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2014-12-24 10:01:1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2月20日(周六)。
人数:2人(深海的鱼、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12月20日,农历十月二十九。
1722年的是日,康熙皇帝驾崩。
1936年的是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1999年的是日,澳门回归祖国。
......
2014年的是日,冬至仅距两天。
2014年的是日,虫虫队率队走黄楼院长城。
2014年的是日,朔风咆哮、天凝地闭、林寒洞肃、滴水成冰,快把一行人给冻成狗了!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这么一个天寒地冻的日子毅然决然挣脱温暖被窝的拥抱出去行走长城,两个字:任性!换两个字:奢侈!葛优说过:二十一世纪最宝贵的是人才,可他不一定知道最奢侈的是什么?(旁白)LV......Chanel......Versace?

No!!No!!!No!!!是好心情!!!----人家算过,假定一个人的寿命是80岁,在这看似漫长的时光中,有25年的时间在床上呼噜呼噜,7年的时间在办公室吭哧吭哧,6年的时间端着饭碗吸溜吸溜,5年的时间在电视或者电脑面前犯傻发呆,1年的时间正襟危坐着被老婆唠唠叨叨,6个月的时间堵在PM2.5爆表的环路上.......据说,留给性高潮的时间只有16个小时!(⊙o⊙)…所以说,爽歪歪是偶尔的,甚至是一瞬间的,漫漫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你只要稍不注意,就只能是平凡、是苦痛、是煎熬。少小的时候担心成绩不好,大学毕业担心找不到好工作,结婚了担心会不会冒出个隔壁老王,生孩子了开始担心一家子的生老病死,退休了又要忧虑下一代的孙子孙女和日益高涨的墓地价格......。你要没个好心情,在这物欲横流世风不古高节奏运转的现代社会,整天面对油盐酱醋锅碗瓢盆,还真混不下去。

有了好心情,才会有好身体;有了好身体,才会有好家庭;有了好家庭,才会有好社会;有了好社会,才会有好世界;有了好世界,才会有好风景。呃,也就是说,只有有了好心情,你眼前看到的、物质的一切才是好风景,否则就是水中月镜中花,和你隔着一层迷蒙蒙的灰霾哩!

那么问题来了,学挖掘机哪里强?哦,不对,那怎么样才能有一个好心情呢?微信朋友圈里面心灵鸡汤都要溢锅了。干脆利落点,对我来说,能在周末走一次长城,就有好心情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虫虫队大部队走的是“黄楼洼-高楼-长峪城”深海的鱼老哥和我则是跟着大部队走“黄楼洼-高楼-黄楼院”----高楼之前是一起走,高楼之后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了~~,我们走的线路12月6日虫虫曾带队走过,因出差原因我落下了。根据一些前辈的说法,其实我们今天下车的地方名为黄台子,所以我把标题也就做了相应的修改。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鱼哥我们两个全天的行程路线图如下,共经过24个敌楼/台,其中第7和第21为敌台。编号23,为啥经过24个呢?请注意图中有个“-1楼”,嘿嘿嘿。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密密麻麻的图钉太吓人,再来一张清爽一点的,给出几个标志性的敌楼位置:1楼为高楼,6楼为修葺长城分界线,11楼为一个制高点也是今天午饭点,16楼是一个观景绝佳位置,21台后再无上升,23楼为最后一个敌楼。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走距离11公里多一点,总爬升约1000米。从下车点到高楼是漫长的上升,3公里拔高接近500米,有点累人,除此之外没有更多艰难可言,所以整体活动强度系数我觉得定义为1.0-是比较合适的,不过今天因为大风寒冷的缘故,强度系数得增加到1.2了。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连续两周没有参加活动了,周六的铃声都显得催人的甜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早上7:40出发,一路风驰电掣,09:10,抵达目的地,此处海拔875米。从下车点到今天行程的第一楼--高楼,需要走将近3公里!海拔直升大约500米!实乃一大活也。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上大车空调开得敞亮,热的浑身冒汗,下车哗啦一声就给扔冰窟了,得,照完合影赶紧走。山路边上,还有这么一栋修的很漂亮的砖瓦房,谁家土豪这么有情调的小别墅?荒山野岭的,不怕狐狸精半夜敲门,也得担心野猪下来拱了白菜啊。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间气温够低,今年首见高山冰河。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啊走啊走,总觉不到头,一会儿就累的浑身冒汗,热气顺着脖子嗖嗖往外冒,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头顶是云雾缭绕,跟得道大仙赛地。

