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2014-11-18 12:38:14|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1月16日(周日)。

人数:大部队46人,走二道边的小分队3人(鱼哥、春雨、我)。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提到关于长城的名言,大家首先想到的基本上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此语出自毛主席1935年10月7日率领红军翻越六盘山,骑在马背上所吟的一首《清平乐》:“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其实毛主席写这首诗的时候是用的“长城”二字主要是借指长征的目的地,估计是老人家在六盘山附近见到了自秦至明的历代长城遗迹才灵机一动有感而发的。

和毛主席的豪迈气概相比,历史上其他的长城诗词歌赋几乎都是暗色调的,比如唐代陈子昂的那首《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前面几句都很好,落脚情感崩溃鼻涕眼泪哗哗滴流,和陈子昂同是唐代诗人的常建《塞下曲四首》中写到:“北海阴风动地来,明君祠上望龙堆。髑髅皆是长城卒,日暮沙场飞作灰”,更是悲凉。想想也是,那个时候的长城就是一个边境被动防御工程,外边就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蒙古人,整日里都在踅摸着到关内折腾点金银细软香车美女到大草原上Happy,烽烟燃起之时,京师都要震动,何况那些在几万里防线上眼望北方的戍卒,想到即将到来的乌泱泱大军,金戈铁马映着残阳发着冷清的光,想想估计再也回不去的家乡、再也见不到的爹娘,在荒凉萧瑟的高山大漠之中,死后连骨头都要“飞作灰”,凄凉之感油然而生也是再自然不过的,让他们能够有大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扯淡的事。


今天长城更多地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和文化载体,战争的内涵和记忆日渐远离。我们这帮长城的爱好者们能够在今天信步古墙之上,同他老人家一样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你别说,真得感谢现在的和平年代。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周虫虫发的活动“八达岭残长城-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穿越,算是一条成熟路线,活动地点相对帝都位置信息如下----还真挺近的: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八达岭这一带的长城我欠账很多,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去年3月30日,曾跟着虫虫的七人小分队曾走过“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残长城东段”,很是过瘾,写过一篇游记《链接在此》,今天如果从残长城西段开始走,算是接龙之旅。但是一直觊觎去走八达岭外的二道边----要知道这个二道边就是一道石头碎墙,很少人愿意来,这次跟车就省得以后的麻烦。所以跟鱼哥商量之后,决定一起去走二道边,到清水顶和大部队会合,接续走完帮水峪和石峡关,春雨同鱼哥一样,也走过残长城-石峡关,但架不住我们两个忽悠,最后也决定同行。我们三人全天的行程图如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共行走12.4公里,总爬升约1200米,其中二道边占了全程的一半,而且上来就从从海拔600升到1200,是较累人的一段,其他都还好。至于强度么,综合考虑起来怎么也得有1.0-吧。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从下车到清水顶下的交汇点大约走了6.5公里(下图蓝紫色线路),而虫虫带着的大部队可少了很多,我不知道他们大车究竟开到了什么位置,如果从景区大门口开算的话,估计到交汇点只有2公里多的样子(下图红色线路),也就是说我们走二道边要比大部队多走4公里左右。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溟老哥博客剽窃附近等高线地图一张(下图版权属于北溟),可以增加对地势情况的直观了解。这位驴友前辈写的系列长城游记非常精彩,关于石峡关的原文《链接在此》。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是被--收--音--机--的广播唤醒的,在0.0001S之间,我大脑迅速地完成了对时间的反应:睡过了!闹钟没响!鲤鱼打挺跃下床,一看表,果然已经是6:52了!要知道,平时如果参加周六活动,我是在6:00起床的!在5分钟之内,脸都来不及洗的我踢拉着鞋子冲出了宿舍,跑到大门口的时候,赶巧有一辆的士正在下客。早上的二环路真是通畅,尽管司机师傅不慌不忙开得悠闲,可还是在7:20就赶到了惠新西街南口,还有好几位没到哩!!好刺激的一次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差点要浪费一个周末。

帝都真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这座充满灰霾的城市里,人的呼吸都日渐变的困难,可每年都有人叫着“逃离北上广”,到最后帝都的人却依旧是越来越多,为了一个进京的指标拼的热火朝天.....扯远了,主要原因是因为当大车在八达岭外停下的时候,抬头就是蓝汪汪的天,和市内一大早依旧灰蒙蒙的高空是天壤之别。此时是上午8:40,到的真够快的。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巴车在青龙桥隧道钻出后立即拐弯折向八达岭残长城景区,鱼哥我们三个在在路边下撤,往二道边走,这一段路并不近,开头我以为只有1公里左右,实际上大约有1.5公里左右了,不过是一溜下坡。预报中的大风已经吹起,呼呼地够冷。昨天晚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抓绒帽塞进了背包,果然是对了。

