咱也不惹麻烦,所以我们三人就离开墙体,避开岗哨的视线继续前行,其实从外侧近距离看这道土墙,更显壮观!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背景中的是第3个敌台,下图是第4个敌台,第4台下方,还有不知何年何月挖的数个窑洞。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第4台上回望这道土墙,可以看出外侧要高出内侧不少,同时更可以看出:土墙的顶部其实残存已经没有多宽了。内侧杂草丛生处已经成了当地农民倾倒生活垃圾的场所,树枝上挂满了各色塑料袋,怎一个惨字了得。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内侧看土墙的模样,墙根有明显的取土痕迹。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土墙有近380米长,平均每座敌台相距仅130米左右,可见当年也是时刻预备着正面应敌的堡垒要塞。此处紧靠交通要道之侧,背挨八达岭重镇不远,政府略微投资就可以修一个小小的街心花园之类,既可以给附近的居民一个休闲锻炼的场合,又能保护一下这难得的明代古墙。只是万里长城实在长,保护资金每年就那么一坨,何时才能顾到着这么一段残土墙?哎。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上述这段土墙其实是南山路边垣的一部分,明代是直接连到岔道村的,可惜中间段年代久远,已经湮灭的找不到痕迹了。我们离开这段点缀着四座敌台的古墙,继续驱车前往岔道村。距离并不远,顺着公路片刻就到。关于这个长城之外著名要塞的故事,还是先抄一段再说吧(以下文字来自百度百科):

岔道城,位于北京市延庆县八达岭镇岔道村,是明朝建设的城塞,现存遗址。

元朝灭亡后,蒙古军队退回大漠。瓦剌、鞑靼骑兵先后从八达岭口、白羊口、古北口等长城各口隘南下,杀人劫物,严重威胁京师安全。明朝初期,为了防范蒙古骑兵侵袭,沿塞外夯筑了不少土堡,派军队守卫,发现敌情时便点燃柴草或狼烟通报消息。长城以北的村庄名称中许多都带“堡”字,可能便和村庄附近的土堡有关。明朝朝廷在财政充盈后,又将各自独立的土堡连接形成土石结构的边墙,绵延百余里。边墙依山势而建。边墙、长城、墩台、烽火台及其他边关构成了防御体系。

八达岭关城西北的岔道处原来有一座土石结构的堡城,相传是汉朝建造。明朝嘉靖三十年(1551年),朝廷采纳大臣王士翘提出的加强边关军备的建议,重修岔道屯堡。隆庆五年(1571年),又对岔道屯堡进行加固,并在城墙外包砌青砖,形成了岔道城。从裸露的墙体可判定,岔道城不是一次性建成,而确实是经历了土堡、土石堡时期。长城守军驻扎在岔道城,所以该城又称为“兵城”。当时,岔道城内设有守备衙署,守备统领着三名把总,率兵788人。

过去,岔道城在北京西北名声很大,不仅因其为延庆八景中的“岔道秋风”,也是因为其曾经是北京城通往大漠的隘口及驿站。《居庸志略》载:“八达岭为居庸之禁扼,岔道又为八达岭之藩篱”。岔道城是居庸关及八达岭的军事前哨。古人评论称:“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居庸关;守居庸关所以守京师。”明朝末年,李自成起义军曾经三天未能攻下岔道城,不得不绕道石峡关攻入居庸关,进而攻占北京城。

昌平西北部的南口村旧称南口城,是个边塞关口,没有百姓居住。自南口至八达岭关城(元朝时称“北口”),有条狭长的山沟,因为南北关口而称为“关沟”。关沟全长40里,是太行山余脉与燕山山脉的分界线。关沟内壑险山高,林密草深,沟底的小路崎岖而不通马车,行人一天才可走完全程。南口城和岔道城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关沟南北两端的商人云集之处。岔道是从主路上分出的岔路。关沟北口有三条岔路,分别通往宣化、延庆、永宁。

1644年清军入山海关后,满蒙和睦,此地不再有战争。退役的军人就地转成民户,以种田为业,兵城演变为村庄,即如今的岔道村。如今,岔道城内外的二百多户人家同属岔道村,部分村民是当年驻守岔道城的军人的后裔。

