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2013-09-23 22:34:09|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3年9月21日
人数:42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强迫症简称OCD,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类型,是一组以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精神疾病,其特点为有意识的强迫和反强迫并存,一些毫无意义、甚至违背自己意愿的想法或冲动反反复复侵入患者的日常生活。患者虽体验到这些想法或冲动是来源于自身,极力抵抗,但始终无法控制,二者强烈的冲突使其感到巨大的焦虑和痛苦,影响学习工作、人际交往甚至生活起居。

我最近总是在疑惑:去长城跟打鸡血一样,兴高采烈的亢奋状态能持续好几天,而一旦有一次没去,立马浑身不舒坦,甚至吃饭不香睡觉不甜。还有,听说没去的长城段要发活动,排除万难都要去,假若因为某些原因这一小段没有能够接上,心里面跟猫抓似得,痒的不行......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就是强迫症的表象之一呢?

如果我是长城强迫症患者,深海的鱼肯定也是,因为他说过:只要是长城的活动,就去。那么,经常一起活动的梅子、文茹、子闲、老彭、墨竹、川子、清水、燃灯佛、臭臭、峰峰....等等估计也是,还有,领队虫虫可能更严重,都需要吃药片了,病情加重的一个表现就是:本周他又一次发出了龙潭东沟的活动!要知道,这段长城,所谓的八大楼子之9-13,可是密云长城中的金刚级硬骨头,多少英雄尽折腰啊~~~
 
去年的9月22日(正好一年了,我的游记在此)站在八大楼子之第八楼子之上,遥望山谷对面的几座孤楼,对于有一天能够前去拜访,既满是期望更满是畏惧。回来之后网上乱翻,透过前辈强人们只言片语的描述,最终汇成一个结论:从9到13楼(或13到9楼)的穿越路程超乎寻常的艰险,主要原因倒不是危崖,而是因为10-11-12之间完全没有路,需要在密密的荆棘丛中生生的切。村支书、诗轩等强驴ms也都没能一天走完全程,长城猛将虽然一日穿越成功,但是是早上蒙蒙亮登山,下午五点下的山(他的游记在此)。
 
我这头小弱驴能够按照虫虫的设想一日穿越成功么?周五的晚上,对着GoogleEarth地图反复琢磨路线的选择,同时认真考虑第二天携带装备的问题,考虑再三,决定不带单反相机了----7D加上包,最起码有两公斤了,对这段艰难的路程来说绝对是一个负担,我甚至一度犹豫着是不是把腿包、指南针、录音机等也不拿了。在水的问题上,我毫不犹豫地准备了六升多水。事后,我认为这两个选择(不拿相机和多带水)无疑都是正确的----在秋分的日子里,我灌进肚子里差不多五升的水。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闲话打住。
 
周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的位置如下图所示,具体来说就是古北口的西北、卧虎西山的西北、八大楼子的北面。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行走路线的卫星图如下,GPS记录仪挺够哥们,电量应该是在钻出密林之后开始变弱,到上车之前彻底没电,虽然最后一段的记录产生了一些偏差,但总体的路线没有问题。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行程时间点记录如下:
07:40,惠新西街南口出发。
09:50,抵达西沟林场,下车。
12:10,抵达9号楼前山梁垭口。
12:33,抵达第9楼。
13:33,抵达第10楼。
14:40,离开10楼,开始生切下谷底。
15:30,基本到谷底。
16:09,抵达11楼--二仙楼。
16:50,离开11楼,开始下撤。
19:40,钻出密林,下撤到小路。 
20:30,上车返京。 

