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2014-12-02 22:23:13|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1月29日(周六)。
人数:42。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前段时间对来自日本的老瓶新醋概念“断舍离”突感兴趣,“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多余的废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通过学习和实践断舍离,人们将重新审视自己与物品的关系,从关注物品转换为关注自我——我需不需要,一旦开始思考,并致力于将身边所有“不需要、不适合、不舒服”的东西替换为“需要、适合、舒服”的东西,就能让环境变得清爽,也会由此改善心灵环境,从外在到内在,彻底焕然一新。书读着挺快,概念听着挺好,可是瞧瞧办公桌上、抽屉柜里、宿舍床边床下的杂物,却怎么还是下不了决心去扔掉。简单清爽的生活我所欲也,随手方便也是我所欲也,看来悟性暂时还未到啊。

仔细想想,爬山也有用到“断舍离”概念的地方,比如2012初刚开始爱上野长城的时候,打了鸡血一样翻看别人的攻略游记和装备评测推荐,呼里哗啦从头买到了脚,接着还不消停,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会觉得这个好买一个,一会觉得好再弄一个......现在自己的登山装备在阳台上堆了小山!回头再看这些东西,是不是都是真正需要的呢?恐怕还真要大打问好,比如户外手电筒就买了三四个,再抹黑其实一个头灯一个手电也足够的了啊。这解决的方法,就是要坚决的“断”----斩手的断,不需要的东西就坚决不买!去年曾一度踅摸买一顶帐篷,今年上半年又一度盯上了leatherman的户外工具钳,好在都及时摁住了。“舍弃多余废物”与登山来言也是一条辩证的道理,该带的一定要带足,比如夏天的水冬天的衣服等,但是所谓只是起到辅助作用的东西还是少带以减轻分量,比如爬个山带一堆的化妆品之类那就纯粹是自己找别扭滴。“脱离执着”最为实用,爬山登长城是个量力而行的活动,求的是大汗淋漓之后的身心放松,逐的是耸立山巅的豪迈气概,但出来玩绝对不是为了玩命,什么时候都要把身家性命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宁可放过一个看着不远的山tou、一个看着绝佳的拍照角度也不能因0.0001s的倏忽留下终生的遗憾,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要企望一次就把所有的风景看个透彻,只要有户外的那份心,大山永远都敞开着怀抱。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跟虫虫队走“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位置如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GPS记录的路程如下,共经过24个敌楼。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标注敌楼编号的小图钉密密麻麻,密集恐惧症患者会发疯的,所以再来一张清爽的:下图只列出了几个标志性的敌楼:罗锅城、第8楼鸳鸯楼、第10楼将军楼、第14楼陈家堡下撤点楼、23楼是此段唯二的六眼楼、24楼则是石峡关南侧绝壁上的第1楼,是全天行程终点。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程的GPS投影距离14公里,总爬升1300米,从下图锯齿一般的起伏可以看出,本段行程有数次上上下下,有的幅度还真不小,比如从罗锅城后要下降200米到鸳鸯楼,然后再上100米到将军楼,而从第14楼到东沟需要下降150米然后再上升200米。因为这挺漫长的行程、以及几乎不停的上上下下,所以我觉得全程的活动强度系数应该定义在1.2+比较合适,而如果从14楼之后就下撤,强度系数可以降低为1.0,算是正常的长城主题活动级别。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今天路线非常成熟,网上随便以“陈家堡”“罗锅城”“将军楼”为关键字搜一下就一箩筐的结果出来,春夏秋冬俊男靓女风花雪月,热度和知名度不亚于八达岭。正因如此,我的本片所谓游记就将重点仍放在记路上,风景么~我是没拍出啥好pp,惭愧!!

其实我在2012年5月1日已经走过一次本日行程的前三分之二----“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当时没有写博客,但在微博上留下了一些记录,可是不过两年多时间,我对整个路线却难以完整回忆,印象最深的不过是第3楼、罗锅城和将军楼,还有刚上城墙时遇到的、下图中提到的这三位老外。上次去是春末而这次是初冬,季节不同景色自然也会迥异,加上想一直走到石峡关,和上上周的“西拔子-帮水峪-石峡关”完美接龙(我的游记链接在此),所以再次前往寻访的理由很是充足啊。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早上7:27,大巴哼哼着启动,缓缓离开惠新西街南口,还说是第一次提前发车呢,结果走上没有200米就又掉头开回来了----把海淀老王给落下了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已经到冬季封山季节,郊区山下每一个村庄边每一个小道上都游荡着带着箍揣着兜缩着脖但目光敏锐的老太太或老大爷,所以为了促成今日活动,虫虫提前和黄楼院某个农家院老板打过招呼,人家还挺用心,提前在陈家堡之前很远就开着小车来迎接了。不知道后来从陈家堡下撤的各位队友有没有去这老板家做客的。