宽阔的马路左手侧,远远地看到了一堵墙的痕迹,近前一看,果然是一道夯土城墙,沿着山梁扶摇而上,土墙外侧剩余高度有2米余,顶宽也有1米多。这就是二道边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8:45,正式开始本日墙上行。本来想顺着夯土城墙走,但是没有找到上去的路,倒是在外侧大约10来米处有一条清晰小路可循,顺着一路向上走起。刚上一段回头看,嚯,就在刚刚走的大马路对过、军营左侧,竟然还有一道长约200米的残墙,也是夯土墙,中间还穿插着4个马面(也许当年是敌楼也说不好)遗迹。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视线上扬,顺着继续向东北方向望,在大约两公里远的一个小山包上,还有另外一段二道边城墙清晰可见,顶上还有至少两个大致形状尚存的墩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脚下正走着的二道边,是明代长城外防线的一部分,曾有“(二道关)东到北京结,西到清水顶”的说法,可惜明王朝覆灭之后,二道边因为地势较低的缘故,多段被完全破坏彻底湮灭,剩下的断断续续依稀有那么一道防线的形状而已!下图中部的数条断续红色线段就是残存有城墙的二道边大致分布。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今天实际情况看,在目视可及的范围,能够看到两段二道边城墙。鱼哥我们已经约好,等下次有时间,一同先去把这两段给探访一下,在上面那道红线附近,还有著名的“岔道城”,也可一道去看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于岔道城的一段描述(来自度娘):
八达岭关城西北的岔道处原来有一座土石结构的堡城,相传是汉朝建造。明朝嘉靖三十年(1551年),朝廷采纳大臣王士翘提出的加强边关军备的建议,重修岔道屯堡。隆庆五年(1571年),又对岔道屯堡进行加固,并在城墙外包砌青砖,形成了岔道城。从裸露的墙体可判定,岔道城不是一次性建成,而确实是经历了土堡、土石堡时期。长城守军驻扎在岔道城,所以该城又称为“兵城”。当时,岔道城内设有守备衙署,守备统领着三名把总,率兵788人。

过去,岔道城在北京西北名声很大,不仅因其为延庆八景中的“岔道秋风”,也是因为其曾经是北京城通往大漠的隘口及驿站。《居庸志略》载:“八达岭为居庸之禁扼,岔道又为八达岭之藩篱”。岔道城是居庸关及八达岭的军事前哨。古人评论称:“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居庸关;守居庸关所以守京师。”明朝末年,李自成起义军曾经三天未能攻下岔道城,不得不绕道石峡关攻入居庸关,进而攻占北京城。

岔道城依北山偏东南方向的山势兴建,平面为不规则长方形,东西长约135丈(449米),南北宽约56丈(185米)。该城设有东、西城门(原来带有瓮城);北山的边墙及墩台代替了城墙;南城墙上设有敌楼。西、东城门的“岔西雄关”与“岔东雄关”门额,均带有“万历三年”(1575年)题款。岔道城墙高约2.6丈(8.5米),由青砖、石条、灰浆、夯土砌筑。城墙顶部墁砖,内低外高。排水槽朝向城内,不给来敌抛绳攀墙的机会,并且可以缓解北方少雨时的旱情。

如今,岔道城南城墙主体尚存,但是垛口、敌楼、箭孔已经全部无存,东、西城门重修了部分外墙、垛口、箭孔,城门洞的石条地面以及城门外的石板桥凸凹不平。西门内大街北侧有新修复的关帝庙、城隍庙。庙内有戏楼。城内还有客栈、驿站、三关庙、衙署、清真寺遗址,以及数棵古槐。

