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总被莫名屏蔽文章,故从2017年搬家去新浪喽>

 
 
 

日志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2012-12-09 12:33:28|  分类: 行走长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手机到电视到电视,从aka.com到weather.cn,12月7日晚上的天气预报都是“北京地区 12月8日 晴 东北风4-5级,最高温度-3,最低温度-9”,这样的状况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爬山的天气,尤其是我们要去的崔家峪望京楼,那可是海拔1240米的地方哦。所以,当我听着呼呼北风在窗外号叫心哇凉哇凉的在凌晨快三点最后一次点击达人页面,看到今日活动人数已经降为26人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毕竟还是那句老话:出去玩,不是玩命的。今年冬天,郊区驴友连续出事,大家都有些顾虑吧。不过我自己最近没有怎么爬山,且XXXXXXX(省略2000字),所以甭说刮风了,下刀子也要去的,而且自己心里暗自盘算:如果真要是那么大的风,顶多我就爬到半山腰下撤,反正也是一个原路返回线路。
 
在躺下不过3个小时多点,早上6点的闹钟叮叮当当想起,寡人极不情愿的起床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窗外的风声已经没有了!急匆匆穿衣下楼,还真是这样,头天晚上还是刮得你透心凉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停了!我不过临睡前烧了一柱高香啊,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出发时的最终人数是24人,55座的客车显得太豪华了,几乎都是一人两座,我也是第一次在第一排就坐(领导啊!),深海的鱼一人站了最后五个座,可谓VIP豪华商务舱。
 
全天整个行程,因为没有天气预报中的大风,所以相对来说非常的顺利,没有用上我昨天晚上烈士断腕的豪情壮志,而且由于周五连续大风,天空被洗刷的一片湛蓝,是一个适合拍照的好日子(虽然事后发现我拍的并不多,主要是太冷了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上山的时候走的正好是阳坡,太阳竟然有暖洋洋的感觉。就是在上了垭口长城城墙之后,从北方来的风还真是够劲,所以登上望京楼之后甚至没有敢多停留--真的很冷啊!前往绝壁楼的路有一段相对艰难的爬升,由于主要在阴坡,所以温度也是低的够呛,脸都有冻麻木了。下午3点以后,风开始逐渐加大,但是我们已经都处在下撤阶段,基本没有什么影响了。
 
规矩,先上今日的GP路程图如下,好狭长的路线啊!KZM文件上传到网盘如下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33694&uk=1980083950),感兴趣的童靴自行下载观看。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气冷的影响,不但是对人,还有对电子设备,比如我的相机,在山上的时候反应都满了半拍,半按快门的自动对焦框都变得模模糊糊,不过拍了170张相片,电量竟然已经去了一半。还有我的三星note手机,从绝壁楼下撤的时候竟然就报警只剩下15%的电了。更绝的是我的GPS记录仪,电池倒是撑到了返回市内(赞一个),但是记录数据相对平时有更多的漂移,元芳表示压力很大啊。
 
下车点到垭口处的本段长城第一楼(洼兜楼),要走几乎3个小时,真是够漫长的路程,这么多次爬长城,从下车到切上长城,这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了!而真正到了长城,从第一楼到望京楼大约只需要20分钟的时间,从望京楼到绝壁楼大约只需要40分钟时间,这还是包括积雪耽误的时间在内的。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下图是全天的GPS高程和路程图,从GPS记录来看,望京楼和绝壁楼的海拔几乎都是1240米左右,望京楼海拔高度网上有多人游记提及,绝壁楼的海拔则没有见到记录,所以这个海拔也是仅供参考吧。但有一点肯定,相比较司马台800多米的那座,崔家峪的这一座楼子才的的确确是真正的“望京楼”啊-老祖宗说得好:站得高,那就是看得远啊。
 