GPS记录显示全天行走距离为13.2公里,考虑到几次海拔骤升骤降,尤其是第11楼之后的一段快速下降,我认为总的距离大约在14公里左右。虫虫所言的16-17公里是因为他跑到了那什么什么地方去了一趟,一来一去最起码多出去3公里。我的计步器记录为19990步,扣除市内步行计数,总体在17000步左右,13公里左右是合适的。请注意下图在“小路”标志之前有一个海拔陡降,其实没有,估计是电量开始不足而产生的飘移。考虑到距离、生切等综合因素,本日活动强度绝对的1.5,并且只多不少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是“垭口->9->10->11->小路”部分的卫星放大图,需要额外提出的是:(1)在向垭口挺进之前,我们在山谷中略微走了一段冤枉路;(2)我们切上的位置并不在最初预想的8楼和砖台之间,而是跑到了9楼和砖台之间的垭口;(3)请注意从11楼下撤到小路之前那弯弯曲曲的行走路线,可见生切之困难;(4)沿着最终走出的小路向北一段,拐向左侧山谷之后是前往12、13楼的登山小路。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10楼下撤谷底之后,19名队友选择前往11楼并顺利抵达,其余的队友选择直接下撤龙潭东沟。由于今天还是没有能抵达12、13楼,强迫症的虫虫已经发誓要再发活动。显然,如果依旧走这次的路线----东沟林场绕行八大楼子----再绕到龙潭北沟并去12、13楼有点太艰苦了,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从台湾人承包的“之万山庄”进去,行走约4公里之后可以直抵12、13楼下。但由于之万山庄某些狗腿子卖国嘴脸太恶,大摇大摆进去的可能性不大(虫虫本来高兴的宣布已经搞定了,但是周一给我说可能还是不行),我回来之后再次认真琢磨附近的地势图,提出五条绕过之万山庄大门的路线可供讨论。
 
路线1:从山庄大门前约100米处向北上山,爬升一小段之后左切,绕过一排ms养殖场的房子之后能够很快下撤到山庄内的水泥路。优点:路程最短;缺点:被山庄看门的或内部工作人员发现的可能性最大。
 
路线2:从山庄大门前100米处向北上山,翻越其后的山tou,在湖的北面下山。优点:被发现的概率大大减小;缺点:海拔上升不小。
 
路线3:从这次停车的村子北头向左,从水库的左侧选择合适的小路,沿着水库边沿一直走到水库的西北端,在这里可选择(1)继续向西北,并抵达小城遗址,之后从掉马河口向右沿着长城,一上一下,抵达七寨口,再上山前往12、13楼;(2)从小路拐向东之后再拐向北,抵达七寨口,再上山前往12、13楼。优点:被发现的概率不大,而且进山的海拔爬升几乎没有;缺点:绕路。
 
路线4:从这次停车处直接向西,有一条明晃晃的乡间小路,走大约2公里之后向北翻山,选择路线到水库北侧,其后路线选择同路线3一致。优点:避过水库处可能被发现的危险;缺点:需要爬山。
 
路线5:从这次停车处直接向西,沿着乡间小路一直走,之后拐向西北(下图显示不完),在小路自然消失之前向北越过山梁,之后可以抵达龙潭西沟小城附近,之后路线可同路线3的(1)。优点:被之万山庄拦截的可能性为0;缺点:路漫漫其修远兮~
 
然最佳的路线,其实还是直接走之万山庄的大门,队友中要是有统战部的关系,打个电话就能搞定。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路线图之类的终于说完了---看我这话痨----请多多体谅。
 
刚提到过,去年的9月22日,不过比今天差一天而已,虫虫组队走八大楼子,所以大家对下车点所在的西沟林场比较熟悉,9:50,刚一下车呼呼啦啦就轻车熟路的迅速跑光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下面的铁门这次没有上铁锁,顺利通过,去年那次我们是冒着绳命的危险翻越的。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带沉重的7D,足够小巧但有点生疏的LX3用着总觉得不带劲,出片效果却总体马马虎虎啊。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野山菊。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西沟林场内原来有一片残破的房子,此次发现竟然已经被装修一新,也要搞农家乐了啊?!还真有几位在哪里优哉游哉地喝茶。这可不妙,看来过不了多久,这里也可能会不让驴友出入了,那样的话,八大楼子更要少人问津了。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图所示的三叉处,向左就是就是八大楼子方向,向前的小路大致延续几公里之后自然消失,向右则是卧虎西山长城。我们要走的路线是在左侧的左侧(汗~~词语表达不够充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看看LX3的效果~~~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一张山楂果,LX3,一代机皇,不是盖的。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一张狗尾巴草,兔子尾巴露出来了,卡片机难以出浅景深效果。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条从三岔一路向前的小路应该是最近才整修过,有将近3-4公里都是宽阔而平整,一段视频《请点击观看》,路过一处山崖,其上有内涵丰富的一墙涂鸦,Sars、H5N1、禁止吸烟......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一张乌头,数日不见乌头花,果子原来是这个样子哦。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花花草草的雅致也就这一段还能有,很快宽阔的“马路”就变成了羊肠小道,但依旧非常清晰,可是走着走着,前队深海的鱼等开始在手台里提出疑问,后队也开始有不妙的感觉:本来在前面“大路”上已经能够看见第八楼和第九楼了,可这条小路咋感觉越来越离开楼子所在的垭口而拐向北方了呢?观察了一番地势之后,综合判断前队还是走错了----我们已经错过了那个应该上行的垭口了!后队变前队,找那条能够上8号楼和9号楼之间垭口的林间小路去吧。深海的鱼已经走出好远,带着燃灯佛等约10名强驴决定不再返回,而是向山梁上直接生切。

