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2012-05-27 01:0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开始在北京“瞎转悠”,就一直琢磨着去京西古道走走,“古道”啊-就这两个字就能让你浮想联翩个彻夜不眠!今年刚过完年的时候的某天-2月19日,还真兴冲冲报了一个好像是从王平到圈门的穿越,二蛋公社队的。结果很不幸兼傻X的看错了日子,到了苹果园地铁一看,一个人都没有,还以为是前队已经走了,果断坐了929向前追,走了几站接到二蛋的电话,弄清楚是自己搞错了。无奈就到琉璃渠村下车,自己在这个历史名村转悠了一圈,又一路爬到到后山溜了溜腿,顺便还折腾了半天找到了万善同源茶棚,这座茶棚是当年妙峰山香道的重要歇脚地,也算是摸到了一点点的京西古道的边。嗯,说了一段,来一张当年的照片吧- 万善同源茶棚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所以,当知道本周原计划的黄崖关长城不能成行-赶紧在绿野找活动-一眼看到王平-圈门穿越-的时候,我就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报名。并且开始上网搜资料,主要是想看看难度到底有多大,你别说,还真是搜出来一箩筐的关于“王平-圈门”的游记,看来果真是如老驴们众口一辞所谓的“成熟路线一条啊”。关于京西古道,百度百科就介绍的挺详细,原文实在太长,记录链接吧:http://baike.baidu.com/view/1392473.htm,摘抄几句如下:

         京西之山,统称西山。群山之中,遍藏乌金。元、明以来,京城百万人家,皆以石炭为薪。加之这里出产石材,琉璃的烧制更是闻名京城,于是,拉煤运货的驼马成群结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山路石道上来来回回,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京城到西部山区,再远至内蒙古山西地商旅道路。
  京西古道以“西山大路”为主干线,连接着纵横南北的的各条支线道路,其中的中道、南道、北道为其主要组成部分。远古的烽烟、民族的交往、宗教的活动、筑城戍边以及古道、西风、瘦马等数不清的神奇故事,散落或留存在古道两侧,它是那个时代经济、文化的具体象征,从中我们可以深刻感受到时代的变迁和历史的足音。京西古道距今有数千年的历史,它所蕴涵的厚重文化底蕴和灿烂的永定河流域文化叠聚成辉。
  京畿西山,十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门头沟区北接上谷,南通涿易,西望代地,东瞰燕蓟,具有重要的战略和交通地位。从黄帝建都于阿,“披山通道”于西山开始,西山大路诸道,屡经修整,成为颇具规模的官山大道。其中的绝大多数工程是民间组织募化筹资,由当地百姓进行施工的。亘远的古道在门头沟区依依蜿蜒盘旋,日久年深,构成了无与伦比的与大自然相偕的人文奇观。从商旅通行到朝拜神庙,从攻防战守到贸易往来,从古都兴建到民族文化交流,这一切,如果有什么能够跨越时间与空间而连接在一起的?只有这些掩映于山中的古道。
  京西古道作为一种文化,愈显珍奇,京西古道是京西古代文明的重要标志和历史见证。 


顺便抄一张百度百科上的京西古道示意图如下,看着百度百科和这张图,我才意识到:今天的从王平-圈门的穿越只能说是走了一部分的京西古道,看来以后还有极大极大转悠空间啊,嗯,我喜欢。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夜无话(其实睡得挺晚),早上六点岁闹钟一咕噜爬起来,六点一刻出门,七点半到了苹果园,顺利在D出口的物美小超市门口找到了领队,这领队一看就是个人物啊!一身专业户外行头,体格魁梧,方脸黝黑,透着就是一头强驴!哎,话说这苹果园地铁口的周六可真是人头攒动啊,各路人员纷纷亮出大旗,甚是威猛啊!人多,给这里的早餐店带来了兴隆的生意,煎饼铺子都要排队,我也不能免俗啊,顺便买了一个用地沟油+臭鸡蛋+甲醛白菜制成的简易汉堡,外加一份豆浆粉冲的豆浆。
按照领队的意思,让我和另外两位提前到的驴友(我是一头小毛驴,小毛驴)提前先走,免得在这里人多累得慌。从地铁口向右走出去大约不到100米,就是929公共汽车站,走过去没等几分钟就来了一辆,走着~~~。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一个小时之后-九点左右,到了王平村,这一路上正好囫囵吞枣地看了铁凝的《没有纽扣的红衬衫》          (此处省略1000字)。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王平村,似乎是一个不起眼的村子,可在京西古道上,当年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请参看上面百度百科的图)。但是村子前的这条马路可有点脏,车一过,灰一身,只有转过来看风景,这风景还真是不错-一个小小的湿地公园,水草长的异常茂盛。话说这里可是永定河水域,当年的水草丰茂景色肯定比这还要漂亮许多。俱往矣~~。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期间,陆续又分批过来了一些今日同行的队伍,其中一位ID叫做”Leelee猛犸“的是强驴,绿野蓝天救援队的。