外从下图,也可以清晰看出全路程的爬升艰难程度,实际上,刚刚已经讲过,最顶上那2个公里不到的路程相对简单,难走的是从山下到山顶的4.5公里左右。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领队虫虫在事先反复强调“现在冬季护林防火期。有的地方护林人员看护比较严格!也许有不让上山的情况。为以防万一!所有队员都要在车辆下高速之前准备好行装,下车就跑,不要再下车收拾。下车后要瞬间消失在山里!也不要先上什么厕所!到了山里哪儿都是厕所。先跑进山里再说别的一切。以免耽误时间被人家拦住不让上山……切记!!!”,搞得气氛跟上战场似的,还有些紧张。到了崔家峪,贯彻他的指示,大家下了车之后以迅雷不及掩冻耳朵之势,蹭蹭蹭几十个箭步跑进了村子东侧的水泥路,可回头一看,哪有什么护林人员啊,整个村庄静谧如初,连狗都没有叫一声。如此寒冷的季节,大约护林人员也多在火炕上小二饮料花生米着的吧。
 
远望去,望京楼和绝壁楼在瓦蓝碧蓝以及湛蓝的蓝天辉映之下,确实雄伟啊,不过看看这架势就知道,爬上去绝不是一件省力的事情。上升的路线大致如下红线所示,我们上去时候的左切路线有些失误,但整体方向没有错。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京郊区村庄的道路修的是全国最好的,比如这一块的田间水泥路,就一直修到了几乎山脚之下,在水泥路嘎然而止的地方,我们选择了左切,进入山岗,随后的缓慢攀升需要在林子里面东钻西钻的穿越,略有难度。其实在水泥路的尽头向右拐,有一个明显的山路向上,这条山路一直连接到上图路线中的山谷,进而直达望京楼,能省却林中穿越的艰难,返程的时候大部队就走了上述的山路,而我们则走过了,拐进了另外一个村庄(后话见后)。