今天队伍中并没有人走过这条能够通往垭口的传说中的“小路”,它究竟隐藏在何处无从得知,我们只能往下走了一截,虫虫首先进了一个山谷,尝试着走了几米之后发现根本无法通行,撤了回来。接着全队又向下走了一截,看着似乎是一道向上的山谷,子闲和我决定从这里切进去看看。最初的几米依旧完全被荆棘封死,我们两个硬生生又走了一段,顺着一处小小断崖攀援而上,观察一番之后觉得前面看起来应该能够上去。我继续前行,子闲则返回几步招呼后队跟上,由此开始了小噩梦一般的今日第一段生切----可没有想到,后面还会噩梦连连。

晚上返京之后回想,到垭口之前的这段生切,和后来的10楼到谷底、尤其是11楼到东沟的生切相比,那就是开胃菜一碟。主要原因是这段生切毕竟是在山的阴面,林间的灌木丛远没有阳面长得茂盛。尤其是在这段生切的后半程,除了脚下的土比较松软,以及树枝枯脆不敢攀牵之外,相对已经比较好走了。

我和子闲等攀爬到约1/3处的时候,后队方向一阵轰隆隆声响,一听就是石头滚落的动静,急忙通过手台呼叫,果然是一块挺大的石头砸中了水井老哥的胳膊。后来在10楼我看到了水井受伤的情况,还是有点严重的,可惜今天大家都没有带绷带,否则有条件的话还是应该处理一下的,万幸只是皮外伤!

