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2014-01-03 11:42:0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1月1日(元旦,周三)。
人数:32。
户外网总结贴http://www.huway.com/thread-475884-1-1.html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全文使用了近90张图片,非宽带用户可能会发生部分图片无法调入的情况,用手机可能会引起流量飞逝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日活动相对北京城位置如下,不算远,车程1个小时多一点。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路线图如下,共需经过11个楼子,线路呈现一个“几”字形。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鸟瞰图,可见从上长城开始,就基本上是在山脊上行走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GPS高程和路程图,全天行走距离9.3公里,海拔上升1052米,
其中长城之上行走大约5公里。强度较大的是从关口到西大楼,450米的海拔上升,而且中间一路上升,没有什么停歇的一路上升!难度最大的是第9楼之后、第10楼之前的断崖,顺着花岗岩的石缝而下,危也险也。但总起来说,全天路线比较成熟,尤其是长城之上道路非常清晰,且过西大楼之后的上上下下起伏并不是很大,因此总的来说,难度系数可以定为1.0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对于大榛峪长城其实早有耳闻,却一直没去过,2014年新年之际终于成行,爽那个歪歪,不过,“野性堪如何,潜山归去来,欢颜抱绝景,更觉落笔难”----玩的时候开心,回来写游记可真是“落笔难啊”。因为大榛峪的有名,所以从大榛峪到铁矿峪的游记攻略网上可以搜到一把一把,俺下面就能省事的地方就省事了----要知道,写这玩意也挺费劲的:每次从长城回来,当天晚上就先把GPS路线导出来,接着倒腾照片、选择照片、压缩照片,然后倒腾视频、传输视频,不到凌晨一点基本没法完成,这些还都是准备动作。周日要利用几乎一天的时间才能大致把所谓的“游记”(我一直不认为我写的是游记,更像记述文,报告文学啊哈哈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撰写完毕,中间还要根据内容需要对图片进行更换、修改和编辑,还少不了上网反复查证资料......一般情况下,周一的晚上或者最晚周二,再对全文进行一次全面检查,改正错别字和病句,必要时也会进行内容和次序上的大幅度修改,之后鼠标“卡塔”轻点,呼里哗啦的比特流上传服务器......容易么我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早上7:50出发,上午9:06,海拔280米,抵达大榛峪村西台子。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过村庄,水泥路在村后变为碎石路面,小河沟的岸畔,竟有一个相当简陋的“龙王庙”,大约此地一度还有水患,所以才会供奉龙王啊。还有,此处靠近渤海所,是渤海人的后裔,祭拜龙王也有可能是他们从远古流传至今的民俗吧,。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透过冬日干枯的树林,但见长城沿山脊扶摇而上,果然气势恢宏。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关口之前,左手侧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营城遗迹,这个倒是在众多驴友的游记中都没有提及。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营城是一个不太规则的圆形,残存且明显维修过的石墙仍有2米多高,东侧对小路有一个门洞,内部面积估计有400平方米左右。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小营城距离大榛峪关口不足百米,应确是守关兵卒驻扎之处。右手侧长城是从大榛峪关到连云岭、响水湖景区的,我也没有去过,拍一个楼子先过把瘾。天还是蓝的发假,我这个18-135的狗头默认在处理蓝色的时候有这个缺点。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村口下车到关口,走了30分钟,海拔上升150米,相当于爬了50层楼,今天没风,最近又气温回升,走的浑身冒汗。

9:35,海拔435米,终于抵达
大榛峪关口。一段视频
请猛击观看》,我这个小摄像机原始拍摄是720p,在本地看清晰度是绝对的绝,可惜传到youku之后,清晰度被大大降低。关门楼位于左侧,我将之定义为第一楼,下图拍照角度280度,也就是说几乎是正西方向。关门楼基座离开地面很高,但上层砖结构反而不是很高大,且顶部已经坍塌。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关门门洞巨大,就现在也能通行解放牌卡车,顶拱保存基本完好,关墙包砖可惜被拆光了。

