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2012-06-17 23:1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萧太后河码头遗址公园一样,我是通过《北京青年报》C版知道的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下午从萧太后河码头遗址公园出来,看看表是15点一刻不到的样子,就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去一下同样也在京城东南方向的运通桥。说的容易,走起来可不顺利。从前营村坐”通11次“到果园站,从果园站转801次,晃晃悠悠到张家湾镇,下车一看,已经是16点半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啊!这里已经是六环以外了。

扯白历史真不是咱的强项,谁让中文底子不扎实呢,得了,上网搜吧,别说,有关张家湾镇和运通桥的文章真不少,还真让我找到了一篇我认为写的很好的文章,地址:http://www.tzxctz.com/a/tzdl/20120201583.html。全文摘抄如下(标注版权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感谢原文作者!):

        《行走漕运古镇 探寻通运桥、古城墙遗迹》
        2012-02-01 10:32     来源:通州时讯     作者:张丽     
  
  沿京塘路行驶至土桥右转,进入张采路,在太玉园小区东侧左转。此时,车轮下的路开始颠簸起来,穿过一片满是沙土的荒凉,眼前豁然开朗。仿佛一下子穿越了时空,一色的青砖高墙挡住了去路,透过高耸的门楼,一座历经沧桑的古石桥闯入眼帘,桥面被岁月磨出的车辙崎岖得十分夸张,桥下则满目皆冰,整个画面却浑然天成,别有一番沧桑和大气。目光沿城墙远望,放眼周边的黄土和民居,又惊觉古桥和古城墙犹如鹤立鸡群,与周围的景致格格不入。
  
  抬头,古城墙上写着:通运桥及张家湾城墙遗址,通运桥始建于明万历年间,位于大运河北段水路要津,张家湾城南门外码头,因横跨辽萧太后运粮河上,俗称萧太后桥。石桥南北向,三孔连拱式。桥北为张家湾城墙遗迹,此城建于明嘉靖四十三年,即1564年,现古城尚存南面城墙遗址。通运桥及张家湾城墙遗址是研究北京通惠河水利工程和张家湾古镇民风民俗的实物,1995年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物专家周良表示,通运桥及张家湾城墙遗址位于张湾镇村北,张湾村旧村遗址南边,目前仅存张家湾城南门及两侧城墙遗址,城墙大约蜿蜒400多米长,高低不一,久经风化的城砖大小不一,也已斑驳破损。
  
  走到古城墙东面,一个个已经干涸的苇塘、水坑相邻,多达近十个。坑旁一块保护标志碑上写着:京杭大运河,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006年5月25日公布。
  
  据说元代初期,漕运万户侯张瑄督海运至此,此地因此得名张家湾。周良说,张家湾这段水面非常宽,但水比较浅,漕船往北就无法行驶了,只好把粮食、货物都卸下船,改水运为陆运送到大都城。保护标志碑旁边的这段京杭大运河的故道也是与萧太后运粮河相汇的地点,“通运桥下的萧太后运粮河从京城顺着城之南垣流淌,一直往东就是在这里汇入了京杭大运河。”周良说。
   
  到了明朝中期,通惠河断断续续开始淤塞,进入通州和北京的水路不畅,张家湾的地位愈发举足轻重。当时,盐米商旅、万国贡赋、内外官绅往往要经过此地,乘船改乘车走陆路入京。史料记载,张家湾当时设了“通济仓”、“竹木局”、“砖料厂”、“盐仓检校批验所”、“张家湾巡检司”、“张家湾宣课司”、“铺递”等,可见其地位有多重要。
  
  总之,在明清两代,张家湾城地位非同小可,对于明朝而言,张家湾堪比居庸关和山海关,对于清朝来说,也不逊色于右弼良乡。像天圣斋、天成楼、天顺当局、曹雪芹家当铺、二友轩、庆和成、济生堂这样的商号,张家湾城内就将近百家,整个张家湾城可谓是河深墙高,柳绿桃红,码头繁忙,水波荡漾,游人如织。
  