岔道城紧邻八达岭长城,如今保存尚好。岔道城依北山偏东南方向的山势兴建,平面为不规则长方形,东西长约135丈(449米),南北宽约56丈(185米)。该城设有东、西城门(原来带有瓮城);北山的边墙及墩台代替了城墙;南城墙上设有敌楼。西、东城门的“岔西雄关”与“岔东雄关”门额,均带有“万历三年”(1575年)题款。岔道城墙高约2.6丈(8.5米),由青砖、石条、灰浆、夯土砌筑。城墙顶部墁砖,内低外高。排水槽朝向城内,不给来敌抛绳攀墙的机会,并且可以缓解北方少雨时的旱情。

如今,岔道城南城墙主体尚存,但是垛口、敌楼、箭孔已经全部无存,东、西城门重修了部分外墙、垛口、箭孔,城门洞的石条地面以及城门外的石板桥凸凹不平。西门内大街北侧有新修复的关帝庙、城隍庙。庙内有戏楼。城内还有客栈、驿站、三关庙、衙署、清真寺遗址,以及数棵古槐。

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居庸关;守居庸关所以守京师----听听,多重要啊!还有,最近连续走了两次石峡关,每次都要讲到李自成破石峡关的故事,可是---可是----原来李自成久攻不下的是岔道城啊!!

原本觉得岔道城应该是一个很繁华的所在,慕名纷至沓来的游人应该是摩肩擦踵,可是到了一看却是大跌眼镜,东城门外倒是有一长溜的仿古建筑商铺,可是连条会叫的狗都没有,修葺过的东城门在冬日残阳斜照之下瑟瑟矗立,显得格外空虚寂寞冷。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岔道城依北山偏东南方向的山势兴建,平面为不规则长方形,东西长约135丈(449米),南北宽约56丈(185米)。该城设有东、西城门(原来带有瓮城),北山的边墙及墩台代替了城墙,南城墙上设有敌楼”。原来的城墙其实在近代毁塌严重,估计是这些年为了开发旅游的需要,从东城门开始的南侧城墙到西城门得到差不多全面的修复,卫星图看的格外分明。北侧城墙主体尚在,后来看到的一个告示牌也表明也已经列入开发修缮计划。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门匾额书“岔东雄关”四字,落款为万历三年,可是这字体咋这么一点没有气势呢?后来问正好路过的一位本地大爷,他说是后修的,原来的是啥他也不知道。大爷还告诉我们说:岔道城平面上看两头较窄,中间略鼓,酷似一艘船的造型。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门外的这座小桥可是古物,桥上的大石板坑洼不平,相互之间还使用了米字型铁块相固定。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爷告诉我们说,以前桥上的铁块在旧社会被村民都给撬掉卖钱了,仅两个硕果仅存,其它的都是近代岔道村整体开发时后补的。经过他的指点,我们果然找到了这两块,别说,还真是不一样,历经几百年的洗礼,按鱼哥的说法:都有包浆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并未直接进城,而是沿着东门先去探访东北侧制高点的墩台。据记载:在岔道城修缮过程中,在西城墙包砖墙体的里面还有一层墙体,墙体顶部曾发现多块带有"官"字款的城砖,这种砖的尺寸与包砌城墙的明代城砖不同,略显薄一些。从下图可以看出,当年的城墙至少有四层,最里面一层是夯土芯,然后外面一层石墙,再外面一层砖墙,最外侧竟然还有一层条石基的加厚砖墙。由此可知,岔道村古城的坚固堡垒并非一朝一夕所为,而是历朝历代不断在原有基础上加固而成,这也可以旁证岔道村在八达岭整体防御体系中的重要作用。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北侧最高点的这个敌台真够大的,底部足阔十米开外,高度最少有六米,当年有包砖的时候该是如何威武雄壮呵!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此台相连,西向还有一段长约30米的残墙,顶宽三米左右,外墙包砖当然也没了,但是内侧夯土墙壁则保存相当完好。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距离看一下这些夯土外墙,一层层一块块上去,粗看跟条石似的,虽已经几百年过去了,却坚固如初。从现场情况看,当年城墙的外侧使用了包砖,内侧则是这种夯土墙壁,夯土墙壁外侧有没有砖头,现场看不出来。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东门楼上打量整个村落,好一个冷清了得,宽敞的大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大街两侧是一座座簇新的四合院,当街是门面房,后面的院落每座占地有100来个平方,规制也并非一模一样。“岔道秋风”是明清时期著名的“延庆八景”之一。每到秋季,站在岔道城楼,满山色彩斑阑,秋风飒飒扑面而来,明代兵部尚书赵曾有《秋道秋风》一诗,云:"历尽羊肠路忽通,山村摇曳酒旗风。烧原飞净荻灰白,落叶飘残锦树红"。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友路军曾在冬天来过岔道,雪天的景色果然是又一个境界啊(下图版权属于11路军)。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文提到到,南侧城墙是才重新修过的,所以宽阔平整,隔着整个古城,可以看到在北墙中段有一个巨大的城台,基础的部分也重新包了砖。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靠南侧城墙的众多四合院中没有几个有明显的人类居住活动痕迹,多是下图这样冷清模样,所有的房屋都是空空如也,不知道岔道村现在的开发有多少时间,看来是不怎么景气。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城墙溜达到西门,然后从上墙马道下到街道中,西门要比东门繁华很多,最起码街道两旁停了数辆小车,还有一家商店和一家餐馆挂着遮风的帘子,偶有本地人进出。细碎阳光斜照寂静街道,一位带着皮毛的老哥骑着三轮车晃荡而至,忽悠悠恍若隔世。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紧靠西门第二家是一座城隍庙,大门紧闭。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个街道仿古气息很是浓厚,可是总归是一个“仿”字,没有历史的厚重沉淀,总显得有些扎眼的俗。门口晃悠了一圈,估计最能代表古城悠久历史的,也就城门口丢的这个牲口槽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门和东门相对应,匾额题写“岔西雄关”四字。 但和东门大不同的是此门外明显有一个半圆形瓮城的痕迹。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岔道村现在分为三部分,即东关、岔道古城、西关,我们今天只是走了最中间的“岔道古城”城墙,城内都没有怎么转,东关和西关更是压根没去,据说东关还有日本人当年修筑的碉堡哩。有关岔道城的文章网上很多,下面两篇值得一看《链接在此1》、《链接在此2》。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从西门口右拐,我们准备冲山上一个烽燧走,山根下也有一个烽燧,烽燧旁边是下图这么一个奇特的现代建筑,庭院内长满荒草,不知当年是何用途。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山脚烽燧直接开始登山,没有特别明显的小路,但是因草木枯萎所以走起来并不太费劲,只是山坡上到处都长的是酸枣树,防着这棵防不了那棵,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把裤子眨眼之间就给挂了好几个小眼。有的刺还直接扎破裤子和秋裤,狠狠地亲密接触俺无辜的肉体,痛啊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悲催的是,今天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小张家口,酸枣刺始终是伴随我们的噩梦,扎得我们那是相当崩溃。到目的地之后打量我的裤子,只能用惨不忍睹四字来形容,哎,这条登山裤可是很长时间没有舍得穿的,这就穿了三回就成这个鸟样。所以在此也要隆重提醒后来驴友,来走此道,务必做好防刺的心理和肉体准备

