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2013-12-30 11:53:05|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可多创造快乐来填满时间,哪可活活缚着时间来陪着快乐
----闻一多

时间:2013年12月28日
人数:4人(深海的鱼、黄金叶、随缘 and Me)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12月28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癸巳年甲子月戊辰日。仲冬月,麋鹿解,娥眉残月,巳命互禄。宜祈福、嫁娶、赴任、纳采、招赘、纳婿、开市、盖屋、纳财、斋醮、祭祀、求嗣、栽种、纳畜、入学、裁衣、求财、冠笄,登山可为祈福、可为求财,还可锯木头为盖屋,所以本日大吉,适宜登山。

本周六虫虫发的活动是“西栅子-九眼楼-北京结”,这个地方我去过,但对于北京结这种百去不厌的地方,再去一次也一点不多,正好川子一直还没有去过,遂约了同行,结果周二的晚上,川子突然给我留言,说有事已经回宁波了----年会刚送罢, 老友即南飞,明年春草绿, 王孙归不归?----怅怅然之际,突然想起和川子去过的挂枝庵,一直也在遗憾着没有走完,何不趁着冬天走一下呢?立马联系深海的鱼、黄金叶随缘,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本日活动地点相对北京城的位置如下图,从昌平出发的实际距离大约是70公里。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天路线图如下。因为是小部队活动,为确保顺利,之前我反复研读了前辈们走过之后所写的游记(虽然只有寥寥数篇且大部分语焉不详),以及这块区域的卫星图,和几位同行队友进行了讨论,爬升阶段的重点是断崖,下撤则是线路选择问题。全天下来证明有些多虑,但我认为出于安全考虑,多想一些、多准备一些总没有坏处。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线鸟瞰图如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为高程路程图,全天行走约9公里,上升760米。其中从水关到断崖的海拔上升约有550米,还是有一定的高度的!正常情况下,这个路线的强度可以定义为0.8-,但今天遇到了大风降温,强度需要增加上0.2,算1.0-吧。我们最终没有爬断崖,而是选择了横切,如果爬断崖,强度需要再加0.2。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并不华丽的分割线===================

昨夜一晚上睡得都不怎么踏实,凌晨5:25起床,5:40坐上地铁,五号线倒十三号线,大约7点到西二旗,换乘昌平线。路上埋头看宫部美雪的《模仿犯2》,没留意手机,黄金叶比我先到西二旗后给我发了两个短信,说在西二旗碰头,结果我没有看到,害黄金叶在站台错过了三辆车,等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我是碰到第一辆就走了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真是抱歉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8点左右出发,沿京藏高速在东花园村出高速,先走了一段宽敞明亮的县道,之后拐上了狭窄的水泥乡道----其实就是村村通公路,9:30,抵达水头村,此处海拔计的读数为1105,我回来算了算,和实际海拔大约有100米的误差,也就是本地海拔高度实际上在1000米左右。从外井沟村到水头村的大约5.3公里道路很是狭窄,也就3、4米宽,而且很多地方是紧挨着土坡而建,45座以上的大客车肯定是进不来的,如果将来虫虫发活动,最合适的车辆是小面包,或者普通家用轿厢车,考斯特都有点玄