灌木枯黄,小路蜿蜒,抬头看去,白白的云啊蓝蓝的天。这爬山啊,就跟人生是一样一样滴,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走去,胜利就终会在眼前。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呼哧呼哧走到一处略平整的平台,道路在此分叉,左行大约100米就可以上城墙,然后右拐去高楼(下图绿色线路)。鱼哥和我不想走回头路,所以决定从此右拐,这里有一条明显的小路通往圆楼方向,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圆楼、-1楼抵达高楼,然后往东北方向开始是日高楼之后正式之行。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走大约200米后道路再次分叉,一条继续向前一条左拐,我们选择了左拐,随后是一段坡度很大的快速拔高,走着挺辛苦。10:30,海拔1420米,沉重的脚丫子终于踏在了古老的城墙上。上墙的地点距离圆楼还有大约100米的距离。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预报今天是3-4级大风,从下车到上墙之前,特别是刚才走在山谷中的密林内,没怎么感觉风的威力,乍一上墙,可了不得了!大风那叫一个大哦,朔风起兮云飞扬,吹得行人欲断肠。不过灰霾也被吹得干净,空气通透性极佳,远方的老虎头信号塔看的真叫清楚!那是今天大部队等一下要去的地,看着都觉得路途漫漫令人崩溃。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戴上冲锋衣的帽子抓紧行路,没多远后是今天路过的“-1楼”----因为我把高楼定义为今天的第1楼,所以这个敌楼只能这么计数了。此时为10:34,海拔1425,此楼当年3*3眼,现状则是大部残破。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高楼下面是一段陡峭的上升,碎石的墙体很是松动,我们是从下往上爬还相对好走,从上往下就更要小心了。大约10:40的样子,海拔1350,抵达高楼----为什么时间上说是“大约”呢,因为这个延庆西南方向海拔最高的制高点位置风--太--大--了,吹得我是踉踉跄跄,几乎站立不稳,所以忘记了去读时间!。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2012年的4月21日我曾跟虫虫来过一次高楼,下图微博抓图为证。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那次的高楼正如我说的,看起来是“岌岌可危”。其后不久就听到了当地政府要修缮高楼的消息,很为这座代表着抗战精神的丰碑得到重视而感到庆幸,今天到实地一看,可谓一喜一悲,高兴的当然是高楼得到了修复,消除了随时崩塌的危险,觉得不爽的是墙体修复太过用心,当年国军和日军激烈对战留下的枪眼砖有很多都被替换掉了!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总体来说还是要高度肯定此楼修复的功德,看看下图,这是前年我拍的高楼北侧情形,如果不是这及时的修缮,整座敌楼的坍塌只能说是初一还是十五的问题。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次来高楼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拜访“迟来的丰碑”。这块石碑的树立时间是2009年,上次我来时已经在了,但是因为提前准备不足而擦肩而过,其实它距离高楼不过偏南侧200米的距离。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一条小路很快来到一处山坡平缓处,一块简陋的石碑出现在眼前。正面刻着“迟来的丰碑”,落款是“一名昌平儿女”,时间为2009年8月。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背面写着:“纪念一九三七年八月在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抗击日军侵略,在此为国捐躯的将士”。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块石碑是最普通的墓碑模样,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可是在这不起眼的后面却是着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故事。下面这一段是从网上抄来的。

杨国庆与纪念碑

油腻的手,握着一把铁刀,手起刀落间,一大块褐色的酱牛肉瞬间成了若干小块。已经开业了近20年的这家“亚东熟食”的老板杨国庆,看起来与北京昌平别家的熟食店老板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穿着——一身军绿色的美式军装,与他手中的酱肉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真正的不同,顾客是看不见的。绕开玻璃柜台,往后,右转,顺着楼梯往下,有一间50多平方米的地下室。入口处站一个“荷枪实弹”的假人,屋里摆着上千片的子弹壳、炮弹皮、防毒面具、锈迹斑斑的钢盔与水壶——这里俨然是一个纪念馆。

2005年,杨国庆到位于昌平西郊的长峪城登山,发现海拔1400余米高的烽火台城墙上竟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弹孔,他断定这绝不是演习。下山后,他四处查询,终于在昌平区档案馆找到了答案——爆发于1938年8月的南口战役,是卢沟桥事变后的第一场大规模阵地战,战线蔓延百余公里,汤恩伯率领的中国军队以伤亡33692人的巨大牺牲,坚守南口18天。

