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日志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2013-03-17 12:32:10|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岭到长裕城村一带的长城,我总觉得是应该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的。因为这里曾是当年古北口战役的主战场。所以在所谓游记的开头(我总觉得我写的像是记录,而不是游记,呵呵,惭愧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请允许我先引用一篇网上的简短文章,来一起回到那个血色的夏末(请参阅地址:http://agzy.youth.cn/xzzh/qhwar/200912/t20091222_1118541.htm):

日军占领平津后,立即移主力进攻察南,以解除其侧背之威胁。具体部署为:以独立混成第11旅;第5师向平绥线上的南口进攻;以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3个旅的兵力,由多伦向张家口前进,并分遣一部由沽源进攻独石口;以伪蒙9个师在尚义、商都、化德一带阻止中国晋绥部队向察哈尔增援。 

1937年8月1日,汤恩伯被任命为第7集团军前敌总指挥,负责指挥平绥路东段作战。第13军(辖第4、第89师)布防于南口、居庸关、得胜口一线,担负正面防御;第17军(辖第21、第84师)配置于赤城、延庆、怀来一线,抵御多伦、独石口方面之敌;第68军(辖143师、27旅)及察哈尔保安队固守张家口;另以第35军、赵承绶骑兵第1军,集结于集宁、兴和地区,为战役机动。8月8日,日独立混成第11旅进攻得胜口中国守军左翼阵地,被击退。9日,日军向南口正面发动进攻,第89师官兵凭险阻敌,顽强抵抗,中日双方伤亡均惨重。14日,第94师开至南口前线,置于第89师与第84师防地之间参战。至16日,南口、居庸关争夺战已逾一周,日军仍毫无进展,于是避开正面,以第5师主力攻击我守军右翼横岭城、镇边城,企图迂回居庸关侧背。汤恩伯令第4师增援。日军以每路5千人的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分三路向第4师阵地进攻,战况异常惨烈。20日,傅作义率1个师又3个旅的兵力赴怀来增援。但此时日军已攻下神威台及汉诺坝,张家口告急,傅率部当即返回张垣,留下第72师及独立第7旅归汤恩伯指挥。由镇边城迂回的日军与第72师416团展开激战。23日,日军在占领镇边城、水头村后,向怀来突进,居庸关侧背受到威胁。经连日苦战,第13军已伤亡过半。8月11日,蒋介石命令卫立煌第14集团军增援,并派孙连促部向良乡、索里突击,掩护第14集团军北进。21日,卫集团军先头部队到达青白口附近,与镇边城的日军接战。但终因道路险阻,永定河小组长水,以及日军的钳制,失去与第13军协同作战的机会。25日,日军猛攻横岭城、居庸关一线,并施放毒气,第89师、第4师死伤枕籍,南口镇失守,但仍据两侧有利地形与日军作战。26日,傅作义部反攻失利,退守柴沟堡,张家口失守。刘汝明部也奉命于是日向洋河右岸撤退。此时,南口势成孤悬,同日,汤恩伯奉命放弃南口地区据守点,向桑干河右岸突围。沽源方面的日军占领赤城后,向延庆进攻,第17军也撤向桑干河南岸。 
  南口战役中国方面投入兵力6万余人,日军动用兵力约有7万,该役历时18天,歼敌1.5万余人,挫伤了日军的气焰,延缓了日本侵华的进程。

下图为南口战役要图,其中重要的作战地点:850高地、骡子圈、高楼、横岭西沟等标注的很清楚。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句简单的“第89师、第4师死伤枕籍,南口镇失守”背后,其实是惊心动魄的昏天黑地的恶战,请再看此文(http://www.crt.com.cn/news2007/News/ymsj/2008/1122/081122131219B072JID6F2IHK411K545.html)。