九点半,还真准时,前面说的就是这个时间,大队人马到齐了,开拔!按照网上的说法,今天的这条经典穿越路线应该是:【王平村车站-->京门铁路涵洞->瀑布->水源头->平地村->黄土台村->抢风坡村->黄冈村->峰口庵关隘->十八盘->天梯->天桥浮村->门头口->过街楼->戏楼->圈门370车站】
下面这张图片就是所谓的”京门铁路四孔涵洞了“,因为有拉煤的大车来来往往,那叫一个脏,队伍快速通过。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出涵洞,右边一个路牌指示为"南涧村”,我们顺着左边的道路继续前行,好在那些拉煤的大车都是冲着南涧村去的。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明晃晃的柏油公路轻松向前走上大约2个公里,远远看到下面这个招牌,哎呦,离潭柘寺还真够远的啊!那位猛犸Leelee告诉我说,如果是翻山过去的话,大约是不到20公里的样子,省了不少啊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上面那个指示牌之后不到100米,离开大马路向左边切入土路。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没有看到路线里面说的瀑布在哪里,但是走了一会,模糊、似乎领队说到了"水源头“,稍微歇息一下,没有带够水的可以灌一点水。还真是,一股清澈的山泉从山中汩汩而出,我们前面有一位大姐(大妈?)背了至少20个瓶子,装了一大背包在这里灌水哩!有人尝了尝,说很甜,但是我总是嘀咕,现在的山泉,源头都被污染了,能好么,还是老老实实喝我自己带的矿泉水吧。我前面查的前人游记里面,很多人提到过这个泉眼,而且说很多城里面的人成群结队、兴致勃勃、摩肩擦踵、起早贪黑的来打水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这道山沟一路向上、向前!从路过的一个一个干涸的大小水塘”遗迹“来看,这里从前,maybe long long ago,肯定是有溪流的,现在恐怕只有到了雨季或者夏天下大雨之后,才能断断续续地存一些水下来。刚才说过,京西过去是水草丰美,或者说北京过去是水草丰美的,现在是没水没草了,可怜啊,可悲啊!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约10:30的样子,到了一个小亭子,这条山沟一直向上到一处樱桃园下,陆续有多个人工修建的简易亭子,道路也有整修的痕迹,路边更不断有指示牌,看来是有开发的。后面的领队通过手台让所有的人在这里等着,一起合影留念。这位神气的大哥就是lee猛犸,胡子很有个性啊。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中有不少的桑树,桑葚正在成熟,引得大家一路不断的采摘,有的队友就因此堵了后面的路,领队就又通过手台呼让大家不要再这里耽误工夫,说到了前面一片林子会给大家15分钟时间专门吃桑葚。----但是,后面证明被他忽悠了,因为一直到坐上返程的车,都再没有碰到大片的桑树了,所以也就留了如下这么一张桑葚的照片。我也摘了那么几个尝了尝,真甜!味觉的刺激对我特别管用,突然一下子我就回忆起自己大约在初中的时候,一次午饭后上学前,跟着几位小伙伴攀爬到邻村的一个很大很的桑树上,美美的吃了一肚子的桑葚。我的少年时代也就那么一次痛痛快快吃这种果子的经历,很多年后回老家,路过那个村子,却没有找到那棵桑树,心中顿时几多惆怅。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的第二个亭子:眺望亭,不知道能眺望什么:难道是山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的第三个亭子:观溪亭。有点名不副实啊,哪里有溪可观啊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观溪亭向前10分钟,会走到防火道上,上防火道之前的”小溪“边,有一户蜂农。一家人怡然自得,主人正好有一盆子樱桃,很客气的让我们这支队伍随意品尝。女主人则很专业地给大家介绍蜂蜜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可惜还没有讲完,手台里面就传来领队的呼声,让大家赶路了。