“当时档案馆除了不到2000字的文字资料,啥也没有。”杨国庆有点心酸,从小爱看《英雄儿女》,一看王成举爆破筒的画面“眼圈儿就会红”的老杨开始琢磨着给这场战役留下点什么。

2006年初春,他花1000多元买了个金属探测器,从此当起了甩手掌柜,4年间,他在南口挖出了上千片战争残片,其中包括战役中唯一一架坠落日机的机身风速管。

在清理一段战壕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对套在一起的搪瓷碗和搪瓷缸,掰开上面粘着的黏土,两头大蒜赫然出现在碗里,“可能是藏在里面的原因,大蒜没有完全被腐蚀,”肯定是那个战士还没吃完饭,敌人的炮火就攻上来了……这个一看《集结号》就激动的大男人突然觉得,捡到了世上最宝贵的一只碗。

为了收集更加翔实的资料,杨国庆挨家挨户地去敲山下村民的门,找到了十几位亲历过那场战役的老人。每次听老人讲故事,杨国庆总是拿出一个索尼的录音笔放在炕头。一次,临走时,一个老太太从床底下掏出了一个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小水壶,她说她爹在世的时候就不让她动,说是当年打日本鬼子捡“洋落儿”得的。老太太把水壶塞给了杨国庆,说“你留着吧,我瞅你不是坏人”。临走,杨国庆偷偷给老太太炕边儿塞了100元钱。

其实,杨国庆在驴友当中是出了名的“苦行者”,他曾经花2500元就完成了14天的西藏游,为了找10元钱的旅馆他能“走上一个小时”。但是对南口战役的考察,彻底让杨国庆变成了“败家子”,往返一趟南口的车程就要有百余公里,他常说“甭算它了”。到现在,杨国庆都没敢告诉妻子,自己在云南旅游时,花120元买了一个东巴纸制作的本子写探访日记,老杨说当时一眼就看中了那个有“古战场感觉”的厚本儿,管它多贵,值!

“昌平应该记住这场战争。”杨国庆在昌平生活了整整46年,从小听十三陵的传说长大,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家门口打仗的故事。

杨国庆始终认为南口战役的意义一点不逊于台儿庄战役,但是人们只记得台儿庄和李宗仁,却不记得南口和汤恩伯,老杨觉得“太不公平”。

“台儿庄战役参战4万多人,伤亡7500人,南口战役参战6万多人,伤亡33692人,台儿庄战役纪念馆占地34000平方米,南口战役呢?它不应该总藏在我那间熟食店的地下室里吧。”杨国庆说他做梦都想这段血与火的岁月有个安身之地——建南口纪念馆。

2008年清明节后,他托人代笔将这个想法写成了两封信,一封寄给了昌平区的区委书记,一封寄给了区政协主席。“最近两岸关系也缓和了,连续剧上都能真实还原历史了,现实没有理由不能。”

他还把大堆挖来的战争残片,成麻袋地送给昌平档案馆,据他称,它们始终躺在仓库的角落里,无人问津。

实体纪念馆的建立遥遥无期,从来不知道“博客是啥”的杨国庆去年建起了他的网上纪念馆。对别人来讲轻松的上网写作,对杨国庆来说简直“没法想象”,每次的创作过程都十分艰苦,杨国庆口述,一位小学老师帮他润色,再由杨国庆修正,反复几次,一篇700字的博文有的时候六七个小时也弄不完。

博客的建立却着实给杨国庆带来了惊喜。一位网友留言说在河南有一位当年参战的老兵还在世,乐得“一拍桌子”的杨国庆决定“春节后就坐火车去”,在他看来,这将是最宝贵的一手资料。

他常常晚上坐在地下室,点着烟,把这些碎片摸来摸去,一坐就到夜里一两点。有时候,他会误认为,自己就是南口纪念馆的一分子了,其实他连最起码的档案馆义务收集员的证明都还没有。这个证明他已经“盼了4年”,到现在“都习惯没有了”。

奥运会期间,路口查得严,一个年轻的军警曾因不知杨国庆的金属探测器是何物而险些拔枪相向;进山的时候,总能碰见森林防火员,运气好的时候杨国庆能“溜进去”,运气不好的时候他只能和年轻人“比赛腿力”;更多的时候,杨国庆需要耐心地向拦截者解释:“我不是盗墓的,我不是坏人,我没做坏事。”