横岭,位于北京居庸关以西,属河北怀来县管辖。它和毗邻的北京长峪城、黄楼院长城共同构筑了一道拱卫北京西北侧的重要防线,自古即是进出北京的重要关口。

1937年8月初,南口战役打响。日军在南口和居庸关遭到中国军队以汤恩伯为总指挥的第13军第89师王仲廉部顽强抵抗后,板垣第5师团开始在南口以西集结,目的是越过横岭长城,进入怀来,切断中国军队退路,占领张家口。担任横岭防守任务的第13军第4师,由于兵少点多线长,位于横岭和长峪城之间的骡子圈首先被日军攻占,使整个南口战役的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后,大为震惊。急调阎锡山的国民党晋军第72师前来增援。该师于8月16日凌晨抵达怀来车站,该师第416团团长张树祯不待全师集结,立即率全团急行军到达横岭以南的长城沟口,抢占850高地,挡住了骡子圈日军向怀来进犯,紧张的战局一时得以缓解。

当时,骡子圈日军在长城沟口和850高地中国军队前后压制之下,虽不能进犯怀来,但850高地亦在日军的三面瞰击之下。中国军队要夺取骡子圈,就非先站稳850高地不可。

日军失去高地后,开始分三路向横岭增兵。20日清晨,在大批援兵赶到后,开始炮轰850高地。步兵在飞机配合下,向高地发起反攻。而中国军队炮火在敌压制下,却不能直接向敌炮击,激战至午后,高地被日军占领。

张树祯得知850高地失守后,立即组织反攻。他下令所有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射向高地,压制日军火力。全团战士则冒着敌人的密集弹雨奋勇冲杀,多次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战至天黑,我军仍没有夺回高地。入夜,张树祯再次组织奋勇队向敌军发起反攻,他身先士卒,脱去上衣,光着膀子带领官兵冲向敌阵。高地最终被夺回,但张树祯因胸腹多处中弹壮烈殉国,其余奋勇队的战士也全部牺牲在高地上,无一生还。张树祯成了晋军自抗战以来牺牲的第一位少将军衔的团长。

战斗中,中国军队在一个受伤被俘的日军上尉图囊中缴获到一份北京昌平地区五万分之一地图,该图是日军在“九·一八”前秘密测绘,由关东军印发的。地图测绘得极其精细,连山中最小的村庄及长城上的敌楼都标得清清楚楚,可见,日本亡我之心由来已久。而中国军队团以上军官配发的地图还是清朝的非实测地图,与横岭一带的山峦地势几乎完全不符,贻误了许多战机。

8月21日拂晓,日军在飞机和炮兵的协同下,分成三路,以每路不少于四五千人的兵力开始进攻横岭,双方在850高地、黄楼洼、长峪城等地展开殊死搏斗。中国军队有一个团在骡子圈以东的黄楼洼高地执行阻击任务,穷凶极恶的日军久攻不下竟然用飞机投掷瓦斯弹,致使该团大部死于毒气。许多士兵中毒牺牲后,仍斜靠在古长城烽火台的垛口旁,手持钢枪保持着面向日军阵地的姿势。仅这一天,中国军队就有2000多将士血洒横岭。

当时,每天从平汉铁路增援的兵力能到达横岭战场的最多不过1个团,1500人左右,尚不足抵补消耗的兵力。坚守在横岭的第4师12旅旅长石觉以马(21)酉电向汤恩伯告急,而汤恩伯急以养(22)电训示:“我们已死守了半个月,牺牲了成千累万的英勇官兵,贵师虽已伤亡过半,但为了本军的荣誉,为了达成我们的任务,为保障国家民族的生存,我们的部队虽牺牲完了,然而有伟大的代价,是应该的,是光荣的。如我们各级官兵能殉职,那便是死得其所……”

至今,横岭、黄楼洼长城上的累累弹痕仍清晰可见。当地老乡说:“那一仗,山上的中央军(指国民党军队)死海了。”前些年,许多在长城上放羊的老乡还经常可以看到在洪水和大雨之后从山里冲下的白骨。他们说:“那是中央军撤退时,来不及掩埋的忠骸。” 