关口楼后面紧靠着的就是陡峭的山崖,长城几乎垂直着向上修去,但是坍塌严重,从网上看,确有一些胆大的驴友从此而上,但大部分则还是谨慎的选择安全绕过。
抄一小段一哥们写的,写的挺那个:“近60米高的大断崖,塌陷的墙基,满是利刺无法拉拽借力的植物,大榛峪就是这样给了我一个沉重的下马威。宽阔的墙体早已塌陷无踪,只得沿着不到20厘米宽的严重风化松软薄脆的垛墙向上爬,每上升一步都要冒着摔下山崖粉身碎骨的风险,每往下看一眼小腿都不禁阵阵酸软,每吹来一阵山风都会激得已满是冷汗的身体瑟瑟发抖……及至从贾家关门开始上行,上述的艰险便突然迎面而来,难以躲闪。回想起半年前第一次攀登的箭扣,其险阻并不亚于此,但那一次是四个兄弟互相帮扶、互相鼓励着走过一山又一岭、爬过一崖又一峰的,谈笑间,困苦化归尘风。而今,青筋暴突地抠着松垮的石缝挂在悬崖上的时候,陪伴我的只有透着寒意的浓雾和回响在荒寂空谷里的乌鸦啼鸣。个体的生命在此刻显得如此渺小无助——如果不幸魂归荒野,又有谁会去在我的葬身之地插上一朵孱弱的野花?在这雾锁如创世之初的混沌中,那道沧桑凄凉的千古石墙上恍若铭刻着许许多多孤独的悲歌……恍惚茫然之间,不慎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数秒钟后方才听到其落地之声,幸好及时抓住了一根结实的树干。生与死又一次在这未被历史定格的瞬间完成了交结......”。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很想,但还是放弃了直接攀爬,跟着大部队从关口前左拐,沿着一条明显小路绕山而过。10:00,海拔515米,从一个上兵道重新登上长城。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喘几口气,回望山谷下关口敌楼,那节倒挂城墙真是足够陡峭、足够危险,不容易更不鼓励从此上来。另外还发现这个楼子的北面(外侧)有4个箭窗,可在下面看的时候,明明南侧(内侧)是3个箭窗的啊?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瞧瞧,关口右侧山梁上那个敌楼也有这个特色:内侧3个箭窗,外侧4个箭窗,实在是有意思。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城墙向前看,第一印象就是完整、完美的跺墙,双边跺墙是这一带长城(从铁矿峪一直到北京结)的一个特色,虽然在其它如金山岭、司马台等地也有,但像大榛峪这样长距离、大范围的不多,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大榛峪夹在险峻的箭扣和铁矿峪之间,但是山体走势又相对平缓,被偷袭突破的可能性较大,所以城墙要高且宽厚,而且要修成双面垛墙,为的是对内侧也要行成防御能力,以便即便不幸被敌军突破防线,也能换一边继续阻击打,遏制敌军快速挺进。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是20层楼高度上升,10:11,海拔580米,抵达第二楼,下图拍照角度270度,也就是相机冲着正西方向。说是第二楼,其实这个“楼”准确点说是一个实心敌台,因为它----没有箭窗!不过基座够大,西侧直接接上城墙,顶部有铺房遗存。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榛峪的城墙高大坚固,基座俱条石基,内外垛墙均近2米高,内侧几百米就有一个保存完好的上兵道。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这段城墙陡升,墙基使用了大块的不规则状巨石,看来是就地取材。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陡升,在远处看着似乎坡度不大,近前一看,嚯,虽然赶不上箭扣的三十八蹬,也够陡峭的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对过城墙,没去过就心痒痒,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去的。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才的陡升之后,是大约50米的略微一段“平路”,之后又是持续的慢上坡。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一把----今天能见度实在不行,所以我就把下图的色彩干脆改成灰度了,还挺有味道。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榛峪的城墙保存如此完好,实在出乎意料,请注意下图中的水嘴、装饰线和封顶砖,以及一人多高的垛墙。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数百米的间隔,城墙上就会出现这么一个形状的嵌槽,而且是一大一小,大的有80厘米宽,但高度不太确定----遇到的几个顶部都坍塌了,小的有40厘米宽,60厘米高。开头虫虫说是放施工碑的地方,但是这个数量也太多了,有没有可能是防区分界标示之类的?----不过后续要提到的碑刻显示,山东右营50天修了217米,之后就专门刻碑纪念,那么,这个嵌槽还真有可能是放修建记事碑的。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日大榛峪之行,我还数度“第一次”看到长城上的独特东东,比如下面这个空心砖,这从前可是真没有见过。其实这个并非现代意义上的空心砖,而且绝不是“偷工减掉”,我自己分析有两种可能:第一,也是最大的可能,这种砖头本来就是水槽砖(这种大家应该都见过,在长城马道上使用,横铺,通向水嘴),拉多了用不完,干脆砌墙;第二,这种砖头是有意设计的----底部的空槽可以容纳更多的石灰,能够使其和下层砖头的粘合更为坚固。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上的望孔也大多保存完好,而且有多种形态,下面这个望孔有意思的地方是在两个半圆形的上部,工匠不但鎏了一道装饰线,还挺用心的刻画了一个鱼纹模样,小小的创意,简单的线条,却让这平淡的望孔一下子增添了许多生气、许多浪漫。回来查资料,才知道这个纹路学名叫做“方胜”,为中国古代的一种饰物,中国结就普遍采用了方胜的造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大楼之前也遇到两小段这样坍塌了的墙体,再次证明城墙固然依旧坚挺,但其保护工作也应引起足够重视,“万里长城永不倒”不过如满朝文武山呼万岁一样,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拐弯的城墙曲线优美,待到春来时,山花竞怒放,该是多么美丽的景色~~~~所以子闲老哥边爬边一个劲的忽悠虫虫,让其在春天再发一次这里的活动,没得说,只要发,俺是一定要来滴。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一代城墙之上还有很多的文字砖,不但数量多,而且分布广,在1公里长的内外垛墙上普遍存在,文字就比较单一了,全是“右部”名号。字迹大多已经风化湮灭,看不甚清晰,轻轻触摸,仿佛能感受到工匠们(其实还是军士)摔打泥土时淌下的汗水,和炉窑里兹兹窜起的火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午11:35,海拔980米,终于~~抵达~~第三楼,也就是“西大楼”,下图拍照角度0度,即镜头冲着正北方向。随后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大楼为3*3眼楼,但是体态略超一般的三眼楼,矮胖矮胖,内部三横拱。楼顶铺房并不大,仅占据楼顶一角,门前留有相当大一块空地,这倒是挺奇怪的。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西大楼顶向北看,今天剩余的路程已经可以一览无余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大楼之下,城墙有一个优美的S弯,啧啧,还是期待春天的到来。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如果从西大楼西门洞出去,20米之后就是一个断崖,这个人工修建的断崖切口平齐,完全是90度的垂直,延伸的城墙偏偏已经坍塌,想从此而下,不但需要力量和勇气,更需要运气和保险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正确的路线是从西大楼回撤20米左右,从一个上兵道口出来,沿墙根走,很快就能绕到断崖,后重新走上城墙。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断崖再50米,马道上平躺着的----是今天虫虫今天第N次发活动来大榛峪的最大动力源泉----大榛峪长城修建记事碑

