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2014-01-20 22:34:3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月18日(周六)。
人数:7人(深海的鱼、随缘、子闲、臭臭、黄金叶、黄金叶的公子、and 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白岭关崔家峪望京楼之间的群山之巅,有一座孤零零的敌楼,驴友称之为“孤独楼”。
 
中国人对于“孤独”二字有绵绵的情结,《诗经》就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的落寞感叹,远古的浅吟低唱之后有“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更有“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而“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更是千年吟诵,诗意的孤独把狗邻小日本敬佩的五体投地,为此还爆过掏钱让寒山寺按日本钟点敲钟的丑闻。
 
二十一世纪,疾驰的车轮发达的物流先进的科技肆意的媒体畅通沟联着你我,可在这个被灰霾整日覆盖着的城市,我们都是匆匆岁月依偎着的匆匆过客,霓虹闪烁的深夜,冷月从微风拂过的窗帘边黯然斜照,Jim Hall的吉他缓慢而低沉,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颤动蜷缩心里,大约都潜藏着浸透了乡愁的深深孤独。
 
但并非如他人所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事实上正因孤独,生命才能变得丰富和华丽。因为孤独,我们能更好的思想,因为孤独,我们可更远的流浪,因为孤独,我们产生探寻的欲望。
 
所以,就冲着“孤独”二字,崔家峪山上的这座小楼就已让我魂牵梦绕,企慕已久,总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前去拜访。今天(1月18日)是虫虫长城队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活动,走“正鼓楼-楼台沟”穿越,此段我们几个上次探路走过(游记在此),崔家峪又在去正鼓楼的路上,正好,和深海的鱼等几位队友一商量,就今天了,去孤独楼!
 