朋友们都说他越来越像个贼,他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兵,南口的兵。

每次在南口的群山里过夜,他总能感觉到一些声音,每当那时候,他都会点一支烟放在地上,然后冲着山谷里喊一句“我来看你们了”。杨国庆还执拗地相信,那些在炮弹坑中愤然生长的六道木,那些开春在探测器嘀嘀作响处怎么拨也不散开的土蛇,都一定在坚守着些什么,捍卫着什么。

2009年8月8日,南口战役72周年。那一天,杨国庆在海拔1300米的黄花坡上为南口阵亡的将士们立了一座纪念碑,至今他还不知道这“算不算犯法了”。

运碑的过程很艰苦,车只能开到海拔1000米的山地,剩下的路程要靠人工拉拽。荒山里几乎没有路可言,杨国庆和几个朋友只能轮流拉着300多斤的石碑向上攀爬。就这样,300米的高度,他们走了整整5个小时。

杨国庆回忆说,每年8月,山里都是大雾弥漫,那天也是。就在揭开碑文“迟来的丰碑——昌平儿女”的刹那,“一抹斜射的阳光强露了出来”随即“天又变得雾气昭昭了”。

杨国庆说他不迷信,但他相信那场景就是重见天日的意思。

汤恩伯离开怀来的时候曾慨叹:“这回如果丢了南口,对于这一批阵亡的将士,想要在南口山上立纪念碑,也只能希望在再度克复南口之后了!”

汤恩伯一定没想到,这个碑,迟来了64年。

有朋友说杨国庆想出名,这个汉子躲到地下室,喝醉后,大哭一场。

妻子薛沛英说:“他多少次山上刮着7级大风,连探测器的声音都听不见了,他还跟那儿探呢,他逢年过节就往村里带酱肉带肘子,听那些老人讲述历史,自己从来都吃饼干、面包,他就是傻!”

他的好友、中国近现代史学会理事史义军说:“这年头儿像他这样死心眼的人没几个了。”

杨国庆外号“老山羊”,他说,因为山羊这种动物骨子里就顽强,有个巴掌大的地方他就能生存,多苦的环境他也能熬过去。

从小就靠上山砍柴、捡药材攒上学钱的杨国庆当过临时工、开过车、下过岗,还得过3年结核性胸膜炎。他说,“不是都过来了么。”

现在的杨国庆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在筹划着把他的地下室布置成一个展厅;他在研究那个“是不是和捐款差不多”的基金会到底该怎样运作;他在琢磨怎样才能让妻子答应让他换一个更好些的探测器。

只是不管他多忙,他总要进山,甚至大年三十,他都会到纪念碑面前鞠上三个躬。

摸着碑头刻有龙凤的碑痕,杨国庆觉得很遗憾:“我只能弄得起这样的碑了,这不是烈士用的碑,是家里死人了用的碑。对不住他们。”

他点燃一支烟,放到了碑前。

“这样也好,就当他们是我的家人了……我来看你们了。”杨国庆喃喃地说。

杨国庆有一个新浪博客《链接在此》,文章不多,都是南口战役相关的,推荐大家可以去看看。凤凰卫视2009年9月15日《冷暖人生》对他有一个专访“农民探寻抗日战场 揭开历史迷雾》”《链接在此》

在2013年3月16日走“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的游记中《链接在此》,我也曾东拼西凑地对南口战役进行过描述。月下听箫前辈的博客中有更为详细的描述《链接在此》。这些散乱在网络中的只言片语,相对那场七十六年前的壮烈战事,显得是那么孤单孱弱,中国人是一个健忘的民族,可是异族对我们的血腥屠杀可不能轻易忘却啊~!

寒风呜咽着吹过山梁,在这座无名的石碑边踯躅着打着旋儿,吹得我等无法久立,最后瞥一眼这座丰碑,心中默默向那些英勇抗敌为国捐躯的无名烈士们致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重新回到高楼,正好再次遇到虫虫,风大天冷,所有到此的队友都是匆匆照一两张相就赶紧继续赶路了,鱼哥和我也不例外,捂紧脑袋开始向黄楼院方向进发。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高楼之后我特地拿出电子温度计来看了看,稳定状态的显示是零下12.1摄氏度!!这还是背风的地方,要是在风口的地方,肯定还要再低。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不但人觉得冷,相机也觉得寒战,刚刚照了这么几张相片,电池显示就仅剩下一格电了!而且低温已经开始影响到相机的机械部件,镜头的伸缩都不那么灵光。在后续的行程中,我只好把相机揣在冲锋衣里面暖着,到敌楼的时候拽出来咔嚓一张就匆匆再塞回去,这样总算坚持到了最后。