某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寂寥冬夜,昏黄的房间内只有电脑的屏幕闪着煞白的光,突然,从那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简约时尚国际范、奔放洋气有深度的BOSE C3小型桌面型多媒体音箱里发出低沉而持续的滴滴声响,0.001秒之后,这刺耳的声响穿透帝都厚重的雾霾抵达我深邃结实还没有坏掉的耳膜,之后透过听小骨刺激着神经质的听神经----次凹,我突然明白,原来是腾讯公司出品的基于互联网TCP/IP协议的双向实时文本信息交互工具上有人呼我了,努力端出传说中土豪的样子,披上丝织睡衣(Da Ku Cha),摸索着坐到意大利皮质沙发(Bu Xiu Gang Yi Zi)上,燃亮天山杀人蜂蜡做的火烛(Tai Deng),点上一根古巴走私进来的REY DEL MUNDO雪茄(Zhe Ge Zhen Mei You),带上白金腿玳瑁边琥珀镜镶八十八颗八克拉南非钻的老花(Jin Shi)眼镜,拿起文件(Shu Biao),近前端详----次凹,是青春期更年综合型重度强迫症患者虫虫发来消息,说元旦去大榛峪干一票大活:拓----碑----去----!声嘶力竭的呼喊在Cyber空间引起一阵空洞的轰鸣,从各个阴暗的角落哗啦啦突然冒出一帮乱闪的ID,ID背后的真人看来都吃了新三鹿牌兴奋剂,一柱蜡的功夫,不但讨论了此事的必要性、可行性、危险性、复杂性,而且形成了详细的落实方案和人员分工,之后像看到黄瓜的美女一般,迅速掀起抢夺尚在襁褓中革命果实的行动,第一个革命果实被项目倡议者兼工程实施CEO虫虫霸占,第二第三个革命果实被将要担任拓碑CTO的黄金叶侵吞,具备高尚革命情操的我,一直对这种见利忘义、不讲团结、不顾大局的行径非常抵制,甚至说是深恶痛绝,对于他们两个,我只说了一句严正表明立场的话:第四张可一定要是我滴啊~~~~
 
花开两朵活了一枝,接着说,拓碑行动的准备工作非常顺利,今天集合的时候,黄金叶不但带来了工具,还带来了专家,宣纸更是背了七八十来张,好人,靠谱,我喜欢。
 
不到十二点,专项活动小分队全部抵达石碑处,立马开始干活。刷子,到!......喷壶,到!......毛巾,到!......宣纸,到!......帮手,到到到到到到!!!......塑料布,到!.......嗯,看来一切顺利!
 
风.......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坏了,虽然今天天气暖和(10度),但顺着城墙偶尔刮过来的无头风成了最大捣蛋鬼,第一张本来已经开始“打”字了,一阵风过来,把一角吹了起来,废了。第二张刚刚放到石碑上,还没有喷好水,又来了一股邪风,废了too!第三张也是还没有上碑呢,就被撕裂,废了again!第四张顺利完成“喷水”,关键时刻又被一小股风施了坏,废了once more!
 
前面四张都废掉,群众的情绪开始受到影响,人声鼎沸中个个急的摩拳擦掌,在弄第五张的时候,换人,我去吃饭。等煮好方便面回头一看,噢~~这次有戏,经过前面几次的惨痛教训,经验逐渐成熟,最终通过使用各种材料压角的方法,成功控制住了风的影响,真正的事业有条不紊地展开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拓碑过程中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又一段《请猛击观看》。几位高手忙乎,插不上手,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13:30,一个半多小时过去了!考虑到大榛峪没有来过,一咬牙、一跺脚,狠心抛弃各位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先走了!----顺便拐走了深海的鱼和清水,清水也没有来过这边,我们两个还是想走完全程。深海的鱼已经来过两次,且走过那个断崖,并无继续走完全程的必要,但是清水我们两个缺向导啊,连蒙带骗的把深海的鱼给拽着走了,后面还被迫陪着我们下了陡峭的断崖~~~嗯啊,真是谢谢老哥啊! 
离开拓碑点向前,山谷低处是第四楼,一个超级缩脖楼,城墙的垛墙几乎和敌楼的垛墙一样高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3:44,海拔880米,抵达第四楼,此楼拍照角度0度,即镜头冲正北。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3*3规制的缩脖楼北侧中间窗户竟然被垛墙堵上了,这施工咋搞的哦,估计楼子和城墙由不同单位施工,各自建完,才发现墙体边沿正对着敌楼,也没法修正只能这样勉强凑合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4楼继续向前50米,城墙顽皮地跃上一块突兀的巨石,其上又修了2米多高的石墙,成了一个半天然半人工的峭壁断崖,估计当年的守军也无法从此上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确和推荐的路线是从上图右手侧爬到城墙外边,然后从外侧攀上几步,沿着石墙横过到城墙内侧(上图绿色线路),顺着墙根继续向前一小段距离,可以从上兵道再上城墙。