快到到山顶烽燧的时候,还在草丛中发现了这么一个石物件,直径大约50公分,厚度约20公分,侧壁四向各有一个互相对称的洞孔,鱼哥和我初步判断是当年夯土用工具,不知正确与否,要是真的,搬回家岂不是很拉风?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只是一小段并不大的上升,也是走得一身汗。山顶烽燧处可以纵览岔道村全貌,但是因为今天又是灰霾天,所以成像灰蒙蒙一片,不上图了。北侧城墙中段那个巨大城台现在看得是更加清楚了,真是大啊,推测当年上不是不是还应该有附属建筑,魁星楼?呵呵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事实上,岔道古城除了依附在城墙四周敌台、马面之外,在东南西北几个方向山tou上还都修建有烽燧或敌台,西门瓮城外最近的一个敌台离开西城门不过20来米的距离。而西北和东南方向两个山tou上的烽燧还被称为是固定岔道城这个大船的“拴船橛”。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边爬边嘀咕怎么没有看到明显的城墙,到了山包上烽燧一看,嚯,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独立的烽燧,而那道期盼中的城墙,还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隔着一道沟,在另外一道山脉上。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在来之前曾仔细看过卫星图,下图红色箭头所示的位置就是当初我判断的上城墙点,从实际来看的确是那里,更准确的起点是下图红圈所标注的一个烽燧。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冲着城墙方向横切一段,终于来到土墙跟前,咦,土墙的内侧原来还有条壕沟!难道当年夯土是就地取材?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几百年过去了,土墙的外侧距离地面依旧足有四五米的高度,可见当年的雄姿,只是墙顶已经只剩窄窄一溜,宛如刀锋般狭窄,刮一场风下一场雨飘一场雪都会再拔掉一层皮,所以鱼哥我们几个第一眼之后就感慨:趁着它还在这里,赶紧来看看吧,这样下去真挺不了多长时间了。BTW:请注意这墙上长着的酸枣树。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土墙向山顶进发,啊~~酸枣刺,啊啊~~~酸枣刺!!费劲巴哈来到山顶,一座石台出现在眼前,其前一段土墙保存相对较好,夯土的分层一目了然。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座四方形石台应属烽燧,是全天经过的唯一一座石头砌成的台,其南侧和东侧保存较好,西北角已经坍塌。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石台前往北看,层叠大山之下的黄土地上一道土墙蜿蜒而前,中间串有若干土墩(下图红色箭头指向,实际数量远不止下图所示的7个),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些方方正正的墩台突兀地立在那里,土墙的模样还真就不好分辨了。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小张家口南侧山梁之上的那段土墙(下图绿色椭圆圈中,图像压缩缘故看不清),不过当日此时,我们还以为并不需要走到那里。
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到山底回头看,从石台下来的土墙已经部分湮灭矣,但是内外侧的壕沟很是清晰。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前基本上就是在“黄土高原”上行走了,一直到小张家口南侧山岭之前,海拔走势基本向下但起伏很小。