对照上面的“南口战役要图“,其实我们今天前去的不过是战区涉及长城的很小部分,大约是途中绿色方框所示的位置,至于上文中提到的高楼,我上次已经去过了,不过当时对于其在抗战历史中的地位知之甚少,只是听人说了高楼前面的大坑是当年的炸弹坑,楼上的很多凹陷是弹坑。日本鬼子在正面久攻不破之后,绕道突破长城的位置在黄色方框,那个位置是一个山谷,山谷上方有一个著名的圆楼。2012年11月4日,三名日本游客冻死在长城的时间,就发生在那个圆楼。我并不是一个狭隘的爱国主义者,对于有游客在山上活活冻死也感到遗憾,但是听到三个日本人的事情,总感觉祖宗说的”报应“两字恰如其分,在那个暴雪的夜晚,那几个虽然没有经历过中日战争,但是其父辈肯定是战争中坚,而他们在战后阴影中长大的日本人(柳井俊一郎76岁,渡边邦子68岁,小川阳子62岁,渡边美世代59岁[这个没死],1937年的时候,年龄最大的柳井应该是刚刚出生),可曾在到风中听到什么低沉的怒吼?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总说“放下历史,展望未来”,可是历史有时候真的太容易就被放下,南口战役的历史不就曾湮灭了很久么。国民党退居台湾,无法说。我们这边,因为复杂的原因,有意无意的没怎么说。好在近些年来,正面抗战的历史慢慢开禁,很多人通过搜罗故纸堆,以及网络开始了解那段尘封了的往事,南口战役也日渐被更多的国人多了解。我们这次长城之行,也算是这样的朝拜之旅吧!至少,对于我是这样。

本日穿越活动,因为活动预告为1.2+,故此估计影响了一部分人报名,最终成行46人,也是挺多的一个队伍了,而且队伍里面还包括两个小孩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全天的GPS行程图和KMZ文件依旧放在网盘(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01744&uk=1980083950),感兴趣的可以自行下载观看。 
2013年03月16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为我上周出发之前做的线路估计图,看来估计的很准确啊!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所以对今天的行程,我还是有充足的心理准备的。也因此,我估计大家跟我的心情一样,对于13公里以上的路程心存畏惧,因此走起来是人不停蹄,最终的结果就是:只到六点,全队46人竟然就全部到长峪城村,返程了!前队强驴深海的鱼等更是大约3点来钟就走完了全程,真是神速啊!要知道去年虫虫也曾经发过一次这个路线,最后到信号塔的都已经七点多了!
2013年03月16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GPS高程图。全天路程14.4公里,爬升1100米左右,强度定义为1.2+并不为多,也不算少,比较恰当吧。信号塔海拔高度不到1400米,应该在1380米左右,圆楼位置大约在1200米。结合前后两个图还可以看出,抵达圆楼位置,的确是从横岭西沟到信号塔的一半左右。至于从信号塔到长峪城村,是一溜的下坡,就轻松多了。
2013年03月16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本段长城虽然坍塌严重,但是墙体痕迹那是相当明显,墙体之上也没有什么灌木阻挡,只要一直沿着城墙走,就不会出错,所以我的游记也就乐的轻松,不用浪费笔墨在左转右转的标示上了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早上七点半出发,大约9点多的时候经过镇边城(或者横岭村?我都搞糊涂了,因为GoogleEarth的地点标示总是有偏差),村头的一座关门已经被修过。村子的东侧后山就是著名的850高地,第416团团长,陆军少将张树帧将军曾率部曾在此顽强抵抗,最终英勇牺牲在那里。网上有文章,说在山顶上有后人立的一个纪念碑。现在有不少热衷历史的人前往拜谒,我们今天可惜是去不了了。