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的位置如下图所示: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GPS记录仪又出问题了(为什么用“又”呢,因为自从被我不小心摔了一次之后,已经出过好几次问题了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最后一个轨迹点记录大约在孤独楼之下几十米的密林生切途中,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断崖,估计是密密麻麻的树枝挂住了绳子,勾起GPS君的伤痛回忆,电池接触不良的老毛病复发,随后就直挺挺晕厥过去,彻底歇了菜。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所以,我只能再次人工绘制了一副全天路线图,准确度90%以上吧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BTW:由下图可以看出,从烽燧2下撤,如果从二道沟出去到公路,的确是要比崔家峪要近的。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的高程图呈现一个尖锥状,从下车点到最高点的孤独楼,海拔有大约近500米的爬升。综合全天的高度爬升、密林生切、没路找路、断崖绳降......我认为整个线路的难度系数应该定义为1.0+,且新驴不太宜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早上7:50出发,09:32,我们小分队7人在二道沟岔路前100米处提前下车,其余队友正好趁机搞了个大合唱,之后跟着虫虫前往正鼓楼。下车点海拔405米,向西北方向看,正好可以看到王八楼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公路边是二道沟的车站站牌,广告栏里张贴的是“东极仙谷”的海报----东极仙谷就是五虎水关所在的景区。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车牌所在的小山沟水泥路往里走上不到1公里,就是二道沟村,这个山底下的村子很小,估摸也就二十来户人家。我们几个的到来惊动了村子的狗,此起彼伏的犬吠引出一位好奇的大娘,听到我们要去爬后山的楼子,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路线,可惜没听太懂。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过村子的树梢顶望去,巨大的山峦之下,已经可以看见今天要去的第一个烽火台了。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京的“村村通”公路就是好,水泥的路面结实宽敞。过二道沟村之后,这条水泥路一直继续向前,修出去有好几个公里远,最后止于一片只有几户人家的“村落”。过一处独门院落之后,我们开始离开马路,攀上左手侧并不高的山梁,冲着第一个烽燧的方向前行。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方向是冲着烽燧,但山梁之上并没有路,好在是冬天,低矮的灌木都已枯萎,走起来并不费劲。等到了山梁脊上之后不就,我们才发现,其实继续顺着切上山梁时的小路前行,在对过同样也不高的山梁之上有一条比较清晰的小路,可以一直通到烽燧1之下。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越向前走,白岭关方向的敌楼也就看的越清晰,孤独楼以西,断崖峭壁  相隔的是一座被驴友们称为“花石楼”的敌楼,顾名思义,其高大的底座不是用条石而是大块的各色巨石砌成。从白岭关方向经山阴面应该是可以前往的,这次我们也看到了从阳面上去的一条非常清晰的路线(如下图绿色线路所示)。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白岭关王八楼,是虫虫的一条“经典保留线路”,一天的路程,1.2强度,惊险刺激。而从白岭关往东,似乎还没有发过活动,大约是因为路程较短的缘故吧。其实从白岭关切上位置到“花石楼”,总共还有6个楼子,想来也是很有意思的,值得发活动,在天短的冬季,这样轻量级的活动挺应景,如果从二道沟村进去,还可以避开护林员的干扰----此线路建议供虫虫参考。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绝对一个好天!可是几十公里之外的帝都市区,依旧是十面霾伏。所以周末出来走走,既锻炼了身体,又洗了肺,甚好。----话说那深海的鱼,龙人精神,一人当先,人不停蹄,弓着腰,抄着手,跑的贼快,我大口大口洗肺呢,他都快到烽燧下面了。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23,海拔685米,抵达第一烽火台,看着似乎没多高,海拔从下车到此可是已经结结实实上升了280米!这个烽火台方楞四正,长宽高各有8米左右(深海的鱼测的)。
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烽燧周边散落有破砖碎瓦,可见当年顶上亦有铺房。后侧有一个上台的蹬道,顶上还算平整,已无任何建筑遗存。黄金叶上周龙体欠安,是小病初愈顽强登山,鼻音依旧很重,估计气血尚未完全复原,上山的时候有些许落后,正好远远地给我们前面6人拍了一张在烽燧之上的合影。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烽燧上略微休息了一会,接下来的路需要开始向北偏东方向进发,约200米之后有一个重要标志物:一块巨大的石头。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烽燧上,可以看到在巨石之后有两道峡谷(下图黑色箭头方向),这两条峡谷都曾有欲寻访孤独楼的前辈驴友走过,最终的结果是令人沮丧的----因为到顶之后会发现,孤独楼所在的位置从两侧根本无法过去。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确的路线是下图所示,更具体的描述在下文,To Be Continue......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方向是上上图右侧的线路,但是在中间一个正确的位置需要左拐。乱拉瓶盖的游记(链接在此)中曾经记录了他们那次冲击孤独楼失败的经历,后来她绘制了一张路线示意图(下图版权属于乱拉瓶盖,特此声明),认为去孤独路的线路应该是下图的黑色线路(歪筒),但实际上,她标注的歪筒线路仍不正确----还是拐晚了----翻山娃后来曾经这样走过,最后发现自己来到了孤独楼的右侧----正确线路更具体的描述在下文----To Be Continue......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第一烽燧,继续前行,下图是这个烽火台背后的样子。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二道沟村前往孤独楼可以借助五个标志,只要依次找到这5个标志,就能确保顺利抵达孤独楼。第1标志是“1号烽燧”,这个刚刚经过,第2标志是“巨石”(下图),第3标志是峡谷拐角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巨石之后大约20来米,就能发现一条隐约的小道,虽然不是很宽,但是比生切那可是要省不少的力气。建议今后要来拜访孤独楼的,一定要在巨石之后找到这条小路,否则,即便是冬天,满地齐腰的荆棘可不是那么容易趟出路来的。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去年(2013)  6月1日,虫虫组队第三次去崔家峪绝壁楼(我的游记在此),下山的时候我曾向本地老乡打听此山此楼,得知山名“小人山”楼名“小人楼”。小人指的是敌楼东侧突兀山峰旁边的一个石柱,今天的蓝天背景很好,“小人”更显惟妙惟肖。看,它多像一位古代的将军,头带战盔、身披铠甲、手捋长髯、目光炯炽、昂首挺胸、器宇轩昂,千百年来,这位孤独的将军就这么傲立山巅,金戈铁马、霜月冷星,守护神般凝视着塞内的大好河山。可将军并不寂寞,在他身后不远就是那座敌楼,无数个朔风呼啸的冬夜,将军的目光会变得柔和,手臂会变得温暖,因为他感受到了守楼士兵点燃的篝火照亮着箭窗,他聆听到山下营城中打盹的军妇轻轻拍打着婴儿......。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3标志之后,在第4标志(一个小崖壁)之下,我们离开已经变得非常模糊的小路,开始冲着孤独楼所在的山谷向上生切、攀爬,后来发现还是提前了一点,应该在第四标志之后而非之下横切的。这段走错了的路并不长,但是很难走,且会遇到一处陡峭的斜坡,坡度足有70、80度,直接向上攀爬是相当危险的,我们选择了向右绕过。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心翼翼地绕过断崖,往后的路依旧是紧贴崖壁,虽然山石多有空地可落脚,但仍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再前行一段,来到一处山谷缝隙,我把这里称为第5标志(山谷缝隙)。缝隙左侧根本无法攀援,右侧也很陡峭,从中间攀上是无奈的选择,又窄又陡又没有抓手,而且下面就是陡峭的断崖一路向下,直到上图的斜坡,要是失手滚下来,绝对玩完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我先爬了上去,然后放下了深海鱼随身带的绳子----感谢深海的鱼和他不离身的绳子,后面子闲、臭臭、随缘等人再借助绳子上来,就安全多了。下午下撤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依旧使用了绳子,下图是下撤时已经下到安全地点的黄金叶回头拍的----对了,他上和下都没有从这个缝隙走,而是从右侧的断崖上硬生生上去的,专业动作,不建议他人模仿。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张是子闲作品,也是下撤时候拍的,两张图一起可供对这处难度有更直观了解。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这处缝隙之后,还有一段比较艰险的“攀岩”,需要像山羊一样在陡峭的峭壁上左拐右拐,直上20来米之后,终于来到略微平缓的地方,可是却找不到任何道路的痕迹,只能在密林中冲着略微好走的地方不顾一切的向前、向上生切,树枝不停地扫过脸颊,火辣的痛,枯叶呼啦啦灌进脖子,林间的浮土如烟雾一样弥漫......前面提到,我的GPS仪大概就是在这个位置被树枝挂住而中断了记录。
 