下图是路过的一个墩台,上部竟然还残存一个柱基,由此可见当年这些墩台可不简简单单就是一个土墩子。事实上从现场来看,这些墩台当年四周都明显是有包砖、顶上是有铺房滴,不过因为地处平原地带,又靠近村庄,军事防御功能废弃后,砖头被村民们很快地劫掠一光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距离看看夯土墙。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土墙虽然有名,但真正前来探访的驴友可能并不多,城墙两侧没有明显的小路,只能“生切”而行,荒草之中的行走没有什么难度,但是你别忘了---酸枣枝!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插图.....。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插图......,这个墩台顶部还有一层残存的“地板”。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插图......。全天总共经过多少个这样的土墩台?我没有计数,估计至少得有30个左右,大部分保存情况差不多。而且据观察这些墩台当年的建筑规制也基本一致的,四方体型,跨墙修建,外侧凸出,夯土内心,四周包砖,顶部漫砖,长宽各在6-8米左右,高4米左右。我们还留意到数座城墙外侧零星分布的“孤”台,距离主线距离不等,可能是当年辅助支援系统的一部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真没有想到,在北京城外不过几十公里的地方,还有类似西北黄土高原的地质构造,这么说的意思,除了黄土之外,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大沟,下图就是一个。这些天然的深沟并不像山岭上断崖那样可怕,可是也是有一定的高度,总不成咣当一声跳下去啊,更别说有几个还得来回找路才能下去或绕过,因为这些大沟的存在,强度系数硬生生得增加0.2出去。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共上上下下了多少个沟壑呢?我也没有去计数,最少得有十几个了,看下面卫星图,就这么短短一段距离,就有四道深沟(青色线段示意)。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路过一个四方的小城,卫星图上看的很清楚。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实地其实也很清楚,四周都是土墙,东北角最高,当年应修有墩台。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师傅小心,前方有妖怪!一株枯树的残根,好像一头仰天长啸的蜥蜴撒~~~。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留意到其实这道平原上的防线并非一垅土墙而已,在很多地段,能看出在土墙一段距离之外,有明显的人工修筑痕迹,似乎是壕沟或者是略矮一些的土墙。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中能明显看出三道壕沟模样(红色线段示意,黄色箭头所指为墩台),壕沟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挡马墙。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啊走啊,哎,咋没有看到小张家口,而且眼瞅着前方是一大段上升哩!掏出手机(这儿有满格的3G信号)一瞧,吆,这小张家口还真在这道山岭的后面!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过正午,我们在开始爬升之前,在土墙一侧选择了一处背风地吃午饭。来之前不是觉得强度没多大么,所以我今天干脆就没有特意准备吃的,至于炉子,原本认为此处城墙离开村庄较近,弄点Fire容易被人发现,谁知道是四野茫茫连个鸟都没有的如此寂寥啊。幸好本着多准备的原则带了数个小面包和饼干,填饱肚子补充能量是没有问题的。鱼哥准备的米饭,我们刚下车的时候还曾经讨论要不要随身带着,当时琢磨着反正不远,干脆走到小张家口找个农家乐吃饭呢,幸好讨论的结果是宁多勿缺。