沿着X415(县道)到横岭西沟的一个山谷,向右就是今天的行程出发点,看看这开头的满山碎石就知道后续长城的的残破程度。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登上小半截山回头望,西去盘旋在山岭顶上的就是大营盘长城,它向北拐一个小弯之后,重新折反一路向南。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我通过GoogleEarth大致数了一下,全程大约需要经过33个楼子(或台),为此也做好了小纸条。第一个还好,左右能看出一个当年的轮廓,可到了第二个,我就放弃编号的念头了,因为实在是残破的无从分辨。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第一个台子,圆形底座,为什么说不是圆楼呢,因为它的规模较小,不可能呢是一个楼子,而且周围没有任何烧制的砖头残存。这样的圆形结构底座,今天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但是真正的圆楼其实只有一座。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的前方也是一个残破的台子,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年模样了。开头,我还有兴致一个个拍照留念,到最后熟视无睹,所以在后文也就不一一列出了。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初的一段长城,破败的如此不堪,让你怀疑当年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干毛石墙,可是左侧庞大的青条石清楚的告诉我们,在几百年前,这里可绝对是重边,整整齐齐绝不含糊的。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个孤零零的残台,仅剩下中间的填充碎石还看的清清楚楚,周围也没有砖头遗存,要么是被扒的太干净,要么当年就是彻底的石头台。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是片石修筑的石墙,上面却还和砖墙一样,隔不远就会留有这样的排水孔。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面这个台子则可以清楚地看出一层一层的夯土结构,年代久远岁会严重,还是无从判断它究竟是一个台还是一个楼了。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横岭西沟的起始海拔已经是1000米,,所以山上背阴处的积雪尚未消融。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横岭这段的长城,虽然残破,但当年雄姿影绰可见:建筑规整结实,墙体宽广厚重。楼、台连续,数量众多,石头的垛墙一丝不苟。而且整体走向沿着山势迤逦起伏,气态万千。如果是换一个季节,比如春天或者秋天,或者是一个大晴天来,应该是另一番美景。可惜,今天天公不作美,灰蒙蒙的天气,让我们无法一窥真容,两个公里开外就几乎看不清楚长城的轮廓了,此乃今天之大遗憾。另外,就是长城之上风相当的大,吹得我等趔趔趄趄,严重影响拍照动机和心情。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当年的垛墙,应该至少一人来高,现在白灰勾缝的墙体依旧平平整整。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拐弯处的这个应该是一个敌楼,因为周边游散落的碎砖头很多,而且其上有一个明显的石地板痕迹。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个从横岭西沟到信号塔,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楼子,原因是什么呢?请看看下图,从夯土的遗存,以及绝佳地理位置可以推断,这当年绝对是一个敌楼,而且是一个包砖的敌楼,但是砖头呢?我们只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推断是被附近的村民几百年来,一点一点的都挖走了。因为本段长城海拔虽然很高,但是地势却很平缓,向南几乎都是一溜缓坡,农民们的果树林就在长城边上,可见离开村庄是相当的近。在长城的防御功能被荒废,管理无暇也无人顾及的年代,牵上一头毛驴来,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拖下足够盖一个猪圈的青砖下来,那可是长城之砖啊,厚重结实,皇家质量保证,养猪猪肥,养牛牛壮。而我们中国人的耐性是无比的坚韧,虽然这些楼子的砖多的数不清,可也架不住人家蚂蚁搬家,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拆啊。也许在清代,也许在民国,也许在近代,这些楼子就这样慢慢脱去了衣衫,剩下了瘦骨嶙峋的架子,尴尬而瑟瑟地蹲在那里,忍受着风吹日晒,默默无言,逐渐枯干,直至消逝的无形无影。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城关外,一个个小山包之上,竟然能看到多个烽火台的遗迹。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的一个重要隘口,V形的两翼全部是大青石为墙体,墙高5米、宽6米左右,从墙上遗存来看,当年应该是砖石结构的一段一级边墙,方砖的台面,青砖的垛墙,可惜现在已经是光秃秃的了。这个关隘扼守处是一个谷底,但是奇怪的是其后是一座山包,当年的修建者为什么不沿着山梁修建,而一定要费工费料地修到山谷再上来?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墙体上是如下爆米花模样的碎石和碎石灰,走起来要格外小心。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碎石灰,其实就是因为砖头被人为撬走,勾缝的石灰没有用处,被瓦刀砍下堆积在墙体之上所致。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又是一个啥也看不出来的只剩下基座的楼子(我以周围有没有碎砖来判断是还不是楼子)。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则是一个圆形冲外的台。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中午12点半,终于抵达本段长城之著名圆楼 ,圆楼和圆形台子在大小规制上一目了然。长峪城一代据说总共有三个圆形敌楼,一个在高楼之下,一个在横岭之西日本鬼子过长城的地方,一个就在这里了。楼子顶部建筑早已坍塌的不成样子,不过几个箭窗开头所在的位置还能依稀分辨。圆楼所在位置下方是相对陡峭的山崖,位置可谓要塞。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圆楼右侧供当年士兵上下城墙的蹬道古风依旧。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圆楼向前,可以继续走坍塌的毛石墙体,也可以选择右切,沿着一条明显的山路绕到对面,这个绕行差不多可以节约一公里的路程了,所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当然选择了横切。
2013年03月16日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横切之后,选择了一处背风处开始吃饭。