不经意间一抬头,隐约在上方看到了砖墙的一角,孤独楼就在眼前了!大家欢呼雀跃着紧前几步,12:30,海拔1075米,抵达孤独楼。喘息略定,互相打量,满脸污垢,满头尘土,满身树叶,一个个土猴一般,相顾哈哈大笑。
孤独楼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这样的视频我拍摄的格式是720P,可惜传到youku之后被压缩的惨不忍睹。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楼是一个2*2眼楼,但是并不方正,而是一个南北窄东西宽的扁楼。四周残砖遍地,基座使用了不规则的条石和碎石混杂垒砌,依山势找平,西高东低,上部北侧砖墙尚存,两个箭窗完好,东墙保存较好,南墙基本坍塌,西墙坍塌一半。门开在东侧,离地面约有2米。
 
对孤独楼的难度预估低了,原来还想着从孤独楼下撤到第2烽燧之后吃饭呢,没承想到这里已经快一点而且是精疲力尽,那就正好在这里吃午饭吧。我煮面的时候,子闲和黄金叶发现了好东西:在东侧箭窗的一处隐蔽处,有前辈驴友留下的一个密封袋,里面塞有几本“万里长城”杂志和留言本,黄教授忍着病痛的折磨凭着坚韧不屈的精神抵达此处,最有资格代表我们留下名号,看,教授就是教授,写字的姿势都透着那么一股我等学不来的专业(下面连续三图版权均属于子闲)。子闲带着小喇叭,放着丹第的《法国山歌交响曲》,旋律明爽轻柔,原作的木管部分尤其出色,适合今天的天气和气氛。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网上找不到什么攻略、路书,可从留言本上看,来过的驴友还不少。我们几个还一致认为来孤独楼最好是冬春季节,因为小路好找一些,但是看留言,“寻城”就是在去年的5月4日来的,那个时候已然草长莺飞。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行六人使用遥控模式合影留念,嗯,怎么成六个人了!?原来黄金叶家的大公子在过了第4标志之后,膝盖不适提前下撤了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楼上说孤独......蒋勋在一篇文章中曾写道:登山可以体验这种孤独感。登山的过程中,会愈来愈不想跟旁边的人讲话,因为爬山很喘,山上的空气又很稀薄,你必须把体力保持得很好。爬山的人彼此之间会隔一段蛮长的距离,很少交谈。行进中你会听到自己的心跳,听到自己的呼吸。休息时,则是完全静下来,看着连绵不绝的山脉,浩浩苍穹,无尽无涯,那种孤独感就出来了,孤独感里还带点自负。你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跟所有周边的存在,形成一种直观的亲密
 