下图中红色所圈的地方就是“岔道城”村,从卫星图上能看出不少后期开发痕迹,毕竟离它不到一公里就是八达岭景区,蓝色线条就是上图所示的二道边城墙,心中小草微微摇动ing。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快沿着小路爬到山梁,城墙在这里出现,先是一个残存的墩台,仅余土芯。不过当年它可是占着居高临下的好位置,体态肯定比现在要大上很多。我的小磁带录音机出现故障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所以今天特地带着一个数码录音笔,结果却因为操作失误,全天录下的墩台编号、海拔和拍照角度等信息全部没有记下来,让人崩溃啊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土芯墩台再向前依旧是一长段夯土墙,从实地情况判断这里当年其实是包砖墙,原因很简单:不可能在关口的位置使用土墙,而更高一些的位置反而使用石砌墙。再者,刚才看到的兵营旁的那段残夯土墙外侧包砖痕迹非常明显。可惜因为地势较低、离开村庄很近的缘故,这么多年下来,包砖已经被拆的干干净净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竟然还有这么一小段夯土墙体保留了下来,这可是几百年的夯土啊!回来之后我仔细琢磨,总感觉它不是“墙”而应该是一个“墩台”遗迹,为啥呢?如果是墙,这高度有点高、厚度有点厚。而如果将它看做一个墩台的遗存就很好解释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残存这段夯土厚约0.5-1米,高约2米,长约4米,粘土和碎石分层非常明显,也显示了当年的夯土施工工艺。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上面这个夯土“墩台”遗迹之后,边墙很快变为石砌墙,年代久远,这道本来建筑质量就算不上高的干砌墙体已经大部分坍塌,实际上已成了一道石垅。这是路过的某个墩台和附近的残墙。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又一个残台,前面提到过,我本来都记录下它们的计数、海拔高度以及拍摄角度的,但是遗憾的是录音笔出故障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一座山包前有一个高压线塔,而山包顶上则是一个体态巨大的圆形墩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庄子有所谓“齐万物”之说,讲“天与地卑,山与泽平”,如果从静止的角度来看,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以宇宙时间的尺度来衡量,就不足为奇了,沧海与桑田多次变换,天与地从前曾是混沌未开,又有何高下与尊卑?正如刚刚热映的电影《超体》中成了神的露西所言:“世间万物唯一的计量单位是时间”。像这二道边,现在俨然已经变成了大山的一部分,那些碎石,来自于山又归于山,谁能描绘出辨识出没有这道边墙时这山这水的曾经容颜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又一个墩台,拍照的角度基本上冲着北,可见山下的狭窄平原地带和远处的绵延群山。明代边墙按照形制和建筑材料可以上中下三等:上等边墙以条石为基础,墙身两侧用城砖包砌,墙芯以三合土和碎石填充,上部内外两侧的女墙和宇墙(雉堞)均用城砖,墙顶马道也用方砖铺墁。这类城墙坚固美观,造价较高,一般只用在重要关隘和要塞,比如离这里不远的八达岭就是大段出现的,今天在清水顶以及帮水峪我们也看到了大段。中等边墙以带平面的块石为基础,外侧墙身用城砖包砌,内侧继续使用带平面的块石,并与马道取平,墙芯以三合土和碎石填充,上部雉堞、女墙也用城砖,这样的城墙用在防护等级稍差一点的重边,比如我们在大榛峪就曾见到很长段。下等边墙基本就地取材,一般很少用砖,在北京段就是大量使用碎石干砌。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墙在一处大岩石下戛然终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原本我们以为随后的向上爬升会需要生切,结果到了岩石一看:一条清晰的明晃晃大道直通山顶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右侧山体上,有三块冲北的巨大石壁,成鸭蛋状,我突然想起美国的总统山,你说要是把这三块巨大的石头雕刻成戚继光等人的脸像,会不会成为这里一个标志性景点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刚刚走过的这一段路,似乎没有多远,走着却咋这么累呢?只能说今天的大风让我们多花费了不少力气。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攀上山顶,碎石的城墙接续。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一段墙几乎是山脊之上平走,然后又下探到一个幅度并不大的垭口,垭口处的风更大,吹得人踉踉跄跄。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咦?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怎么还出现了铁索?----实际上,这样的铁索在今日路程中上共出现了三段,第一段和第二段出现在略微陡峭的上升段,第三段则在一处有那么一点点点危险的崖边小路边。不管当初设计目的是什么,反正是方便了我们的行走。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来到一个山包位置,拐角墩台顶上立着一个水泥作的测量标志,可是这是啥意思呢,“破标注法”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的这段墙,内侧砌面依旧平整,但是斜度太大了,难道是整体向外倾倒了?从现存墙体情况看,当年的墙高大约有2米,顶部宽度估计只有1米左右。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游走的城墙。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曾近有一次,我在傍晚时分路过闽南的一个老城,昏黄的窄逼街道两旁,店铺里灯光已经亮起,大人们在忙着最后的生意,张大了嘴巴嚷嚷着,小孩子快速跑过,书包在他们的背上跳跃如兔,有两位年老的妇人紧靠着脑袋,神秘兮兮地咬耳朵,背后的街巷深处,人家的炊烟正袅袅升起......,可是坐在车里的我,并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也引不起他们的注意,更进不了他们的生活,我只是路过、看过而已,车子继续向前,很快冲进郊区的黑暗之中,古城的灯光恍惚在反光镜里,如一场梦一般。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很路过很多的景,真正能停留握手言欢的有几个,能驻足耐心品味的又有几次,生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连我们自己都是匆匆的过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垭口处的墙体,建造者们耐心细致地用大小不一的石块完美地封住了几个缺口,让可能的进犯之敌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即将抵达主线长城前的倒数两个墩台都修建在石墙的内侧,其中下图这个离开城墙大约有5米远,体态巨大。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主线长城前的最后一个墩台则紧挨着石墙内侧修建,相比前一个体量要小了许多。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利用小摄像机在二道边上总共拍摄了N段视频,选了三段上传youku,《片段1请猛击观看》、《片段2请猛击观看》、《片段3请猛击观看》,youku对720p的原片压缩一点不留情面,凑合着看吧。