一下车,第一感觉是:真TMD冷!好家伙,比北京市内最少要抵上5度,“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寒风料峭刺骨寒,不对啊,这天气预报不是说没风么!?赶紧收拾行囊开始出发。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水泥路一直修到村子尽北头,在路的终点向右拐,沿着土路开始向水关进发。天格外的蓝!满地的枯黄都被衬得陡增几份苍凉的诗意美。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村口出发大约15分钟后,上午9:48,海拔1060米因为风很大,估计气压计还是受到影响,海拔是有偏差的,仅供参考,下同,抵达水关,这个地方上次“镇边城-唐儿庵-马套峡谷穿越”的时候拜访过《游记链接在此》。这次拍了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巨大的水关城门,于今看来都觉宏伟,诗书前辈写到:“......水门原为唐儿庵水口,即南唐儿庵沟北口。边墙建成后,成为边墙水门。唐儿庵另择地段细化为南、北唐儿庵口....水门系极冲,与边尾相接,此地又远离镇边城,遇警接应不便。作为弥补,于边墙外侧挂枝庵沟北口建隘口,即水头村"。唐儿庵隘口,就是已经两次去过的水头村北山梁之上的隘口,日本小鬼子突破国军防线的地方,上次深海的鱼在那里捡到好几个并给我了我一个弹壳。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水关向右拐,开始攀爬长城。水关开始向南到圆城的这一段长城,统称挂枝庵长城。虽然其中的数座敌楼已经尽数坍塌,但是城墙保留相当完好,而且长城依山而行、蜿蜒起伏,和横岭、样边、镇边城长城一脉相承,虽已是内线长城尽头,但建筑质量毫不含糊。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墙一小段,10:05,海拔1150米,抵达第一楼,基座很明显,不过上部已经完全坍塌,周围散落着一些残砖残瓦。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依旧是城墙----提到水头村长城,最出名的当然是唐儿庵那段惨烈的历史,而挂枝庵这边,则少有人问津。网上搜索,翻上十页出去,也没有几篇,而且“挂枝庵”三个字都不统一,有写作“桂枝庵”的,还有写作“挂子庵”的(这个吓人),可见这段长城的不为人知。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少有人来,所以也就保存的相对较好,看这垛墙。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13,海拔1200米,抵达第二台,基座依然很清楚,上部剩下中间两个孤零零的拱柱残墙,这里的敌楼据说在建国前夕保存都还可以,但在建国后惨遭破坏----当地村民拆去盖房子、垒猪圈了----实际上,我们在水头村确实发现了不少城砖的痕迹。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好在城墙的主体没有受到大的破坏,看下图保存基本完好的垛墙,还有墙体的装饰线。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风呼呼的刮,吹得我们几个踉踉跄跄,不过天可被风吹的真好。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一个大拐弯处回望水头村,这个当年因守卫隘口而行成的古村,宁静地沐浴在冬日暖阳之下,寂寥无声,如一个安详的老人,皱着满是折子的眉头,依着群山悄悄地打着盹。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我们上来的水关继续向北 ,沿着山梁而上的长城拱卫的就是著名的唐儿庵隘口。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还是城墙。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保存完好的垛墙之下,雷石孔里透出久远的光。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0:36,海拔1245米,路过第三楼,下图是过了楼子之后拍的(前进方向反过来拍),逆光的时候因为太阳位置低,不好拍。此楼也已经完全坍塌,剩下砖石的墩芯,周围散乱大量的残砖破瓦。在顶上我看到了一片瓦当和两片保存比较好的瓦,本想拍一张照片的,风实在太大,吹得我站立不稳,为了安全起见,赶紧跑了。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城墙边上一个保存完好的上兵道,在镇边城那边长城之上,几百米就有一个,这边城墙看到的不多,可能有些因为坍塌而没有注意吧。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1:06,海拔1295米,抵达第四楼,下图也是过了楼子之后往回拍的,同样是为了避免逆光。这个敌楼周边全是散落的青城砖,保存都相对完整,顶上有数堆显然是人为捡拾码起来的砖垛。此楼是上次8月10日盛夏之行,我们几个试图攀爬此段长城的折返点。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第二楼到第五楼之间,长城墙体基本都是条石为边,建筑等级钢钢的。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突然看到了两块方形地砖,应该是保存了当年模样,可见此处长城修建等级很高,和金山岭、司马台那边一样,使用了两层地砖铺漫。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开第四楼,爬上一个小山坡,11:29,海拔1415米(这个海拔读数明显有问题,四楼和五楼之间没有这么大的海拔跃升),抵达第五楼,第五楼基座很大,不过也已经仅剩下残破的基座而已,其上残砖碎瓦亦然。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图和下图都是过楼子之后回头照的,第五楼的南侧还有一点点的残墙痕迹。请注意从下图可以看出此处城墙的墙体宽度----最起码有4米。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风真大----请允许我再重复一次,因为风真的很大,几乎没有什么停歇的肆虐呼啸,最起码有4、5级,彼此错开几步,说话都听不见了---刚蹦出嘴巴的词语就被风给吹跑了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寒风动地气苍芒,横吹先悲出塞长”也就是这意境吧!气温很低,背包上挂的温度计显示是零下三度,体感可不止这点,得有零下10度的感觉,大晴天的,道路上竟然都结了一层霜,吓吓~~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第五楼之后大约100米是一个小小的山梁,城墙走向在这里从南拐向西偏南方向,同时条石墙重新变为毛石墙,宽度有所减少,垛墙不见了,大约是因为这里地势较高,防御需求也就相应降低。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城修建的原则之一就是凭居山险,下图的城墙就是这样,有意思的是,这段修建于一处巨石之上的城墙,外部竟然也涂了一层石灰。不要小瞧了长城城墙上的抹灰,抹灰墙垛我们在沿河城刚刚见到过,几百年了抹灰还保存着,据说建筑长城用的石灰事前要用水闷上几个月甚至一年,闷透后才能使用,敌楼砌砖勾缝用的是闷好的石灰加桐油,抹墙是石灰加粘土,比例到今天也没搞清。长城几百年屹立不倒,可绝不是随便一垒一抹的。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水关的时候,注意到有4位驴友就在我们队伍前面,也在爬这段长城。我们走的不紧不慢,中间因为找六道木又耽搁了一些时间(话说这一带的六道木真多!),到了上图平台位置,终于赶上了这几位,山梁和垛墙挡住了风,他们正在这里休息呢!闲聊了几句,原来也是长城爱好者,年龄都在50岁以上,从今年10月份才刚刚组建小分队,采用自驾游的方式,刚爬了有十来个地方的长城。后来我们和这几位基本上在一起前后行动,在圆城的时候又重新见面,我们向他们隆重推荐了“虫虫长城队“,他们惊讶地说早有所耳闻且认真看过虫虫的网站----“原来你们就是虫虫队的啊!”