上午09:05,海拔730,抵达目的地黄楼院路口,从这里到长城还需要走2.2公里。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挺长的路有三分之二是水泥路,随后转为土路,离开水泥路的时候已经可以远远地看见城墙上残楼的模样。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这条清晰的小路一直向前,很快到了黄楼院垭口。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30,抵达长城垭口,此处海拔820,从下车点到这里海拔上升了100米。城墙正中被扒开巨大的豁口,完全看不出当年这里有没有关口或者关口敌楼。垭口西侧是陡峭的崖壁,末端有一小段残墙。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35,海拔850米,抵达第1楼,下图拍照角度150度,即北在右手侧150度。敌楼坍塌的仅剩下一个砖柱勉强可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9:45,海拔905米,抵达第2楼,下图拍照角度正北。此楼3*3眼,虽整体没有大的坍塌,但浑身裂缝,在寒风之中勉力支撑。南侧门使用了石拱券、压面石、石门柱和石门基。基座是10层巨石上再起砖,全部箭窗均有30度左右的抹角。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也有一门,不过没有使用拱券石。此楼内部结构挺复杂,小迷宫一样,无法用传统的几柱几拱来形容。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2楼到第3楼的路很有味道,需要穿行一段小树林,如果夏天前来,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10:00,海拔970米,抵达第3楼,下图拍照时镜头几乎冲着正西,也即北在右手侧90度。此楼上层坍塌的仅剩下部分残柱。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2楼开始,城墙都是石砌鹿皮墙,第3楼之后一段的垛墙还保存完好,几如新建。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样带垛墙的墙体一直绵延到第4楼,外侧墙高3米-4米,顶宽仅约1米有余,剩余垛墙约0.5-0.8米。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17,海拔1050米,抵达第4楼,下图拍照角度270,即镜头几乎冲着正东,北在左手侧90度。此楼3*1眼,整体保存尚好,南北两侧开门,跨城墙而建,基座有三层石基。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4楼再向前是一个垭口,需要一上一下,前文说过,这样的U型上下全天遇到多次,足够累人。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上图垭口后山包顶不久,10:37,海拔1095米,抵达南天门。按照虫虫的说法,南天门就是此段城墙“石墙和砖包墙的交界处”,虽然的确有这么一个明确的交界处,但我总觉得把这里叫做南天门有点牵强,回来问度娘:“北京千米以上主要山峰名录....昌平与怀来或延庆交界处:黄楼洼(1439,黄楼院西);南天门(千米以上,陈家堡南);青水顶(1239,西拨子南);磨盘山(1066,梁庄西南);东大坨(亦名西大尖,千米以上,位于昌平、海淀、门头沟交界处)”----原来“南天门”指的是此处的大山啊。