其实爬山不仅仅是一种经历,还应该去尽量动用各种器官去感知快乐,用眼睛感受远山近水的颜色,用脚步丈量厚重土地的坚实,用耳朵分辨密林寂寥的歌唱,用鼻子嗅探山野泥土的芬芳,用舌头.....哦.....伸长了去感受作为狗的快乐吧!很多人只顾埋头跑山,最后也能算积累下行程的收获,比如无数的照片以及北京段长城分布图上的小钉子,但是这种匆匆而过的走马观花使得你无法全身心投入到陌生环境,忘记了感受和享受那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如果没有了那些数码01构成的图片躺在硬盘上,再提起某段路程,很多人的脑中竟然是空空如也,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催。

从高楼向下是重修过的城墙,很好走。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15,海拔1435米,抵达第2楼,下图拍照角度270,即北在左手侧90度,或者说镜头基本冲着正东。来之前准备了25张小卡片,可是天气实在太冷,让我每次都拿出卡片来摆个Pose有点痛苦,所以后面各个楼子都没有再拍小纸条了----实际上,一些楼子我根本就没有拍照。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25,海拔1435米,第3楼,只剩下基座,未拍照。
11:31,海拔1335米,第4楼,只剩下大部分基座,未拍照。
11:35,海拔1345米,第5楼,以前模样不知道,现在重新整修之后变成了一个“斜坡楼”。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39,海拔1325米,第6楼,拍照角度几乎正北。此楼当年应该是一个5眼楼,体态巨大。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段长城整修工程到此为止,从第6楼再向前就又是残破的墙体和敌楼了,从卫星图上能看的非常明显:6楼之前是白白的墙体(石灰用的多啊)。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北望,今天剩余的路程尽收眼底。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43,海拔1320,第7台,这是一个很残破的敌台,只能依稀看出四方基座模样,未拍照。 

第7台过后的右手侧墙体下扔了很多的建筑工具,看来此段长城的修缮工作未来还要继续。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45,海拔1300米,第8楼。此楼原为3*3眼,现在上部坍塌的很有艺术气息啊。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8楼过后是一个小下降,11:52,海拔1250米,抵达第9楼,此楼位于垭口位置,上部建筑已经大部坍塌。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曾习惯性在GoogleEarth上查看线路,留意到在城墙的外侧有一条明显的壕沟痕迹,和绵延的城墙相向而伴(下图红色示意)。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1楼附近翻上城墙之前,我就特地驻足四处打量了一番,还真是壕沟这种长城辅助防御工事的模样,在第9楼的位置又特地拍了一张现存壕沟模样如下图。壕沟基本上距城墙大约5-10米,是明显的人工挖掘凹槽状。在2013年6月13日“镇边城到样边”穿越中《游记链接在此》,我曾对那边的壕沟进行过描述,今天所遇到的和那边情形一致。再结合考虑本段城墙、敌楼的格式也和镇边城那边的基本一致,由此也可以推断,本段城墙的修建年代和“承建方”应该是相同或一致的。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57,海拔1255米,抵达第10楼,位于一个小山包上,未拍照。
12:02,海拔1245米,抵达第11楼,此楼3*4眼,顶部坍塌的也是很有个性。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过中午,鱼哥我们两个决定就在此楼背风处埋锅造饭,脚步一停->汗气上扬->浑身发凉,哆哆嗦嗦生起炉子,结果煤气估计都被冻上了,滋滋滋滋声音挺大火苗却一直萎靡不振孱孱弱弱,不过总算煮开了方便面,甩开快冻僵的腮帮子三下五除二吞咽下肚,啊,在寒风料峭的千年古墙边上竟然能吃上如此人间美味,真是够糜烂啊!