下图是在平台处往北偏东方向远望的情形,虽然遥远的天际有一层厚重的雾霾,但天气的通透性总体还算可以,从水头到镇边城长城、再到样边、到大营盘、横岭,甚至远远的高楼信号塔都能看到。左侧是官厅水库,狭长的峡谷地带上有很多巨大的风力发电机,也都看的很清楚。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四位老哥老姐继续休息,我们则继续前行。过平台,城墙在几十米的斜山坡上暂时消失,之后在山梁之上重新出现。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狭窄的城墙沿着山脉的正山脊行走,大约一百多米之后,12:55,抵达一处断崖。这,就是所谓的”洪镇山断头崖“了!长城在断崖边上戛然而止,其前、左、右都是峭壁,前、右有十来米,左侧更深,而对面,隔一个狭窄的隘口,还是危岸耸峙的绝壁。下图红圈是第一道绝壁,后来我为了查看前行情况,曾从红圈处爬了上去。从实地情况来看,如果翻峭壁继续前行,需要沿着山脊生切将接近100米左右,然后抵达山顶,城墙就从山顶位置重新开始。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现在可以说说挂枝庵这个奇怪的名字了,据说:明朝修建长城到此,看到到处悬崖峭壁,施工官员就展开图纸方案仔细观测,突然一阵狂风,图纸被风吹走挂在悬崖,挂枝庵--制方是也!有点扯啊。

“庵”这个字我们现在理解一般就是指尼姑所居住的修行场所,其实它还有一个意思,是指军中的营帐,《后汉书.皇甫规传》:“规亲人庵庐,巡视将士,三军感悦。”王世贞《闻岛寇警有感因呈兵宪王使君》诗:“天横须虑合,月上庵庐寒。”,有此来看,挂枝庵这个庵,还真是有来历滴~~~。