我看了看这道几乎垂直的2米高石墙,发现顺墙角还是有落脚的地方(上图红色方框所示位置),于是决定爬一下试试,结果还真可以,最关键的两步之后,手就扒到了顶部的垛墙,一二三、嘿!上来了。清水在我后面也从此爬了上来。到顶往下看,真TMD的陡峭啊!看着都眼晕,但是请注意我们刚刚爬上来的位置,垛墙很奇怪地留下了一脚宽的空地,难道本来就是为了大家从此攀援而上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此处攀爬非常危险,强烈不建议后来者学习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这个危险的人造断崖之后,发现这个地方也修建有防卫工事:垛口墙内不足一米,有一道横着的砖墙,这一米的空地状似建筑物的外阳台。
 
过断崖之后,如果不想爬随后的小山包,可以绕过5、6、7、8楼 ,直接沿山间一条小路横切到第9楼(下图绿色线路),深海的鱼就是这么干的。另外,从这条小路往前一点,也可以切到另一条小路顺山谷蜿蜒而下(下图红色线路),后来虫虫他们拓碑完毕后,就是从这里直接下撤的。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03,海拔890米,抵达第五楼,这个同样还是缩脖楼,3*4建制,内部回型,中空天井,下图拍照角度330,即北在右手侧30度。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5楼之后的山坡上,连续遇到两个mini防御工事:第一个有青石做阶的门,城墙内外侧各有一箭窗,第二个内外侧各有两个箭窗,但这两个“变异”的敌楼均是横跨城墙,箭窗仅略高于地面,而且占地面积非常小,顶多10来个平方,如果当年有屋顶,纯粹就是一个地堡啊,这又是从来没有在其他段长城上见到过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随后还遇到了一个保存差强人意的影壁,正对着一处上兵道。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后有一段上坡路,城墙被高高的乔木遮盖,夏天到此,肯定很凉爽。
 
14:25,海拔995米,呼哧呼哧喘着抵达第6楼,它是全天路过楼子中海拔位置较高的一个,但不是最高,最高是其后的第7楼。全城的海拔最高点在其后二三十米的长城拐弯处。此楼3*3眼,内部井型拱,顶部保存不算完整,东南角坍塌,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从西大楼过来的长城。这个时候,黄金叶带着徒弟,以及虫虫、子闲等,还在那里吭哧吭哧劳动,刚刚上第一道墨。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最高点没停留,继续向前,城墙顺着楼子往北十数米后,走向拐向西,约略再走不到一百米,14:35,海拔1015米,抵达第7楼,下图拍照角度270度,即镜头冲着正西,所以严重逆光。此楼也是一个缩脖楼,3*3眼,上层建筑坍塌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其中北侧一拱几乎完全坍塌。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6楼和第7楼直线距离很近,两者不过相隔一个谷尾,分别把守刚经过的最高点两侧,长城外侧山势不算陡峭,这样的防卫格局确有必要。下图是站在第6楼前顺光拍第7楼。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第7楼之后回头再来一张,蓝天、白云、破敌楼。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往下走上一截,回头再来一张第6、第7楼的合影。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好不容易碰到点白云,再来一张。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47,海拔960米,抵达第8楼,顶部坍塌严重,依稀能看出是一个3*3眼楼。下图是过了楼子之后顺光拍的,拍照角度90度,镜头冲向基本正东。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8楼往前,要经过一小段略陡峭的下降,砖石松动,需要格外小心。这段下降的尽头是一处山谷,第9楼缩着脖子在那里蹲守着呢。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59,海拔890米,抵达第9楼,又是一个3*3眼的缩脖子楼,下图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左手30度方向。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才经过的那段城墙,马道虽然全是碎石和浮土,但是墙体基座和垛墙保存都相当的完好,几如新修。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9楼向前,长城主线抵达断崖所在的花岗岩山(此山没有找到名字),山的南侧,就是本段最危险的大!断!崖!!如果不走这个断崖,可以过第9楼之后数米,从一处上兵道出城墙,沿着一条小路绕过此山,直接抵达第10楼(下图绿色为大致线路)。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直听闻这断崖如何的危险、刺激,勾起我极大的兴致。爬长城,安全第一,这是虫虫队的活动宗旨,但深海的鱼告诉我说,其实也没有那么危险。一向沉稳老练的战斗鱼如此说,毕竟他已经有两次的亲身穿越经验,我们绝对相信,毫不犹豫的走之~~~。清水和我走6、7、8、9楼的时候,深海的鱼已经早早上了花岗石山,等了我们好长时间。我和他碰头之后,放包休息,等后面的清水兄,深海的鱼则开始继续沿断崖而下。
 
喝口水、歇歇脚,顺手拍一张对过的长城。全天路线呈现一个“几”字形,镜头呈现的就是右面的一大撇。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断崖而下的道路狭窄、陡峭,极度危险,不容一丝的马虎大意,但总体上在可接受的程度。在数个地方,必须屁股着地谨慎用力,最令人肾上腺冒泡的是下图所在:一脚宽的小路紧挨着裸露的花岗岩壁----就在这附近,清水的对讲机丢了。从断崖而下全程22分钟的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断崖的最后一步需要果断的“一跳”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终于站在略平整的土地上,脚还在抖着呢,深海的鱼又告诉我们:要想继续走长城,还需要从紧挨着崖壁的一处夹缝攀上城墙,而这处夹缝可供落脚用手的地方真不多,看着不咋高,爬起来可真够呛。我是背着包上的,差点卡在中间,好在有惊无险,数分钟的挣扎之后,终于爬上城墙。放下深海的鱼带着的绳子,清水借着绳子的帮助,再上就容易多了。
 