彼特拉克也曾写道:一直在寻求孤独的生活,河流、田野和森林可以告诉你们,我在逃避那些渺小、浑噩的灵魂,我不可以透过他们找到那条光明之路
 
由此看来,孤独更是一种感觉,而非一种状态,心由境生,所以叔本华说“孤独是困苦的;但可不要变得庸俗;因为这样,你就会发现到处都是一片沙漠”。嗯,我们来到孤独楼,但是并没有感觉到孤独,所以我们都不庸俗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顶四望,山高水长,当凌绝顶,众山皆小,长城内外,惟余莽莽,松涛阵阵,青石嶙峋,凉风拂面,荡胸生云!不由得仰天长啸----啊哈哈哈,孤独楼,我来了。兄弟们,赶紧来吧!不来孤独楼,不算真墙友!
 
站在楼顶往西侧看,绵延而去的山脊如刀锋一般,想沿着过去到花石楼是没戏的。往东侧看,原本计划要去的第三烽火台就在视线之下,从这个角度打量,它保存的相当完好,几乎没有任何的溃塌,绝对值得一去。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而在东侧山下的缓坡处,是等下要去探访的第2烽燧。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楼的北侧是陡峭的断崖,而且--挺高,也就是说:孤独楼其实也是一个“绝壁楼”。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楼子东侧,沿着嶙峋的山脊过去十数米,是我们在山下看到的“突兀山峰”,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石柱,高有十来米,几面都是光溜溜的峭壁,将军模样的“小人”就在它的背面,在孤独楼上反而看不到。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可以系统地描述一下孤独楼线路了:
1、从二道沟村经第1标志(烽燧)到第2标志(巨石)的路线就不说了;
2、过巨石后,一定要找到那条模糊的小路,然后循路而行;
3、过第3标志(峡谷山脚)继续前行约100米,在第4标志(小崖壁)下方,小路变得愈发模糊但仍可找到,过此标志之后不久会遇到一个三叉,千万要左拐,直行就只能去拜见小人将军了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随后将是连续的断崖攀升,向上向上,小心谨慎的话,难度并不算太大;
4、很快即能抵达第5标志(山谷缝隙),轻装的话很好从缝隙上去,最好能借助绳索,强驴且有充足信心的话也可从右侧直接攀上;
5、过第5标志之后,不要继续沿山沟向上,而应从右侧继续小心翼翼连续攀岩;
6、上升一段之后可抵达平缓的密林地带,如果幸运+眼尖的话,能够依稀找到一条盘旋而上的小道,如果找不到,那就别犹豫,冲着上方勇敢地生切吧,反正找到那条小路区别也不大----已经完全被荆棘封死了,也是生切。
7、请畅快而安心地享受孤独的感觉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最好能带把躺椅,嗯,还有一壶清茶、两本闲书、三碟瓜子、四个马弁。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用下图的照片,对应着上面的描述可能更好理解一些吧。下图中红色的线路,就是我们上升时走错的一段路,最后还是要回到绿色的正确路线上。请注意紫红色的范围,山体的右侧全是断崖----也就是说,如果不沿着我刚才描述的线路,而是过第4标志继续向右上方走一阵之后再左拐,或者在下撤的时候从孤独楼沿东侧下切(黄金叶和子闲后来走了一小段又返回了),最后都会抵达这片连续的断崖,那-是-不-行-滴。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游山巨岳,拥书百城,竹炉茶烟,桐阴清话”,晒着太阳吃着方便面沐浴着春意的东北风~~~~多么诗意的生活啊!好不容易抵达此楼,我们几个可是要呆足呆够不行。又吃又喝又得瑟着四处拍照,一个多小时之后,大约13:50,终于开始下撤。