10:40,海拔1125,抵达第5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冲着正北,此楼上层建筑基本无存。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5楼向前,又是一个小幅度的U型垭口,再向前罗锅城就近在眼前了,今天的天到现在还是灰蒙蒙的,严重影响出片效果(小样,天气好你以为你就能出好片啊),我这次继续拿的LX3----来之前已经下决心要走到石峡关,为了减轻负担故意没有背7D。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05,海拔1180米,抵达罗锅城。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罗锅城”这个“城”字真不知是如何叫出来的,至于罗锅的形状么,看下图的卫星图就明白了。再说到修建原因,有人说长城原本就是顺着山势而建的,这儿本是块巨大的岩石,不想把它炸掉,所以就来个转弯;也有人说,这样修筑,是为了把城墙前方的一个台面完全添满,防止敌人在长城墙前有一个可以立足之地,依我看两者原因都有。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上城墙到这里约1.6公里,论全程不过1/6,但是走的已经是浑身大汗、呼哧呼哧,为啥这么累呢?因为海拔上升的多啊。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罗锅城这个地方本来是极佳拍照留念处,但是今天的天气实在是不给力,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埋头向前赶路。我们赶到将军楼的时候,虫虫他们才到罗锅城开始得瑟。随后上升一段之后是全天的海拔最高点,海拔大约1210米,从刚上长城的820走到这里,海拔上升将近400米,估计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南天门”山了,在山峰顶侧还有一个护林防火观察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11,海拔1205,抵达第6楼,下图拍照角度60度,即北在右手侧60度。此楼最明显的特征是很宽大的门!超过一般的敌楼规格的门!!此楼3眼单筒拱,内部已经坍塌。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敌楼再回头看看另外一侧的“大门”,这门和西白莲峪那边敌楼的窄逼小门相比,一个能装两。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16,海拔1205,抵达第7楼。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右手侧30度。此楼3眼单筒拱,但已经坍塌了超过一半,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对两年前走这里的情形尽管印象不深,但也记得那个夏初的满山桃红,冬天可就只能干瞪眼了。满山枯黄之下,城墙曼妙的曲线却更显眼,忍不住要去想,在阳春三月或者仲秋八月来此,该是怎样的美景!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来这天气就朦朦胧胧的通透性不佳,现在眼瞅着大雾又起来了,尤其是从第7楼前往第8楼的下降垭口处,乳白色的雾气被垭口处的劲风吹动,变成了一条流动的云河,完全遮蔽了视野。随后使用小摄像机拍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处城墙内外各有一处平整的空地,西侧更是有一条很明显的小路蜿蜒而下,这条小路我们在上山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从水泥路某处拐弯,可以直取此处,进而抵达鸳鸯楼。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后重新上行,12:00,海拔1020,抵达第8楼,所谓“鸳鸯楼”的南楼,下图拍照角度镜头冲着正北。此楼为4箭窗,上部建筑部分坍塌---包括南侧门,门左侧的箭窗被人为封上,估计应该是近代所为,内部原来是单筒拱结构,箭窗内空间很大。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2:02,海拔1020米,抵达第9楼,也即鸳鸯楼北楼。下图镜头冲着正北。此楼和鸳鸯楼南楼建筑结构基本一致,保存状态略好。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所谓“鸳鸯楼”,意思是这两座敌楼离开非常的近且很相像,估计也就20米的样子,如此近距离连续修建两座敌楼,原因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不禁联想到古北河畔的“姊妹楼”,那两个干脆是紧挨着的。下图是从网上扒拉的一张下图版权属于原作者,忘记从哪里弄来的了,我们今天因大雾弥漫是完全看不清楚两个楼子的关系。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弥漫的大雾中没啥风景可以欣赏,只能吭哧吭哧继续向前,也摸不清将军楼到底离开我们还有多远。再上一个山包,抬头一看,吆,一个巨大的敌楼宛如裹了一层薄纱般隐约露出了模样(下图版权属于海淀老王,在这个位置我也照的几张,没老王的漂亮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是看到了,可是到将军楼之前还有一个U型下降上升,如果在晴天,在这个U型的底部仰望将军楼是下图模样(下图版权属于原作者)。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今天可没有上图这么好的天气,雾气重新大起来,虽然已经仅在咫尺,将军楼却依旧云山雾罩。12:28,海拔1100,抵达第10楼----将军楼。此楼“当地人称三街六巷楼。将军楼为一个二层的建筑,长城从矩形楼的短边中心入楼下层,底层长边开六个箭窗,短边开三个箭窗,下层地面同墙体等高,内外二侧各有三个可守望避风,作战用的小房间,上层有射击守望作用的垛口,上下二层有台阶,可供通行。敌楼里面用墙对窗对门隔成了三街六巷,故此得名”。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上城墙时是和黄金叶、宝舅和索菲亚一起走的,还约好要一起走到石峡关,可是后面几个拐弯下来,就和他们几个拉开了距离。等老王老彭我们几个快到将军楼的时候,教授他们才刚刚到罗锅城。过了罗锅城之后,因为要拍云海的缘故,ms后队走的愈发慢起来,黄金叶更是号称“路都走不动了”,卡卡卡卡,拍了左边拍右边,嚓嚓嚓嚓,摄了上面摄下面,得亏这胶卷不要钱,否则不得把孙子的尿布钱给造了。

云海究竟咋样呢?来几张插图说话吧(以下数张图片版权属于黄金叶、老王,恕不一一注明)。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有。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来?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Again!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Once More!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要不要?!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将军楼内埋锅造饭,虽然没有风,可是脚步一停浑身汗水变成寒气直往外冒,因此这顿饭也就吃的格外快。三下五去二填饱肚子,12:47,离开将军楼继续开拔,此时大雾依旧弥漫,远近都是一片白茫茫。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将军楼向前很长一段的下降,之后又是一个起伏不大的小山包,山包之前右手侧有一条横切小路,循之而行可以省掉一些爬山的力气。