匆忙吃完午饭接着赶路,居高临下看土墙更是分明。BTW:请注意镜头下方的酸枣树。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镜头稍微向右挪一挪,山脚下看到了什么??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哈,原来又是三道清晰的壕沟,或者说挡马墙也行。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这么说也不是凭空瞎说,回来后从网上不经意间寻来一段文字,描述和我今天所见很是一致,可为佐证:“1998年,国家有关部门对小张家口地区做了航空远红外遥感探测,证实小张家口境内确有四道与八达岭长城平行分布的石边和土边。关于明以前长城沿延庆盆地南缘向东延伸的提法,《北京地区长城航空遥感调查》一文(1987年《遥感信息》第一期;作者:曾朝铭、顾巍、刘纪选)有如下表述:“北京地区北线长城延庆南境的小张家口——西红山——三司一带,地形比较平坦,长城主墙北侧,从遥感图像上清晰可见三、四条与主墙平行的土边墙。这些边墙平行延伸,在山坡上可以延续追踪很远。其中距长城最近的一条,与主墙相距50米,其余大致20米左右。”文中提到的主墙,即是明嘉靖二十二年修筑的南山路边垣;而南山路边垣北侧与之平行的土边墙,应是明以前长城遗迹”。 

快要到最顶峰的时候,土墙损毁更显严重,大约山势越高风力也就越大,雨水侵蚀作用也就随之愈发严重吧。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下没有感觉到什么风,到了山顶却是大风凛冽,从这里回望今天的前半程,雾气腾腾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了。
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前终于可以看到小张家口村了(下图红色椭圆中所在),延续向前的土墙也依旧清晰,下图中红色箭头指向的其中数个墩台,当然总数要远多于4个。
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一段城墙是硬生生把山脊凿去一部分形成的纯天然城墙,这个估计就是所谓的“劈山为墙”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是一路下坡,顺着土墙走就是了,不再一一赘述。但是在抵达小张家口之前又连续翻了多个大沟,好累人!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反复提到的酸枣树刺到底有多厉害呢?来一张示范照看看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开头说过,后来我这条裤子虽不能说是千疮百孔,也真是惨不忍睹了。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终于赶到了小张家口村,还真是挺大的一个村子。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口有块大影壁,上面有段挺诱人的说明文字:“辽、金、元时期为南北互通的交通要道,明代属长城防御体系的南山路边垣,与八达岭段长城比邻,古时即为军事要冲,至今村内还存有百年老街、水井、水渠,周边分布有土、石、砖三种形制的长城及数座长城砖窑遗址,尤为称道的是劈山筑城,堪称长城景观一绝”。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头一座房子前,袖手站着一群村中的老大爷老大娘老大叔老大哥老大姐,可是对我们几个风尘仆仆的驴友不太友好,爱理不理的,询问上述介绍文字中的老街、水井、水渠,答曰都没有了,接着询问长城砖窑,答曰你们从土长城过来应该看到过了,我去~~~。

那么只好摘抄一段文字如下:
根据文物部门考察,小张家口一带是北京市境内古长城遗迹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堪称“长城大观园”,是长城历史教育的活教材。

目前发现的,就有燕、秦、汉、晋、北齐、北周、隋和明等八代古长城遗迹;而且,土、石、砖、山等形制多样,如独特的“劈山长城”(不用砖石,只利用险峻山势,劈山为墙),在小张家口也有发现。《北齐书斛律宪传》曾有这样的记载:“自库堆戍东据于海,随山弯曲两千余里,期间二百里中凡有险要或斩山筑城,或断谷起障,并另立戍逻五十余所”。据专家考证,“斩山筑城,断谷起障”这种独特的修筑长城的方式在万里长城上实属罕见。