断头崖往后退十余步,在一米多高的垛墙之后,正好是一处背风处,我们几个就在此开饭,计划好好休息一下再开始爬对面断崖。天寒地冻,担心啥就来啥,我的气罐又被冻上了,炉头挺卖力,兹兹做响,火就是不旺,最后还是借助深海鱼的炉子才煮了一锅热腾腾的方便面,吃了深海的鱼的菠菜、又吃了黄金叶的甜心苹果和带鱼,反而我自己带的牛肉推销不出去,早知道就不带吃的了,还省劲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正埋头苦吃,后面那4位驴友也吃完饭过来,他们从网上看的路线,计划从旁边绕过断头崖。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吃完饭,迅速收拾完毕----冷啊,坐不住。从前行方向的右侧,断头崖向一点,有一处缺口,下面树枝上还栓有一个路标,看来前行驴友们也是从这里下来的。下断崖之后再前行数米,就到了断头崖正面,下图是隘口位置往回拍的,也就是说,下图这个看起来很吓人的峭壁是在过来的方向。前面看别人攻略,曾有驴友此正面靠左侧攀缘而下,我实地观察了一下,其实不难----虽然陡峭,但是石头多有突兀,可供抓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隘口处宽约五六米,修有一米来高的城墙,正好成了一个平台。我从隘口的另一侧峭壁(参见上上上图红圈所示位置)顺利攀爬而上,在崖壁顶上给对过的断头崖来一张特写。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正在观察可能的登峭壁路线,峭壁下的深海鱼喊,说林子中平切的道路很明显,不用走断崖。虽不甘心,但再看看前面那陡峭的山势和密密的丛林,还是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横切吧。

从断头崖处沿着前行方向穿行右侧山林的这条横切小路说不上清晰,但还算明显,几乎不用上上下下,就一路绕过了这片断崖。回来之后看卫星图,如果走断崖,下图绿圈中是难点路段,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过了之后就到了山顶,那里是全程的最高点,海拔大约在1600米的样子,城墙也会重新开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平切线路左手侧就是峭壁,阳光被大山遮住,但同时也挡住了大风,所以走起来很轻松。当重新走到阳光之下的时候,左手侧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壕沟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其实从第二楼之后开始,壕沟就沿着城墙外侧持续存在,只在部分陡峭山体处消失,在卫星图上看的非常清楚。这道壕沟的形成当然是在长城修建之时,其作用应该是为了增强长城防御所需,除了起到类似“护城河”的作用,增加城墙守卫者和攻击者的位置高度落差之外(现在的壕沟依旧有约1米深,考虑到经年累月,那么当年这道长城的壕沟最起码得有2米深吧,加上长城城墙本身的2米,高差足有4米,对防御功能的增强显而易见),人工开挖的壕沟内不可能也不允许长有树木,也能拓展守卫者的视野,便于观察作战时的形势,此外,开挖出的泥土正好也用于城墙的修筑。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试图从刚到壕沟的位置直接攀上城墙,右腿翘上一棵大树的时候,腿肚子竟然抽筋了,哎吆吆~~~,可是并没有感觉到累啊,郁闷!这还是走长城以来第一次抽筋。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天太冷的缘故吧。