大约11:25,终于抵达二道边和主线长城交汇的地方,从公路到此总共用时2个小时30分钟左右。这里竟然没有登城口,我们只好在2米高的石墙下继续前行了一段,借助一棵小树的帮助,总算翻山了主线城墙。这里也拍摄了一小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要说今天的大队伍跑的真够快,我们刚刚翻上城墙,手台里面的消息说前队以老吴等为代表的一帮人竟然已经快要到石峡关了!!这哪里是爬长城,分明是跑马拉松啊。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个复杂的术语,简单的说法就是,既然生活太苦,而自己又对此无能为力,那就无妨爱上苦难甚至那些制造苦难的人,这样就不觉得自己有多苦了,仔细想想,这个理论其实挺契合中国人的中庸哲学。与我自己而言,来北京工作到现在,似乎正在遇到许多的困难,可是我总相信只要努力就有结果,风雨过后总归有彩云,何不把现在正经历着的苦难当做对自己的一种磨砺和锻炼呢?正如攀爬长城,那过程定然是艰辛的,可是当我们站立高山之巅的时候,躺在山下席梦思床上偎着火炉吃着糖炒栗子喝着二锅头唱着歌的人们不会看到、不能体验到的美,让这过程的艰难付出变得微不足道。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天的重头戏是走二道边,对于后面的清水顶和帮水峪、石峡关,我倒反而未做太多的准备,比如没有预备敌楼的卡片编号,看来需要等待时日重新来走一次才好。

我们上主线城墙的地方过来不远,是清水顶最高点下的一个敌楼,景区已经进行了维修,顿时没有了那种废墟的苍凉美感,可是维修终究是一件好事,总不能眼瞅着它一点点坍塌吧。而过这座敌楼之后,城墙的维修工程似乎暂时终止,马道和垛墙都是残破的模样,内侧的一个水嘴,嗯,是熟悉的“苍凉的美感”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45,抵达清水顶。此处有一个敌楼,3*1眼,中室是开放式的,整体建筑保存基本完好。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清水顶的名字由来还真不太清楚,从网上看到,近代曾在清水顶附近发现了一块长城土边墙题名碑,立于明朝万历二年,记述了当时为了加强长城防御功能,抵御外来侵略,在八达岭长城以外又加固修建一道土边墙的情况。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刚刚走过的二道边修建年代是1574年,距今440年矣。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清水顶上大风凛冽,未作更多停留。居高临下看等一下要走的城墙,不禁想:待到春来,满山桃花烂漫时,这里该是多么漂亮的景致啊爬长城_(八达岭)西拔子-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后一次回望二道边,再往下走,基本上就看不太到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清水顶往下的城墙保存比较完好,宇墙和女墙基本都在,望孔有多种样式,下图这个望孔垫砖上还特地烧制(或人工雕凿)了半圆形的一圈凹槽,实际没啥作用,纯美观而已。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上上上图所能看到的三眼敌楼处,我们赶上了虫虫+黄金叶+冷冰川+数位美女为代表的后队,时间也到差不多正午12:00了,就在此埋锅造饭,城墙外大风吹得飕飕作响,敌楼的侧面则暖意融融。

吃了方便面,喝了热咖啡,身上暖和了许多,但身上的汗没有捂干,后背还有凉飕飕的感觉。12:40,继续赶路。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起转承合,多么漂亮的曲线!请注意这段城墙全部是条石砌成的,再请注意这保存几乎完好的垛墙和女墙,其中女墙那边的三角形封顶砖都大部分保存如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上上图所示的破敌楼开始,一直到帮水峪对过山顶,长城又是明显被修过的了。瞧下图,砖头上还印了“雪山天成2014”的字,回家查了查:“北京雪山天成古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座落于北京市平谷区,其前身是1991年为修建居庸关而建立的雪山古建砖瓦厂”,原来如此!这段修葺工程总起来说还是达到了“修旧如旧”的效果,据两年前来走过的鱼哥说,在没有修之前,现在这段下撤非常的难走。现在可就轻松了,都是大方砖铺就的大台阶,只是辛苦了膝盖。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头来一张蓝天白云。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还在艰难向帮水峪下撤中,手台里老吴说他们前队已经下撤到石峡关,正在酝酿去陈家堡呢!