谷底离开小路到切上长城垭口,海拔上升约为180米左右,如果有路,完全不算什么强度。可是对于生切来说就不一样了!哎,不多说了,总之,经历过一番艰难困苦之后,终于在12:10分,抵达海拔575米长城垭口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垭口之后,一眼就能看出这里其实并不是预计的8楼和砖台之间的垭口,而是在砖台北面的位置----砖台和9楼之间的垭口,也就是说,我们比预计的路线靠北了一个垭口。下图中我将Google地图的方向旋转了180度(北在下),大致画出了预料路线的走向。其实我们走的路线和红色路线估计区别不会不大,即便找到了那个山谷,我们也不一定能找到那条传说中的小路,可能还是一样需要生切而上。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吸几口清凉的微风,身体似乎并没感觉太过疲惫,所以并未在垭口处多做停留,开始继续向前,随后需要翻过一个小小崖壁(还称不上断崖),在这里我录制了一段视频请《请猛击观看》。在这个崖壁的顶部回头看,南边山包顶上,砖台的遗迹清清楚楚,这个砖台上次我没有走到,这次竟然又错过了,而且以后再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能抱憾了。远方的八大楼子之第七楼的楼顶,有一面旗帜猎猎飘扬。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向前(北)看,第九楼已经近在眼前,更高处的第10楼也已并非遥不可及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到上图能看到的又一处小峭壁之上,更近的角度再来一张第9楼,其前有一段石砌城墙,毫无战略意义地封堵着一个小小垭口,石墙因年代久远已经部分坍塌。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一边是悬崖的山梁小心前行,午后12:33,海拔615米,终于抵达今日行程第一楼八大楼子计数的第九楼,比垭口处海拔不过高40米而已。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九楼是一座3*3的敌楼,没有上楼蹬道,西侧一角坍塌,可攀缘而上。站在楼顶向10号楼打量,额的神啊,好漫长啊!
深海的鱼带着的分队在手台里说已经可以清晰看见第九楼,但是并不明确前面的方向,我让他们晃晃树枝,哈,原来在和第九楼几乎水平的前方密林之中哩(下图红圈位置),我告诉他们直接向左而不是向右,这样能够比较快速的切到主山梁上,那样,离开第10楼也就不远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第九楼楼顶向东偏南看,卧虎西山的长城如一条卧龙绵延盘旋而来,更远的古北口也能大致分辨。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的队友开始陆续过来了,也有少部分队友没有走山梁,而是从其下一条小路绕过两处峭壁直接到的第九楼。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我们上到垭口的路线!那条预计中的神秘“小路”则在一整座山包的对面山谷中。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计划全队在九楼吃饭,可是大家似乎都不饿,于是接着向第10楼进发。下图为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回望第九楼的样子,可见该楼还是蛮高的,另外请注意和它体态相比显得很小的箭窗。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九楼到第十楼也没有明确的路,相当一部分仍需要生切----请原谅这个词已经和将要在本文中如此密集的出现并且请尽可能复杂地想象这个词后面所蕴含的艰难。终于,钻过一片小树林之后,远远地看到了深海的鱼矫健而亲切的身影----他已经早早地、畅快地游到第10楼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九楼出发将近40分钟之后的13:33分,海拔770米,抵达第10楼,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第10楼的门洞离开地面相当的高,这是密云一带长城独楼的特征.。深海的鱼带了绳子,一位队友(不知道ID,抱歉)最先爬上楼子并绑好绳子,这为后来陆续到来的队友们提供了更方便更安全的上楼途径。不过后来我们发现,其实从北侧正中箭窗爬下更为简单----那个窗户已经被拆的和地板平齐了。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十楼是一个保存相当完好的3*3眼楼,内有吕朝华、任树垠两位驴行前辈的题名,日期是98年8月30日,距今已经15年了。吕朝华,长城学会会员,早期长城小站的活跃人士,也是颇有名气的长城摄影师。任树垠的长城相关文章也很容易在网上搜到(比如这篇)。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内有保存完好的蹬道,站在顶上,凉风不是习习,而是飕飕的,一会儿工夫就把湿漉漉的外套给吹干了,毕竟是秋天了。东面的山谷里,果然看到了那座废弃的石灰窑,有资料介绍说这是一座当年为修建长城而设的石灰窑哦。观察这边的山势,看来今天我们一直索骥而行的林间小道最终抵达的地点有可能就是这个石灰窑,而这条小道极大可能就是林场----未来的度假村----特地为游客们前往石灰窑游玩而开辟的。原来我以为这条小道能绕到山后,站在顶上才发现是不可能的----继续向前就是高山丛林,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名哥这次做足了功课,带了数张打印的GoogleEarth地图,他设想可以不下山谷,而是从山梁上,或者从山阴面绕到第11楼,并且他还真从10号楼向北走了一段。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请看下图第10楼和第11楼之间的险峻山势,当年长城修建者之所以没有在更高的制高点上修楼子,就是因为这中间一段不可逾越的“天险”。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地图上分析9-13之间的地势情况,即便从10号楼沿着山梁能够走到山顶,到11或者到13楼的过程中都将会遇到数个绝壁断崖(请结合上图来看),所以综合起来看,直接下切谷底再翻山实在是无奈但正确之举。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还录制了一段很短的10楼之后的山梁视频《请猛击观看 》。

下午14:40,全队开始陆续离开楼子,按照既定路线(从10号楼正西下探)开始向西侧的山谷生切。楼下数米的密林间,有很多的残砖破瓦,估计是楼顶垛墙和铺房的遗物,我还捡到了一片青花瓷,从形状看似乎是一个酒杯,不禁让我浮想联翩: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不经意之间,子闲和我又走到了开路的前队,山阳坡的灌木长得更为旺盛,眼前只有密不透风的树枝,有时候只能坐在地方才能透过稍微稀疏的灌木根部看到前面的情况。
 
拔下降20来米的地方,赫然发现了一条“动感金州”留下的路标,这可真让人幸福!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了路标,证明路线曾有人走过,信心就倍增,不过路标并不能“标”出“路”,已经几年过去了,前辈曾经走过的踪迹现在是一点点都看不出来,还是需要我们一点点的撞开灌木丛......
 