上来的时候感觉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往下走就轻松很多了,尤其是刚刚上来的生切已经开辟出一条道路了。不过在第5标志上下附近,下降仍令人心惊,好在有惊无险。上去时,这段危险路段我没有照相,下撤途中,在缝隙上方等绳子的时候,抽出相机往回照了一张,大体能看出山体的斜度。下撤的一段视频(20分钟长)《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等下撤到第4标志之后的峡谷,随后的路就轻松很多了,我们沿着小路下降一段之后,选择向东生切,连续过三道起伏不大的山梁,冲着第2烽火台方向前进。灌木丛中不少模样奇特的巨石,不知道学术上怎么命名。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的群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如高高的城墙一般拱卫着密北的这道走廊,山势是戛然而止的,从70度的峭壁刷一声到底,其下就是5度的缓慢斜坡。走着走着,还路过一丛金黄的“芦苇丛”(当然不应该是芦苇了,不知道究竟是啥)。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孤独楼所在位置离虫虫带队走的楼台沟方向,直线距离大约有11公里,不过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可以用手台互相通联。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孤独楼的时候,我们和虫虫开玩笑说互相照一下合影,这其实并非完全不可行,下图是我在第2烽燧之前往正鼓楼方向拍的,如果长焦大一点,再加上三脚架,拍到正鼓楼到侍女楼沿线上的队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则是虫虫从正鼓楼方向拍孤独楼,因为我是从户外网Down下来的,所以无法得知他拍摄的具体时间,但同样的,如果他长焦拉近一些,放大之后也应该能看到我们的身影。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5:40,海拔780米,抵达第二烽火台,此台和第一台相比,似乎略小一些,而且北侧没有上台的蹬道,南面则已经坍塌,。靠北侧台下有一圈约半米高的石墙残存,估计是当年的看守住房。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北上方的一处平台,第3烽火台高傲地端坐其上。估计上下一趟至少需要2个小时的时间,今天是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冲击了。不过我们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势,估计了一条从第2烽燧前往的道路(下图红色路线)。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显然,直接从烽燧3之下硬生生爬断崖是不太可行的,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从左侧沿着略平缓的斜坡绕上去。这又是一个半天的活动,期待将来有时间能够成行。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和第3烽火台隔峡谷相望,就是我已经去过两次的望京楼。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一次爬绝壁楼的时候,我就对三个烽火台的作用产生了兴趣,当时也看到了有人分析其“传信”作用的文章,并不太认同,但是今天实地看完这两个烽火台和孤独楼,倒是觉得的确很有道理。积雪庐有一篇文章《链接在此》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我转抄如下:
孤独楼是坐落在白岭关东山的一座孤楼,此楼就像一个藏在深山的高人,要想看见他的真面目极其不容易。无论是站在白岭关东面的第一个石头墩台上,还是在山的南坡,以及在蔡家甸大望京楼上,都看不见孤独楼。山下面只有沿着四道沟北行,快到达山根的这个位置才能远远的望见此楼。但是,一旦到达了山根,一进沟口,就再也看不见这座楼子了。

望京楼西侧南坡的半山腰有一个实心墩台,再往西,南山根的山坡上还有两个实心墩台。我一直不理解这三座墩台为什么要修建在南山坡?因为敌情在山的北面,修建在南山坡怎么瞭望敌情?几次从东西两侧上山探访孤独楼后,才使得我把这个疑问搞明白。

当你站在孤独楼上时,首先向西看,根本就看不到白岭关和白岭关西面的敌楼,向正南的山下看,由于山沟是斜向东南的,还有一座山tou遮挡着,也看不到山下正南的那座实心墩台。向东也看不到蔡家甸望京楼,只能看到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实心墩台。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南山坡修这三座墩台的意义就在这里了:当北山那边遇有敌情时,这里把消息首先传给东南方向半山腰的那座墩台,半山腰的这座墩台再把敌情分别传给蔡家甸望京楼和山下的第二座墩台,第二座墩台再向西将敌情传给第三座墩台,第三座墩台再传向白岭关东山上的第一座实心台,实心台那里再继续向西传至白岭关一线。这样,东西两边长城线上的预警消息就联通了。