忘记说了,就照了几张相片,我就落到了后队,事实上,在整个向上爬升的阶段,我基本上算是后队,只是到了中午吃饭之后,我才又(为什么说又呢?因为刚刚进山的时候,我是前队)变成前队。我跟很多人一样也有这个体会:爬山还是前队舒服,你到了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后队追上来了,你已经休息完毕,又可以开拔了!后队就一直要紧张的跟着你,哈哈,这种感觉很过瘾啊。当然有一个前提,就是走前队别稀里糊涂走错了路。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防火道上走几百米,到了今天遇到的第四个亭子:仰山亭。有几家开着车在这里游玩,还烧烤ing,防火道继续向左边拐着,不知道能够延伸到什么地方。我们这支队伍则直着从一处樱桃园下穿过,继续前行了。樱桃园的柴门上竖着一块字迹模糊的告示,大意是让游客自重,不要偷吃樱桃,否则一棵十元,算你狠!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刚从防火道拐进来就会遇到横在路上的一棵倾倒的杨树,借势而为,好像一个大门,我们从它下面穿过继续前行。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前,遇到了一处潺潺的小溪,看起来清凉可爱,不过后来溯源看了看,源头那水几乎是臭烘烘的一潭死水。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山沟走了一会,领队带着大家拐上了左手的山上,开始了一段大约有200米海拔的爬升,因为没有风,路又非常的狭窄,还真是有点累的,下面的照片是爬到顶上之后回望上来的山谷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其实顺着山谷也是路线,不过前面有一处断崖,比较危险,一般人需要绳索才能上去,我很怀疑那个断崖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瀑布?因为如果有水,断崖自然就会成为瀑布啊!如果这个断崖是瀑布,那么刚才我所谓的”水源头“也就不对了,应该是在这个断崖附近,疑问啊疑问!考虑到今天队伍里有一个小孩,还有几个好像是初次出来活动的女同志,为安全起见,领队选择了这个稍微累一点的”爬升再下降“的路线,知道这个之后,我有点后悔,应该去领教领教那个断崖的。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全队在”爬升又下降“之后,都有一些累,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一点了,为了等那几位从断崖上来的队伍,大家躲在这处树荫下趁机休息了一会。几位烟枪趁机冒起烟,其实爬山抽烟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很多山火都是因此而起的。领队告诉大家,再向前有一段小的难度不大的爬升,大约需要30分钟左右,然后再再向前走20分钟左右,也就是十二点多一点,可以赶到一个废弃的村子-黄石港村,我们在那里吃午饭,从那里到今日的最高点峰口庵就很近了。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歇脚的时候拍了一张云,真漂亮,只有郊区才有这样的蓝天白云,北京城内的筒子们,羡慕嫉妒恨吧!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就是那位随这爸爸妈妈来爬山的小男孩,12岁,话不多,但是跑的很快!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果然,一段不大不小的爬升之后又到了一条防火道上,不过这条道路中间被人工挖断了好几处,我分析这条道路当年是通往前面会碰到的那个煤矿的,为了杜绝偷偷复挖,政府干脆把路给挖断了。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防火道向前又走了两三百米,就到了这处废弃的宿舍,前面有人说是一个废弃的采石场的宿舍区,我看应该是煤窑的才对。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上面那片废弃的宿舍再小小爬山过一段之后,走到了一片开阔的山谷之中,这里的小道古色古香,人工修造的痕迹非常明显,因为今天走的路线之中,过去曾经有好几个村子,虽然古老,但是生活肯定闭塞而困顿,就是改革开放之后陆续被政府迁了出去。像下图这片开阔地,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过去的农田。