再喝口水,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之后继续前进。15:58,海拔830米,抵达第10楼,此楼离断崖很近,是一个3*4眼的缩脖子楼,保存相当完好,包括楼顶的垛墙都完好如初,内部回型拱,中空天井。下图是过敌楼之后拍的,拍照角度30度,即北在左手30度方向。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回头看看从断崖而下的路线吧,默诵南无阿弥陀佛!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午四点多了,太阳已经开始向西山峰顶靠近,剩下的城墙并不太长,紧前几步赶路。虫虫在手台里面呼,他们终于完成拓碑工作,也已经开始下撤,而且为了保护石碑,他们将原本放在小道中间的沉重石碑移到了墙角下。回来之后想,为了更好的保护,应该建议虫虫他们几个砍伐一些树枝,将碑掩盖起来才更好。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一处小制高点,城墙再次小拐弯,垛墙上竟然有这么一个东东?似乎是有木柱痕迹,干啥用的?揣着疑惑继续走,而且很快找到了答案.....(答案在后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城之上使用的三角形封顶砖造型简单,主要使用在垛墙、垛口顶部,不但起横向加固作用,更重要的是利于抵御雨水冲刷,和减少墙体棱角,增加敌军攀爬城墙的难度。在第10楼之后,内侧垛墙(宇墙)上的封顶砖竟然被方砖取代,外侧则还是正儿八经的三角形封顶砖,真是有意思,看来当年的建造者们也是会适当变通的。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13,海拔745米,抵达第11楼,一个3*4的缩脖楼,不过围巾(城墙上的垛墙)可能被当地村民拆光光了,所以这个脖子也就露的比较多,没有前面几个楼子那么低调猥琐。此楼内全是羊粪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下图拍照角度0度,镜头冲正北。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面提到有很多“第一次”见到的东东,这个楼子的内部结构又是其一:既不是传统的回行拱,也不是常见的井字拱,而是下图模样,简单来说,就是右侧原本的纵向通道没有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11楼后有一个小小山包,城墙之上赫然出现一个房屋遗存, 长约3米,宽约2米,高亦约2米,青石地基,四角各有木柱痕迹,2米高处有横梁,依垛墙为后墙,这样的建筑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推测其用途,应该是类似敌楼楼顶的铺房--城墙上的铺房,既可以住人,也可以用来放置兵器杂物。上上上图留下的疑问,答案其实就是这个,那里应该也曾近有过这样的一个房屋。一段视频《
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样修建在城墙之上的“铺房”并非随意而为,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5月发生在京师的“梃击案”,显现出当时的朝野复杂政治生态,明神宗三十年不上朝,为此才勉强到金銮殿上亮了一次相,许多朝臣都很久很久没见过皇帝一面,国力从此已经开始衰退,大榛峪长城就是修建在这个年代左右,戚继光主修蓟镇边防已经成为不遥远但已过时的传说,像金山岭、司马台那边那样连绵的城墙、宏伟的敌楼不过是一个可借鉴的“样板工程”而已,故此以大榛峪这样的重要边口,本应高度戒备的隘口,楼子都修成了缩脖楼,那山tou、拐角之处,自然也不可能象箭扣那边一样,几百米就一个敌楼,但防御的客观需要也不能完全忽视,得了,建一城墙上的铺房算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向前,条石基的城墙在一处巨石之下终止,而嶙峋的巨石之上,是一段大约20来米长的干垒毛石墙,没有任何的粘合剂,完全是干垒,最窄处不过十来厘米,高却足有数米。小心翼翼走过去,回头拍一张。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这段干垒墙之后,砖砌的城墙以一个优美的弧形拐弯再度出现。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拐弯之下是一个小小的垭口,城墙往前几十米,紧贴对面山梁的峭壁再次终止,前面山梁顶峰右拐,是一处非常高的断崖,其下就是铁矿峪关口,那边的长城,我也没有去过。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夕阳西下鸟~~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本段长城的尽头处咔嚓几张之后,迅速回撤,在“城墙铺房”后一处城墙豁口和等候在此的深海鱼会合,趁着最后的余晖,16:45,海拔735米,离开垭口,开始下撤。先是一段沿城墙内侧的土路,之后在11楼内侧变为宽敞而明亮的景区大道,约35分钟后,17:20,海拔速降400米,抵达海拔330米的停车点。

 一路无话,安全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有关大榛峪的革命历史原始链接在此):
 
大榛峪村于1947年农历五月开始土地改革。先是动员地主老财自觉交出浮财,如牛羊、板柜、被子、毡子、衣物等。全村有六家地主(闫洪恩、闫洪彬、闫洪稳、赵光普、王玉心、王玉俊)数量不等的交出了一部分东西,分给了贫下中农,但这时的土改并非彻底。到同年的农历七月初六又彻底的斗了地主老财,不仅将他们扫地出门,没收全部财产,统统由农会分给贫下中农,而且还将最大恶极的地主分子分别处决。
 
当年的腊月初八,在贯彻《土地法大纲》的基础上,又扩大了范围(实际是搞了土改扩大化),将部分中农户误认为是地主给异化了,如贾长朝、闫希禄、赵玉发、赵万明、赵玉成、田玉才、田玉坤和赵玉彬等都挨了整,不久又给他们纠了个偏,叫这些户搬回原宅,并赔偿了他们的损失。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初期为我军补充和扩大兵员,村党支部建立后,积极动员群众参军参战,全村参战的有十几人,如赵光月、赵光新、寇保政、胡德清、贾德起、田玉禄、王存财、寇茂生、杨永全、杨永福和寇万相等都是在这个时期参军参战的。
 