从壕沟重新爬上城墙,回望从断头崖过来这段横切过来的路,其中红色箭头位置,是深海鱼曾经走的一段路,他当时发现了一条向上的小路而且走了一小段,遇到了那4位驴友中的两个,说前面是断崖无法过,就返回了,从现在的情况看,那个小路上去应该就能到长城重新起点的断崖下方。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断崖究竟好过不好过,这次是没有机会验证了。只能远远的打量一番,山脊的城墙隐约可见。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这个山tou的全貌,山顶下来的城墙到山谷处变得更高更宽一些,不过一侧多有坍塌。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继续向前是一段几十米的缓坡下降,完全是松动的碎石,需要小心翼翼而行。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段下行的城墙宽约三米,高约两米。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到谷底之后回望这段下降,还是觉得有一定的危险。其实如果觉得碎石不好走,也可以从阳面的墙边山坡上下来。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画面中的是黄金叶老哥,今天他可照美了,下山的时候相机都没电了----当然,有一半是冻没的。我的相机也不抗冻,一度按下快门的时候,定焦点都反应迟钝,镜头里马达声音也有些怪怪的,到圆城的时候还干脆死机了,把电池抠了重新装进去才又活过来。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城墙继续向前,在一个小山峰下拐弯,小山峰的顶上能看到人工修葺的痕迹,看来是一个烽燧,既来之则上之,14:03,海拔1580,咬几口牙关上到这座烽燧。一段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烽燧占据附近的一个制高点,西侧右下方----赫然就是----圆城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离圆城已经很近,隘口这边的城墙依旧修建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其中一小段异常狭窄的墙体,仅容一人而过。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烽燧之上,大风肆无忌惮,脸都快冻得麻木了,赶紧下撤。下图就是上文刚提到的那段仅容一人而过的城墙,左侧是数米高的断崖,走着还真要谨慎----尤其是今天有这样的大风。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小城的远景照。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回望烽燧,它离开长城主线并不远也不高,绝对值得一去,是一个拍照的好位置,西可以拍圆城,东可以拍下撤的单边城墙,北可以拍到官厅水库,南面则可以拍到马套峡谷的美景。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左手侧的峡谷中有人工修葺的登山道,来之前看别人的游记,顺着山道而下,就是马套峡谷,景区还真用功夫,水泥路都修到这里来了。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这道峡谷的尽头,景区还修了一道崭新的城墙,修建的位置倒正好是长城的尽头,应该就是当年的挂枝庵隘口所在位置。清《光绪昌平州志》记载:“挂枝庵,明嘉靖三十八年建,相近有洪镇山,山上有圆城,迤西至断头崖,俱崇山叠嶂,不通步骑,边墙止此”,请注意“边墙止此”,这里,就是内长城的终点!所以有俗语“(长城)东起山海关,西到挂枝庵”。
 
隘口当年肯定是有墙的,但是重修的模样不敢恭维,高度宽度肯定大大缩水,而且建筑材料使用了过多的水泥和白灰,成了一道典型的“鹿皮墙”。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道鹿皮墙上开了一个门,站在门洞内侧往北看,圆城和隘口处于几乎相当的海拔高度。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紧前几步,14:41,海拔1460米,抵达圆城。据记载,挂枝庵隘口建成于嘉靖三十八年,较挂枝庵边墙晚四年。也就是说是先有挂枝庵长城,后有的挂枝庵隘口。当地老百姓称圆城为“圆城子”,清《畿辅通志-舆地略》载《大清一统志》云:“……洪镇山城,在州(昌平州)西北一百六十里,亦曰洪镇山圆城。其西接宛平县之沿河口,稍东为唐虞庵水口,又东为唐虞庵小口”,也就是说:挂枝庵隘口、圆城子、洪镇山城、洪镇山圆城,说得都是它。一段十五分钟的视频《请猛击观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作为镇边城下辖十个隘口之一(十个隘口分别为:挂枝庵、秋树洼、松树顶、水门、南唐儿庵、北唐儿庵、尖山顶、车头沟、黑冲峪、柳树洼),这座明朝的重要军事建筑,到清朝就已经完全废弃,内部的砖瓦和木头早已经被拆光,幸而条石外墙基本保存完好至今。
 
南侧墙体坍塌了一个大口子,从这个口子(而非门洞)登上圆城。在山上的时候,就发现圆城是一个“实心”的,还跟黄金叶探讨了原因,怀疑是其中的敌楼坍塌所致泥土淤积。实地一看才知,这座小城原本就是条石为墙的一个高高土基平台,并不是四周高高围墙的小院,直观点说,就是一个超大号基座的敌台
 
圆城西北侧地势最高,依稀的圆形平台构成一个建筑基座,但这个基座并非人工修建,而是借助了一块相当面积和体量的突起岩石,然后周边用碎石修补找平为墙再内夯土而成,可见当年设计者的用心良苦。这个基座的上方,当年应该有类似铺房这样的防御工事设置,是一个炮台或砖砌的敌楼也说不定哩。
 
基座往下,似乎还有一层平台----至少这个平台在基座正前方是很清晰的。平台再下来,才是圆城的“院子”,基座比院子要高上至少3米有余。也就是说:整个圆城从高度上可以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围墙、院子和院子内的建筑,第二层是基座下的平台,第三层是基座和基座上的建筑。
 