对过帮水峪长城上,有三位队友正躬身前行。据说运动会帮助大脑分泌endorphins,提高注意力和记忆力,避免和改善忧郁,不但让你更聪明,还会改善你的情绪,提高自信。爬山走墙已经成为我们这帮人生活的一部分,虽艰难却乐此不疲。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蓝天白云,好大一坨棉花糖,滚动翻腾着悠悠而过。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下午13:20,抵达帮水峪口。关口东侧有一个明显的敌楼遗址,现在整修之后反而看不太清楚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张图我以前的游记用过,今天重新翻来,才发现这处维修的地点竟然就是帮水峪----看到后面的菱形楼了吧!此报道的原文:“据延庆县文物所负责人介绍,目前延庆县域内的长城绵延179公里,除八达岭长城用于旅游开发的城墙段修缮完好外,几乎所有不对外开放的长城段都亟需修缮。今年,该县利用市文物局专项资金,启动4400余米长城的修缮工作。据悉,所有修缮工作将于今年10月底完成”。----原来不过刚刚维修完毕1个多月啊,我说怎么看起来崭新崭新。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这篇文章《链接在此》中,对帮水峪长城的修复进行了更详细的报道,我摘录部分,不感兴趣的可以直接跳过:

“今年,延庆将对县域内的长城进行大规模维护修缮,涉及九眼楼段、石峡关段、残长城段等6段长城,长度4400余米。其中,九眼楼段属于石边长城,这是延庆首次启动对石边长城的修复。所有修缮工作将于今年10月底完成。

延庆县域内的长城绵延179公里,多为明代长城。由于年代久远,自然和人为损毁严重,各种问题日益凸显。今年,延庆县启动了对6段4400余米长城的修缮。这6段长城包括四海镇九眼楼段长城抢险修缮工程、四海镇火焰山营盘遗址保护工程、延庆长城73-76楼段抢险加固工程、大庄科段长城抢险修缮工程、八达岭石峡关口段长城抢险加固工程和榆林堡北城的北城墙遗址抢险工程。

日前,北青报记者来到野长城修复现场,实地探访了重修野长城的工程状况,由于地处荒山野岭,再加上“修旧如旧”的保护原则,野长城的修缮仿佛回到了数百年前修明长城的时代,城砖要靠骡马驮上山,黏合也不用水泥而用白灰……

此次修缮的6段长城均没有对公众开放,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野长城”,在修复时严格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不复原原貌。

据了解,此前国家文物局在批复《延庆县八达岭镇石峡关口段长城抢险加固方案》时,曾明确要求修缮应以消除长城文物本体安全隐患为主要内容,不得大面积补砌、补筑长城墙体、敌台或剔补、替换长城砖、石,对于早期坍塌并已呈稳定状态的长城墙体,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进行原址复原或重建。

对此,八达岭长城特区办相关负责人解释道:“比如有些城墙已经坍塌,只剩下两层城砖。这时,工人要就到周边寻找散落在杂草丛中残缺不全的砖石。能拼上多少就修多少,不再按照原貌复原。”修复完成后,这些“野长城”虽然坚固了不少,但依然没有完整的台阶,甚至有些地方没有围栏,攀爬需要手脚并用。所以暂时仍不具备对外开放条件。

帮水峪段长城依山势而建,最陡峭的地方倾斜超过60度,远远看去接近于直上直下。由于长城旁边根本没有路,来到长城脚下后,工人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把边上的灌木枝条割掉,硬生生地辟出一条路。”长城修缮师傅王殿军说,光修路就花了半个月时间。

这条路其实是为运料的骡队而修的。长城基本都建在崇山峻岭之上,险峻的地势和陡峭的山路使得诸多先进机械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再加上修长城时要尽量减少破坏周边环境,所以师傅们只能靠最原始的方法——人扛骡驮,把施工材料、各种管线一趟一趟运到山上。

一块古墙砖大概有20多斤重,骡子每次驮着280多斤的古墙砖,一天要在近2000米的崎岖山路上往返十多趟。从山底驮着建筑材料运至施工处的路上,有些陡峭地段连骡子也上不去,就只能靠人背肩扛。

路两侧地势险峻,脚下一滑很可能就会摔下山谷。此前已经有好几次骡子摔下山的事发生,几头骡子身上现在都还有明显的伤痕。骡队的领头师傅唐玉华说,现在一遇到难走的路,骡子也怵,原地打转不愿意往上爬,师傅们只能强行拽着缰绳,连哄带拽地往上拉。