在快到谷底的时候,还遇到了第二条路标,看来大方向的确是没有错的。
 
开10号楼40分钟后,15:30,基本抵达谷底,此处由数块巨大的裸露岩石构成一个小断崖。前队我们几个没有做更多停留,沿着石头继续向前,几步之后开始重新上行,切向11号楼所在的山梁。下图是我在岩石之后回望10号楼拍的。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队其实离开我们并不远,大约也就一两百米的距离,我们攀爬到快山岭顶的时候,手台里面反馈的消息是:大部分的队友将不再前往11号楼,而是从刚才的谷底处直接下撤龙潭东沟。从这条沟向下的下撤也不容易,据说要下三个断崖,其中一个断崖是下图模样(图片来自佩恩,版权属于他)。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这边又是一段艰难的跋涉,终于切上山梁,但上来的位置并不在11号楼旁,继续沿着山梁钻了几十米,总计离开山谷40分钟后,16:09,海拔730米,抵达到11楼。也即:从10号楼到11号楼,需要80分钟左右的时间。
 
11号楼也是3*3规制,之所以叫“二仙楼”,是因为砖墙上有吕朝华、任树垠“二仙云游至此”的题字而被长城猛将所命名的。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南侧的楼门上来,第一眼就看到一盏挂在木棍上的大红灯笼,留灯笼的是丑娃(提到此事的文章),时间应该是在2012年5月份,一年多过去,灯笼被人换了一个位置,而且已经满身尘土。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仙楼内有蹬道通楼顶,但楼顶已经被灌木长得严严实实,几无立足之地。向西看,一扇门楼远隔数座小山谷和我们相望,显得是那么的遥远。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金叶用它620mm的长焦端拍了数张一扇门楼和仙女楼的靓照,我剽窃一张(下图版权属于黄金叶),下图中右侧的是一扇门楼,名字由来是因其西侧只有一个门洞而无箭窗,不过起名者“长城猛将”明显是记错了,这座楼子是两侧两眼,东侧三眼而不是他所讲的三面两眼;左侧是仙女楼,1*2眼,名字由来是因为其高挑的身材很像司马台的仙女楼。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望我们从10号楼过来的路,个中辛苦只有过来人知道,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红灯笼的下面,还有两本用塑料袋谨慎包裹着的《万里长城》杂志,我们几个队友在杂志的插图上签了字,也算是对这次艰难穿越的纪念,之后又重新将杂志仔细包好,压上了两块砖头。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位老驴字都划拉的不错啊!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楼逗留了足有40分钟,现在回想,时间有点长了~~~~16:50,我们这只小分队开始下撤,秋日的斜阳光线正美,队友们依依不舍地在楼子前留下最后的靓影,下图是子闲给我们大家照的(版权属于子闲哥)。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11号楼顶的时候,我们注意到楼子北侧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路标,下撤的路线就这么确定了,可我们迈出离开山梁第一步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随后的路程会如此超乎现象的艰难!请恕我言拙,难以最真实还原其中艰辛,提取几个关键词来回忆一下吧。
 
陡降:最初大约有几十步的顺利下行,让我们一度惊喜地认为是有小路可循的,可是惊喜很快就变成了惊心,这短暂的几十步过后,乔木和灌木组成的密林再度涌来,尤其是山体走势变得陡峭起来,几乎45度以上的倾斜,有的地方感觉甚至有60-70度,好在脚下浮土很厚,加上阳坡的树枝相对结实一些粗壮的树干可以拉拉扯扯,使得下行的难度总算打了一点折扣,即便这样,好几处非常陡峭的地方也需要屁股坐地才能确保安全。这段陡峭的下降持续距离很长,感觉最起码有1公里以上,等“速降”基本结束之后,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道水沟之中,而海拔已经从730降到了500。这段路,如果换做上行,强度足以增加0.5。本来想录一段这段陡降的视频,结果按错开关了,没有录上,郁闷。
 
密林:速降结束之后没有任何过度,密林、又是密林!前行的道路几乎被低矮的灌木荆棘长满,除了刚刚切出来的身后,其他三面似乎都没有任何可供行走的可能,只能生切!而且是连续的,趟开一步,你眼前还是无尽的密林,齐腰或者略低于眼睛的灌木伸出千百只手、互相牵连着阻挡住你的身体,各类乔木又在上阻挡光线,极大增加了我们判断周围情势的困难。这是我爬长城以来遇到的最漫长、最艰难的生切,和这次相比,鹿皮关、黄峪口、西白莲峪的生切都算是绝对的小儿科。一段相对平缓处的密林穿越视频《请猛击观看》,其后没有再开录像机,因为头上树枝太密,怕把镜头给刮了。
 
