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2014-11-09 09:27:2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1月7日。
人数:9人(深海的鱼、11路军、祥叔、臭臭、子闲、海淀老王、墨竹、宝舅Jeff、Deardon)。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那个什么会议期间帝都放假整六天,据说从6号起算,几天之内帝都出发的火车飞机都买不到票了,充分显示了人民大众在物质文明充分提升的同时,精神追求也是节节高,外出旅游的情绪那是空前高涨啊,正好又可以躲开诸如十一这样黄金周的人山人海人流,何乐不为啊。俺这一块要值班,远途的是没戏了,遂约了几位队友一起去航标楼,走“南梁村-航标楼-林隐楼-大台村”的穿越。BTW:林隐楼,在驴友中更出名的名号是“东猴顶楼”,因个人感情以下依旧称为林隐楼

航标楼已经是第二次去了,林隐楼则是第三次拜访。其中第一次去林隐楼是今年的5月25日,老王我们两个披荆斩棘,从一道绝无人迹深沟直上林隐楼,历经密不透风的生切,攀爬倾斜60度以上的湿滑山体,拐过高不见顶的断崖,又惊见野猪蹄印,精疲力尽间偶然一瞥终见发现林隐楼......其中艰辛至今难忘(我的游记链接在此),第二次走的是航标楼到林隐楼的穿越,时间是今年的6月14日,陪着即将离京的宝妈、Tiger宝妹去的(链接在此),那天天气晴热,但风景绝佳,蓝天白云绿树,远山近水人家,道路也比预想的要顺畅,印象亦非常深刻。

虽然已经走过,但是这次还是有意外的惊喜,一是找到了传说中的、位于林隐楼和航标楼中间的一座敌台,二是终于探访了同样是传说中的神秘垭口古战墙。所以其余几位队友都说要感谢宝舅和我带路,其实我们也是偷着乐的受益者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要不是这次行动,这个敌台和垭口城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在5月25日和6月14日两篇游记中,该说的东西已经啰嗦了很多,所以总体上本篇游记从简,Yeah,话说不用憋文字好舒服的感觉。今天再次没有带大相机,LX3拍的PP效果凑合看,也许子闲会再次写游记,等着他的大作吧。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冬天天黑的早,为了尽可能不摸黑下山,我们一行商定出发时间要尽量早一些,老王墨竹和我是搭宝舅的车,约定的是早上7:00天通苑北会面。绵长而静谧的夜晚,还有暖暖的被窝,让自己凌晨5:30就爬起来,简直是反人性啊!!早上的地铁空落落的,上了就有座,舒舒服服看了一个钟头的书。6:40就出了天通苑北站,原本想着在门口买煎饼果子吃的,出来一看,因为那个众所周知的会议,地铁口那一大溜小吃铺竟然都给关了!!溜达到马路对面,在小巷子里找到一个卖烧饼油条的,正大口大口happy呢,老王和墨竹在手台里呼叫,这时候正好宝舅的车也到了。