修长城得讲究个古韵,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此次长城修缮工程用的都是最接近原始状态的方法和材料。
墙砖能用旧的尽量用。工人师傅会把原来散落的石条和墙砖整理出来,尽量把这些材料用到修缮中。实在不行的再去古建厂,按照原来长城墙砖的标准和尺寸订制。据施工负责人介绍,现场一块块的古墙砖都是专门订制的手工砖,为的就是看上去和老砖更像。

黏合、勾缝时不用现代的水泥,而使用纯白灰,用清水勾兑,不掺杂现代化的工艺手法,以确保修缮后的风格与原有长城相统一。这也与国家文物局“长城修缮中不能使用水泥等新型材料”的要求相统一。

修长城是体力活儿,也是技术活儿,得随山就势尽量恢复历史原貌,因而特别考验工匠的手艺。“长城是依山而建的,有一定弧度,修的时候也得随山就势,不能简单的横平竖直。”王殿军说,这是最难把握的部分,要按照老的痕迹来修,不断根据山势调整砌砖的角度,切割砖的尺寸。

和砖石、土边结构长城不同,石边长城大多位于崇山峻岭之中,就地取材用毛边石干碴而成。“修的时候,先要把塌了的石头倒到两侧去,露出原始地基进行加固,再把石头倒回来砌墙。一块石头平均要倒六七次,工作量非常大。”施工负责人介绍。

还有几句董耀会的话。
对话人: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
北青报:长城目前的保护状况如何?北京段长城的状况是如何?
董耀会:全国的长城墙体保存好的只占到10%,自然、人为等因素造成的破坏十分严重。中国长城学会日前发布的《长城保护30年的回顾》中提到,受长期以来的地震、洪灾、风雨侵蚀等自然因素的影响,长城的保护状况不容乐观。以明长城为例,墙体只有8.2%保存状况较为良好,而74.1%保存的状况较差,甚至只剩下地面的基础部分。抢救、保护这些长城已经刻不容缓。北京段长城的保护状况在全国来看还算是比较好的。

北青报:针对长城的修缮和维护一直没有停过,但长城整体的保护状况仍不容乐观,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董耀会:长城的历史太久,体量太大了,所有的修缮都是少数的、局部的,没有也没法进行全局性的修缮。这其中有两个因素,首先是政府财力的投入跟不上,长城分布的范围广,面积大,仅靠政府的力量是难以维持的。其次,是长城保护的人员投入不够。如此大体量的长城仅依靠地方的几个文物工作者和少量的志愿者来保护是不可能的。长远来看,长城保护除了政府要加大力量,还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我们希望通过建立长城保护基金,调动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建立起民间的保护队伍,做到有危险随时报告。

要我说,从实际效果来看,帮水峪长城的维修工程的确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和心思,比如临近关口的最后一段,做到了尽可能的保留原貌:中间的上墙阶梯进行了大范围的整修,而两侧墙体则基本未做大的改动。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友11路军来之前曾特别嘱咐我们要注意帮水峪的菱形楼,在从清水顶往下行的路程,这座奇怪的敌楼也的确早早引起了我的兴趣。首先当然是疑问它的建筑地点为啥不在主线长城上,而是孤零零地放在了城墙内侧。不过到近前看看这里的地势也就清楚了:关口外侧峡谷较为宽阔,单薄关口的防御压力很大,而关口内侧南边不到百米远,就是一个有一定海拔高度的山包,正面很是陡峭,两侧则是两道小山谷,在这个山包顶上修建一个敌楼,平时可以充当瞭望哨远观峡谷动静,战时即便关口被突破,也可以继续和左右城墙行成钳围互助之势,对从关口进入、顺左右两个小山谷进犯的敌人以居高临下的打击。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时间尚早,这座菱形楼又这么吸引人,虽然已经是后队了,但是鱼哥我们两个还是决定近前探访。其实到菱形楼的路很好走,一条平坦的大路到顶,远远看着觉得挺高的队友可要后悔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路军兄在去年10月13日来时,此楼还没有维修,是一幅惨兮兮模样(下图版权属于11路军)。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军在游记中说这个敌楼的边墙夹角为60度,鱼哥这次又丈量了两侧墙宽,一侧17米,一侧13米,所以其实这座楼子并非一个“菱形”,而是“平行四边形”,不管是什么形状,都比涝洼村那边那座菱形楼要名副其实。