再向前,透过灰霾,已经可以看到信号塔了,之前这段路虽然起起伏伏,但总体说来难度看起来并不算大。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看看这倾斜着快要倒下的垛墙,来往驴友请手下留情,别去折腾它们,别加速它轰然倒下的进程了。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墙体和墙上的垛墙看起来真棒,垛墙和墙体之间还镶有一层薄薄的片石,作用是干啥的呢?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方,突然冒出一段好平整的墙体,连那个小台子和上墙的蹬道都修的方楞周正,长城内侧,是一大片平整的果木地,即便是今天,这块平坦之地都殊为难得,想来当年此处肯定也是守城官兵的菜园子之类所在。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要我说,横岭西沟到信号塔的这段长城曲线之美,不亚于金山岭,不过少了高大雄伟的敌楼映衬,显得气度不足破败有加而已。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欣赏,不也更增添了苍凉之美么!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株老梨树,长在长城旁,想春风来时,摇曳满枝雪白,映残石破楼,定有别样风情。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信号塔之下,是最后一段上升,不过垂直上升不到100米,只要在中间找个地方歇歇脚,上去还是很轻松的。到最顶部的时候有一处小断崖,可以选择在其下50米的时候下城墙向右侧切过去,从山北侧绕上信号塔,也可以选择在断崖之下向左,沿着山体小心翼翼重新攀爬上长城。我选择走的左边,其实并不危险。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信号塔左侧绕过,往前继续走上一二十米,长城在此向北拐弯,下一个山谷重新跃上对面山岭之后,一直通往著名的高楼,这段路线是我去年曾经费劲巴哈走过的,那次留下了惨痛的教训---因为水没有带够,到最后夸张点说几乎脱水,幸亏一位队友相助,给了一些水才撑着下了山。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信号塔旁边的宽阔防火道,拐了一个弯再拐一个弯,再次看到界碑(北京和河北分界),和上次却不同,河北境内山路边,有废弃的窝棚两间,旁边是散乱的砖头不少,不知道是干啥用的。从此处向上,一条小路沿着山梁可以一直走到高楼,我在此等后队的时候,正好有一帮去高楼的驴友过来,听他们说,高楼的确被维修了一下,把北面坍塌的地方给修补起来了,而南面的那个大裂口还没有补,也没有用铁架子框起来,这样挺好。这么一个重要的抗战纪念地,终于引起政府的重视而加以修葺,真是一大幸事!希望这样的事情能够更多一些,让古老的中华脊梁能够一直雄赳赳气昂昂的继续挺立下去。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那位勇敢的妈妈,带着一双儿女,竟然基本没有落下多远,真是令人佩服。男孩还行,女孩走到界碑处,已经有些疲惫不堪了。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界碑再往前,是我上次走过的路线,一路下撤,而且道路是石板铺就,很容易走,不过也很伤膝盖,不可呈能蹦蹦跳跳。春天还没有来,山上的植被依旧昏睡,灰褐色的颜色不入镜啊。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下面的水库,就可以看到长峪城村了。山中气温相对下面要低不少,所以水库的冰还没有化完。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撤的石板路两侧,数则这样的类似内容标语,话当然是没错的,不过涂刷在这个地方是啥意思呢?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最后下长城的路口右侧,立有“抗日英魂”纪念碑一座,据说是当地村民自己立的。去年的清明节,还搞了一次非常隆重的祭拜仪式。烈士有灵,当也含笑。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峪城与西南部的镇边城、东北部的白羊城鼎足而立,号称明清京城的西北门户,与南口城、居庸关、岔道城、上关城、黄花城、古北口构成了数百里长的防御实体。如今盛况不复,村头东西两侧的城墙也已破败不堪。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南头,人为修葺或者修复的关门,和村南头的老关门一比,简直就是儿戏一般,所以这种为了制造景点而进行的粗糙复制,还不如不修来得实在。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中文革时代的老标语,时代的变迁在这个古老村落中显得沉稳不惊。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据《光绪昌平州志》记载:长峪城内有附墙台一座,空心敌台二十三座,隆庆三年至万历元年节次建。原城高一丈八尺,周三百五十余丈,南北二门,明正德十五年建。城南有小城,名长峪新城。现今的长峪城是旧城与新城的合称。