13:07,海拔1020米,抵达第11楼,下图拍照角度60度,即北在右手侧60度。此楼仅余楼基和一点点上层砖结构。将军楼忘记拍编号卡片了,所以后面的敌楼编号都错了一个号,故此从将军楼开始的敌楼就不给出编号照片了。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卫星图显示,在11楼之前大约100米的地方,有一条疑似城墙的粗线条向北、基本沿着山脊绵延而去,一直到东沟之后的石峡关方向第22楼外侧终止,这个极有可能是所谓的明前期旧边墙,或者更早时期长城遗迹,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前去探访,如果下次再来,一定要去看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15,海拔980米,抵达第12楼,下图拍照角度90度,即镜头冲着正西。此楼上层建筑荡然无存。就这的时候,一位同行队友向老王询问刚刚“经过的一座残破六眼楼”情况,可是除了将军楼并没有见到什么六眼楼啊,把老王问的如同这大雾一样迷失了自己----再后来我们经过时才发现:原来第23楼才是这位小伙子要找的“六眼楼”。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12楼之后,是一段挺不好走的下撤,倒不是因为坡度,而是因为城墙之上完全是碎土、破砖和石灰渣,稍不留神就会出溜一家伙。小心翼翼下降的当儿,记忆的闸门突然打开,两年多以前走这里的经历完全回忆了起来。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这段不太好走的下降,城墙重新变为山脊之上的平路。13:28,海拔890米,抵达13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此楼4*2眼楼,上部保存马马虎虎,从第10楼将军楼开始到第24楼结束,这中间唯有这座敌楼还算保存的不错了。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13楼右拐,又是一大段碎石、碎砖、碎石灰的下降,同样的不好走,需要打起足够的精神。这段城墙本来都是砖包墙,但是包砖已经被完全拆光,不但砖头,连最下层的条石也没了,砖头还能磊个猪圈啥的,条石干啥用呢?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36,海拔825米,抵达14楼。此楼已经几乎看不太出原来模样,也就顶部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砖柱痕迹,标志物是敌楼东侧长着的一棵大树。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4楼也是前往陈家堡的下撤点,从这里有一条宽敞明亮的小路一路通向陈家堡(下图绿色示意),后队虫虫带着浩浩荡荡的20多人大队伍就是从这里离开长城的。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时间尚早,因此毫不犹豫地继续冲石峡关而去。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楼前行一段,城墙拐了一个几乎90度的弯,弯道处修成了突出的平台,作用和罗锅城一样,都是为了把前面的平缓地带尽量占满,不给可能的入侵之敌丝毫立足之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0,海拔845米,抵达第15楼,上部已经被拆的光光如也。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3,海拔840米,抵达第16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此楼也只剩下一部分基座和石芯,周围碎砖散落满地。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6,海拔850米,抵达第17楼,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右手侧30度。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17楼再向前是一个很大的下降,其下山沟就是本地人所谓的“东沟”,东沟两侧城墙毁塌非常严重,石块甚多脱落崩塌,在山脊上行成了一道白色碎石带,人行其上需要格外小心。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02,海拔745,抵达东沟沟底。从手台里面得到消息,这个时候全队跑得最快的几位已经马上到石峡关最后一楼,而虫虫带的后队却还没有到将军楼。垭口最低处已经没有城墙痕迹,不知当年是否有一个关口楼。从下图(正左为北)可以看出,东沟(标注18楼的右侧)是附近海拔相对较低的位置。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山后在帮水峪村一家小卖部休息,和店主老大哥扯到李自成的传说,他讲其实李自成突破石峡关走的并不是关口正道,而是从东沟越过长城,然后反向包抄并占据石峡关(下图粉红色示意),之后大部队才开始循“李自成小道”直扑京师。年代久远,这种说法自然也无法考证,但是分别查看石峡关和东沟的地势,再揣测当年的防卫格局,我认为石峡关属重兵防御关口,而东沟的防御能力和军力投入要弱很多,所以这里的突破难度要远小于石峡关,因此这位大哥的说法不无道理。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09,海拔775米,抵达第18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此楼是东沟北侧第一楼,只剩下砖石混杂结构的台基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14,海拔810米,抵达第19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北,此楼也只剩下基座了。城墙走向在此拐了一个90度的弯,从北折向东,墙体也从这里开始再度变成巨石砌就的鹿皮墙,且整体保存较好。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16,海拔825,抵达第20楼,下图拍照角度90,即镜头几乎冲着正西。此楼和第19楼距离非常近,顶多20来米吧。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是一个100多米的拔高,走的我是浑身大汗、气喘如牛,偏偏这个时候又刮起了大风,那叫一个辛苦啊!