12:30重新整齐行囊接着赶路。

第12楼之后又是一个下降,12:41,海拔1185米,抵达第12楼,此楼位于垭口处,只剩下一个非常残破的基座。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45,海拔1175,抵达第13楼,仅剩下一片碎石的基座,下图接近山顶的位置就是第14楼。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52,海拔1220米,抵达第14楼,未拍照。
12:58,海拔1260米,抵达第15楼,仅剩基座,未拍照。下图是站在此楼基座上向前拍的。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5楼过来后的右手侧静静躺着一条压面石。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是一段保存相当完好的城墙,事实上,今天大部分的城墙主体都保存如斯,殊为不易。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05,海拔1260米,抵达16楼。此楼坍塌的依旧很是颓唐(乱用形容词),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16楼前往前看,等一下要走的17、18、19、20、21楼,依次排开,清清楚楚。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12,海拔1215米,抵达第17楼,未拍照。
13:15,海拔1205米,抵达第18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20,海拔1190米,抵达第19楼。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右手侧30度。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7、18、19、20这连续的四座敌楼海拔起伏并不大,但在20楼之后是一个接近100米的海拔跃升。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27,海拔1180米,抵达第20楼,未拍照,上图算是比较近的取景了。过第20楼之后,连续一段大台阶,如果换做平日倒也不算啥,可是今天有大风啊!在快到山顶的时候,我驻足拍照,突然一阵大风过来,还真把我给吹下城墙了----幸而右侧不高,我及时用登山杖撑住而没有完全倒下。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好不容易爬上山顶,回头打量第20楼。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顶最高点是一座敌台,13:45,海拔1280米,抵达第21台。此台保存相当完好~~~~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右后侧30度。很是奇怪这个制高点为什么只修建了一个敌台而不是敌楼。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做功课时,留意到在21台的西北方向大约不到50米的地方,隐约有一道似乎是城墙的痕迹。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鱼哥和我抵达第21台之后,眼瞅着时间尚早,决定前去探访这道可能的城墙。西北行20米之后是一道深沟,过后约十数米,再翻一小山包,眼前赫然是一段明显的人工修葺墙体(下图是反方向拍照的)。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绝对的人工修建!残墙顶宽约有2米,高度约1米,边沿是齐整的毛石堆砌,内芯是粘土和碎石混合。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古老的城墙顺着山脊绵延而前,在下图右侧的山包顶处似乎还有一个隐约的烽燧痕迹,随后继续沿着山脊迤逦而去。在这里录制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片中无时不在的呼呼声不是机器故障而是----大风!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卫星图上仔细分辨,这到城墙的走向是相当的清晰,一路从第21楼先冲几乎正北,然后转向东北,越黄楼院峡谷之后重新向上,最后在罗锅城之后的鸳鸯楼附近和下现有城墙重新会合。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明朝建国之后,就开始利用横亘在帝都北面群山之上的北齐、燕长城,重新加固修建了数千公里的防线,到戚继光督修蓟镇边墙时候,再次对这道防线进行了大规模的加固,有的地方甚至是另起炉灶,重新规划边墙走向。从现场查看这道古墙的情况看,我更倾向于它是明代前期边墙,而不一定是北齐或者燕长城,一个简单的理由就是残墙边沿比较齐整,如果是更早年代,不太可能保存如此好,此外从资料看,燕长城多使用夯土建造,这也和现场情况不符,至于北齐长城,我曾见到过卧虎西山的北齐长城,仅剩下窄窄的一道石垅,和今天所见也大相径庭。