虽然自明朝建城已500多年,但现在村前古城墙、垛口、瓮城依稀可见,下图就是当年的古城墙了,墙上大灌木一丛,傍晚将至,一群麻雀聚于其上,叽叽喳喳,更显小村的宁静。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村南头有一座古寺,名为“永兴寺”,是独具特色的道庙合一建筑,寺内还有一座戏楼,据考证是北京地区寺内建有戏楼的两座中的一座,而且据说钟楼里还悬挂着一口具有几百年历史的古钟,每每被人敲击钟声浑厚天成,传遍周边各村。我们来时,庙门紧闭,大钟是无从去看了,寺庙门口这种古树巍峨参天,整日浸润晨钟暮鼓,想来早已修行得道,不知庇荫了多少善男信女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峪旧城始建于正德十五年(1520年),快要竣工时,被一场特大山洪冲毁。于是,朝廷又决定在其西南高地上再建一座城,叫长峪新城。长峪新城建于万历元年(1573年),只设一门即东门。东门外建瓮城一座,设南门,面积很小,约为百十平方米。呶~~~就是我在上车之前跑去看的这个地方了!其实相比较北门,这个东门(南门)才是真正的文物,奈何也已经年久失修,据说本村的年收入平均为65万,村里面是完全可以拿出一些银子来,把这个南门修缮一下的,当然,别修成新“文物”就好。
逛北京爬长城 横岭西沟-信号塔-长峪城村穿越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夕阳如一个惨白的球,慢慢地沉下西山。从横岭一路走到长峪城,当年的炮火和硝烟早已消逝,游客们欢歌笑语穿行在青山绿水之间。可是,亲爱的朋友啊,当你走到高楼、走到骡子圈、走到北唐儿庵沟、走到水头村的时候,别忘了停一停匆忙的脚步,轻轻摩挲乌黑的城砖和深深的弹孔,静静感受一下它们--是不是--还滚烫依旧。

又,感谢队友“峰峰”的提醒,找到了“抗战史上被遗忘的南口战役”一文(http://culture.gdcct.gov.cn/history/201112/t20111216_634459.html#text),对南口战役也有详细的描述。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