基座前数米,院子两侧各有一座房屋石墙遗址,其中南侧房屋是一大间带一小间,北侧房屋是一大间。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圆城后墙有一个拱门,和前门对应,不过小了很多,L形的蹬道设计大大加强了其防御能力。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整个圆城的中轴方向是从西北到东南,城墙随着山势而起伏,防御者们居高临下,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整个挂枝庵隘口的任何风吹草动。此地是不同方向三条大沟的汇合地,属交通要道,长城外侧地势相对平缓,防御压力不小,为此特地修建这么一个独特的“圆城”,的确有必要。

我也就这两年多才开始在长城上转悠,见不多识不广,也不知道象“圆城”这样的防御工事,在长城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反正我自己在北京这一代的长城上是没有见到过,因此强烈建议虫虫队的Wallers:赶紧来吧!忽悠着虫虫赶紧组队来吧!就冲着这圆城,就冲着这“墙止于此”的挂枝庵,不来,你会后悔得半夜三更腿抽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圆城的正门开在东南侧,有两点很奇怪:第一是门洞两侧是砖而非条石,第二是门洞内侧被一些条石半封闭了起来。原因么,我推测是门洞在近代被重修过,条石限于当时条件无法补充,只好用砖头代替。至于内侧被封闭起来的原因,要结合圆城“实心”设计来说,当年从这个门洞进入圆城,内部应该是一个坡道,重修之时,这个坡道估计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坍塌,泥土甚至淤塞了门洞,为了防止继续出现这种情况,干脆在门洞内侧垒砌起了一道墙。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从圆城内看被半封闭起来的正门情形,这侧拱道砖很是破旧,应是旧物。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名为“圆城”,其实一点都不圆,形状如下图所示。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前面我费了半天口舌描述圆城内的建筑格局,不如看下图更加直观。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多大一会,那四位驴友也陆续到了,找他们帮忙给我们来了一张合影。哎,怎么感觉我越来越胖了,这山爬的,不但没减肥效果,还搞得我越来越能吃了。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圆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转悠了很长时间,15:15,开始沿着圆城前的小道向北下撤。大约50米之后,会遇到一个三叉,主路继续向山下(下图路线1),另外一条则通向右手侧山梁(下图路线2),其实走这两条路都可以顺利下撤,不过据说右手这条小路难走一些,但以到水头村来比较,比左手侧小路要短将近2公里。时间尚早,我们并不担忧下撤路程多出的这一点,所以选择了路线1。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挂枝庵隘口)-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之前并不清楚下撤的道路究竟状况如何,还担心是不是需要生切,走起来才发现,简直就是明光大道,比样边长城那个漫长的下撤小路还要好走。而且走在山谷之中,刺骨的风也没有了,走一回汗都开始冒出来了!

一路轻松下撤,大约1个小时之后出了山谷。随后在一片庄稼地旁还遇到了一棵海棠树,冰冻的海棠果吃起来真爽口,哈根达斯的冰淇淋也就这味。
 
山中天黑早,天色已经逐渐暗淡下来,唐儿庵隘口右侧圆楼的一侧被映的通红,隘口左侧山梁上是那座非著名炮台,希望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爬长城_水头村-挂枝庵长城-洪镇山断头崖-圆城-水头村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6:30,顺利回到水头村,登车返程。

水头村出去5.3公里是外井沟村,村头有一个建在山坡的小庙,看起来古朴精致,早上过来的时候我们曾计划着在返回的时候过去拜访一下,下午再次路过,远远看去庙门紧闭,可能不对外开放吧,也就没有下车。小庙内有古松一棵,苍翠挺拔,树冠巨大,盖过了小庙的面积。

返程经过十八家村的时候,留意到这个村子竟然有相当长一截子残存的夯土墙,村南还有一个巨大的城门,回来在网上搜索,十八家村归怀来县小南辛堡镇管辖,还建有一个介绍村子的网站,但没有提到这个古墙和城门。
 
最后,隆重感谢深海的鱼老哥,我在返回途中是呼呼睡着了,他还得开车,真是辛苦了!还要感谢黄金叶和随缘,大家一起齐心完成是日活动,成功抵达“边墙止此”的挂枝庵隘口,为长城之行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