在另一位前辈驴友一篇文章中《链接在此》,讲到曾和诗书等人来此寻访“老边”,不知道他探寻的“老边”是不是就是今天我们找到的这道古墙。

月下听箫前辈在博客中对黄楼洼长城有一段建设年代的论述,照抄如下可为参考:
这段长城损毁严重,南向石砌的城墙几乎只剩下一堆乱石。有许多网上文章说这段长城是燕长城的基础上加修的。也有的驴友考查了附近的古长城,认为那些遗址是燕长城。对此,我觉得有些牵强。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其后,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那么,上述五郡都是现在的哪里呢?查阅有关资料得知,上谷治造阳,即今怀来,渔阳治今密云,右北平,燕秦无治所,西汉治今辽宁凌源市西南,辽西,治今辽宁义县西,辽东治襄平,即今辽阳市。可见,燕置上述五郡,都在今昌平的北方很远的地方,因此,了思台西北2公里长城岭(北齐岭)垭口处,昌平文物部门设立的一块标志碑称这里的古长城为建于公元前283年的燕长城遗迹是值得商榷的。燕修长城是为了防御北方的东胡,怎么会把长城修到自己的内地,而把大片疆土舍弃在长城的防御之外?有专家考证过,燕长城建于战国后期燕国的北部边界,在今天的内蒙古和辽宁一带,多为土长城。而黄楼洼一带是北齐时代的北部疆界,且长城为石块垒起的城墙,因此这里更有可能为北齐所建。我是赞成这个观点的。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继续赶路,在21台北侧大约50米的山坡处,有下图这么一个奇怪东东,巨石堆砌而成的四方台,长宽高均一米有余,不知是何用途。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因为大山的阻拦,现在这边风小了很多,终于可以揭开帽子走路了,一拨拉,哗啦啦的冰碴子从帽子往下掉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向前看,今天要走的最后两座敌楼-22和23楼已经不远,峡谷的对面是11月29日走过的罗锅城方向。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城的修建原则之一就是因势就险,下图这块巨石就是最恰当的诠释,当年的建筑者们真是会勘选路线。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刚才还是阳光照耀下的第22楼已经被大山阴影笼罩,马上要到冬至了,天果然好短。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就要抵达第22楼了,却遇到了全天最陡峭的一处下降,几乎快要90度的倾斜,长度也足有两层楼高,好在两侧都有树枝可以攀援,而且土质非常结实,加上驴友们踩出的脚窝,小心翼翼总算顺利而下。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在第22楼之前回头再拍这个陡峭小断崖,还真就这么一条小土路可以上下。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30,海拔1050米,抵达第22楼,下图拍照角度300度,即北在左手侧60度。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要我说,第22楼真是一个很奇特的敌楼,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是只在南侧开一门,其他三面均无箭窗,但内部又是房间结构,并非实心敌台,这是在长城之上绝对少见的。
 
第二是此台顶部的花牙子线使用的是特制的弧形砖,这也是相当罕见的。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三是相对奢侈的弧形花牙子砖,进门的门槛石却使用了最简单的层岩石,不按常理出牌啊。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四是敌楼除东南角之外的大部坐落在一块巨石之上,巨石表面进行了人工开凿找平,这种方式并不罕见,但此楼基座甚大,可想当年工程量之艰巨。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40,海拔1045米,抵达第23楼。这是今天行程的最后一楼,上部坍塌了接近一半,当年应为一2*4眼楼。终于可以宣布一个重大消息:全天23个敌楼没有一个保存完整的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底部有8皮条石基,像一个伙夫一样向外鼓着肚皮,原因可能是下方土质松软,或者是敌楼墙体向上收分不足造成。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远远的大山之巅,游走着将军楼方向的长城,壮丽也哉!难得的今天这么好的蓝天白云,可惜今天没有带大相机,只能凑合着瞎照留作到此一游的凭据而已。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23楼向前大约50米,城墙在陡峭的山崖边戛然而止。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走过此路线的诸位队友来之前就告诉我们,正确的下撤路线是在城墙尽头往回一段的右侧,实际上这个下撤点非常清晰,离城墙尽头不到10米。返回之后海淀老王又告诉我们说,实际上更好走的下撤路线是在第23楼前的右手侧。

14:49,开始下撤。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条下撤小路非常清晰,但是坡度很陡,走起来还要付出点格外的谨慎。

15:05,海拔870米,抵达黄楼院垭口。从23楼后下撤点到此不过15分钟时间。
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谷之中几乎没风,加上是平坦的小路,相比艰难的墙上之行简直是一种享受,溜溜达达半个小时,15:35,回到鱼哥提前放置在三岔口的小车。其后又辛苦鱼哥将我送到南邵地铁,一个半小时之后,天色刚刚黑沉,俺就回到家里了爬长城_黄台子-黄楼洼-高楼-黄楼院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虫虫所率大部队那边今天走的也非常快,我们到车上的时候,据说已经有一部分人到了长峪城,虫虫等后队也抵达了界碑,天气寒冷逼得大家只能埋头赶路啊。后来因有三名新队友走错了方向缘故耽搁了一点时间,就这大部队也在晚上七点半赶回了惠新西街南口,冰冷的是次黄楼院之行在温暖圆满中顺利结束。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今天下来,从挂枝庵长城到八达岭,基本上算是走通了(还差八达岭古长城景区一段大约2公里多),但我倒并没有把走完蓟镇长城作为一个多大的目标,春夏秋冬风雪雨霜,不同时节的长城有迥异的景色,走过的地段也可以再次探访。人生苦短,在帝都的这段艰难岁月,幸而找到了爬长城这个乐趣,遇到了一帮可交的狐朋狗友,那就时刻留着一份好心情,且行且珍惜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