  另外,关于张家湾城的记载,明朝大学士徐阶曾在《张家湾城记》中写到,城随河岸地势而建,周围九百零五丈,厚一丈一尺,高二丈一尺,内外瓷砖,中夯实土,设守备一员,率军五百人守城。东城墙筑在河边,陡然而立,南北一条直线,但高低不齐,因此城南北长,东西南部宽,西墙短直,东墙甩弯,南墙略宽,北墙稍窄。五门依码头所需而建,并不对称,南墙出门过桥便是热闹的市场,且有人市,冯魁卖妻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西墙紧临码头,北部低洼并将萧太后河与护城河相通。西门设在进京大路的码头之前,北墙又与通惠故道相连。三条路通往北京:一条经通州到朝阳门,一条入东便门,一条入广渠门,为运盐道。东墙随河折转,南部即是大运河,北门通入京大道,东便门通盐厂和江米厂。
  
  时至今日,张家湾城的五门仅留下南门和南城墙遗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到了1958年,张家湾城墙被大规模拆毁,到了文革期间基本上就拆完了。幸好通州早先在此地修建了一个粮库贮存粮食,粮库的一部分围墙就利用了古城南墙代替,一直沿用多年。所以,南门以及南城墙遗址才得以保护留存下来。
  
  张湾千载运河头,古垒临漕胜迹稠。通运桥、古城墙、曹家染坊水井……一个个文物古迹和传奇典故让漕运古镇张家湾散发着独特的文化魅力。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文化古镇,咫尺北京,地锁京津,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有人说,一部张湾的发展史,见证了数代封建王朝的兴衰与覆灭,见证了几辈英雄儿女为民族解放不屈不挠地英勇抗争。
  
  前进的车轮碾压着历史的沉积,走进今日的张家湾,因漕运而闻名的水陆要津已是昨日烟云,天圣斋、天成楼、天顺当局、曹雪芹家当铺、二友轩、庆和成等近百家商号无影无踪,漕运繁忙、游人如织的景象也一去不复返了。站在通运桥头,抚摸着冰冷的石狮,神往当年漕运带来的繁华:桥北古城楼垂映在萧太后运粮河中,桥南十里街市鳞次栉比,熙熙攘攘,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古运河畔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内涵以及历经沧桑的文物古迹无一不在诉说着漕运古镇昔日的辉煌。
  
  前不久,区第五次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未来五年将打造以张家湾“漕运古镇”为代表的一批地域文化品牌。而张家湾镇正全力打造漕运古镇新形象,开发张家湾文化旅游项目。目前,漕运文化主题公园已完成勘探工作,历经400余年的通运桥、古城墙以及流淌了数百年的萧太后运粮河将成为主题公园中的亮点,打造北京旅游的特色新名片。
  
  “桥北城楼肆市,桥南人家烟火,船行桥下,人走桥上,无异江南水乡。”这就是对张家湾城南门外通运桥的真实写照。北京地区的古石桥少说也有成千上百座,这一色青砂岩的通运桥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独具特色。
  
  通运桥下的萧太后运粮河将张家湾的皇家码头和民用码头隔开,通运桥成为了民用码头通往通州和北京的必经之路,桥上车水马龙,经年不断,故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车辙。
  
  《通州古建》一书中记载,通运桥在今张家湾旧城南门外,旧时也叫板桥。公元1005年至1008年,即辽代统合年间,萧太后命人由燕京(今北京)凿河至此,往来运兵运粮,所以叫萧太后运粮河。起初,人们只是在河上南北向跨水搭架了一座木板桥,后来木板桥塌垮损坏,反复再搭再塌。此桥当时也算水陆要冲了,是去往通州和北京必经之地,人来车往,风吹雨淋,木桥当然不堪重负,时断交通。在明万历以前,此桥始终是木桥。到了明万历三十年,即1602年,内监张华奏请改建石桥,万历帝生母李太后是通州人,此桥建在她的家乡,而且修桥是件大功德,所以很快就得到恩准。万历三十一年该工程动工,万历三十三年竣工,并赐名“通运”。后来还在桥边修建了福德庙与文昌祠镇守此桥。
  