从墙头望上看,正如路军所言如一艘“军舰迎面撞过来”。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翻到楼内,我赛,难怪当地人称“斜楼”----这敌楼真是斜到家了,门是斜的、中室是斜的、箭窗拱顶是斜的、铺房也是斜的。此处拍摄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菱形楼继续赶路,下图所示的是帮水峪西侧第一楼,维修过的墙体和旧的墙体砖头颜色不一致,相比一目了然。此楼内拱很有意思,中室是偏在一旁的,而在中室和北侧拱道之间开了一个蹬道。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很快到帮水峪西第2楼,从这里远望山下菱形楼,真是标致撒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去年路军曾攀着残壁上到它的顶上,现在如果不借助工具是不行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帮水峪西2楼西侧的山梁上,有两个靠的很近的烽燧,为啥要靠这么近呢,不得其解?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从清水顶到帮水峪的城墙,修葺过的马道如同一道白练,看着有些扎眼。城墙外边的曲折小路是维修时使用的辅助性道路,现在看着大煞风景,不过用不了几年,这条施工路就会被植被迅速淹没,正如几百年前它们曾干过的一样。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回望帮水峪西2楼。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插图......帮水峪西3楼,仅剩下一堵完整墙了,岌岌乎危哉,现在看了就看了,过不了几年估计就轰然倒塌了,或者也有可能被维修者“抢救性开发”翻新成不知道啥模样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帮水峪西4楼建筑格局也很有特色,东侧头尾两侧各有一个封闭的小室,不知当年是何用途。所以东侧其实只有三个箭窗,而南侧却有5个箭窗。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说不太清楚,再次借用11路军的手绘图来示意吧(下图版权属于11路军)。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此楼顶上建筑也很有特色,尤其是垛墙的模样实在奇怪,可谓我行走长城以来第一次在敌楼上见到这样的模样。现在上不去顶上,下图同样是剽窃自11路军的博客(下图版权属于11路军)。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人为什么要登山?据说有人的回答是:因为山就在那里。可是无论人登或不登,山都在那里。于是登山和山没有关系,只关乎人。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爬山,一腔热血意气风发,登高望远更显英雄风流;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可以爬山,烦恼和痛苦随汗水滴答而去,居高临下看透人世一切纷扰,下得山去满血复活去迎接灿烂的明天。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城墙的墙体依旧是条石,但是规格并不统一,打磨也显粗糙,颜色更是各异,但是反而增加了灵动的气质。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寒冬的萧瑟更加重了长城的孤独美感,但是满山枯黄毕竟影响心情,设若换做春天来......看看春天的模样吧,下面两张图都来自色友“北京老夏”的博客(下图版权属于“北京老夏”)。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帮水峪西4楼,拍摄的时候这里好像还没有立高压线塔(下图版权属于“北京老夏”)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远远地再看一下刚刚这个敌楼的顶部模样,垛墙是不是很特别?从军事防御的角度来看,作用似乎并不大,还不如把底座的高度增高一点来的实惠,但是对于驻扎铺房士兵来说可是好事,这堵高高的垛墙多抗风啊。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帮水峪西5楼已经残破的不成样子,这幅照片不是我故意压黑的,当时它的背景就是一大片乌云。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接下来是一段陡峭的下降,坡度并不算太大,但全是细碎的石灰屑,加上呼呼叫的北风,走起来还真是有些费劲。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队这时再有5人翻上了对过山梁,到了石峡关西1楼,不过剩余的时间并不太富裕,最后他们几个并没有继续前往陈家堡----跑在最前面、冲着陈家堡而去的的老梁和老吴已经一骑绝尘、颠得没影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回拍第二段比较陡峭的下撤,同样是因为大风的缘故,走起来略显艰难。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两段下降之后,终于抵达石峡关边上,这里的墙体部分得到了部分修葺。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部分队友是从上图的位置右转,有一条很好走的小路顺着山沟而下到公路,我则沿着墙体先前走了一段,发现其实顺城墙也能到公路,于是下决心走完这石峡关最后一段墙体,此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路军去年在石峡关口附近有这么一张图片,可是维修过的城墙变了模样,找不到他当初拍的是哪里了,如果是上图的地方,这中间维修的时候被拆去的也太多了吧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另外,从11路军的照片可以看出,本段城墙当年是有包砖的,但从我现在拍的上图来看,痕迹已经看不太出了。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22,脚丫子稳稳地踏在了石峡关关口的柏油马路上。

现在可以谈谈李自成和石峡关的故事了:石峡关属于明王朝八达岭防御体系的西大门,闯王一路而来走的路线是常规入关的路线。明军自知已不能再退,遂凭险死守,农民军冒死冲杀,八达岭关隘却久攻不下。李自成只好去问当地百姓:“此为何关?”答曰:“八达岭。”不知李自成是听不惯延庆县人地方口音呢,还是心急上火引发耳背,竟然听成了“八道岭”。他倒吸一口凉气:攻一道岭尚且死伤无数,攻八道岭将损我多少兵将,又将延误多少进军行程?正踌躇之际,小喽罗领着当地老者来见。老者说:“八达岭西南是花家窑口(即今陈家堡)和石峡关,若从帮水峪绕过去偷袭,可以一举破关。”李自成愁眉顿展,立即安排一部人马佯攻八达岭,吸引守军注意力,暗中却率精锐部队调转头秘密潜行,绕道八达岭西南的帮水峪村奇袭石峡关,一举挺进南口拿下北京城。