1947年农历十月,为了全国的解放,彻底推翻封建统治,打到蒋家王朝,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我解放军大量补充战斗人员,在解放区农村实行大扩兵。这次,大榛峪村十八至四十五岁的青壮年全部参军,一起共走五十人。     
 
解放前,党组织的主要任务是支前,发动群众为我军做鞋、做袜,磨面,坚壁清野,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大榛峪村为我军做鞋袜上千双,坚壁粮食14万多斤,同时还坚壁了弹药等重要物资。象村里的大沙地、砖瓦窑、旺泉峪的五瓣地都挖过大窖,装上粮食,上边棚好耙平,没使粮食受到一点损失。     
 
在大榛峪附近战斗打响后,村党支部组织人员抬担架、救伤员、运物资。1947年和1948年大榛峪村曾设过后方医院,情况紧急时,组织人员转运伤员到安全地带,为死去的烈士安葬,任务可谓艰难重大。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大榛峪长城城修建记事碑》考
 
1、碑刻拓片图
经过多次失败,最终终于拓碑成功,拿到此碑的第一手资料,实在是可喜可贺~~!现在拓片已经交由黄金叶在做进一步处理,准备复制几份供几位铁杆Waller保存。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2、碑刻内容
大榛峪这块记事碑所刻内容,网上随处可以搜到,从现在看多有互相抄袭,估计很多转帖者、研究者可能根本就没有见过石碑真身。经过对拓片仔细的辨认,虫虫发出此碑刻目前最权威的文字内容如下:
 
“山东右营春防军士三千名 内除杂流火兵四百名 实在修工军士二千六百名 奉文派修大榛峪 东接主兵工尾起迤西二等边墙五十八丈五寸 内修便门二座 铁褁门四扇 又修匣光墩台起迤西二等边墙六丈九尺五寸 共墙六十五丈 底阔一丈六尺 收顶一丈二尺 高连垛口二丈 自本年二月二十日兴工办料 遵照原行如法修筑 於四月初八日通修完 因记
 
钦差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 兼理粮饷经略御倭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薛三才
钦差整饬蓟州等处边备 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吴崇礼
钦差巡按直隶监察御史 李嵩
钦差总理昌平兼管屯种户部员外郎 周士昌
钦差整饬密云等处兵备 带管昌平道河南提刑按察司副使 李养质
钦差镇守居庸昌平等处地方总兵官 前军都督府都督佥事 刘国光
钦差分守黄花镇等处地方 驻扎渤海所参将署都指挥佥事 杨镇
钦差山东都司军政佥书轮领昌镇春班右营官军署都指挥佥事 邹之宠
钦依守备慕田峪等关地方以都指挥体统行事指挥佥事 李国华
本路巡哨千总 正千户 赵官保
督工中军莱州卫指挥同知 李宗仪
右部千总莱州卫指挥佥事 滕继光
中部千总灵山卫指挥使 李轻
把总胶州所正千户 杨延赏
右部千总鳌山卫指挥使 唐世桢
把总雄崖所副千户 陆学闵
万历四十三年四月 日立”
 
3、已澄清的个别文字及疑问 
(1)天榛峪”还是“大榛峪”:查“大榛峪”来历,其名最早见于大榛峪长城的大榛峪关(俗称贾家口关)石碑(现藏于响水湖景区)。据传,当年修建长城的官兵来到此地,见一片茂密的平板榛林,其果实有成人拇指肚大小,比寻常榛子大出许多,故此地取名“大榛峪”。但奇怪的是,拓片似乎清晰地显示为“天榛峪”三字,但遍搜网络,也没有这个称呼,所以我最早怀疑还是拓片的时候,此处不偏不倚正好有一个折痕,把“大”字变成了“天”字。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讨论过程中子闲曾提出意见:
与大榛峪比邻的东面有“驴鞍岭”,实际原本叫“云安岭”。既然有“云”了,那有“天”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如此大榛峪很早以前(几百年前)叫“天榛峪”也实有可能。毕竟几百年的沧海变换,因所不详之故有所改变也未可知。亦如“驴鞍岭”原本“云安岭”
 
不过据虫虫翻检成于万历四年的《四镇三关记》,上面写的就是“大榛峪”。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今日(周五)凌晨1点,虫虫发QQ消息,说最终还是确认为“大榛峪”,其判断依据是:“经过把照片放大仔细辨认,大榛峪的‘大’字刻痕较深,且全部留白,而上面那个被质疑的一横,则和周边碑面风化凸凹痕迹很接近,没有全部留白”,至此,疑问基本澄清----也许不算啥事,但这个过程彰显了我们“虫虫长城科考队”的严谨作风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2)“底阔一丈六尺”:这个“阔”字,在碑刻上显示的是“濶”,故此虫虫最早判为“底洞一丈六尺”,弄得我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懂什么东西可以叫做“底洞”。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3)“驻扎渤海所”:其中的“扎”二字,在碑刻上显示的是“剳”,经查:“驻剳”,古同“ 驻扎 ”。 明史玄 《旧京遗事》有记录“京朝官传呼之体,五品以下单导,四品以上双导,外郡县府道驻剳衙门有马队单导”。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4、尚存疑或值得讨论的地方
(1)铁褁门”是什么?如果下图二个字是“褁”字,该字通“裹”,但是据资料,“铁褁门”特指陕西玉门关,用在此碑显然不对。那么,这个到底是什么东东?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2)“匣光墩台”是什么地方?碑刻提到“又修匣光墩台起迤西二等边墙六丈九尺五寸”,可见此处某个墩台曾经有过一个美丽的名字“匣光墩台”,而且和西大楼下来的这一段城墙并不在一起,可惜现在可能无从考证到底在哪处。
 