滑石:在难以判断山谷走势的情况下,我们决定继续沿着这道水沟前行,原因第一是由于水流的不定期冲刷,水沟中的灌木相对稀疏一些。第二是根据户外前辈们的经验,只要顺着水沟走总能走到山外。可是这样的选择也带来了困难:还是“水”的原因----水沟中大部分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滑溜溜的,需要格外小心,尤其是在一些可能几十厘米或者最一米多高的陡降处,最保险的做法还是屁股着地法。庆幸的是大部分时间这条水沟中都没有水,而且最近几天也没有大雨,所以这些石头虽然滑溜,但没有到不能立足的地步。
 
断崖:眼瞅着夕阳涂红了对面的山林,可我们所在山谷两侧的山梁依旧高耸,前行的密林依旧密不透风,虫虫在手台里数次担心地询问我们的位置。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大约18:30分,走在最前面的子闲和我发现遇到麻烦了!断崖,一个起码有7、8米高的断崖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石壁光溜溜的垂直而下,即便是在光亮的白天,也难以找到合适的攀援位置,更不用说现在,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伸长脑袋,借着最后的光亮左右观察这个断崖,似乎其最右边高度相对低一些,就提出从那里爬下的建议,可是子闲看了之后说不可能,高度太高,而且下面有水,即便有绳子也有极大的风险。这时候深海的鱼也从后队赶来,我们几个商量之后,决定向左重新切上山梁,看看能不能绕过这个断崖。为什么没有选择右边山梁?因为眼瞅右边山梁前行方向就是一道更为陡峭的断崖!左边山梁上行10来米之后,开始向断崖边摸索探路。子闲走一条路,我则比他还要更靠左前一些,而大部队则在断崖旁边等待我们的探路结果。过了一会,离开我没几米远的子闲告诉我他那边似乎可以下去,需要继续前行几米看看。我等着的时候,同我一起上来的清水兄开始沿着我们这边继续向左前方切下。又一段极其漫长的时间过去----不过可能也只有5分钟而已----我从清水回应的位置判断:他已经绕过断崖了,而这时候的子闲其实还在和我不过略微下降一点的位置。我告诉子闲这边情况之后,开始沿着清水下撤的路线走。不过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光线已经变得非常昏暗,只能依稀看到清水走过的痕迹,连续几个还算可以接受的陡降之后,我来到了一个人工修砌的防水坝上面,清水正在下面整理装备,在下这个防水坝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没有抓紧,我咣当一下就摔了下去,幸亏躲开了一块石头,而且离开地面并不高,没有受伤,真是阿弥陀佛。
 
黑夜:和清水会合之后,最后一缕光线也缓缓逝去,黑夜,终于彻底来临!清水、我以及还在断崖上的队友们都打开了头灯,这倒是一个帮助,当我站在一块石头之上之后,可以较好地分辨出后队的位置。因为清水趟出的这条路相对好走,我就通过手台呼叫深海的鱼等,让他们循这条路过来,但是因为后队在断崖上找不到我们留下的踪迹,清水兄只要重新返回了一趟,再次攀上断崖齐平的位置,依靠头灯的引领,后队缓慢但安全地向他靠拢并顺利下撤到我等待的位置。这时候,子闲带着从他那条路线下来的几位队友也过来了。
 
黑夜+密林生切:因为在挡水坝处为后队照明的需要,我这时候已经处于后队,和收队的深海鱼在一起。重新出发之后的路变得更为艰难:天黑之后的视野收缩,能看到的不过是头灯所能照亮的范围,生切前行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几乎是一步一步、一米一米的往前摸索。又半个小时过去,和深海的鱼商量一下之后,我和另外一位队友决定超过中间队伍,赶到最前面替换一直开路的子闲。到了最前面见到子闲,感觉他真的是辛苦坏了,一个钟头前我们还边走边开玩笑,现在他连话都不能多说了。替换子闲之后,继续的向前切、切、切!!!水沟中断续出现涓涓细流,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除了增加湿滑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担心:可千万别再遇到刚才那种断崖了!
 
小路:好在水流时断时续并未行成大的水潭,而水沟的走向则持续向前,虽然拐来拐去,但总体的方向是向下走着的。天黑之后,我按照书上学来的经验,基本上是走上十步左右就用头灯左右晃一圈,观察周边情况。就这样又走了一会,我发现刚才还紧靠着的两侧山脉开始消失,而且水沟的走势变得平缓,但我并没有敢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幸福就喜欢在突然之间降临,当用力挤过一丛灌木,眼前突然的宽敞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在0.001秒之后,无数的花儿在心头绽放,激动的电流弄得我肝颤,天啊,真是一条小路!!此时时间:19:40。离开11楼近乎三个钟头之后,终于走出山谷,重返人间!