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今天最开始进入山谷一直到中午吃饭的废弃村庄,我一直觉得有股特殊的味道伴随着,后来终于发现了:这种我们老家叫做”艾“的草,端午节的时候我们那里是要到田野里,割回来许多的”艾“,然后插到门框上的,还会用干了的艾叶来做所谓的”香包“,给小孩子带,据说可以避邪、保平安,所以这种味道我非常熟悉。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废弃的村庄- 黄冈村,这是村口,竟然有一辆小汽车停在村口的马路上,看来防火道是可以到这里的。至于路线中的另外几个村子:平地村->黄土台村->抢风坡村,则是完全不知道在哪里了,这样浑浑噩噩的跑了一路,有点小小的遗憾啊。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虽然是废弃的村庄,但是竟然有一大群绝对真实的”走地鸡“(后面证实是住在这里的护林员养的),都还不大,也不怕人,看来这条道真是来往人不断啊。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大家找了一个大院开始吃饭,时间是12点半多一点的样子。这个黄冈村(好像正经的名字应该是”黄石港“)过去应该也不是很大,总共大约也就是不到20户人家的样子,现在都是残垣断壁了,院子里都是老高的草,但是也有好几家的房子保存的相当完整,虽然没有门窗,但是最起码屋顶是是不会漏雨的。
领队(绿野ID野路)是一个豪爽的哥们,在他”天下户外是一家“的号召之下,很多队友把吃的聚在了一起,荤的素的,还有虫子(蝉蛹),吃的很是happy!而且野路这位老大竟然还带了不少的酒,也因为他们哥几个在这里喝酒,后来我吃晚饭溜达了一圈,就跟着其他几位早吃完饭的队伍提前开拔了。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我们吃饭的时候,那位护林员(一会会看到真人照片)养的狗也姗姗而至,也是一点都不怕生,摇着尾巴晃来晃去。这条土狗真的很像我小时候养的那条,除了身子小了一圈,触景生情,我把三分之一段香肠都扔给了它。不过这位女士似乎有点怕狗,一直小心翼翼地和它互相打量着。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那个特殊时代的特殊印记。现在也就是在一些老旧村落才能看到这样的文革遗迹了。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个村子的屋顶很有意思,中间是纯粹的薄薄石头片铺成的,考虑到这里的交通情况,当年这里要是盖一间房子,可真是不容易。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趁着大家还在吃饭休息的时候,我在这座废弃的村子里转悠了一会,拍了几张照片。站在高处的时候,看到一处废弃的宅子前立了一个高高的旗杆,上面竟然是一面五星红旗,而那座宅子明显也是住的有人-院子有一个用塑料布搭成的凉棚,凉棚下面还有一张躺椅呢!
我和另外一位队友沿着靠山的一条小路很容易走了过去,这位老人家(其实不老,看起来也就50岁左右)很客气的招呼我们,问我们喝不喝茶。他自己介绍自己是这里的护林员,一个人住,以前就是这个村子的,搬迁之后家人都在山下的村庄里,过一段时间送一些生活必需品来,他一边看林,一边自己养鸡、种菜,生活怡然自乐。我们问他是不是会觉得孤单寂寞,他露出这幅笑容说,他有一帮同学,没事就开着车上来找他玩,给他送一些东西,聊天。这我还真信,住在这个一个地方,如果扣除掉一些不方便的因素,还真是赛神仙啊。
我又问他:没有电多不方便啊!他回答说有一个太阳能的充电器,晚上还能看电视呢! 
老人家兴致勃勃的说长道短,山南海北,典型的北京大爷,永远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没有坐下来继续闲扯,继续闲逛了。后来我想,其实他还是有些孤单的,所以才会拉着游客去闲扯。如果下次再走这条路线,我想我会陪着他聊会天,谈谈南海冲突、欧债危机和索马里海盗问题。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这是上山的村口,我坐在这里休息了有二十分钟。莫名的虫子在身边不停的飞来飞去,一阵风刮过,就有飘飘扬扬花瓣轻轻洒落。阳光穿过茂密的树枝,洒在石墙上,洒在艾草上,洒在古道上。倘若时光回转几百年去,那时的这里,是不是”驼铃声声十里相闻,骡马嘶鸣缕缕飘传“呢? 我还特别喜欢那些用石头垒起来的墙,想想:那是多少代的父子相传才造就的哦!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午一点半的时候,我离开了黄冈村,用了三十分钟,一段不大的爬升之后就到了今天路线的最高点。山顶是个三岔口,往左是今天的下撤线路,而右边就是著名的”马蹄窝“,既然来了,又不远,肯定是要去看的。也就走上一百米,就到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看还真是吓一跳啊,这真是马蹄窝么??