(3)到底是哪天立的碑?碑文最后一行为“万历四十三年四月 日立”,“日”前长段空白,没有任何文字,这个也不符合常理啊,应该有个“吉日立”啥的才对,如果说强推原因,我倒有一个想法:此碑肯定刻于四月初八日之前,但究竟什么时间把它立起来,官员们并没有一个准信,所以这个“XXX日立”的“XXX”没有让工匠直接刻上,而是在立碑的当天临时补刻,由于是两次分开刻写,补刻的字迹非常浅,400年过去,已经被风化湮灭掉了。
爬长城_大榛峪-铁矿峪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4)边墙等级到底是一级还是二级?据说戚继光的定义:双侧包砖城墙为一等边墙,单侧包砖城墙为二等边墙,石城为三等边墙。具体来说:一等边墙多修建在要塞,一般以方条石为基座,墙身内外侧用砖或条石砌筑,墙心填灰土或者毛石,上部垛墙和宇墙一律用砖砌,墙顶砖墁地,多在两边均设垛墙。二等边墙墙身外侧使用砖或者条石砌筑,内侧用毛石,表面做虎皮石面,并用白灰勾缝,垛口和宇墙全部用砖,墙顶也用砖墁地。三等边墙一般用毛石砌筑,内外两侧墙面均做虎皮石墙面,墙的厚度、宽度以及墙顶上部做法根据防御需要和地形特点而已。根据这个,大榛峪一代都应该是实打实的一等边墙啊,为什么要称为“二等边墙”呢?
 
找到另外一块长城碑文记载“......分派本营修建马兰路鲇鱼石正关一等边墙,东自桥工起,长二十五丈五尺,底阔四丈,收顶三丈,高连垛口三丈六尺......”,而此处记述“底阔一丈六尺 收顶一丈二尺 高连垛口二丈”,的确和马兰路鲇鱼石正关的一等边墙有差距,不过这“一等”也太强了:顶部马道宽10米,整个城墙带垛口要高12米,4层楼的高度,我想了半天,好像北京防区没有这么高的吧!?
 
5、通过此碑可以了解到的一些历史背景
(1)“边墙”和长城:忌讳前朝有关“长城”的负面说法,明朝一直称“长城”为“边墙”。
 
(2)边墙修建者的身份:不是农民工,也不是犯人,明朝边墙修建任务,基本都是由军队承担,此碑说的就很明白:“山东右营春防军士三千名 内除杂流火兵四百名 实在修工军士二千六百名 奉文派修大榛峪”,山东右营的3000名“春防士兵”来干的活。
 
(3)“客兵”和“主兵”:明代,长城驻防人员包括“客兵”和“主兵”两类,根据《四镇三关志》所记敌台守备情况,每座空心敌楼配兵士50人,其中主军12人,客兵38名。“客兵”指的是从外地调来、定时换防的军队,一般分为“春防”和“秋防”两拨,“山东右营春防军士”就是从山东调防过来执行春天防卫任务的军队,可惜这波军士挺不幸运,驻防的主要工作就是修长城。“主兵”就是常年驻守的本地军士,相当于现在的“边防兵”,他们也辛苦,碑刻提到“(客兵的长城修建是)东接主兵工尾起迤西二等边墙.....”,是接着当地主兵修的长城接着干,而主兵修建的城墙可能长度更长、等级更高,而且那些敌楼可能也是主兵们负责建设的。
 
(4)长城修建的艰难:从碑刻看,此段长城工程长65丈,外加便门两座,铁门四扇,动用了军工2600人。65丈合217米,也就是平均每米要用12人,工期由二月二十日开始,到四月初八完成,约50天,可知每修一米长的长城,要用约600个工日,可见工程之艰巨到何等程度!
 
(5)为啥“内除杂流火兵四百名”: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3000个春防士兵,扣掉了400个,这400个又分为两类,第一是杂流,“杂流”----其实就是杂役人员的意思,比如采购的、跑腿、服侍官太太的等等,那么火兵呢?就是“火器兵”----明朝是中国古代火器发展的最鼎盛时期,火器的发明和制作在世界上一度居于领先地位。但随着承平日久,火器的发展开始迟滞起来,逐渐被西方国家超越。而嘉靖之后,由于面对南边的倭寇,北有鞑靼和后金的多重威胁,火器在明朝又继续发展起来。一批具有远见卓识的军事将领,如戚继光、孙承宗、袁崇焕等,编练了使用火器的新型军队,如神机营、戚家军和孙承宗的车营等。镇守蓟门时期,“戚家军”在步兵之外还编配了骑兵和车兵,总兵力达数万人。其中,骑兵数量和步兵数量各约15000余人,配备鸟枪和快枪各约1080~1620支,火铳1080门。从武器装备上看,戚家军装备了较多的火器,而且提高了火器的机动性,大力挖掘了火器的威力。所以,虽然这帮“春防士兵”的主要任务是来当劳役修长城,可是对其中的“火兵”还是高看一眼,没有调拨去搬石头,估计还是正儿八经去帮助“主兵”站岗放哨去了。
 
(6)本段长城修建的年代:1582年,明万历10年,张居正逝世,这时万历帝朱翊钧已满20岁,能独立主持朝政,他听了反对张居正一派人的谗言,抄了张居正的家,把戚继光改调广东,所以万历10年以后,怀柔境内长城虽仍然年年继续修整,但已不是戚继光所主持和指挥了。这会不会是此段长城敌楼多缩脖楼的原因之一呢?
 