到这北方山中的松树林我就特别有感觉,因为我外公家的村外山岗上,就曾有一大片的松树林,其实面积倒没有多少,但在我少小的眼中,俨然就是一片森林,成为我童年时代串亲戚时必去的的一个地方,清风拂过,松林们微微摇动,发出呜呜的声响,令我和一同去玩的表兄妹们着迷。我曾在林中见过跳跃的松鼠,外公还曾威胁我说里面还有狼哩!我喜欢捡落在地方的松塔,装满口袋,甚至比拿到外公给的压岁钱还要兴奋,兴致勃勃的带回家去,可以给同学们显摆很长一阵子。最后这些松塔都不知所踪,大约都给母亲生火用了吧,她可是从小就习惯用那片松林的松针松枝生火的呀。一次大学的寒假期间,我又独自一个人晃晃悠悠去了松林,转悠了一大圈,甚至一直走到了少年时未曾到过的树林的另外一侧,砂土地上一层厚厚的松针,阳光轻轻摇曳其上,松软的很,走上去会有轻微的噼啪声响,我反复徘徊其中,心情平缓安静,如同那掠过枝头的轻风。可惜大约在我参加工作后不久,就听说这片松林被村民们在一夜之间偷伐的干干净净!上次休假再去,坐在舅舅家的门口,我远远的忘了一眼光秃秃的那片山岗,好像有人轻轻地敲打了一下我的心,带给我对于回不去的童年、对于已经逝去的外公、对于那片回不去的松林浓浓的思念和忧伤。我甚至再也没有去过那个高地。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段算小小艰难(绝对比上周鲇鱼沟的轻松)的林中穿越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大片梯田之下,这里之后我们找到了一条羊肠小道,从一条山谷穿过之后向上直通望京楼。  在这片空地之上向左看,山半腰的一座敌楼格外惹人眼,长城依山势而建而行,这个楼子建在这么一个当不当中不中的位置,是不是有点奇怪呢?--请往下看!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顺着山势往下看,对上面山半腰的那个楼子建设的原因一下就明白了:山坡上的三个依稀可辨的楼(也可能仅为台)子表明,这里肯定曾有过一段长城的支线,对这片极为平缓的山坡进行防御加强,而且从山腰那座楼子的建筑风格来看,应该是明长城支线。不过年代久远,台子之间的长城墙体早已湮灭了。之前在网上乱翻,好像11路军的游记中提到这点,他的判断是烟墩,我看不是,应为烟墩之间的距离比较远的,怎么可能几十米就修建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找到其他更可信明确的记述。不管咋说,都是今天的一大收获啊!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山谷之中一个略微平整的平台处,我再次发现了支线长城的痕迹,就是下图中左上侧的这段石墙,虽然历经风雨,已经垮塌的七七八八,但是其风貌依存,当初的墙体厚度判断应该在4米以上,属于重墙了。这段石墙的左侧紧贴着笔直的悬崖,其上就是刚刚提到的那座突兀的楼子了。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长上升的过程足够累人,冬季的山野也没有什么更多可拍摄的,北京冬天的天也会偶尔一下蓝的可以媲美拉萨。怀柔机场的航线就在偏左的上方,不停地有飞机拖着长长的尾巴飞过,里面的人儿坐在舷窗前,能不能看到不停仰望蓝天的我?将近三个小时之后的12时10分,终于来到了垭口,显示海拔高度1240米(仅供参考,下同),这里是今天行程的第一楼,当地人称“洼兜楼”,此处的长城墙体确实厚重,看来当年的战略位置的确重要。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箭窗向外的取景模式,早已泛滥,也不多我这一张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秋叶稀疏,一片荒凉,野也苍苍,心亦彷徨。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洼兜楼再向上,已经相当接近望京楼了,此处是垭口,有风,虽然没有4-5级那么大,但也是吹得格外冷,抓绒帽上透出的气在山下时还只是凝结成霜,到这里已然变成冰粒子了。大家没有敢再次休整,继续向上攀爬。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上几步之后回望第一楼,顶部已经坍塌的差不多了。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第一楼到望京楼的石墙之上,我留意到了青砖的存在,这也再次证明了此段在明代长城防卫体系上的重要性-当年戚继光整治京畿防务,修葺长城的时候,凡是重要关隘,都大量使用到了青砖。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石墙的左侧小路,踏着厚厚的积雪小心翼翼穿过一片树林,走到望京楼下的墙体,在攀援而上一小段,就是望京楼了,时间是12点30分。回来才发现,竟然只有这么一张正面照,因为当时是逆光,照的也不好,凑合着作留念吧。此楼表面上是一个3*4的楼子,实际上只有西面是4个箭窗,其他三面都是三个,大约也是因为防卫所需而设的。此处海拔1240米(我的登山表显示是1330米),相比较司马台800多米的望京楼,高了好大一截啊。所以网上的大家说,这里才是真正的望京楼!其实哪个是真正的望京楼并不重要,当初的修建者肯定不是冲着能不能望见北京城而修建的,其战略目的还是居高望远。至于此楼规制,竟然没有用到太多的石构件,比如石门框、窗台、门闩石等。在楼外几步,一个石头上有圆形深坑,直径20厘米左右,是不是旗杆石?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子内有积雪庐和小虎的题壁诗,其实按我说,留下如此“墨宝”并不值得敬仰,如果想要表达自己历经艰险“到此一游”的豪迈心情,大可栓个布条啥的,如果想要写顺口溜诗歌,可以弄张环保纸来写或者提前喷绘一个广告牌啥的。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望京楼有蹬道通顶,四面看,远山近水尽收眼底,山下的村落点缀着片片积雪,北国风光,格外妖娆,同时壁立万仞,令人目眩! 其上风很大,冻得我等哆哆嗦嗦,积雪较厚,足够危险。本来说在这里午饭的,但是穿堂的风呜呜的,打着旋吹起积雪和灰尘,别说吃饭了,停那么一会都觉得寒风透衣入骨,未敢多加停留,匆忙照了几张片子就下楼了。
 
前队说在望京楼和绝壁楼之间的一个位置吃饭,跟着他们的足迹从望京楼向右侧沿着一条很好走的小路,很快到了这处向阳的山崖之下,此处风和日丽,暖洋洋的,真是一个适宜吃饭、打牌、睡午觉、静思人生、回忆青春、想念某人的地方。
 