1998年,国家有关部门对小张家口地区做了航空远红外遥感探测,证实小张家口境内确有四道与八达岭长城平行分布的石边和土边。关于明以前长城沿延庆盆地南缘向东延伸的提法,《北京地区长城航空遥感调查》一文(1987年《遥感信息》第一期;作者:曾朝铭、顾巍、刘纪选)有如下表述:“北京地区北线长城延庆南境的小张家口——西红山——三司一带,地形比较平坦,长城主墙北侧,从遥感图像上清晰可见三、四条与主墙平行的土边墙。这些边墙平行延伸,在山坡上可以延续追踪很远。其中距长城最近的一条,与主墙相距50米,其余大致20米左右。”文中提到的主墙,即是明嘉靖二十二年修筑的南山路边垣;而南山路边垣北侧与之平行的土边墙,应是明以前长城遗迹。由此可见,小张家口一带长城种类之多,且年代久远,对于研究中国长城史和长城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作为我国古代遗留下来的一项浩大军事防御工程,长城的修筑始于战国,当时,秦、燕、赵等诸侯国为防御北方匈奴及东胡等少数民族的侵扰,曾各自在自己管辖的边境筑起高大土墙,这是历史上最早的长城,《史记.匈奴列传》云:“燕昭王十七年(公元前295年)燕亦筑长城,自造阳(今河北怀来)至襄平(今辽宁辽阳县),置上谷(今怀来大古城)、渔阳(今密云)、右北平(今天津蓟县)、辽西(今辽宁义县)、辽东五郡(辽宁辽阳)以拒胡。”燕筑长城从造阳起,经延庆西南部(小张家口地区)军都山麓蜿蜒至辽东。秦统一六国后(公元前221年),又将秦、赵、燕三国长城连起来,修筑了西起临洮(甘肃岷县)东至辽东碣石的长达1万公里的万里长城。清光绪《延庆州志》记载:“古长城在州南二十余里,即燕塞。燕昭王用秦开谋置上谷塞。自上谷以北至辽西,秦始皇因其旧址而大筑之。至今,岔道以北迤逦而永宁一带遗址犹存。” 后注(战国时期延庆属于燕国上谷郡管辖),州志记载的州南20里燕塞,就是八达岭北3公里小张家口地区的长城遗址。根据史料记载,小张家口地区确实存在燕、秦长城。

北齐、北周、隋三代长城都是为防御突厥而建,2001年6月延庆文物管理所在调查八达岭长城时发现了一段边墙遗址,该遗址自羊头山(小张家口村西南方向)向东至二道河,断续起伏,约几十里,其走向与《延庆州志》记载大致相符,大都是由干石碴儿堆叠的边墙,在小张家口村南1.5公里左右。

小张家口一带现存最主要的一道长城,即是南山路边垣。南山路边垣,属明代内长城,多为黄土夯筑,俗称“土边”,在延庆境内长约80公里。南山路边垣沿线,曾设有城堡4座:四海冶、永宁卫、柳沟营、岔道城;关隘8座:四海冶、海子口、十八盘梁、柳沟、小张家口、岔道、八达岭、石峡峪口);以及墩台14座,烽火台12座。

南山路边垣部分为黄土夯筑,宽处可达3-4米,高4-10米之间,十分坚固,凡城堡、关隘、均有城砖包砌,也有依山断崖削壁为墙者。在历史上起到拱卫京师、守护陵寝、保境安民的重要作用。

小张家口村里尚有字迹清晰可见的明万历石碑两块,碑文记述了万历元年(1573年)修建边墙官员的姓名、具体内容,说明在万历元年这些官员曾到此检查过地方工事。石碑的发现,充分证明了小张家口地区明长城的存在,毫无争议。

2004年,延庆文物部门在小张家口村进行文物考察时,陆续发现了28处明代烧制长城砖的砖窑遗址。史料记载,明万历元年(1573年),八达岭地区开始修筑长城,并选择在此修建砖窑,烧制城砖。砖窑大都位于环村路边的石壁或土崖内,许多已只剩下半个窑身;只有东6号窑,保存相对较好。该窑高2.5米、内1.3米,窑口高90厘米、宽1.1米,是小张家口砖窑遗址的代表。嶙峋的砖窑内壁表层,记录着当年挖掘窑洞时的艰难;内壁上的赤褐色,则是数百年前烧制长城砖留下的遗迹。小张家口村周边土层深厚、土质较好,水源方便,具备烧制长城砖的条件;且烧制出的长城砖坚固结实,质量上乘。已出土的城砖证明,城砖种类、规格较多,大小、形状不一,最大的重达30公斤。