瞧,石峡关就是这样变得有名了!不过现在可是灰头土脸模样,关口楼也是连底座都看不太出了。可怜当年李闯王,最终没能坐稳天下,否则估计肯定要在此地大兴土木,修建一个纪念馆啥滴,要知道奇袭石峡关的时候,据说人家闯王可是捋起袖子自己策马立刀带头冲锋的。

我现在站着的明晃晃柏油路就是当年的“李自成小道”,闯王就是从这条小道带着千军万马直扑京师,最后逼得崇祯皇帝泪眼摩挲地吊死在景山罪槐之下。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石峡关的防御在当年也是可谓固若金汤的,从下图可以看出,高大的城墙、密布的敌楼、接续的烽燧构成了一个纵深防御体系,闯王能够从此破关,也有很大的机遇成分在内。------请注意下图中我标注了一个“孤楼”,啥意思一会再说。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大马路晃荡着往外走,离开关口不过百米的路旁,有罗哲文题写“石峡关”的巨石一块。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峡关所在的山沟两岸峭壁断崖高耸,1664年的那个寒冷的初春,这里曾经刀剑如林、血流成河,不像北京其他很多段的长城,石峡关可是见过大世面的,白云苍狗转瞬过,在这个同样寒冷的初冬,风呜咽而过,伴着隐隐的战马嘶鸣。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根据《四镇三关志》,石峡关建于永乐元年,即公元1403年,相比今天前半程所走二道边的修建年代万历二年(1574年),又早了171年。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要到山谷出口了,右侧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夯土烽火台的身影。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前面我曾在卫星图上标注了一个所谓的“孤楼”,这个奇怪的方形建筑坐落在帮水峪村的东侧高山之巅,回来看其他驴友游记,多称之为“娘娘庙”、“奶奶庙”,在山下我用长焦端抓过来拍了一张,然后放大了看,总感觉非常像一个方形敌台,上部一圈花牙子线脚看的都很分明,顶上似乎还有一堵铺房残墙。从战略防卫格局来讲,说是一个敌台也是讲的通的。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后来找到了晓路前辈的博客《链接在此》,这位大哥曾在2009年12月份登上这座被称为“泰山顶”的山峰,据他的记述,这的确是一个“奶奶庙”:“奶奶庙是用城墙砖建造的,平顶,墙有一米厚,保存完好。有一个门和两个圆形窗户,像西游记里二郎神大战孙悟空时,孙悟空变的那种庙,只是没有尾巴变的旗杆。里面有一些破烂的供桌和神像,地上散落着一些纸币”。喏,就是下图的模样了(下图版权属于晓路)。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45,回到大车。又一阵子,老梁和老吴两位也从陈家堡风尘仆仆赶了回来,真不愧为强驴中的战斗驴啊。
16:30,返程,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从卫星图上看,从清水顶东南沿着山脊到帮水峪西4楼后城墙拐弯处,似乎有另外一条城墙(下图黄色示意)。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根据资料,在帮水峪东南遗存有古长城三道:“据专家考证,有燕、秦时代的土长城、南北朝时期的石长城,还有明朝时期的砖石长城”,如果真是一道土长城或者石长城,这个长度可是很少见到的,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哩。在《这篇报道》里提到“......在延庆地区,明代长城实际上很多地段是建在燕长城或其他时期长城基址之上,在帮水峪共有三个朝代的长城在此处汇集。他指着明代砖石长城东面的一座更高的山脊说----上面是一段已经完全坍塌了的北齐石长城,长度大概约300米左右”。不知道这里说的300米长城,是不是就是上图的那段。

同样在晓路的博客中,我找到了下面这张帮水峪东南土长城的照片,不过它所在的位置和我提到的不在一个地方。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局部放大来看,因为在阴面有阴影,所以应该不是道路,非常有可能是窄窄的土墙或石墙,在这条可能的“城墙”右侧,有通往山顶信号塔的蜿蜒土公路。我琢磨着,如果下次再来这里,可以从清水顶离开城墙切到信号塔附近,实地去勘察一番,解开这个谜团。
爬长城_八达岭外二道边-清水顶-帮水峪-石峡关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就在上个月的10月18日,98岁的美裔中国籍外文专家沙博理在家中去世,这位已经完全汉化了的外国老头曾对舒乙说过:“是凤子的手拉着我沙博理的手,像登长城那样,来到中国人民中间,找到了一个伟大而壮丽的事业”----凤子是沙博理的夫人,这里他把登长城和来到中国联系在一起,细想很有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