引用一段资料:”从峰口庵西行约200米,在一处山脚拐弯处,有一段削山开出来的路段,长约20米,宽1.5-2米,全部是一体的沉积细砂岩,石质坚硬而细腻,呈绛红色。在路面上散布有清晰的蹄窝上百个,左右交替,大致分为两行。蹄窝直径近20厘米,深者15厘米,浅的也有10厘米。山青石红坑褐,蹄窝云绕龙舞,可谓千古奇观。据碑文上记载,这条古道上“牲畜驮运煤炭昼夜不断”,经过千百年来驮煤牲畜铁蹄的践踏,才形成了如此壮丽的景观“。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来一张,虽然从网上看过别人的照片,自己到实地看看,才发现那真是了不起!过瘾!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蹄窝处折返走上200米,就到了著名的”峰口庵“,在口上还有这么一个绿野的标志,清楚地标明了附近的几条路线。这里的海拔高度是822米,所以说今天的整体爬升不大,这也是我到此还不感觉累的原因。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就是大名鼎鼎的”峰口庵“了。
再来一段资料:峰口庵关城,位于龙泉镇圈门以西5公里处,玉河古道山口上,为古道上险隘关口之一。创建年代不详,明代已有,清代由王平汛绿营兵把守,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寇焚毁。关城建于两山之交的鞍部,座东朝西,关城系用山石砌筑而成,券洞高4米,宽3米,进深米。关城南北两侧有石墙数十米斜上横拦山口,扼守要冲,玉河古道从口通 过。关下古道宽6.2米,用块石铺砌,为防坡陡路滑石块松动,隔一米余栽立石排加以固定。出关城,其西北曾有观音庵一座,现也仅有几块断碑遗存,倒伏的石碑上,有的还有依稀可辨的文字,有的已被岁月磨去了痕迹。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峰口庵是"京西古道“几条经典线路的必经之路,所以每到周末都是熙熙攘攘,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坐了一会,就至少碰到了5拨不同的队伍通过。而墙壁上这些不同队伍留下的印记也说明了这里如今的”繁华“程度。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站在峰口庵前极目远眺,近处山下的圈门内诸村清晰可辨,远处的三家店、石景山、高井电厂也尽收眼底。还有一个让我感慨的情况就是:你看看北京市内方向的空气,城区上面明显是一片灰蒙蒙啊!再说一句:市内的筒子们,羡慕嫉妒恨吧,今天俺又呼吸了一把新鲜空气!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山的道路和对面上山的路况基本一致,不过是下山,虽然轻快却费膝盖。如果是下雨天来走,还真是麻烦,这些石头几百年来人来人往,早已经磨得光溜溜的。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这段道路就是所谓的”十八盘“:十八盘这段古道的路段保存较好,路面实际挺宽。不过因为古道早被弃用,所以大多数路面都被灌木丛和蒿草遮掩,有的地方甚至长出了碗口粗的树木。大家现在行走的一尺多宽的拐来拐去的小路,是近年热衷古道行的驴友们一路踩踏出来的。并且,因为修筑防火道、修建公路和山庄,古道已被肢解的七零八落,“十八盘”徒有虚名矣。这段尚存的古道全部为青石铺砌,侧面还有部分石砌的固坡山墙。因为左盘右绕呈之字形上升的“十八盘”有一定的坡度,所以路上每隔一段便有一道竖着埋砌的青条石,突出于路面成路牙,这样做的目的是不会让平铺的石块顺坡移动,大大增强了路面的坚固性。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山途中随手拍,点测光,效果不错。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山途中随手拍的另外一张,点测光too,效果不错too。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几乎在三点钟,顺利走完山路,下到了一条石渣路上,从这里再往下,就没有复杂或者陡峭的山路了-下面要说到的天梯是最后一段险路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路过的一处建筑,据说是被勒令停建的一处半途而废的游乐场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废弃的游乐场下撤有两条路线,一条是向右:山路,走天梯,优点快,缺点险;另外一条是向左:走防火道,优点安全,缺点优点长。我们选择了走天梯。