此外,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在村落的东侧中部,有一个城垣模样的长方形建筑残存,不知道是何东东。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时间尚早,但考虑到今天晚上因调价原因地铁要提前关闭,所以我们没有再继续寻找砖窑古迹。向北走了一段,终于碰到一位好心肠的大姐,帮我们找到了一位小伙子,愿意以50元的价格送我们到岔道村。原本我以为他会选向北的路线(下图蓝色线路示意),走平原地带的溜光大道,结果这小伙带着我们直奔东南方向的山沟(下图褐黄色线路),这里竟然有一条崭新的、宽敞的二级公路,听他解释才知道原来这里以前是一条只有村民才走的深沟,近年据说被以张艺谋为代表的一帮土豪相中,要投资23亿,以建设世界森林音乐公园的名义进行整体开发,“公园占地9000余亩,建成后每周都有世界性大型音乐演出,游客置身音乐谷里既可以欣赏优美的音乐,又可以感受古老长城的文化气息,优美的音乐与古老长城融为一体”,现在工程刚刚开始没太长时间,路修好了,总共四个音乐厅也搭了架子,但是预期中的宾馆以及78套别墅还没有影子。我们路过了几个已经平整好地面的空地,小伙子告诉我这是原本规划要今年完工的停车场,但可能是巨大的经费投入已经让投资者有些吃不消,工期有所滞后。
爬长城_岔道村-二道边-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条公路出来就是水关长城,然后再走青龙桥隧道回来岔道村,真心够远 ,所以鱼哥我们下车之后连声说:这50块,太值了!肯定是超过20公里了,也不知道是此地民风朴实,还是小伙子不知道路远近爬长城_岔道村-南山路边垣-小张家口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放到最后来说说这道土长城的由来:(据说)当年长城修到昌平时候,明朝的皇帝大臣们开始犯嘀咕,这大山南麓可是皇陵,背后起伏的大山是所谓的龙脉,如果凿山筑墙,岂不坏了千秋万世的风水?一番议论之后,得,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不修了。所以现在的明长城主线才会出现东起大庄科、西到石佛寺的相当长段空挡的奇怪现象。

没承想,就这个空挡地带还真被蒙古人也发现了,隔三差五就来骚扰一番,烧房子、抢粮食、赶牲口,关键是还劫美女啊,皇上又开始跳脚,召集大臣们一合计,看来这城墙还得修。嘉靖二十二年(1543),皇帝下诏回应宣府巡抚都御史王仪奏请在金陵之后修筑一道边墙事宜。礼部行钦天监来相风水,相者谓:在九节(一节大约5里)之外,无伤龙脉,可以修筑。也就是说能修,但是不能修在龙脉山上,修哪呢?往西北方向平原地带修,那里是低矮的丘陵不会妨碍风水,但是不能用过多的砖石,就修个土长城吧。王仪乃委口北道佥事程绶董工修筑。南山路边垣自红门,西至岔道羊头山,东至四海冶火焰山,全长160里。就这样,东起九眼楼,西至怀来的这道土墙,哦,学名南山路边垣应运而生。

这路边墙离开大山有一段距离,其下都是黄粘土,农耕时代的军民又习熟夯土技术,所以建造速度要比大山之上修筑城墙快上很多,而且因用土多少轻重可以自由把控,所以城墙和敌楼的塑形更加便利,由此可以想象这道边墙刚刚修建完毕时候的恢弘气势华丽端庄挺拔雄伟。可惜的是,花费如此心机修建的长城最终还是没能守护住大明王朝的龙脉,如今只剩下一道越来越单薄的土垅,在瑟瑟北风中追忆曾经的帝国辉煌。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今天只是走了所谓“南山路边垣”的一小段,接下来,我们的目光又瞄上了今日行程东北的柳沟......不过当然不是去吃豆腐。

同时本次行程也确定成为2014年的最后一次户外之行,斗转星移,似乎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年尾!回首匆匆一年,感动和疼痛交织,收获和遗憾并存,欢笑和泪水齐飞,希望和梦想同在......,但无论如何,时间总会如流沙般逝去,不会因你的悲喜打一秒的喷嚏,所以不要有一刻的犹豫和徘徊,否则只能徒增一声苍白的叹息。一年中每个周末的的墙上之行,是我度过的最快乐时光,不但看到了美景,收获了友情,更在这艰苦的跋涉中领悟着人生,收获着中年后的积淀成长。过去的已然过去,盘铭: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我想告诉自己,要像站立群山之巅那样看待自己的人生,走过的路再美好,终究也不能回头,眼前的路再艰难,也需一步步跨越,未来再遥远,只要不止步,总会收获最终的成功;我想告诉自己,要像爬长城那样对待今后的道路,树立目标、懂得取舍、心存感恩、把握方向、永怀希望、踏实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