  通运桥长十三丈,宽三丈,艾叶青石顺铺桥面,整个桥面中间略高。两侧青石板护栏,雕刻神肖。东西各十八根望柱,上雕须弥座,座上是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狮子。两边各十九块雕刻栏板,每块都雕有宝瓶荷叶,荷叶上有叶脉,令人称奇的是整座桥上线刻的荷叶叶脉各不相同。此外,古代石桥的护栏尽是透雕,护栏板是镂空的,北京地区唯有通运桥采用浮雕护栏,而且两面的花纹都不一样,这是特色之二。不仅如此,桥上的石狮子也各不相同,雄狮子脚踏绣球,活灵活现的雌狮子则神态平和安祥而端庄,还有小狮子依偎在其身边戏耍。
  
  古石桥纹饰精美、石狮子栩栩如生,还有独具的匠心,无一不沁透着明代造桥工匠的高超工艺。
  
  除了荷叶叶脉各不相同和护栏两面浮雕,通运桥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桥两端都砌有青石平台,这在北京的古石桥中也是独有的。
  
  如今,青石平台依然清晰可见,每个平台长约6米,宽约3米,平台旁边还砌有台阶。当年的张家湾是京东水陆要塞,船通桥下,帆樯相连,车行桥上,鞭声不断。明清两代,大运河北端的客船码头就在张家湾,而通运桥就是客船码头所在,两端的青石平台是供往来客商上下船使用的。
  
  斗转星移,往日的喧嚣都远去了,昔日的繁华也暗淡了,如今的通运桥犹如一头劳累的老牛,安卧在残城墙下。
 
        ■有此一说
  
  一直以来,张家湾镇有个张湾村,还有个张湾镇村,两个村名和镇名相似,不仅十分拗口,还容易混淆,就连通州本地人也未必能分清。一位村民说,张湾镇村在通运桥以南,张湾村则在通运桥以北。
  
  据说,张家湾码头最早是在辽代形成的。码头又以萧太后运粮河为界,河北的是皇家码头,比如皇木厂、花板石、盐、江米、漕粮等皇家专用码头,河南则是商业杂货专用的民用码头。
  
  据说,今张湾镇村所处的位置在明清时期叫长店,长店其实就是沿着大运河码头旁边的一条长街,是商业民用码头。街两侧建了许多旅店、饭店和商店,且多是由回民经营。因为是北运河两岸店舍排列最长的一条街,故称长店。长店东侧就是大运河,岸边有众多货栈。一直到清光绪时期,此地还叫长店。民国以后,这里才改叫张家湾。
  
  起初,张湾镇村和张湾村同属一个村,村子比较大,南北也比较长,不便于管理。后来,遂以萧太后运粮河为界一分为二,河南是张湾镇村,河北是张湾村。
  
  ■合河驿迁到张家湾后形成的胡同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通州有个馆驿胡同,却在张湾镇村里面。提起这馆驿胡同名字的由来,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
  
  张湾镇村的村民说,馆驿胡同就在通运桥南迤西,萧太后运粮河南岸。是万历年间,合河驿迁到张家湾城南之后形成的胡同。
  
  周良说,进入元代,张家湾码头的运物及漕务非常重要,尤其在通惠河水量不足之时更加繁重,南方漕米,北方贡物都在此下船,再通过陆运运到北京和通州。四方贡使,大使出国,官员上任回朝,南方举子赶考进士、来往商旅等人,走水路出入北京多在张家湾登岸上船,所以这里声歌弦唱相闻,甚为繁盛。
  
  明代永乐年间,通州东关赵登禹大街曾建有一个潞河驿,也叫通州驿,为了接待由水路进京的外国使节上下船而设。但是到了清代康熙三十四年,为保障漕运,潞河驿被移到如今张家湾镇的萧太后河南岸,就是张湾镇村内,与合河驿合并成一个驿站,仍名潞河驿。这个驿站沿用多年,村子里的馆驿胡同也被流传下来。
  
  ■站在石狮子头上玩跳水
  
  潘福来从小就居住在通运桥南头,他记得小时候萧太后河的水很深,也很清,他和小伙伴们常在河里摸鱼。“小时候淘气,想到河里洗澡就从桥中间的护栏上往下跳,那里最高,后来还喜欢站在石狮子头上跳水,好玩着呢!附近村子里,像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会游泳。”年近花甲的老潘说,可惜现在桥上的石狮子多被自然风蚀,看着真叫人心疼。
  