道路旁的这个桶状隔离墩上,有前人有爱的标注”从此下山“。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前一段快速下行之后,很快就到了所谓的“天梯”,我前面觉得应该有点险,到了一看:太easy了。实际就是在一处山崖壁上凿出来的一个个石阶,石阶很窄,且被岁月打磨得溜光水滑,加上石崖的仰角在50度左右,所以上下略微有些困难,尤其是接近地面大约3米左右,峭壁几近垂直,而石阶又被缩水成了一个个石窝,所以,要从此处上还行,下,就难度大点。但是相比较我爬过的很多长城之险要,尤其和上周刚刚去过的王八楼比较,真的不算什么,所以很轻松的就下来了。后面跟着我的以为女队友战战兢兢不敢下来,几乎是坐在台阶上一步步挪下来的,最后一段路(就是那段几米的垂直)我看她的确困难,又爬上去帮了她一把手。不过这段“天梯”应该不是古道,至少不是古道的主道,否则驮畜根本无法上下。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过了”天梯“,今天剩下的就是穿越村子去车站了,碰到的第一个村子基本上应该是废弃了,在原址上现在在盖一个”龙浮山庄“的度假中心,我看到一堵墙上的这扇窗户,过去肯定很精美。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穿越村子的时候看到这么一个建筑,我差点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圈门“了。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往下走,路过龙浮山庄下面那个几乎没有什么人的村庄,路过一个挂着红牌的古国槐,再走一段青石板路,很快就到了村口,这个村叫做”天桥浮村“,名字很有意思啊,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桥浮村在往下,很快就到了门头口村。老北京人就喜欢一个乐,好几家门口都挂着鸟笼子。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当当当,大家记住了:门头口村是门头沟区的起源地。 不过现在这个村子明显弥漫着拆迁的氛围,我看到好几个测量的人员在农民的院落里面出出进进,碰到的一个本地人一起走了一段路之后也证实了要拆迁的事情,说是要建一个游乐场?又是游乐场?不会吧。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门头口村有一条长长的而且挺深的水道,可惜,估计是好长时间都没有来过大水,这条原本用于泄洪防水的水道现在成了停车场了,我忍不住坏坏的想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哪天晚上要是突然山洪爆发了,这保险公司得赔多少啊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再向前没多远,就是著名的”圈门“过街楼了,下图,现在维修一新啊。过街楼是我国古代建筑中十分常见的一种形式,由城门、城关的建筑形式演变而成,一般建在行人必经的村口、隘口。有的设置大门,夜间关闭,以保障安全;有的还供有神像,当人们从神像下通过,就起到了参拜神灵的作用;也有的仅仅是为了装点景致。  圈门过街楼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当地惟一的三孔过街楼(其它过街楼都是单孔,不过现在也仅仅能看到一孔了),而且它所跨的那条沟就是门头沟,圈门过街楼确确实实是门头沟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楼上原本供着药王、文昌和关帝。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圈门向前,沿着新修的河道走100米左右就是”圈门戏楼“。据说建于明代,也有说建造年代不详的。戏楼现已和圈门一道维修一新,戏台高1.7米,过去是毛石台基,面阔2间,宽8.2米,深5.4米,够威风。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圈门戏楼的前面,就是370公交车站,坐上公交车,各回各家喽!

最后来一张今日行走的卫星图和高程图,看起来还是走的挺远的: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从高程图可以看出,全天的GPS路程不到15公里,也就16公里吧,总爬上也就800米吧,所以定义强度1.0还是比较合理的。不愧为新驴溜腿的一条好线路。
逛北京,京西古道王平-圈门穿越 - dearDon - 老赵的一亩三分荒地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