不到7点我们就出发了,一路风驰电掣(again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上午9:30,抵达目的地南梁村。今天正好是农历二十四节气的立冬,冬天的模样在这里体现绝对明显,一下车,没有风都感觉冻得飕飕的,我掏出温度计看了看:9.2℃。环顾四野,苍黄一片,小村显的破落冷寂。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除了叫个不停的几只柴犬,我们几个的到来照旧引起了留守村民们的注意,很快几位大爷大妈就凑了过来,一位大娘还带着森林防火的红袖箍,好在通情达理,只是反复交代我们上山不要抽烟。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上次的路线一路高歌猛进,一抬头,吆,航标楼不就在右上方的山顶么!夏天来的时候,走进山沟之后可是根本就看不到它的芳踪的,这冬天叶子一落,视野顿时开阔多了。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走到下图这片松树林的时候已经热得浑身湿透,累的有些喘不过起来,这次则大约是因为轻车熟路的缘故,走到这里一点没有感觉特别的累。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厚如地毯的的松针空地上,赫然发现了一个非自然行成的坑,大伙判断应该是野猪所为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上周在倒班岭的二道边上亲眼看到了野猪,搞得现在走深山老林有点暗自怕怕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留下心理阴影了,以后估计再也不敢单独活动矣(咦,说的好像我单独活动过赛的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到垭口之前开始右切,已经找不到上次来的任何痕迹,但是这段横切和随后的爬升都相对容易。10:45,航标楼到了!请注意这蓝天,据说人称“阿帕克蓝”,我只能呵呵了。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次发现航标楼的正中地面还嵌有一块水泥板,铸造日期竟然是1958年!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的天气预报是“阴天”,密云这边虽然没有阴沉沉,但空气的通透性却不算太好。我指给大家看一个断崖又一个断崖又一个断崖又一个断崖之后山顶上的林隐楼,大伙仰头翘脖半天,却都说看不到,囧rz。这倒不是因为雾气的原因,林隐楼藏着的地方确实是难以发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几块碎砖之下,找到了上次留下的漂流瓶,看起来真没有人动过。抽出小纸条,上次留下的签名,还有宝妹的画作都清晰如昨日新绘,山野间好像又隐约听见小Tiger和宝妹的欢声笑语,密林中似乎闪现着他们蹦蹦跳跳的身影。抄袭范成大《念奴娇》一首,虽然有点伤感,却挺适合我等对宝妈一家的想念之情滴:“水乡霜落,望西山一寸,修眉横碧。南浦潮生帆影去,日落天青江白。万里浮云,被风吹散,又被风如织。尊前歌罢,满空凝淡寒色。人世会少离多,都来名利,似蝇头蝉翼。赢得长亭车马路,千古羁愁如织。我辈清钟,匆匆相见,一笑真难得。明年谁健,梦魂飘荡南北”。

本次新添纸条一张,纪念是次之旅。我估计下次来可真是要猴年马月了。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得瑟一番之后,11:05,全队离开航标楼,深秋(总觉得还不算冬天)的小路铺满落叶,斜阳透过稀疏的树枝投射其上,更显斑斓多彩,行走其间,惬意而又诗意。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路过一片规模不大的白桦林。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撤垭口和之前垭口中间有一个山包,南侧依旧是峭壁万仞,北侧则相对平缓,等等,山顶上是什么东西??我赛,竟然是一个敌台!!----以前看别人的游记,曾提到在航标楼和林隐楼之间有一个神秘的敌台,这次果然得见了,顿时幸福得我直哼哼。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座神秘敌台的位置示意如下。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间尚早,我们大家一致决定去敌台上面看看去,一小段不算强度的上升之后,11:45,抵达敌台。这座敌台东南侧由不规则块石砌成墙面,高约2米,北侧原来也有墙面但现在已经坍塌殆尽,西侧因山势而为没有石墙,顶部用碎石块找平,占地面积大约20来个平方,上部建筑是一个残存高度不大但很明显的一个石芯,残台周围散落有青砖和瓦片,推测当年顶部应该也建有驻防官兵用的铺房。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敌台的正南侧是一道幽邃的峡谷,深不见底,崖壁陡峭,层峦叠嶂,景色壮丽,路军兄戏称为“小蓬莱”。此台隐匿在山顶丛林之中,也就冬春能够被人看得见,所以我估计来到此处欣赏过其下蓬莱美景的还真没有多少位。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从敌台向前探了一小节路,感觉前面是一片断崖,果断原路下撤。接着继续顺着山路向前,绕过一个垭口之后很快找到了下撤往大台村的标志----一个四方的建筑残基。之后的路就更熟悉了,12:40,抵达林隐楼。话说虽然是黄叶落尽的初冬,这林隐楼依旧是藏的挺好,不到近前依旧是看不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上楼顶,再次远眺鹰窝楼,好远啊!!上次鹰窝楼没有能去,但从去过的队友描述来看,难度不大,这样本段长城----墙友中的硬骨头----最困难的一段也就是大桥楼和三道石梯楼了。我前面一直琢磨着“大台村-林隐楼-三道石梯楼-大桥楼-九龙十八潭”景区的穿越想法,但是据说从“林隐楼-三道石梯楼”非常难走,而且两头放车距离相当的远,看来不是最佳方案,上次子闲老哥提出可以经九龙十八谭景区进入,走大桥楼到三道石梯楼的环形穿越,如果能成则是很好的选择。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敌楼顶上开吃午饭,虽然有阳光,可是小风吹的后背冰凉,匆忙塞饱肚子下楼。祥叔和臭臭方便面煮的是热火朝天酣畅淋漓,他们还在旁边一隐蔽处发现了一个袋子,里面装有数本长城杂志,竟然还有一本厚厚的书,此外有写满文字的卡片、简单路书等,打开细看,原来是最近一波墙友来访后留下的,果断拍照留念。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门闩石上方的空隙内,我们上次来访时留下的漂流瓶还在,依旧再留小纸条一张,纪念是次之旅。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25,离开林隐楼,顺着林隐楼后的山脊回撤一小段,来到几乎山脊的尽头处,旁边就是深深的一道峡谷,两侧都是陡峭的崖壁,看起来都有些头晕目眩!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山脊的尽头处又遇到断崖,正琢磨找路呢,无意中透过密密的树枝,在右下方挺远的地方看到了一堵墙的模糊影子,看来我们走的方位不对,于是沿着山坡往回横切,大约50米之后重新折向下方,顺着倾斜度大约45度的一道山坡缓慢下降一阵,等再钻出一片树林时,那道神秘的城墙突然就出现在眼前,此时13:45。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城墙正卡着一道垭口修建,但是并没有象其他地方遇到的垭口墙一样---平着修一小段,只要能起到防卫垭口的作用就可以了----这道墙全长超过50米,除了底部正中修的高大威猛外,两侧以同样的规制沿着陡峭山势修上来,并且在两头末端残存有石芯,也就是说两头当年都应该有一个四方的敌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正中和两侧峭壁段的底部,都先用条石找平,最少一层,最多的三层,条石上方是青砖包墙,使用一丁一顺手法,共砌三层,包砖总体厚度最起码有60公分,真是够结实的。残墙最低处仍有2米多高,最高处则3米有余,顶宽残存最宽处约3米,最窄也有约2米。外墙砖留存较多,内侧则看不太明显,估计当年的包砖厚度也不大。走到此处的时候,不小心蹬落一块石头,它呼啦啦翻滚着冲下峡谷,轰隆隆的声响延续了很长时间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城墙尽头的石芯,以及外墙包砖的厚度和手法。从现场痕迹看,墙体明显是被后期人为破坏的,也就是说,两侧石台和城墙包砖很多估计是被村民撬走的。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这个垭口的海拔位置非常高,两侧则都是深邃悠长的峡谷,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必须防卫的“交通要道”,可是短短的但规制相当高的这段城墙就明明白白地矗在那里,真是有点费解。同样对当地村民爬这么高来扒砖头也表示费解。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城墙对过尽头再向前,山脊之上有一条很清晰的小路,考虑到今天的时间等综合因素,我们全队没有再继续向前探路,这次寻访了这道垭口古墙,从林隐楼到三道石梯楼之间也就没有别的念想了,下次就专门考虑大桥楼和三道石梯楼。