  近些年来,通运桥和古城墙吸引了大批的摄影爱好者,老潘进出家门,对各类“长枪短炮”早就是见怪不怪了。“现在他们看着这儿的景儿美,可他们不知道,我小时候那才真叫美呢,这桥啊,还得多加保护,萧太后运粮河更是得抓紧治理,希望老汉我还能等到河水还清的那天。”老潘充满期待地说。

=======================================华丽的分割线=====================================
上图片!
远远地,看到这座古老的石桥了,可是这京杭大运河的现状真是不给力啊,河水发绿,有股臭味,河道两岸全是”玲琅满目“的垃圾,真的快成臭水沟、垃圾河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运通桥的对面村庄,古色古香。下图为纯正走地鸡。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近看运通桥!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近一点看,对面的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全出来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桥头的镇兽。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运通桥两头两侧,各有青石铺就的码头,在码头之上还有下图的东西,除中间两块是新作,其他几块石头是旧物,不知何用?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凄风苦雨,繁华散尽,除去荒草,便是残破的石桥上深深的车辙遗痕,凭吊古迹,只有感叹, “往来千里路长在,聚散十年人不同”,一切成为过去,风又飘飘,雨又潇潇。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桥北面,城门之下,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的牌子倾翻在地,这么不当回事?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新修的城楼咋看都不顺眼,城墙内到处是土堆,的确是要修建主题公园的架势,只是希望不要修成城门这个效果。城楼右侧,有遗存石碑一同,文字早已斑驳风化的看不清楚了,碑座和碑首一看就气度不凡,很多游记都没有提到这块石碑,难道是最近才搬过来的么?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旧石碑的后面,有一块水泥(花岗岩?)的小石碑,上面写了四个字:石狮瞰垒。背后有碑文,看不清楚。和上图的石碑相比较,太小家子气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望柱头上的狮子,虽然没有卢沟桥的数量多和变化多,但是也各有姿态,很多已经风化的很严重了。有不少新补的狮子,不过一看就没有灵气。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霸气的狮子。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部分的栏板都风化的厉害,确有一种不可道来的美。和狮子一样,也有新补的栏板,同样和新狮子一样,呆里呆气。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桥,就在那里。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群羊走过。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对祖孙走过。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可那昔日的繁华喧嚣永远不会再来,那挨挨挤挤的漕运船只永远不会走过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剩下的只有这座石桥,不会随着古运河的衰落而消失,兀自在这里,兴平气和。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京杭大运河,多么有气派的名字!在世界水利工程史上,京杭大运河独占了两项第一: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的人工运河和里程最长的人工运河。但千百年来,由于人们保护观念的普遍缺失,政府保护措施的缺失以及保护法规的缺失,使这条历经岁月沧桑的千古一河几近湮废,她已不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京杭大运河了!作为有水通航贯通全程的完整意义上的一条河,已基本上不存在了。
现在大运河全年通航里程仅为877公里,季节性通航里程也只有1100公里。北京至山东境内济宁这一段大运河,因为历史上漕运的废除、黄河改道的淤塞等原因,已经名存实亡,有的已经夷为平地,有的成了干沟、死坑。无怪乎有专家说:失去了三分之一通航能力的运河,已经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京杭”大运河,只能算作济(宁)杭运河。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旧时,张家湾城设守备一员,率军五百人守城。 城墙随河岸地势而建,基本的呈刀字型,周围九百零五丈,厚一丈一尺,高二丈一尺。据说城砖印刻有成化年制,临清造之类的字样,可见明时建城确属七拼八凑,不得不建之。我仔细找了找,还真找到了好几块有字的墙砖,可惜年代久远,分辨不清楚了。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字的墙砖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字的墙砖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有字的墙砖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五点半,依依不舍离开运通桥,802到土桥,八通线到四惠东,一号线到东单,转五号线,七点半,返回住处。还别说,这是第一次坐亦庄线,以及第一次坐到八通线的始发站。

下图为今日下午的整个行程图,如果从前营村有车直接到张家湾就好了,我这路线相当于多走了直线距离的三倍。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为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的位置示意图,我下车的时候,问了最初的两个人,都告诉我不知道在哪里。

逛北京,张家湾镇城墙遗迹和运通桥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