严重地感谢子闲,他穿着短袖,却承担了绝大多数路段的密林开路重任,用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他的感谢之情!严重地感谢深海的鱼,他在艰难的下撤过程中充当金牌收队,是我们的信心保障!严重的感谢黄金叶,他跟在子闲的后面,用金箍棒帮助后队扫平枝桠,后队少扎了多少刺啊!感谢后队所有19名队友,大家团结互助,最终走出密林,充分体现了各位的综合素质能力。还要感谢虫虫和前队23名队友,他们提前下撤并耐心等到我们的返回。
 
整个惊险刺激的下撤途中,几乎没有人再有空拿出相机来照相,不过在谷底一处裸露巨石处,子闲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张宝贵的纪念照(下图版权属于子闲)。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这段艰难下撤的路线图,再次请注意其中锯齿一般的路线,那真实反映了我们在密林之中的左突右撞,红色位置为遇到的大断崖,褐色线路是从谷底切向12楼的最佳地点。
爬长城_龙潭东沟9、10、11(二仙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找到小路之后的下撤就不多说了,总之顺利安全的穿过这个台湾人承包的“之万山庄”,大约在20:30分,全部队员回撤到登车点,疲惫但开心地顺利返京。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那么,能否在一天之内穿越9-13呢?从今天的情况看,还是可以的,但是在路线和时间把握上有几个条件:
1、出发时间尽可能的早,最好能够在8点前开始登山,保证全天充足的富裕时间量;
2、从我们今天的上山路线走到垭口下面山谷是正确的选择,这条路线可以绕过八大楼子,距离也只有4公里,而且有宽敞的林间大路;
3、力争找对切向8号楼和砖台之间的小路;
4、每一座楼子,尤其是在10、11号楼停留不要超过20分钟,今天我们停留的时间太长了;
5、从10号楼直接下切,然后直接上升;
6、冬天能够在3点之前赶到11号楼,夏天最晚不能超过4点,那么就能差不多利用2个小时切到13楼,13楼之后则因为有路,比较好撤,即便天黑也没有大碍了。


这次能够安全下撤,也给我带来了难得的经验,总结几点:
1、情况再复杂,也要安全第一,且不可冲动。领队者要安抚所有队员不可急躁行事,比如遇到断崖之后,我最初设想是从断崖直下,这是不可取的。
2、提前的预备非常重要,比如在之前的预测以及其他驴友的攻略中,都提到了这段长城的艰难,那么足够的水、食物、衣服等是必须的,尤其是头灯,这次还是有些队友没有带。
3、密林开路者的作用至关重要,领航者啊!所以这次要严重感谢子闲哥。同时,还是因为开路的重要性,应有多名有经验的强驴轮流担任,并且最好有人在旁协助,以减轻开路者的负担。
4、一定要有一个有耐心而经验丰富的收队,这次要感谢深海的鱼,一直走在最后,他起到的是稳定军心的作用。
5、一个松散的团队抹黑前进,必须团结一致,遇到问题多商量,确定之后就行动,即便失败或者走回头路,也不要埋怨其他人,尤其是领队者。切记多头前进。
6、能力强的多照顾弱的,能力弱的则要尽量跟上能力强的,有需求的时候不要含蓄,直接提出。但不管怎么说,遇到极端的情况下,现实是你不可能完全指望依赖别人的帮助走出困境。
7、夜间照明欠佳的情况下,大光圈的强光手电非常管用。
8、遇到看不清路的时候,用三四个人的头灯一起晃,是一个有效的办法。
9、为确保和外界的联系,应关闭1-2个手台以备后用,如果天气恶劣或者其他情况,最好把手机、手电也多关闭几个。
10、沿着水沟往下走,总是能够走到山外。但是如果遇到下雨,则一定要躲在山梁的较高位置。
11、开路前进时,每隔10步左右要停下来左右观察一番,以便于选择正确路线,尤其是要观察山势的走向。
12、一旦来到安全地带,要集合一下再走,清点人数并且询问一下(1)有没有受伤的;(2)有没有急需补充饮料和能量的。其他队友也应配合,不要单独行动,而且能够为其他队友提供富裕的食品或饮料。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