(7)敌楼的修建问题:碑文将修建的边墙规格说的非常详细:“二等边墙五十八丈五寸 内修便门二座 铁褁门四扇 又修匣光墩台起迤西二等边墙六丈九尺五寸 共墙六十五丈 底阔一丈六尺 收顶一丈二尺 高连垛口二丈”,可只字未提敌楼。再看现存北京市怀柔县庄户村至铁峪关村间一座敌楼内石碑碑文:“钦差山东都司军政佥事,统领昌镇秋防左营官军,都指挥佥事顾奉文分发黄花路、渤海所地方,派修大榛峪二等边墙长四十五丈,底阔一丈六尺,收顶一丈二尺,高建垛二丈又三,窑部并安门囗。移修空心敌台一座,周围一十六丈,高建垛口三丈 万历四十二年九月”。时间差不多,后者这帮人的确是修建了一座敌台,所以特地点了出来。据此,这里至少200多米内的敌台和敌楼,确信是不同时间段,最起码是不同波次的军士修建的。
 
(8)渤海所和渤海的关系:碑刻中提到的“渤海所”可不是在山东半岛上面的渤海----虽然前面有“山东右营”,而是在北京怀柔区。度娘搜到介绍:《昌平文史资料》第二集45页记载:“唐建中三年(782年)幽州节度使朱滔联合其他重镇节度使反唐,起兵攻京师,灭燕州,城内建筑毁于火梵”。燕州沦陷后,民不聊生,为躲避战乱,他们纷纷逃亡。其中此前由东北迁徙而来的渤海国的后裔们也在逃亡之列。这部分人经桥梓、北宅,入关渡河,沿怀沙河畔蜿蜒而上。当他们行至渤海所一带时,见眼前是一片草木茂盛的开阔地,便产生了落脚于此的想法。就这样,这些逃亡而来的渤海人便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因这部分人原籍属渤海国,又因战乱流离失所,不免对故土产生思念之感,为抒发这种思乡之情,他们便称自己为渤海人。由于渤海所一带山清水秀,拥有繁衍生息的优越自然条件,到了元代,这里的村落已有一定规模。

明朝弘治年间(1503年左右),随着明十三陵部分陵园的建立和附近长城的修建加固,渤海地区的地理位置显得尤为重要。于是朝廷下令,在今渤海所村设立“拱护陵京”千户所,并建设了渤海城池,布防了千余人的军队,统管居庸关以东、慕田峪以西的长城隘口,担负起了内护皇陵、外防敌寇的重任。由此完成了渤海人到渤海所的演变。明朝以后,渤海所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9)几名官员的情况:
薛三才: (1555~1619) 字仲儒,又字青雷,明定海(今镇海)县城人。1586年(万历十四年)进士,授庶吉士。历任礼科给事中、户科左给事、兵科都给事中,数次上疏论政,言辞剀切,曾因是被夺俸一年。后任湖广右参政,分守荆西道,为官匡扶正直,不畏权贵,几致祸。1609年(万历三十七年),升右副都御史,巡抚宣府,单骑就道,谢绝迎候。任内整饬军纪,制御有策,继升兵部右侍郎总督蓟辽边务。嘱所属凡大吏到任,百里以内可参谒一次,路远者俱免。参谒只备一手本,不得馈送礼物,岁时节日也不例外。继升兵部尚书,革除内侍虚冒禁军员额陋习,上任20日,理尽8个月积案。卒谥恭敏,赠太子太保。

吴崇礼:(1552-1626) ,字彬卿,又字体严,别号节庵。明代宁阳县城西街吴家巷(现称西南巷)人。官至兵部尚书、刑部尚书。万历四十年(1612),擢升为顺天右副都御使,成为专管一方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主持顺天、永平二府兼整饬苏州等处边备军务

李嵩:《大明武宗毅皇帝实录》有记载,“贼入清豊滑县巡按御史李嵩以闻诏停大名府知府赵铎清豊县知县安惟垣等俸严限杀贼”,但是这个时间发生在正德六年(1511年),和碑文记载年代有极大差距,所以碑文所记的应不是正德年间的这位“李嵩”。有关这位相当于北京市委监察部长的其他资料无从查证。

 
6、蚁族的悲哀
2600名军士,辛辛苦苦50天,从料峭春寒的冬末干到了桃花漫山的初夏,可最后,工程结束的记事碑刻上留下的全是“领导”的名号,“一将成名万骨枯”叹息的是战争期间为国捐躯的无名兵卒,可实际上在相对和平的年代里,以这2600名兵士们为代表的兵士们,也不得不付出汗水----和----鲜血,最后,连一个青“石”留名的机会都没有,可即便能够刻写名字于石碑上的“千户”(相当于现在的团级干部)“指挥佥事”(相当于现在的师级干部)们,又如何呢?大将戚继光诗云“一年三百六十日, 都是横戈马上行”,军人因国防的需要而存在,厉兵秣马,枕戈待旦,留名与否,又算个吊?400年尘与土,古今多少事,还不是都化作青烟,消失在无尽的历史长河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