14:32,海拔930,抵达第21楼,下图是过来敌楼之后返拍的,拍照角度几乎正西。此楼上部大部坍塌,依稀能看出以前的单筒拱结构。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34,海拔930,抵达第22楼,下图拍照时镜头几乎冲着正西。此楼仅剩部分残基,和第21楼(下图背后影影绰绰的就是)离开也很近。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走的是正山梁,大风肆无忌惮地呼呼猛吹,雾气在我们身边快速流动,耳朵都被冻的有些痛。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又是一个下降,不停的这样起起伏伏可是折腾人啊。14:46,海拔920米,抵达第23楼,下图拍照角度几乎正东。此楼是一个6眼楼,可惜坍塌的只剩下一堵墙,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残存结构来看,此楼和将军楼的内部结构一模一样,也是所谓的“三街六巷”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再向前,是全天的最后一段爬升,看这段垛墙保存的多么完好! 一段视频《
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拼着最后的力气爬上山顶,今天行程的最后一楼终于出现在眼前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上图照相的位置,城墙再度转了一个90度的弯,而在右手侧则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一道石垅一直冲断崖而去(下图绿色线条示意),看样子应该是一道旧边遗迹。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已经没有气力去探秘这道可能的“旧边”,后来在第24楼溜达的时候,老王用远焦把这段山tou拉过来拍了几张,回来细看,果然是有一道石边在上面。由此可见,本段城墙在明早期的时候应该就是上图绿色走向,在戚继光大修蓟镇边墙的时候,根据防卫格局的需要才重新改道成现在的模样。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尽头断崖边的石墙更是明显。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25,海拔880米,抵达第24楼,下图拍照角度正东。此楼南北4箭窗,东西各开一门,门离开地面还挺高,它是石峡关东侧第一楼,雄踞高山之巅,虽然是一个扁楼,但体态端庄大方,很是入眼啊。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此楼继续向前下行大约100米,城墙在断崖边上戛然而止,收尾处是一个平台,其下就是石峡关的幽深峡谷。当年若是在无战事的和平年代,戍守背后敌楼的兵卒,估计经常会搬把板凳沏壶凉茶,来此平台处纳凉消闲,搓搓麻将扯扯淡,看夕阳流金晚霞如火。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重新回到第24楼,然后往回走大约50米,右手侧有一条明显的小路,15:40,离开城墙开始下撤。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数百米后,近距离路过一个圆形烽燧。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次经帮水峪到石峡关的时候,就发现石峡关一带的烽燧很多,今天在24楼附近竟然又发现了至少4座烽燧,算得上密密麻麻,它们和高大的敌楼、坚固的城墙、陡峭的山险一起,构成了石峡关的纵深防御体系。所以再回到上文刚刚提到过的“李自成从东沟突破石峡关”上,如果说闯王攻八达岭付出了沉重代价而终不能克,那么估计他要是硬攻石峡关也不会太轻松,反而也真就是东沟是附近的一个脆弱点,大明王朝啊,欠缺了最后那么一点点的运气。
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撤快到公路的时候,我们还发现了一个隐蔽在树林中的石砌“神秘古堡”,特地好奇地跑过去看了看,原来是一个近代东西,估计是用于蓄水之类的目的。

16:19,海拔640米,回到帮水峪村南侧的军营门口,之后溜达到帮水峪村一个小卖部,和早已经下撤到此的老吴等人会合,室外冷冰冰室内暖融融----火炕烧的真好。一个钟头以后的大约5:15,明亮的大巴车头灯划过暮色,虫虫带着大部队终于过来。

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全天的大雾严重影响了这段长城的景色,但是正如开头我讲过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脱离”了晴川历历景色如画的追求,雾中的城墙也有朦胧的大美,退十步来说,也是给我们留下再来拜访的念头。嗯,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么?爬长城_黄楼院-罗锅城-将军楼-陈家堡-东沟-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