从林隐楼到垭口墙费了一段时间,主要是找路费了一番功夫(下图绿色线路),返回的时候我们就顺着刚才下来的斜坡往上走(下图黄色线路)。14:10离开垭口墙,没想到14:28就重新回到林隐楼。从这个时间来判断,当年驻守林隐楼的士兵估计也是捎带着就把垭口墙的防卫给兼了。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20分钟后我们就回到了下撤垭口,其后的下撤过程很是顺利,只是林间小路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树叶,把鞋子都可以完整埋起来,这样增加了一定的危险----因为看不到树叶下道路的具体情形。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山脚下时遇到几棵山楂树,依旧挂在枝头的果儿没几个,可是树下却落得红彤彤一片,我等一阵欢呼,也不顾荆棘扎人,纷纷钻到树下,片刻之间就包满兜满。

太阳悄然西沉,余晖正投射在林隐楼上,显得格外地空虚寂寞冷。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一张----松林里的深秋。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46,抵达大台村,田地里的玉米收割完毕,挺拔白杨上的树叶飘零殆尽,大山深处的小山村越发显得了无生气。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水泥路溜溜达达赶往南梁村,插路上美景一副。回到南梁村后,再次遇到了上山前的几位大爷大娘,他们对我们这么快就转悠回来了啧啧称赞,然后其中一位大娘告诉我说:这里经常有人来爬山,前些日子还有一帮人也是开车来的,还带这一儿一女两个小孩,可厉害了!----看来这位大娘已经把宝舅和我的模样给忘记了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赶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过了危险的“吉家营-大树洼”。随后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最后,向三位司机表示诚挚的谢意!!每次都搭车,真是有点不好意思爬长城_再探航标楼,三访林隐楼(东猴顶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