那么,大家又要问了,为什么古人非要把此楼建在一个两头都看不见的山上?还自找麻烦要让传烽线拐一个弯,还要在南山坡再多建造三个墩台,为什么?我站在楼上往东西两边观察了一下,都是高大险峻的高山和壁立的悬崖,只有楼子的西边有一个山凹,从山凹处向北是一个大缓坡,下了大缓坡有两条沟可以通到山下,那么这里就是一条唯一可以上来的通道,要守住这条通道那就必须要在这里修建一座敌楼来设防。但由于东西两边的高大山峰又都挡住了与两边传烽的视线,且这里又往北偏出了许多,所以,古人不得不在东南的半山腰建一座墩台,另在南山坡上向西再建立两座墩台,通过这三座墩台与东西两侧的长城线传递烽火消息。

这里由于北坡缓,南坡陡,形成了易攻难守的特殊地形。东西两边山势高大险峻,又向北偏出,所以,我们站在孤独楼的南面山下,是根本就看不到敌楼的,东面的望京楼,西面的白岭关都有高山阻挡视线,也都看不到此楼。所以,特殊的地形,和特殊的山势,才有了这座孤独楼,还有这座孤独楼与南山坡的三座墩台的特殊传烽的方式。 

下图是对以上文字的直观示意,不由赞叹:古人的“因地制宜”和“周密无疏”设计思想多么精妙啊。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下午4:00的时候,我们开始离开第2烽燧,走到某处,回头再望小人山,正好有一团零散的白云飘飘荡荡着摇曳而来。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快到山下村庄的时候,碰到了一位牧羊老哥,山羊们估计也很少见到这样打扮的,吃惊地咩咩叫着远远地躲开我们。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人山、将军石、孤独楼,夕阳下怡然自得的牧羊人,突然想起了诗人海桑所写的《山里》:
我拽了一把野花闻闻
味道是好的
我拾起一块干牛粪闻闻
味道是好的
还有那清清凉凉的空气
它是甜的
你可以大口大口地喝
可以扑进去洗澡
所以,请到山里来吧
不是来看看风景
而是来成为山的一部分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手台很快就无法呼到虫虫,估计是他们那边已经全部下到了楼台沟,担心耽误大部队的时间,我们加快速度,很快离开山梁来到一条水泥“村”路,越走越熟悉,最后确认这就是去年6月1日下撤曾经走过的路,而非原计划的三道沟,果然,最后就是从崔家峪村出来的。到村口的时候天光还大亮,时间是正好17:00。早知道这样就再晚点下来,还可以趁机拍拍夕阳,真是对不住子闲和黄金叶了,他们本来是在后面咔嚓咔嚓拍得过瘾,却被走在前面的深海鱼和我给催着扥下来了。因为大山阻隔,手台无法联系上虫虫,不知道那边到底是何情况,而室外温度已是零下2度,感冒尾巴着的黄金叶冻得够呛,最后义务去老乡家当了一回火夫----正儿八经烧火的,人家正在炸豆腐丸子,香气扑鼻,引得余下的我们几个都伸长了脖子咽着口水去观摩,京郊人民就是热情,最后免费给每人尝了一个。
 
还有一松一柏值得记一下。在崔家峪村后马路边,有一棵古松(下图),挺拔伟岸,虬根曲绕,很有特色。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崔家峪村西小山顶上有一座二郎庙,主体建筑簇新,紧闭的山门尚未上漆,绕到后门进去,首先入眼的就是一棵巨大的柏树(没带相机,下图从网上剽窃的),树干至少二人合抱,树龄最起码得500年以上了吧,天坛的金柏腰围也不过略粗一点!小庙院子并不大,北面主殿供着二郎神,侧殿供着泰山娘娘,院落内的古物有一个石刻莲花瓣石盆、一块残碑、一个碑座,还有几个石柱基,看来这个二郎庙的确是在旧址上复建的,可惜网上无法找到任何相关记载。
爬长城_崔家峪“孤独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忘了具体是什么时间了,大车终于晃悠悠过来。一路无话,平安返京。因为是春节前最后一次活动,当然要去集体腐败,桌上虫虫和其余几位队友商定了下周去插箭岭和乌龙沟的具体事宜,可惜俺要回深圳,去不了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