约30分钟的午饭之后,大家劲足饭饱,一个个神采奕奕豪情万丈地决心继续前往绝壁楼。下图是我返回路过午饭点时照的一张,地面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不环保的垃圾遗留,足见我们队伍的素质之高(哈哈哈)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沿着山体向前一段,就到了绝壁楼前山谷的南侧,虽然有相对牢固的墙体,但是大风肆虐,吹得手脚冰凉,加上积雪,需要步步为营,格外小心。不过在近处看绝壁楼,可真叫漂亮!绝对值得付出如此代价。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壁楼,修建在这样的位置,在当年的冷兵器时代,你说让蒙古人不活活气死。 此楼本地人称“扎花楼”,不知何故,什么时间被称为“绝壁楼”,更不可考。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来一张淡云衬托之下的绝壁楼,这是在下降到山谷正中间照的。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往绝壁楼必须切过中间的山谷,这段路如果换做夏天来,几乎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这个季节可就不一样了。背阴面的积雪差不错有10厘米厚,而且极松软,被雪掩盖的小路状况不可见,两旁的树枝又不敢攀缘,尤其从山谷最低处向上的最初一段,甚是艰难,好几个队友甚至滑了跟头。不过过了这一段就容易了,过了垭口之后,朝阳一面又是暖洋洋的,按我的估计,朝阳一面和背阴面的温差至少得有十度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不管咋说,最终在下午14:00,成功抵达绝壁楼。此楼为2*2规制,顶部完全坍塌,向东南侧的墙体裂开大缝,岌岌乎危哉。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北侧门攀入,在入口处的墙壁上有“长城文化公社”数人的题壁诗。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雪庐和小虎的题壁诗藏在一处隐蔽处,前队多人竟然没有发现。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在残破的楼顶回望来时的路,从对面墙体切下山谷、攀过雪林、经垭口而来,其实说远还真不远,不过是积雪加大了难度而已。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东面看,有三个楼子在悬崖峭壁的对过,希望有一天能去那边来远眺绝壁楼。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眺望京楼,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两个楼子的海拔的确是在一个高度上,甚至绝壁楼还显得更高一些。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抹阳光照残楼,无限风光在险峰。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顶有不知何人放下的经幡,也为了在这群山之巅借佛家的呢喃求得内心的安静吗?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4:20分,离开绝壁楼开始返程,整个过程非常顺利,不多赘言。在绝壁楼下喝水时,没注意把一只手套塞进了背包,懒得折腾,等到了返程的背阴面,手冻得那叫一个生疼!还是那段积雪路段,那位聋哑大姐是滑着下去的,刹不住车,把墨竹大哥给撞翻了。松软的雪没过登山鞋,灌进去不少雪粒子,不过俺的登山袜的确不错,也没有感觉到潮湿--大约最后给暖干了吧。
 
色渐晚,风也一点点加大,我们到了山底的时候,风势真有4、5级的样子了,虽然扑面的寒风让脸冻得僵硬,但是已经在山脚了,爱刮多大刮多大吧!再回头看看望京楼和绝壁楼,孤立万仞之山,不愧江湖大名号啊。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去的路我们走的不算正确,返回时,大部队找对了路,我们后队5个人又走错了。回来看GPS记录,应该是在快到水泥路之前的一个拐弯处,我们下了一个水沟到了对面的水泥路,而正确的道路应该是右拐,有一条小路直接走到来时的水泥路(下图红线所示的路线应该是正确的)。这样,我们几个人就比大部队多走了一阵,到了一个叫做“平厂”的村庄,在水泥路上又走了至少一公里才重新回到当初上山的那条水泥路。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天我走在后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要照顾跟着我们的那位聋哑大姐,真是一位坚强的大姐。要知道这样的野山,无法和别人沟通,加上平衡能力的欠缺,其中的危险性有多大啊,但是她竟然一路走来,最终一步不落的到了绝壁楼。在下撤的过程中,我紧跟在她的后面做收队,眼见到她数次摔倒,而且膝盖或者是腿应该是受伤或者扭了一下,但依旧顽强的走完了全程,按照墨竹大哥的说法,靠的完全是意志力啊。在意志力的背后,我想,是对于生命的无比珍惜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在绝壁楼上,她靠着箭窗让墨竹给她照相,那刻的安详,似乎透着一种莫名的孤独。去天坛走路的路上,会路过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我经常会在小区道上遇到三三两两的聋哑学生,他们用令人眼花缭乱的手语进行着交流,虽然无声,但脸上却永远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相比他们,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抱怨人生,有什么理由去自甘堕落,有什么理由去无名忧伤!
逛北京爬长城-崔家峪 望京楼 绝壁楼 - dearDon - dearDon的一亩三分荒地
 
17:00,暮色四合,炊烟袅袅,返程。 据说这是本队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活动了,所以很多人兴致勃勃的一同腐败,我周日有事,未去。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